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七十四章 從來真心換真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四章 從來真心換真情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古雲子盤膝而坐,一臉親和力的虛影出現在了四名長老面前,頓時令四名長老開始明白為何秦浩軒會如此迅猛,只是又都很是疑惑,如今三名紫種你不去搶奪,卻偏偏看好這弱種,古堂主到底在想什麼呢?

短暫的疑惑,許長老瞬間明白過來,古雲子這是走秦浩軒路線來拉攏徐羽!那可是一顆無上紫種,而徐羽最大的命門便是秦浩軒本人!聽說秦浩軒的話在她那裡堪稱說一不二的有效。

想明白了其中關鍵,許長老立刻回了一隻紙鶴,然後對其他三人做了下解釋,為何古雲子會看中秦浩軒。

其他三人也是明白了,只是多少有些失望,若是當日檢測錯誤,這次由大家來彌補錯誤的話,在掌教那裡也是功勞一件!

只是……如今這功勞……沒了……

許長老離開房間對著秦浩軒嘆了口氣說道:「上次測試沒錯,你確實只是弱種,能取得今日成就實屬不易,好好努力吧1

在秦浩軒身上沒有什麼特殊發現,大家的興趣頓時減弱了很多,揮了揮手便讓秦浩軒離去,秦浩軒依舊是不慌不忙的鞠躬行禮,然後離開。

秦浩軒走下黃帝峰,靠在刻著太初教三個大字的山門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他這才發現自己後背完全被冷汗浸濕了,還好提前將物件轉移給了徐羽,不然這次定然會被發現問題,那麼接下來會有什麼遭遇便難說了。

黃帝峰距離靈田穀極遠,秦浩軒嘆著氣走到半山腰,對他們來說帶自己來很容易,而自己走回去卻不知道要花幾天時間,這簡單是耽誤我的修鍊時間啊,這些長老簡直是不將別人的時間當時間,秦浩軒正準備下山時,一架仙雲車飛來,而後蒲漢忠從上面下來,正對秦浩軒招手。

秦浩軒心中滿是感動,自然堂沒有仙雲車,這台仙雲車肯定是蒲漢忠租來接自己的,要知道租一台仙雲車可不便宜啊!

「秦師弟,快來吧,師父考慮到你走路回去得好幾天,他老人家說耽誤了修鍊時間可不好,於是便讓我租台仙雲車來接你了1蒲漢忠一臉溫厚笑容,關切的問道:「他們沒有為難你吧?

秦浩軒露出一臉的笑容,把頭輕輕點動。

蒲漢忠臉上露出放心神色說道:「師傅他來人家讓我來看看,若是你一天時間還未出現,他便要去找掌教真人了。」

秦浩軒聽得又是一陣暖心,自己不過是個小小弱種弟子,堂主卻能如此對自己,甚至前去找掌教……自然堂如此對自己,自己未來定不負自然堂。

秦浩軒坐在仙雲車上,又回答了蒲漢忠幾個問題后,閉上眼睛開始沉思起來。

現在自己體內沒有靈藥藥力,光憑道心種魔大法,修鍊的速度肯定會慢下來十倍不止,原料想一個月出葉的計劃也泡湯了。

接下來的時候,自己究竟還去不去絕仙毒谷尋些靈藥奇寶呢?

「如果尋了靈藥吃了,體內又積余了許多藥力,一時半會消耗不完,萬一哪個長老心血來潮,又抓著自己檢查一番,那自己肯定沒這麼僥倖了。」秦浩軒心裡暗暗想道:「可是不尋些靈藥,自己修鍊速度就會慢下來,漸漸的泯然眾人矣!雖然張狂死了,但是張揚和李靖在強大了以後,也必定不會放過自己。」

在這種進退兩難的思緒中,秦浩軒腦中閃過一道靈光:「修仙本是逆天奪命的過程,修仙者連天都不怕,還會怕區區幾個修仙者么?到時若真有事情,便再想其他辦法來解決就好。」

想著,秦浩軒下定決心今晚就去絕仙毒谷尋些靈藥奇珍,一定不能讓自己的修鍊速度慢下來!在往後的日子裡,自己也要更加低調才行,只希望不要被人發現才好!

蒲漢忠看著秦浩軒時而皺眉苦思,時而暗下決心,以為他是驚嚇過度的緣故,微笑著關切的說道:「秦師弟,回去之後我先教你馭獸吧,你也別給自己太大壓力,修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要戒驕戒躁,切不可急功近利1

秦浩軒點了點頭,道:「謝謝蒲師兄教導,浩軒牢記。」

到達靈田穀后,蒲漢忠帶著秦浩軒直奔宿舍,來回折騰了一上午,現在得抓緊時間教秦浩軒一些東西了,可不能讓自己這個寶貝師弟輸在起跑線上。

他們二人回宿舍的路上碰到了一臉笑容,正在和自己幾個小弟吹噓什麼的張揚,張揚在看到一臉雲淡風輕,貌似安然無恙的秦浩軒后,他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了。

待秦浩軒二人走遠后,張揚才用不敢置信的語氣自言自語道:「不可能呀,我明明向幾位長老舉報秦浩軒身上有重寶,許長老也去自然堂將秦浩軒帶走了!難道秦浩軒身上沒有重寶?那他區區一個弱種,怎麼可能在三個月就出苗呢?如果秦浩軒身上有重寶,許長老幾個怎麼可能這麼輕易讓他走了?」

蒲漢忠和秦浩軒將這十多隻大力猿猴帶到一個僻靜無人的地方,開始教導秦浩軒馭獸術。

馭獸術是中一門重要的學問,除了紫種那種逆天非人的資質外,資質悟性較好的修仙者,也要一定時間才能初步掌握。

蒲漢忠從懷中掏出一枚三寸長的銀針,扎入一隻大力猿猴的太陽穴中,而後又給這隻大力猿猴吃了一枚指甲大的黑色丹藥。

「這黑色丹藥叫馭獸丹,給它吃了之後能保留它野獸的本性,但又能控制它的心神。插在它太陽穴的叫馭獸針,這是防止有些厲害的野獸對你的命令生出抵制情緒,甚至出現反主的情況,馭獸針有加強馭獸丹的作用1

「當然,如果精通馭獸之術,有十足的把握,光靠馭獸丹和馭獸訣能駕馭野獸,就可以不用這馭獸針,這馭獸針是我這些馭獸術不算精通的人一個加強手段而已。」蒲漢忠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繼續對秦浩軒道:「不過馭獸可不是餵食馭獸丹和插馭獸針這麼簡單,還要用自身靈力配合法訣和靈訣才能真正馭獸,你看好我的手勢,聽好我念的法訣1

蒲漢忠將雙手合十,再將中指和無名指互扣,抽動身上靈力,隨著他每一次捏動靈訣,他身上的靈力都在跳動,嘴裡大聲念動法訣。

蒲漢忠念動法訣時,插在大力猿猴太陽穴的那枚銀針緩緩沒入,在馭獸針沒入后,那頭大力猿猴神情略顯獃滯,隨著蒲漢忠的靈訣手勢加快,它也做出各種動作出來,但時常會表現出不安的神情,看著蒲漢忠的眼神十分驚恐畏懼,偶爾還會做出一些違背蒲漢忠意念的動作。

「有了馭獸丹和馭獸針的配合,馴獸過程就萬無一失了,但是還需調動靈力配合靈訣手勢和法訣,這三者都做得完美了,才能真正的馭獸。」蒲漢忠解釋道:「越是智力高,實力強的獸,對馭獸術熟練度和靈力的要求也越高。」

蒲漢忠說話的同時,雙手靈訣也不斷變化,他靈訣每變化一下,那頭大力猿猴就隨著他的手勢作著相應的動作,一旦它不按照蒲漢忠的手勢行動,插在它腦中的馭獸針就開始發揮作用,加強馭獸術的效力,讓它的神情更加獃滯幾分,也更聽從蒲漢忠的驅使。

但秦浩軒看到,大力猿猴眼中的那份獸性始終如一的存在,並沒有被泯滅,只是心神被蒲漢忠控制了一些,大概這就是馭獸丹的作用吧。

從它眼神中不時還閃爍著幾分不甘來看,它顯然還沒有被完全馴服。這時,蒲漢忠從一旁的包裹中再拿出一些塗抹了蜂蜜的無花果乾丟過去,當然,這些無花果乾是沒有塗抹迷魂藥的。

一天沒吃東西的大力猿猴飢腸轆轆,猶豫了一會兒之後,終於抵不住肚子的抗議,將那幾塊果乾撿起來吃了。

吃了果乾的大力猿猴對蒲漢忠的眼神不再那麼戒備和恐懼,這時蒲漢忠又拿了幾塊無花果乾丟在自己身前,吃了幾塊美味的無花果乾,還是飢腸轆轆的大力猿猴又想了想,看蒲漢忠沒有傷害自己的意思,於是壯著膽子走過來將這幾塊無花果乾吃了。

在它吃無花果乾時,蒲漢忠將這頭大力猿猴太陽穴上的銀針拔掉,又伸手到大力猿猴的頭上輕輕的摸了摸,又開始捏起馭獸靈訣。

儘管沒有馭獸針這個加強馭獸術效果的工具,這頭大力猿猴再沒有抗拒的情緒,依據蒲漢忠的靈訣變化,翻跟鬥打滾爬樹都做得十分完美。

演練了一番馭獸后,蒲漢忠強調道:「在接下來的半年中,每個月喂一顆馭獸丹給它吃,等它習慣聽你的馭使后,再往後不喂馭獸丹也沒事了。」

看完整套馭獸方法,秦浩軒若所有思的點了點頭,想了想后問道:「馴服更厲害的野獸或者靈獸呢?也是用這個方法么?」

他提問的同時,心裡也在暗暗想:這種馴獸方法看起來並不高明,對付大力猿猴這種智力不高的野獸還好說,若是碰到身體強悍,攻擊力強又智力十分高的野獸,甚至靈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