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七十五章 修仙三月不如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五章 修仙三月不如猴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蒲漢忠修為不算高,卻是一名非常好的導師,很是耐心道:「這只是最初級的馴獸術,拿來馴馴大力猿猴這種低級野獸還差不多,若是馴強悍的野獸雖然也是用馭獸丹和馭獸針,但馭獸術卻有些區別。」

「至於馴服靈獸一般是從靈獸幼仔開始馴養,從小好吃好喝的供著,長大后它自然就聽你的話,這是最簡單的馴服靈獸方法,但一般靈獸幼仔的胃口極大,吃食又很挑剔,一般人可養不起,而且靈獸幼仔也極為難得。」

蒲漢忠說罷,頓了頓后又道:「不過從小馴養的靈獸野性不強,成長后不如野生靈獸厲害。」

秦浩軒又好奇的問道:「那馴服野生成年靈獸該怎麼做呢?」

蒲漢忠苦笑道:「那些野生成年靈獸智力極高,實力也極強,我也不知道該如何馴服,但我聽說只要經常拿一些珍貴的靈藥去喂它,久而久之它自然服你,至於是真是假我也不清楚了。」

秦浩軒眼睛一亮,如果光靠珍貴靈藥餵食成年靈獸就能馴服,對別人來說遙不可及,但對自己來說也不算太難,但是蒲漢忠接下來說的一句話如一盆涼水,將秦浩軒心中亮起的這點希望徹底潑滅了。

蒲漢忠沉吟著說道:「不過在我想來,靈獸都是很高傲的生物,即便給它東西,它也不會吃的。」

秦浩軒想想也是,光憑珍貴靈藥餵食就能獲得野生成年靈獸顯然不太靠譜,就算他吃你的靈藥,最有可能是餵食靈藥時,靈獸將你一塊吃了。

蒲漢忠抽了一根銀針給秦浩軒,道:「你去試試。」

就在這時,一旁看得津津有味的暗金色小猴眼中閃爍著人性的光芒,也蹦到蒲漢忠的面前,伸出自己的猴手在蒲漢忠的銀針包里抽走一根銀針。

對於這隻頑皮的小猴子,蒲漢忠和秦浩軒都只是對視一笑,隨它去玩了。

秦浩軒按照蒲漢忠教他的靈訣和法訣,將一枚銀針插入一頭大力猿猴的太陽穴上,然後餵食馭獸丹,緊接著驅動體內靈力,捏動靈訣,念動法訣!

但剛學的他也不知是捏動靈訣的手勢不對,還是法訣出錯,銀針壓根就沒沒入大力猿猴的腦中,這大力猿猴只是眼神獃滯的望著秦浩軒,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不知道他要幹嘛。

第一次馭獸失敗,秦浩軒尋找失敗的原因是因為他在捏動靈訣時,自己體內的靈力並沒有跟上,導致他捏的靈訣根本無用。

不過秦浩軒也不泄氣,畢竟自己資質擺在那,如果一看就懂一學就會就不會是弱種了!既然自己是弱種,那就更加要勤學多練。

蒲漢忠在一旁笑而不語,也不去幫秦浩軒的忙,自己從銀針包里抽出幾根銀針后,快速的插在三隻大力猿猴的太陽穴中,喂入馭獸丹,而後他故意放緩捏動靈訣的速度,故意大聲念動法訣,好讓秦浩軒看得更明白。

在一些關鍵的地方,用幾分靈力,捏動靈訣時該如何調用靈氣,蒲漢忠也十分詳盡的提醒。

隨著蒲漢忠手訣捏動,三枚銀針同時沒入這三隻大力猿猴的腦中,只剩下指甲長短的尾端在它們腦門外面,蒲漢忠開始同時指揮三隻大力猿猴做不同的動作,然後在它們不配合時,喂一些無花果乾給它們吃,不多久這三頭大力猿猴也初步馴服了。

秦浩軒感激的望了耐心而細心的蒲漢忠一眼,沉下心來照葫蘆畫瓢,幾次之後,他那頭大力猿猴太陽穴上的銀針沒入一寸許,他開始馭使時,他的那隻大力猿猴並不十分配合,秦浩軒一邊餵食無花果乾,一邊繼續捏動靈訣和念動法訣,以使靈訣和靈力更加完美的配合。

蒲漢忠看秦浩軒已經能初初馭使大力猿猴了,對他的進度倒是十分滿意的點了點頭。

但那邊手裡拿著一枚銀針,眼中閃爍著躍躍欲試精光的暗金色小猴子將蒲漢忠的兩次演示看完后,也撿了一顆馭獸丹,邁步走向一頭大力猿猴。

這隻暗金色的小猴子將馭獸丹塞進一頭大力猿猴嘴裡,插入馭獸針,然後有模有樣的學蒲漢忠的方法手勢捏動靈訣。

早注意到暗金色小猴子動作的秦浩軒和蒲漢忠對視一笑,這小猴子還真有趣,見樣學樣,不過馭獸訣這種道術功法,又豈是它一隻猴子能學會的?

但接下來的一幕卻讓秦浩軒和蒲漢忠笑不出來了,隨著小猴子捏動手勢,吱吱呀呀的猴叫幾聲,在它身上出現一個類似於漩渦似的靈氣渦,附近的天地靈氣在這一瞬間都匯聚在它的手上,隨著它有模有樣的捏動一個個手勢,這濃郁的天地靈氣被它調配動用起來,那邊眼神獃滯的大力猿猴,也隨著小猴子的手勢指示開始做著動作。

這……這是怎麼回事?

蒲漢忠覺得自己像在做夢,當初在學馭獸術時,師父曾強調:手訣、法訣和靈氣調配缺一不可!可這小猴子體內半點靈氣都無,也不會說人話念動法訣,光憑几個手勢靈訣卻能調動天地靈氣為己用,更可怕的是竟然真的能馭獸!

被小猴子控制的那頭大力猿猴隨著小猴子的手勢靈訣捏動得越快,它跳動的速度也就越快,甚至還不用餵食無花果乾,它們已經完全沒有半點抗拒,徹頭徹尾的被這隻它們曾欺負過的小猴子馴服了!

剛剛試過要將靈氣、手訣、法訣三者完美配合有多困難的秦浩軒,目瞪口呆的望著這隻小猴子,心中百感交集,又是驚喜又是無奈,驚喜的是自己撿到寶了,無意間帶回來的這小猴子竟然能學會人類的馭獸術,並且一學就會,無奈的是就連這小猴子都能熟練的使用馭獸術了,可是自己都還沒完全掌握!

說起來自己還不如一隻猴子呀!

秦浩軒看著這隻渾身暗金色毛髮的小猴子,再次問蒲漢忠道:「蒲師兄,這小猴子你確定不是異種?」

蒲漢忠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注視了許久,最終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道:「異獸志上真沒有這個物種呀,看它的模樣就是普通的猴子罷了,但它竟然能調動天地靈氣為己用,還這麼聰明能使用我們人類的馭獸術,光憑這些就已經非同凡響了1

他又想了想,最後說道:「說不定是異獸志里都沒有記載的異種,我們可以帶它去見見師父,說不定師父他老人家可以認得出這是一隻什麼樣的猴子。」

「也好。」秦浩軒想來想去,或許只有見多識廣的師父才能解答它為何能調動天地靈氣,知道它的名字和奇特之處,這樣自己也可以教它一些東西,甚至靈法道術,說不定它以後能比一般靈獸還要厲害,成為自己的得力助手!

除了傳說中那些移山填海的強悍靈獸,有哪只靈獸能隨便調動天地靈氣為己用的?

秦浩軒走過去,想將這隻暗金色小猴抱起來。

這小猴子躍開幾步,它眨巴眨巴眼睛望了望秦浩軒,眼神中有些戒備。

「小猴子,我和我師兄想帶你去見我師父,只有我師父才能認識你到底是什麼猴1秦浩軒換上一臉人畜無害的笑容,蹲在地上和這隻小猴子對話。

小猴子眨巴眨巴眼睛,歪著腦袋想了一會,它在秦浩軒的眼神和臉上沒有捕捉到惡意,然後彷彿聽懂了秦浩軒說的話,一躍一跳就竄到秦浩軒身上。

將小猴子帶到自然堂時,夜幕已經降臨,正在打坐的璇璣子睜開眼睛,借著昏黃的油燈光上下打量了秦浩軒一番,關切的問道:「那幾位長老沒有為難你吧?」

「謝謝師尊關心,許長老等人沒有為難弟子。」

「嗯,那就好!修仙途中處處有危險,你往後得更加當心,有什麼事自己拿捏不定及時跟為師說。」璇璣子說罷,目光落在那隻暗金色小猴子身上,他在小猴子眼中捕捉到一絲靈性,於是玩味的對秦浩軒道:「這麼晚帶一隻猴子來找為師,有什麼事嗎?」

「弟子和蒲師兄眼拙,沒能認出這是一隻什麼猴子,還想請問師尊可曾見過這種猴子,知道它是什麼猴嗎?」秦浩軒撫了撫金色小猴的猴頭,這小猴吱呀一聲,也用期盼的眼神望著璇璣子。

璇璣子輕笑道:「這猴子倒很有靈性。」

說罷,他走下塌,走到秦浩軒面前,圍著小猴子仔細看了許久,半響后才說道:「這只是一隻普通的猴子,異獸志上也未曾記載過有這種猴子,它身上的靈氣也很弱,但可以調用天地靈氣,應該是……很聰明的緣故吧1

秦浩軒摸了摸暗金色小猴的腦袋,心中不無失望,在他想法里這隻小猴能調動天地靈氣為己用,應當是很了不得的異種,現在璇璣子說它只是一隻普通的猴子,應該就只是一隻普通猴子了。

一隻普通猴子能隨意調動天地靈氣為己用已經很不錯了,秦浩軒愛惜的撫了撫它的腦袋,小猴子似乎感覺到秦浩軒的寵溺和喜愛,也用毛茸茸的腦袋在秦浩軒的胸口蹭了蹭。

「這小猴子雖然不是異種,但好好培養,說不定也不會遜色1璇璣子笑著走過去,想摸摸小猴的腦袋,誰知這小猴竟然對他記恨上他不說好話,朝璇璣子呲牙咧嘴吱吱叫了一聲,而後一把吊住秦浩軒的脖子,輕巧的躲到他背後去了。

小猴的舉動讓璇璣子啞然失笑。

這麼來回一折騰,時間已經很晚了,璇璣子對蒲漢忠道:「山中夜路難走,即便走回靈田穀也快天亮了,而且我明天早上要傳秦浩軒,所以你去收拾一個廂房,今晚暫且讓秦浩軒住下,明天教完他后再回去吧。」

「是1蒲漢忠點頭稱是,將秦浩軒帶到一個廂房中,將他安頓好后,兩天沒休息的他也回去休息了。

在房間中,秦浩軒借著昏暗的燭光又看了看小猴,對它說道:「小猴啊,我給你取個名字吧?唔……你就叫小金吧?」

小猴聽后歪著腦袋想了想,它能聽懂秦浩軒的話,卻不懂小金這個名字到底好不好,所以歪著脖子想了一通,也就由得秦浩軒說了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