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七十六章 太初平地風雲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六章 太初平地風雲動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秦浩軒越發的喜歡這隻金色的猴子,抬手又撫摸著它的腦袋,說道:「小金呀,以後你就跟著我吧,我會模教你耕地澆水,種很多莊稼和靈藥。」

小金又歪著脖子想了想,眼中露出疑惑。

「莊稼和靈藥,就是比無花果還好吃的東西1秦浩軒靈機一動打了一個很生動的比方,果然,小金聽到比無花果還好吃,登時興奮得吱吱呀呀起來。

「好了,天晚了,早些睡覺吧1秦浩軒摸了摸小金的腦袋,心裡記掛著自己體內沒有靈藥藥力,修鍊速度變慢,得抓緊時間去絕仙毒谷尋些靈藥奇珍才行了。

躺下后,他將靈魂附在小蛇上,速度極快的竄下無名峰,誰也沒有察覺。

不一會兒,他便到了絕仙毒谷中。

剛踏入絕仙毒谷,絕仙毒谷一成不變的灰暗天色,加上強烈的壓力讓他心境沉重起來,走進谷口,遠遠看到不死巫魔的屍體在毒氣的腐蝕下,已經腐爛得只剩下一副灰暗的骨架了。

秦浩軒開始朝絕仙毒谷更深處走去,自從吞噬了不死巫魔的魔念后,自己神識前所未有的強大,但他每天晚上都會利用別人睡眠的時間修鍊神識,所以較之前又能多走幾步了,絕仙毒谷的外圍是一個龐大的區域,在強烈的毒氣下,小蛇敏銳的靈氣感知度也大打折扣,秦浩軒只能一點點的仔細搜尋。

就像上次偶然發現的無形劍,他就沒有感知到,如果不是偶然發現,他就要錯過這寶貝了。

秦浩軒一點點搜尋得很仔細,心中對幾千年前那場仙魔大戰也愈發的嚮往,究竟是一場怎麼樣的大戰,究竟是一群什麼樣級別的強者,在這裡留下了如此恐怖的印記,他看著這些令人心驚膽戰的戰鬥遺,當年那場戰鬥的場景,在他心中勾勒出來一些……

漫天飛劍和術法,到處是殘肢斷臂和失去生命的屍體,那些珍貴的法寶在激烈的戰鬥中變成了眼前的廢鐵,一座座山峰被直接夷平,堅硬的土地被砸出一個個十幾米甚至幾十米深的天坑……

時間也過得很快,找了不知多久仍然一無所獲的秦浩軒抬起頭,算了算時間,自忖如果再不回去就快天亮了,如果被人碰到可不好,尤其是在自然堂這個陌生地方。

看來明天還得來這裡,絕仙毒谷外圍這麼大的區域,要想一點點的找遍,可是一個不小的工程。

回到無名峰,天色已經蒙蒙亮了,秦浩軒走到璇璣子房中,璇璣子盤膝坐在榻上,對秦浩軒道:「時間寶貴,你現在五心朝天,屏氣靜心,認真聽我說的口訣吧1

秦浩軒依言盤腿坐下,擺出五心朝天的姿勢,只花了三息時間就調整得心如止水,等待璇璣子念誦心法口訣。

秦浩軒調整的速度看得璇璣子滿意得直點頭,蒲漢忠不止一次在他面前說秦浩軒雖然只是弱種的資質,但道心堅固,璇璣子一直是半信半疑,但現在看來,他完全是道心堅固的典範呀!

璇璣子將的心法口訣念誦一遍后,解釋道:「取上天之水悠長不絕之意,這套功法雄渾悠長,雖然不算什麼高級功法,但簡單實在,很適合剛出苗的你修鍊1

說著,璇璣子又花了半個時辰的時間,親自將天河道法的一些弊端和修鍊時需要注意的地方詳細指出來,又親眼看著秦浩軒將運行一次,這才放下心來。

秦浩軒心中感動的同時,也在暗暗震驚,道門正法能讓獲得突破竟然是真的!

他之前在不死巫魔身上找出的那個筆記本記載,必須在道門正法的輔佐下才能更上一層樓,他還半信半疑,畢竟魔門的功法怎麼可能需要道門正法來輔助?

但在剛才他運轉時,在的刺激下,體內的修鍊速度也變快了不少,汲取靈力的速度驟然加快許多,而且他還隱約感覺到的微妙變化,但因為剛剛修鍊,這種變化還不是很明顯。

秦浩軒暗喜,他剛剛接觸,但已經對有很大幫助了,而且還只是一門很初級的道門正法,若是更加厲害的道門正法練到高深處,又會是怎麼樣的情況呢?

在體內運轉了一遍后,秦浩軒起身納頭拜下,發自真心的對璇璣子道:「謝謝師父。」

璇璣子微微一笑,伸手虛虛一扶,秦浩軒的身子被一股大力托起,璇璣子囑咐道:「回去之後勤加練習,以你的道心,只要潛下心來,很快就能掌握這套功法的要點。」

「是1秦浩軒點了點頭,看著璇璣子慈眉善目的笑臉,心中無比溫暖。

「回去之後記得每天早上勤加修鍊,早晨天地靈氣最純正,切不可浪費了。」璇璣子囑咐一句后,緩緩閉上眼睛,秦浩軒看著他額頭上如溝壑般的皺紋,這是壽元將盡的緣故,心中有些酸楚。

只是這種擔憂,很快的被另一件事情給快速沖毀。

張狂失蹤了!秦浩軒剛剛回到住處,便聽到慕容超告訴他的一個大消息,太初教的高層們已經幾乎集體出動,尋找這顆失蹤的紫種。

在太初教之中,紫種幾乎是百分百安全的,除非有人找死才會去攻擊紫種,是以太初也並不需要對紫種有著過多的看護,就像是誰會在家裡看著已經懂事的孩子一樣。

千百年來,太初還從沒有發生過在教內氖慮椋也沒想到,第一次丟的弟子,居然是紫種!

楚長老汗如雨下的跪在黃帝峰黃龍真人的面前,一五一十講著張狂失蹤前的情況,耶律齊留書說帶張狂去山中轉轉增廣見聞。

黃龍真人能明白楚長老看到信時的想法,那便是一名二十葉的修為弟子,在太初教內想要照看好一名新晉弟子太簡單了!

靈田穀早已經被翻找了一個遍,不少長老更是深入到百獸山之中,施展出各種靈法尋找著張狂的蹤跡。

「張狂若是有什麼差池……」黃龍真人看著跪地的楚長老嘆了口氣:「哎……有什麼未了心愿提前辦辦吧。」

楚長老連連磕頭,這一刻他並不在乎黃龍給自己下了死亡判決書,他更在乎的還是張狂的安危,如果能殺了自己換回張狂,為了太初!殺便是了!

可,如今!若張狂真的有事,楚長老眼中淚珠嘩啦啦往外涌,自己對不起師傅,對不起太初,死了都沒臉去見太初的列祖列宗!

「去找找吧……」黃龍真人嘆氣著起身,一把飛劍托著自己化為一道虹芒離開黃帝峰,也加入到了搜尋的行列之中。

「浩軒,你知道嗎?咱們太初開出了最高懸賞,若是能找到張狂,黃龍掌教親自收其為徒1慕容超的眼中儘是興奮,聲音壓倒很低,生怕別人聽到的說道:「雖然張狂失蹤,我希望他死在外面才好,但若是能夠讓我找到活的張狂,咱們便真的不一樣了。」

秦浩軒後背濕了一片,他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張狂失蹤!整個太初教都瘋了!若是真的被掌教他們查出來,會不會連累自然堂?若真會連累自然堂大難,那是萬萬不能!實在不行,不如自己前去投案?把事情講清楚!便是太初因此滅殺自己,也斷然不能連累自然堂!

「浩軒,浩軒?」慕容超推了推陷入沉思的秦浩軒說道:「你怎麼了?」

「啊?」秦浩軒清醒過來連連搖頭說道:「我在想,我跟張狂從小一起長起來,按照他的性格,他應該會去什麼地方。」

慕容超頓時來了興趣,緊緊盯著秦浩軒,卻被趕來的蒲漢忠打斷了。

「浩軒,你不去練功,在這裡做甚?」

「漢忠師兄……」慕容超連忙打招呼說道:「浩軒在想張狂可能會去哪裡。」

蒲漢忠心裡咯一下,之所以這麼著急來找秦浩軒,也是因為聽說了張狂的事情,當下把臉一沉說道:「浩軒,不是做師兄的說你,修鍊切忌分心。你的神通能耐,可有長老們那般厲害?他們都找不到,你便能找到?你比他們還能?」

秦浩軒立刻順著蒲漢忠台階抱拳彎腰:「師兄說的對,是浩軒被外物迷惑了本心,這便去修鍊。」

蒲漢忠又看向慕容超:「慕容,你也想下,以你的能耐找到張狂的可能。為何不趁著很多人心不沉之時,認真修鍊呢?」

慕容超口頭上稱是,心中卻還是很不甘心,若是能成為掌教的道傳弟子,那未來的一切都會不同了!

秦浩軒回到房間,臉上很是擔心,卻看到進門的蒲漢忠把食指放在嘴唇處說道:「好好修鍊,才是正道。」

秦浩軒頓時明白怕隔牆有耳,連忙盤膝而坐真的開始修鍊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