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七十九章 古戰今夕多凄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九章 古戰今夕多凄涼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張狂的變化讓秦浩軒感覺到,這個同村一起長起來的少年越發變得可怕,雖然修為遠不如當日絕仙獨谷中的不死巫魔強大,卻在氣場上隱隱要比那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魔頭更加給人壓力,讓人很不舒服。

秦浩軒深吸了口氣,穩定著自己的心神說道:「張師弟,你還是快隨掌教真人去黃帝峰看看身體吧,從懸崖上掉下去,可能把你的腦袋摔壞了,居然說出這樣的話。」

秦浩軒的話並沒有讓張狂生氣,他那雙眼睛淡淡在秦浩軒臉上掃過,仿彿要將他的臉龐輪廓刻在自己腦海一般,道:「我沒死,也想明白了。所以你也要好好活著!等到三個月入仙道的最後一天,入水府之後,我就會親手殺了你!在這之前,你一定要給我好好活著,等待我來碾壓你1

張狂說罷,轉身走向黃龍真人,看到了掌教的面色在這一刻極其的冰冷不好看。

一個紫種!便是紫種!也不可以在掌教面前,說殘害另一名同門的話語!

「我看你真的腦子被摔壞了。」黃龍沉默半響說道:「隨我回黃帝峰去,若檢查出你的身體無恙,你剛剛的話……已然過界,當受玄冰洞之苦。」

張狂在黃龍的威嚴注視下選擇了低頭不語,整個太初!張狂發現自己唯一服氣的便是掌教,上次掌教將自己叫去的一通教導,也讓自己心胸眼界都有了很大的開闊,掌教在他這裡如同他的父母一般,讓其難以產生對抗的念頭。

「你是紫種,當守護太初一草一木,更何況同門?」黃龍當著眾人的面說道:「殺同門這種話不但莫要再說,更是想也不要再想。紫種也是太初弟子,太初的規矩對誰都一樣。你若真的殺他,便是紫種,本座也敢殺1

張狂點頭稱是,可心中卻依然保持著自己的看法,自己定然會守護太初的一草一木,還有同門師兄弟乃至長輩!只是……這其中,並不包括秦浩軒!

「跟我走吧。」黃龍長袖一卷,靈法將張狂捲起其中,兩人化作一道虹芒消失在了靈田穀中。

想著張狂之前說話時的模樣,秦浩軒愈發覺得張狂變得深不可測,跟以前完全不同了!在三個月入仙道最後一天,進入水府?

他為什麼要提水府呢?難道他在入水府之前便能打得贏自己?是水府里有什麼東西,還是他有其他奇遇並未說出?可觀他之前的模樣,話中並無半句虛言,卻是沒有在懸崖之下有什麼了不得的奇遇。

這些疑問盤旋在秦浩軒腦海,不過他也沒有多想,在人群散去后,蒲漢忠對他說道:「張狂的威脅你不要放在心上,努力修鍊修練,提升自己的修為才是立足的關鍵!俗話說不煉丹不修仙,雖然你現在還不能煉丹,但我現在會開始教你製作葯散。」

秦浩軒點點頭,蒲漢忠以前跟他提過葯散,葯散和丹藥的區別是丹藥能更好的保存藥力和靈氣,而葯散會比較損耗原材料的藥力。

不過製作丹藥不但需要有丹方,而且製作難度大,需求的材料較多,對煉丹者的要求也高。

葯散相對來說簡單許多,是初涉修仙的修仙者練手並和提升實力的良藥。

一個沒有實力煉製丹藥,也沒有靈石購買丹藥的修仙者,想要加快自己提升實力的速度,那麼吃藥散是最好的辦法。

秦浩軒正要跟蒲漢忠離開,準備找個安靜的地方學習製作葯散時,一個有五畝田的紮根弟子走過來,用討好的語氣對秦浩軒說道:「秦師兄,再有兩天你的地邊傲耕完了,耕完下種后,只需要幾隻猴子挑水就夠了,如果秦師兄你沒有別的用處,借幾隻猴子給我耕地吧1

這個弟子也是徐羽陣營的人,那些沒信心紮根的弟子紛紛當那幾個紫種弟子的隨從去了,就連慕容超這個灰種都招不到隨從,更別說他這種完全憑著自己努力才紮根的弱種弟子。

這幾天他拚命除草墾地,可是五畝地說少也不算少,辛勤勞作三天後他還剩一小塊沒有開墾完,而且就算挖完地,緊接著又要施肥澆水,工程量極大。

修仙者,尤其是他這種初級修仙者身體強度很一般,每天下完地幹完活已經日暮西山,累得只想躺床上休息,哪還有時間修鍊修練呢?

這對本來就靠著勤奮和毅力才有現在成績的他造成是不小的困擾,他本來也想去找幾隻大力猿猴當隨從幹活的,但剛跟入道師兄一說,立刻被這位出身四大堂,自視極高的入道師兄耐心的勸阻了,在他入道師兄的眼裡,這是不屑為之的!

雖然入道師兄不屑去捕大力猿猴,但也告訴他,如果秦浩軒願意借猴子給他幹活,他還是不介意的,於是就有了現在這一幕。

秦浩軒沉吟片刻,不置可否,如果開了借猴子給他的先例河,以後找自己借猴子的恐怕就絡繹不絕了。

見秦浩軒流露出為難神色,這名弟子腦中靈光一閃,對秦浩軒道:「秦師兄,要不這樣吧,只要你地里的活幹完了,在閑暇時借了猴子給我耕地澆水,我地里的收成分兩成給你。」

秦浩軒想了想,這倒是不錯的辦法,反正有小金指揮,自己的十畝地也不用多久能幹完,讓小金抽空幫他耕下地、澆下水就能獲得兩成的收成,何樂而不為呢?於是秦浩軒點了點頭答應下來。

有一個耳尖的見有人他借猴成功,立馬眼饞起來,急忙跑上去表示,也願意拿出兩成的收成,請秦浩軒派幾隻猴子幫他們乾乾活。

「行,等我田裡的地耕完,下種澆水之後,我就讓小金帶猴過去給你們幫忙1

有兩成收成的報酬,又也不用自己幹活,秦浩軒十分慷小金之慨的答應下來。

秦浩軒無視小金哀怨的眼神,拍了拍它毛茸茸的腦袋,說道:「好好乾活,回頭再獎賞你一袋抹了更多蜂蜜的無花果乾果乾1

猴子畢竟是猴子,聽說會獎勵它抹了更多蜂蜜的無花果乾果乾,小金一雙眼睛立刻閃閃放光了,眼神里的哀怨也一掃而光。

秦浩軒在蒲漢忠的帶領下,將一些製作葯散的工具準備好,夜幕已經降臨了,今天學習製作葯散已經來不及了。

秦浩軒畢竟是少數幾個已經出苗弟子之一,所以也分得一間單獨的宿舍,雖不比那幾名特殊仙種弟子的房間精緻,但好歹也有屬於自己的小天地。

他又修鍊修練一陣子,待到夜深人靜時,便迫不及待的附身小蛇,前往絕仙毒谷繼續尋找提升實力的天材地寶。

連續兩個晚上都一無所獲,秦浩軒再淡定也有些沉不住氣了,張狂跌下千丈懸崖都能活著回來,勘破了很多事物,對自己將造成很大的威脅,若自己不能快點尋到天材地寶,加快自己的修鍊修練速度,待張狂實力強大后,自己就是他砧板上的魚肉了!

秦浩軒大約走了一百步后,發現這附近都是自己前兩個晚上搜尋過的地方,於是他決心走向更深處,雖然壓力很大,給他喘不過氣的感覺,但是為了尋找天材地寶,秦浩軒也豁出去了。

秦浩軒抬起頭,橫在他前方是一個不大的土丘,僅有十來米米公尺高,但卻足以阻擋小蛇的視線了,秦浩軒能感覺到那邊傳來一股令他膽戰心驚的莫大氣勢。

他能抵達去的區域,也就這土丘後面沒搜索過了。

去還是不去?

去的話,那邊可能會在那邊碰到比不死巫魔還要可怕的魔頭!

可不去的話,他在這個區域搜索了兩夜也沒有找到什麼好東西,再在這邊死磕下去恐怕還是會一無所獲,而且自己遲早是要跨出這一步的。

秦浩軒心裡徘徊猶豫許久,最終決定跨過這小土丘去看看,如果情況不對,再掉頭跑路就是!

下定決心后,秦浩軒頂著莫大的壓力,一步步的爬走上土丘。

花了一主香時間,他才登走上這個僅有十來米公尺高的小土丘,朝土丘的那邊望去時,一幕極為壯觀的景象出現在他眼帘!

在絕仙毒谷陰沉灰暗底色的天幕下,一個荒涼慘烈的戰場遺呈現在秦浩軒眼前,觸目所及是一地的殘肢斷臂,這些被毒瘴侵蝕了幾千年的黑色骨架和肢體已經變得極脆,偶爾一陣毒風吹過,有的骨架終於承受不了毒氣幾千年的侵蝕,摧枯拉朽的化作灰燼,卡擦卡擦的脆響隨風傳出很遠。

被萬毒魔尊自爆波及,許多自身實力高深的仙魔兩道高手在死時都是站立著的,在他們殘餘的骨架上,還掛著被毒氣侵蝕成殘布爛縷的衣衫,迎著毒風如一面面旗幟飄飄揚揚著。

秦浩軒抬眼一望,絕仙毒谷的地界還在無限的蔓延,看來這裡還只是戰場的邊緣,他心中暗暗震驚,當年作為仙魔戰場的絕仙毒谷到底有多大?

在這個外圍戰場,有一具骨骸將秦浩軒的注意力完全吸引過去。

那是一具長有十丈,如一座小山丘大小的巨大骨骸,也是這處小戰場保存得最完好的骸骨,它看上去像一隻巨大的猴屍,在這具巨大的骸骨旁,還有一根長約八九丈,足有四五人合抱粗的巨大鐵棒,在毒氣幾千年的侵蝕中,它已經生出斑斑鐵鏽鏽。

那股吸引秦浩軒的莫大氣勢,就是由這具骸骨傳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