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九十章 世人皆往高處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章 世人皆往高處看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都說古雲堂的許師兄財大氣粗,豪爽大方,果然名不虛傳啊1常繼子幽幽讚了一句,臉上的笑容已有些勉強,心中迅速盤算目前可以調動的資金,雖然一千二百五十兩下三品靈石是絕對能拿出來的,但是三十兩下三品靈石,也是辛辛苦苦煉半個月丹的純利潤,他想了想,見許燦準備掏靈石付款了,急忙喊道:」我再加十兩下三品靈石1

相比起許燦,常繼子就顯得小氣很多了,許燦常繼子一次二十三十顆的加,常繼子一次加十顆還要考慮良久,他的表現立刻惹起圍觀人群小聲的嗤笑,這些圍觀者雖然自己拿不出十顆靈石,但是他們唯恐天下不亂啊!

常繼子感覺到別人的嗤笑,眼神一冷掃視一番,感覺到他殺人一般的眼神,所有人都立刻起臉,生怕露出一絲半點輕鬆的表情,讓常繼子以為自己在嘲諷他,那就完蛋了!常繼子再小家子氣,那也是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

「再加五十兩下三品靈石1許燦眼神帶著幾分不屑的瞥了一眼常繼子,心中暗道,碧竹堂的人就是小氣,這種肚量也敢跟自己搶東西?簡直不自量力。

許燦輕飄飄一句話,將價格抬到一千三百兩下三品靈石,再次讓圍觀者們驚歎嘆,這幾包行氣散可真是寶貝疙瘩啊!

秦浩軒和徐羽兩人面色從容淡定,仿彿一千三百兩下三品靈石的價格都無法讓他們動心,站在他們身後的羅金花很想走過去提醒徐羽一句,讓她見好就收,但看常繼子似乎還想加價,她也就閉上嘴了,能多賣點不賣,不是傻是什麼?

常繼子在許燦報價后,蹲下去拿起一包行氣散聞了聞,見過太多靈藥的他聞到這包行氣散的葯香,頓時臉色一震,憑他這麼多年辯葯、識葯、煉藥的經驗,竟然不知道這包行氣散里究竟加了什麼靈藥,於是他毫不猶豫的說道:」我加一百兩下三品靈石1

「常師兄好魄氣1許燦在常繼子再次加價后,腿肚子都不禁哆嗦了一下,一千四百兩下三品靈石啊,常繼子這是瘋了么?就算你們碧竹堂是煉丹的,但是也不用敗家到這地步吧?不過現在的許燦也是騎虎難下,因為他一旦退縮了不加價,別人在背後還指不定怎麼嘲諷他呢!要是傳到師尊古雲子耳中,讓他知道自己在這節骨眼上慫了,覺得丟了古雲堂的臉,往後不照顧不待見自己怎麼辦?

就在他猶豫是不是該再加價的時候,一直跟在他身旁的一個小弟似乎想到了什麼好點子,眼眸神一亮,換上諂媚討好的笑容對許燦和常繼子說道:」許師兄,常師兄,你們兩也是多年的老朋友了,為了這麼幾包行氣散抬價傷了和氣,何必呢?而且你們兩人抬價抬得兩敗俱傷,最終都便宜了他們這幾個小癟三,何苦來哉?」

許燦和常繼子一聽也有道理,雖然他們兩人都很注重風度,但是再講究風度也不能不顧實際利益啊,他們兩人都是一副勢在必得的模樣,再這樣下去也肯定是繼續抬價,到時候傷了錢包不討好,往後還將彼此恨上了,最終好處都是這兩個剛入門的新人弟子得了。

「那你有什麼好方法?」常繼子也想通了其中關節,想起被自己抬高的兩百顆靈石價格,不禁肉疼起來,真是買也不是不買也不是。

許燦那名叫嚴α誦Γ道:」現在就你們兩位師兄買這些行氣散,不如你們商量一下,將現在虛高的價格壓回原來的兩百兩下三品靈石一包,然後再湊錢買了,每人三包分了不就完事了?」

常繼子和許燦一聽也對,這幾包行氣散雖然好,但對方都是勢在必得的,想一個人獨吞明顯是不行了,彼此抬價還會傷了師兄弟的和氣,往後還怎麼見面?更何況在太初教這個爾虞我詐的地方,多一個朋友總比多一個敵人好,就算做不成朋友也不要四處樹豎敵嘛!而且把價格壓回去,自己也省了靈石,畢竟兩百顆靈石對誰來說都不是一筆小數目。

他們的對話並沒有藏著掖著,所以不但圍觀者們聽到了,秦浩軒和徐羽也聽到了,他們兩交換了一個眼神后,都從對方眼神里讀出不滿,好不容易價格才提到一千四百兩下三品靈石,被這傢伙跳出來一攪和,就要少沒了兩百兩下三品靈石的利潤,他們當然不樂意了。

嚴冬見許燦和常繼子都沒有異議,於是狐假虎威的走到秦浩軒攤位前,道:「這位師弟,做生意講究一個公平公道,一線天是咱太初教先祖為了方便後輩弟子各取所需而開設的一個地方,他的本意是希望咱們師兄弟們公平交易,各取所需,藉此提升咱們太初教的整體實力!我看你的模樣應該是今年入門的新弟子吧?想做一個公平公道的生意人,面對顧客主動提價也不能心動,我念你不懂規矩,所以也不上報宗門長輩追究你的責任,現在許燦師兄和常繼子師兄各出六百個下三品靈石,將你這六包行氣散買走,你應該沒有異議吧?念你是新來的弟子,我告訴你,一千二百兩下三品靈石是很巨大的一筆財富了,不要貪多,貪多嚼不爛啊1

嚴冬的這番話說得語重心長,那一臉痛心疾首諄諄淳淳教誨的模樣,仿彿就是不存私心的為秦浩軒等人著想,他說罷,又往蒲漢忠身上瞧了瞧,看到蒲漢忠的胸口著自然堂這三個字,不禁冷笑一聲,一臉吃定秦浩軒的模樣。

跟自然堂混在一起的人,有什麼好怕的?

他原以為秦浩軒會識趣的答應下來,誰知秦浩軒卻搖了搖頭,道:「價格是他們喊上來的,並不是我逼他們喊的,他們可以不買,但是喊了價又後悔,我寧可不賣1

嚴冬皺著眉,臉上閃過一絲慍怒之色,說道:「許燦師兄和常繼子師兄分別是古雲堂和碧竹堂的高足,只要你現在識趣,願意把價格調回去,他們兩位師兄往後隨便照顧你一下,都夠你享用一世了1

他的話雖然說得好聽,但卻是用威脅的口氣說的,哪裡聽得出什麼照顧?

秦浩軒冷笑一聲,默不作聲,這時,一直坐在攤位前不吭聲的徐羽站起來道:「第一,這行氣散是我煉製出來的,第二,你們定了價格出爾反爾。那麼我現在不開心了,所以我不賣給你們了。」

徐羽說罷,嚴冬臉色一滯,而任由嚴冬和他們談價,沒有表態的許燦和常繼子被徐羽的話一刺,就算修養再好也沉不住氣了,他們兩人正要發飆發怒,忽然看到秦浩軒的眼神朝羅金花望去。

許燦和常繼子順著秦浩軒的眼神看去,發現百花堂的羅金花站在那裡,羅金花見他們兩人望向自己,也回以禮貌一笑,順勢朝徐羽走近幾步,示意她們之間的親密關係。

他們兩人能修練到仙苗境三十葉的地步,就證明他倆兩並不是蠢人,在看到羅金花后,立刻想起她不是被派到靈田穀當新弟子入仙道的入道師姐么?而且據說她運氣好,被一個叫徐羽的紫種選中。

莫非,眼前這個柔柔弱弱的小女孩就是那無上紫種徐羽不成?許燦和常繼子的心同時一顫。

許燦朝與羅金花投去一個詢問的眼神,羅金花自然知道他想問什麼,於是微不可聞的點了點頭。

確定了徐羽身份身分,許燦和常繼子兩人面面相覷,心道好險,差點得罪了一個無上紫種!雖然以他們兩人的修為,沒必要怕一個還沒成長起來的紫種,但是不管怎麼樣,和一個紫種弟子交好總歸是沒錯的,就算不結交也千萬不要得罪,否則別說等徐羽成長起來,沒自己好果子吃!便是她沒成長起來的情況下,去黃龍真人掌門大人那裡抹兩把眼淚……那高高在上平日里和藹可親的掌門大人,恐怕就看起來不那麼慈祥了,會被發配到哪裡去都很難說了。

而且刨除徐羽這個紫種的因素,羅金花也是很得百花堂堂主器重的,光就算得罪羅金花也是一件很不智的事情。

若不是有秦浩軒的眼神,許燦和常繼子差點就發飆,得罪了徐羽,他們兩人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時,紛紛朝秦浩軒投去一個感激的眼神。,要若不是剛才他秦浩軒有意無意的提醒,他們就為了一千多兩下三品靈石得罪無上紫種徐羽了,一千多顆靈石雖然不少,但是為了靈石得罪一個紫種弟子?還能更愚蠢一點嗎?

這一刻,兩人有一種轉身將嚴冬砍死的衝動,這個蠢貨!差點害的自己的罪無上紫種!本來是一個交好的機會,差點被這蠢貨給攪黃了!如今紫種生氣了……

回頭整死嚴冬這個蠢貨!兩人對視了一眼,連忙對徐羽說道:「這位師妹,是師兄剛剛孟浪了,也是師兄管教不嚴,讓自己的狗腿子瞎了眼。是我們的錯,這行氣散還是賣給我們吧,我們出一千五百兩下三品靈石,你看如何?」

「師兄……」嚴冬張口結舌的想要說話,他搞不明白髮生了什麼,怎麼這兩位師兄還加價?

「閉嘴!滾1兩人同時發飆,嚴冬縮了縮脖子,眼睛打量著羅金花,心中暗道何必怕這個娘們?她們百花堂,有什麼了不起?再說這擺明是自然堂在賣東西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