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九十一章 有人蠢材有人聰【二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一章 有人蠢材有人聰【二連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常繼子朝許燦使了個眼色,聰明如許燦怎麼會不明白,剛才他們兩在嚴冬這傢伙的慫恿下,差點就將價格壓回去了,想必給徐羽心裡留下了不好的印象,這可不是什麼好事,多出一百兩下三品靈石,也算是買回印象分吧。

主子發怒,嚴冬被嚇得一縮,依舊還滿心以為自己和幾個新弟子談價竟然沒壓侃下來,讓許燦師兄覺得沒面子了,於是滿心怨毒的狠狠瞪著秦浩軒等人,就是這兩個新弟子加上自然堂的廢物,讓自己非但沒邀到功反而還挨了罵,於是乖乖閉上了嘴巴。

許燦和常繼子的表現也讓其他圍觀者詫異得張長大了嘴,原以為他們兩人以大欺小吃定秦浩軒了,沒想到轉眼間竟然又加了一百兩下三品靈石,難道這年頭靈石這麼貶值了?

他們兩人一共湊出十五兩下二品靈石,折價等於一千五百兩下三品靈石,當常繼子將這些靈石交給徐羽后,原以為他們要欺負自己的徐羽微笑著道了謝,秦浩軒瞧出他們兩人忽然轉變態度的原因,但是單純的徐羽卻是沒瞧出來。

接過這些靈石,徐羽遞過去六包行氣散,接過行氣散,許燦和常繼子兩人每人分了三包行氣散后,拿到這寶貝行氣散的常繼子恨不得多生幾條腿趕回碧竹堂。

就在他要離去時,忽然徐羽開口叫住他道:「常繼子師兄,請問您可是碧竹堂的弟子?」

若是別人在這個時候叫自己,常繼子絕對不會理睬直接離去,但是徐羽卻不同了,她是無上紫種,而且自己剛才的舉動給她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她能主動叫住自己肯定是有事,若能和她修復一些關係,順便再增進關係,那也是一件美事。

「是的,家師便是碧竹堂堂主碧竹子真人。」

「哦,那便再好不過了,我想請問常師兄手上有沒有護脈散,我想購買兩包1

常繼子楞了楞,護脈散這種高級東西他手上可沒有現貨,但難得無上紫種有求於己,於是轉念一想,道:「現在沒有,不過如果徐師妹想要,我可以為你煉製。,按照成本價給你吧!,市場價一包護脈散需要一千兩下三品靈石,但是徐師妹你買的話,兩包就算你一千五百兩下三品靈石,如何?」

一千兩下三品靈石一包護脈散的市場價,絕對是有價無市的,常繼子卻能說出這個價格,徐羽一臉感激的微微躬身致謝:「那便有勞常師兄了1

常繼子笑了笑,道:「沒什麼,往後徐師妹需要什麼丹藥儘管開口,只要我能煉製的,一定按照成本價給你1

徐羽微笑頷首,話說到這程度,她也知道常繼子一定是看出自己身份身分了,看來紫種這個名頭還是很好用的嘛!

和常繼子談妥后,徐羽身後的羅金花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徐羽來賣行氣散,鬧半天是想買護脈散啊!但是以她現在的修為,也用不上護脈散這種高級玩意啊?

常繼子走後,圍觀的人群散去,秦浩軒和徐羽收拾一下也朝一線天的仙雲車場走去。,誰也沒有注意到,被許燦訓斥過的嚴冬,正用怨毒的眼神,死死盯著秦浩軒和徐羽的背影,冥思苦想如何報複發洩怒火的他,看到他們正朝仙雲車場走去,忽然腦中靈光閃過——一線天去往仙雲車場有許多條路,而他們走的這條路雖然近,但是荒無人煙,這不是天賜良機我也嗎?

徐羽身上揣著的十五兩下二品靈石,可相當於整整一千五百兩下三品靈石啊!如果能搶過來,自己的修練也能突飛猛進,有了這一千五百顆靈石當底氣,自己也不用再低聲下氣三下四給熊了!

想搶劫他們靈石的嚴冬鬼迷心竅,就連羅金花和他們是一起的也沒發現。

如果他知道仙苗境二十葉的羅金花是和他們一道起的,而那個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小女孩是三大無上紫種之一,就算借他幾個膽子,也不敢打半分主意。

可惜,他渾然不知道,在他想來,和一個經常咳嗽的自然堂病癆澇在一起,能有什麼本事?

此時雖是初春時節,但天黑得甚至比深冬季節還要早。

由於因為交易市場佈布局的緣故,通往仙雲車場有兩條道,一條繞得比較遠的主道,主道旁有許多攤位店舖鋪,而一線天交易市場的人氣往往是晚上更加熱鬧,此時的主道上熙熙攘攘,被尋珍覓寶的修練者們堵個水洩不通。

,因為還要趕回靈田穀,所以他們選擇了人煙稀少的輔道。

通往仙雲車場的輔道較為因為偏僻的緣故,一路上果然沒幾個行人,這條鋪著青石地板並不寬闊,但相比人聲鼎沸的主道卻別有一番風味,路的兩旁每隔一百米公尺就掛著一個散出昏黃光芒的燈籠,這些燈籠可不是一般的燈籠,底部都畫著一個簡單的聚靈陣,這聚靈珠能汲取附近靈氣點亮燈籠。

秦浩軒不禁感歎嘆修仙界真是無奇不有,修仙界的連燈籠都這麼別出心裁。

早春時節的樹木開始發芽,小草也頑強的從凍土中鑽了出來,蕭條了一個冬季的大嶼山已經春榮遍地。

在這種美好的大環境下,兜里又揣著十五兩下二品靈石的秦浩軒和徐羽心情更加舒暢。

不過總有一些蒼蠅喜歡在人們興高采烈時竄出來,讓人倒盡胃口。

一路追上來的嚴冬快跑幾步,擋在秦浩軒和徐羽等人身前,他一雙閃爍著貪婪的眼神死死盯著徐羽裝著靈石的口袋,冷笑著說道:「今天我在市場上丟了十五兩下二品靈石,我現在懷疑是你們偷了1

嚴冬眼睛在他們四個人身上掃過,並貪婪的在羅金花鼓鼓的胸脯上多留了一會兒,可惜天色漸暗,昏黃的燈光只能勉強用來認路,他只看到羅金花豐滿誘人的胸部,卻沒看到她胸部著「」這三個字。

在嚴冬的想法里,會能和自然堂的人,以及兩個剛入門的弟子廝混在一起的人,能有什麼貨色?這裡最強的不就是自然堂的蒲漢忠,仙苗境十葉的實力么?自己可是仙苗境十二葉,收拾他們四個綽綽有餘!

「舉起手,我現在要搜身了1嚴冬一臉猥瑣,說這話時更是色眯眯迷迷的盯著羅金花鼓鼓的胸脯,仿彿靈石就藏在那裡面一般。

巫修的秦浩軒視力較好,不禁啞然失笑,對羅金花道:「羅師姐,他的境界比我們高,我們吃不住,交給你了1

感受到嚴冬猥瑣的眼神,早就怒得一肚子火的羅金花二話不說,捏動靈訣,雙手合十匯聚靈力后平平推出,靈力化作一個足有西瓜大小的火球,急速撞向嚴冬:「炎引爆靈法1

羅金花一出手,強大的靈力波動頓時讓嚴冬悔青了腸子!不是說女人胸部大小和實力強弱是成反比的嗎?這個女人怎麼這麼厲害!所謂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她毫無保留的出手,至少也有仙苗境二十葉的實力啊!

這麼近距離,嚴冬跑都沒地方跑,更來不及施展靈法,這火球沾身即炸,若不是蒲漢忠眼疾手快,擋在秦浩軒和徐羽身前,佈布置了一個最簡單的防禦靈法,否則濺出的火焰都能將他們兩人燒傷。

背上被炸得血肉模糊,身上也還好多處地方被燒傷的嚴冬葡匐在地上發出殺豬一般的慘叫,若不是只是最初級的靈法,剛才這一下足以要他的狗命。

羅金花冷哼一聲,鄙夷的說道:「下次想搶劫,記得先擦亮眼睛1

嚴冬看著他們幾人離去的背影,疼得齜呲牙咧嘴的他暗暗發誓道:「秦浩軒是吧?別落在我手裡!我一定要將你五馬分屍,千刀萬剮才能解氣1

此時的他已經將秦浩軒徹底恨上,要不是這個秦浩軒唆使羅金花出手,或許自己還不會這麼慘,至於他為什麼不記恨羅金花?原因很簡單,他還算是有自知之明的,羅金花足足比他高八個境界,他就算拍馬也及不上,這輩子是沒有機會找羅金花復仇的機會了,所以只能把帳都記在剛入門不久的秦浩軒頭上。

秦浩軒等人回去后,到第二天,他們在一線天賣行氣散,還賣了十五兩下二品靈石,這消息傳出便讓平靜的靈田穀沸騰了好一陣子,尤其是這行氣散還是徐羽煉製的,更是讓許多弱種弟子心生羨慕,有的甚至哀怨歎嘆息:「賊老天啊,為什麼你這麼偏袒紫種啊,修練速度比我們快,派中地位比我們高,就連煉包行氣散都比我們的行氣丹強,還能賣這麼多靈石,弱種沒活路啊1

如果他們知道這行氣散就連紫種的徐羽也煉不出,而是弱種秦浩軒煉製出來的,不知又該如何嫉妒了。

回到靈田穀,羅金花更是一臉笑容如春風拂面,自己帶的徐羽這麼厲害,她臉上也有面子啊!

「徐師妹,我入門十多年,剛開始幾年一年只能賺二三十兩下三品靈石,這幾年扣掉刨除開支,每年也只能賺百十來塊下三品靈石,加起來還沒你這一次賺得多!以前師姐還覺得很驕傲,入門十多年就能修練到仙苗境二十葉,現在跟你比起來,簡直羞愧死了1

徐羽看著羅金花臉上的笑意,知道她在開玩笑,羅師姐在外人面前是冰山美人的模樣,不苟言笑,但對自己著實不錯,時常跟自己開開小玩笑,把自己當妹妹一般看待,完全不像別的入道師兄公事公辦高人一等,而且也沒有看自己是紫種,就一味由著自己性子,阿諛討好自己,在修練上她對自己的要求還是很嚴格的。

言笑晏晏的羅金花收起笑容,對秦浩軒和徐羽說道:「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就散了吧!今天去賣行氣散耽誤了學習計劃畫,晚上得補回來才行1

秦浩軒點點頭,徐羽身為紫種,背負的期望很高,學習壓力是很大的,今天耽誤了她的時間,得儘快煉製一枚行氣丹,給她補回來才行!

「等等,浩軒哥哥,這些靈石還是你幫我保管吧1徐羽想起秦浩軒的靈石還在自己身上呢,雖然名義上這些行氣散是自己煉出來的,可實際上這些都是秦浩軒的辛勤成果,自己已經佔佔了名聲,如果靈石還自己拿著,她怕秦浩軒會不高興。

在徐羽掏出裝著靈石的袋子時,感受著靈石濃郁的靈氣,羅金花一臉不捨,正要詢問徐羽怎麼會將自己的靈石給秦浩軒保管。

秦浩軒仿彿看出了徐羽的擔憂,心中暗笑這小妮子太杞人憂天,自己是那種計較虛名的人么?而這靈石如果她真拿給我,羅金花該怎麼想?

於是秦浩軒幽默的拒絕道:「羽妹妹,這些靈石還是你自己保管吧!你是紫種弟子,身上有靈石別人也不敢打你的主意,但我只是一個弱種,身上還帶這麼多靈石,不是擺明了讓別人搶么?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啊1

秦浩軒幽默的話語逗得徐羽掩嘴嗤噗一笑,背著羅金花的她朝秦浩軒使了一個眼神,意思是你的靈石放在我這,你就放心吧!

靈石放在徐羽身上,秦浩軒哪會能不放心?他感激一笑,道:「快回去學習修練吧,今天耽誤了太多時間了,再閒聊下去,你羅師姐就要跟我翻臉急了1

徐羽嘻嘻一笑,親暱的挽著羅金花的胳膊,道:「師姐,走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