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九十三章 但求壽元飛升仙【二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三章 但求壽元飛升仙【二連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哪有這麼容易,那個解陣秘祕法只是幻象陣的解陣秘祕法,而且隨著天支地干八卦乾坤的易轉,光是護山大陣的幻象陣,每個時辰的解陣秘祕法都不相同1

蒲漢忠說罷,他露出一臉悠然神往,秦浩軒則聽得嘖嘖稱奇,入門這麼久,也曾瞭解過佈布置一個陣法不易,太初教的護山大陣竟然彙集了攻防、幻象、輔助三大類陣法,這得是多少師祖的心血啊!佈布置陣法可不是一加一這麼簡單,要想將三大類截然不同的陣法糅合到一起,沒有大神通大智慧是根本做不到的!

可別小看輔助陣法,這可是一門大學問1蒲漢忠很快從悠然神往中回過神來,他停頓了一下,組織語言後繼續說道:丹爐底下的靈火陣,煉器時的灌靈陣等等都是輔助陣法,輔助陣法的實用價值可比攻防陣法、幻象陣法高多了1

今天我教你的輔助陣法卻不是靈火陣、灌靈陣,而是召喚陣法。」蒲漢忠從懷中掏出幾張黃色符紙,有規律的擺在地上,捏起靈訣,口中唸唸有詞,隨著他催動體內靈氣,配合法訣和手勢,他身上的靈力隱約和地上的符紙產生靈氣感應,隨著蒲漢忠念動法訣的速度越來越快,三十息后,蒲漢忠身上靈氣升騰到一個頂點,忽然他往地上一踩,擺在地上的那幾道黃色符紙忽然燃燒起來,燃燒的火光仿彿將那一片的虛空都燒盡,露出一個碗口大小的黑洞。

這個黑洞一出來,秦浩軒便感覺到一陣蝕骨的寒意從裡面透出,這股蝕骨寒意和絕仙毒谷的毒氣壓力十分像,只是沒有絕仙毒谷毒氣那樣強的殺傷力,饒是如此,還是驚得秦浩軒連連後退數步,看到蒲漢忠一臉鎮定,他才反應過來——這是安全的。

這個黑洞通過時空裂縫,可以通向幽泉1蒲漢忠一面仔細觀察著這個碗口大小的黑洞,一面解釋道:幽泉是古存在的一個神秘空間,本來它和我們的世界是互不相干的,但幾千年前那場仙魔大戰打得太過激烈,以至於將時空都打出一道很大的裂縫,常有不少生活在幽泉的強大冥物偶然找到時空裂縫,會通過時空裂縫到我們這裡獵殺修仙者,因為修仙者的氣血對他們來說都是大補的補品!曾經有仙嬰道果境的強者就被忽然從天而降的幾隻冥物盯上,最終成為那幾隻冥物的腹中美食。」

在幽泉界和人間界中間的這條時空裂縫,現在已經成為一個特殊的空間界,它現在是人類修仙者和幽泉冥物的戰場,幽泉的冥物想通過這裡進入我們人間界,而我們人間界的修仙者當然不可能坐視它們的狼子野心,更不能讓它們跑過來荼毒人間,所以也不斷組織強大的修仙者隊伍進入這個空間界和幽泉冥物決戰,希望平推過去,一舉消弭這個時空裂縫,永遠斷了幽泉通往人間界的通道1蒲漢忠咳了幾聲,露出無法除魔衛道的遺憾神色,道:在這個空間界有大小戰場無數,這裡的戰鬥異常兇殘,可惜我修為太低,沒機會為修仙界盡一份力……」

秦浩軒感覺到蒲漢忠最近情緒低落不高,時常流露出英雄氣短的模樣,正想安慰幾句,蒲漢忠卻又很快回過神來,正色道:「在以後你的修仙路上,你可能會遇到不共戴天的邪魔外道,也可能遇到忽然從天而降的強大冥物,所以積累戰鬥經驗是很重要的!我先召喚一些低級的冥魂,讓你練練手1

說著,蒲漢忠指著那個黑洞里逸出的一團黑吳東西就是冥魂,是幽泉里最低級的生物,因為實力太弱,所以它現在還只是一團只知道虐殺生物的魂體,等它吞噬了一定數量的生物或者其他冥魂時,它就會生出靈智,形成身體!別小看它,它的攻擊力可是很強的,因為它是沒有身體的靈魂,所以你用肉體攻擊是傷不到它的。,你看好了1

蒲漢忠將靈力凝聚在自己手上,形成一把刀的模樣:「這是最低級的手刀術,將靈氣聚集在手上,可以讓自己的手變得如刀一般鋒利,自從你紮根出苗后,就不再是凡人,你凝聚靈力后也可以做到我這樣!現如今人間的尋常武功已經遠非你的對手。」

剛運起靈力,蒲漢忠就發出一陣咳嗽聲,秦浩軒正想關心的問一句,蒲漢忠嚴肅的皺起眉頭,道:「老毛病,沒什麼!你認真看好了1

在秦浩軒重新集中精神后,蒲漢忠迅速欺近那團沒有實質的黑霧。

那團黑霧感覺到有生物接近,生物的本命精元讓它饞涎欲滴,黑霧一閃后也同時撲向蒲漢忠,蒲漢忠揚起佈布滿靈氣的右手,手刀切過,那團黑霧被他切下一小塊,被切下的一小團黑霧瞬間消散在空氣中,而剩下的那一大團黑霧則不知疼不怕死的撲上來。

蒲漢忠一面退後,一面連連揮動手刀,很快就將這團黑霧削得只剩下一個拳頭大的黑色肉團。

蒲漢忠一楞,驚異的說道:「這個冥魂看來吞噬了不少同類嘛,開始初步形成實體了1

那團拳頭大小的黑色肉團雖然沒有靈智,但面對屢屢傷害它的蒲漢忠時也露出本能的畏懼,轉身想鑽回背後黑洞,早瞧出它意圖的蒲漢忠哪會給它給他逃逸的機會,身子往前一傾,手刀如閃電般極速竄遞出,狠狠插入那團黑色肉團的身體,那黑色肉團當場被擊殺,隨後化作一灘腥臭的黑色汁液。

蒲漢忠又從懷裡掏出一張黃色符紙,拿在手上一揮,用靈氣點燃后丟在這灘攤黑色汁液上,稍有靈氣的火一遇上這這攤腥臭的黑色汁液,轉眼便將它燒得乾乾淨淨,在這隻只冥魂死後,空中那個通往幽泉的黑洞也消失了。

「光看不練是白搭1蒲漢忠又拿出幾張黃色符紙交給秦浩軒,道:」你學我的樣子也擺出一個冥魂召喚陣,召一隻冥魂出來戰鬥,增進實際戰鬥經驗1

秦浩軒按照蒲漢忠擺放符紙的方位擺好,念動法訣捏動手勢,看蒲漢忠召喚得那麼順溜,仿彿很簡單的事,但到剛學的秦浩軒手上卻不容易上手,無論手勢、法訣和靈氣調動哪一個配合不好,都無法驅動陣法。

蒲漢忠也不著急,耐性極好的指導著秦浩軒,一點一點為他糾正錯誤。

,布陣是極為嚴謹的活,不是隨便擺個草台台班子,念動似是而非的法訣,再抽調點靈力配合就能成功的。

足足用了三個時辰,秦浩軒的陣法才有模有樣,手訣、法訣和靈力調配都配合得漸漸熟練,這才和擺在地上的那幾張黃色符紙產生了靈氣感應;,按照蒲漢忠說的,秦浩軒漸漸積聚靈氣,加強與那幾張黃色符紙的靈氣感應度,最終在自己身上靈力到達頂點時,他學蒲漢忠的動作,在地上狠狠一踏,藉此將體內靈力通過和符陣的感應,點燃那幾張黃色符紙,因為秦浩軒體內靈力不如蒲漢忠濃厚的緣故,黃色符紙燃燒得很慢,但是虛空中還是慢慢被燒出一個黑洞,由小及漸大,最後出落到碗口大小才停下來。

幽泉陰冷鬱而寒涼的氣息再次傳來,這次早有準備的秦浩軒表現得十分鎮定,用略顯激動的眼神望著自己人生的第一個陣法,靜靜等待著冥魂的出現。

不一會兒,這個碗口大小的黑洞寒涼之氣越來越重,一團黑氣從中竄了出來,這團冥魂感覺到這邊的世界似乎比幽泉要平和弱小很多,而且生物的氣息也很濃,更沒想到在它的眼前就有一個氣息比自己弱很多的生物。

在幽泉中,冥魂是最低等的存在,而且強大的冥魂也有很多,所以能被它吞噬的很少,現在感覺周遭生物氣息很濃郁,於是沒有靈智的它便毫無顧忌的撲了上來。

秦浩軒學蒲漢忠的做法,將靈氣凝聚在右手上,也形成了一把靈氣手刀。

在冥魂撲來時,秦浩軒一邊後退,一邊揮舞著手刀準備和冥魂開戰,那冥魂畢竟是沒有靈智的生物,不知道秦浩軒手刀危險的它步步緊逼。

秦浩軒趁著一個機會,揮舞手刀狠狠切在這團黑霧的身上,匯聚靈氣的手刀砍在並沒有身體的冥魂上,卻就像砍在硬物上一樣卡住了,不得寸進,沒能哪像蒲漢忠那樣一刀一刀如削豆腐般輕巧。

蒲漢忠出聲提醒道:「加大靈氣投入,這樣你就能切下去1

被蒲漢忠提醒的秦浩軒脹漲紅了臉,加大靈氣調集,手刀泛起淡淡銀色光澤,秦浩軒輕喝一聲,手刀劈下,削下一小團黑霧。

那一小團黑霧很快消散在空中,而不知痛楚、不知死亡的冥魂卻毫不停頓的撲上來。

冥魂陰冷的氣息貼近,激得秦浩軒不禁打了個哆嗦,忙腳步踉蹌的朝後退去,看起來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一旁觀戰的蒲漢忠並沒有上前幫忙的意思跡象,他環抱雙手,饒有興緻的看秦浩軒怎麼應對;,這種冥魂不過仙苗境三四葉的實力,就算秦浩軒遇到危險,他也能及時營救。

勉強躲開冥魂的幾次反撲后,秦浩軒只有躲閃的份,壓根沒有還手的餘地,眼看著就要退到牆角,再也無路可退,秦浩軒一面揮舞手刀,腦袋中迅速轉動:「這些冥魂會不會也有神識?」

他一刀切下一小團黑霧,估算了一下,目前冥魂已經撲到自己面前,就算站著不動,自己也要用二三十刀才能將它削完,但它怎麼可能不動呢?想起冥魂身上陰冷的氣息,秦浩軒就不由得打了個寒顫,他毫不猶豫調動腦海中的神識觀察起來。

用神識看這隻頭冥魂,秦浩軒發現在黑霧的中央部位,有一團閃爍著灰光的微弱魂識,散出蛛網一般灰色的細小脈絡,組成了這團黑霧。

這團魂識比一般修練者的神識要強大,但和自己比起來卻要差太多了。

秦浩軒凝聚腦海中霧狀的神識,迅速聚集在一起,很快就形成了一個金色漩渦。

上次攻擊耶律齊時,自己將這個金色漩渦凝聚成金色光束還十分勉強,但是這一次秦浩軒驚喜的發現不需怎麼費力便成功凝聚實現了,看來這一段時間在絕仙毒谷的有意無意的磨練,果然卓有成效。

金色光束從秦浩軒腦中射出,直指冥魂的魂識,那頭冥魂感覺到強大的神識威脅,嚇得渾身黑霧瞬時縮小許多,本能的想要逃逸,但奈何是它反應映速度再快,也沒有又哪有秦浩軒的神識速度快,金色光束毫無阻礙的擊中它的魂識,它的魂識瞬間被碾碎。

冥魂死去,化作一灘腥臭液體。

在看到秦浩軒被這頭冥魂逼到牆拐角退無可退,蒲漢忠迅速趕來營救,但他剛接近,卻赫然看到這頭冥魂忽然就死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蒲漢忠詫異的張大了嘴,這頭冥魂只不過被秦浩軒削了三四刀,不傷筋不動骨的,怎麼忽然暴斃了?

想了一會毫無頭緒的蒲漢忠自言自語道:「可能是秦師弟誤打誤撞,擊中了冥魂的本命精元吧1

「時間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勤加修練吧1蒲漢忠抬頭看看天色,向秦浩軒告辭,他咳嗽著,語重心長的強調道:」秦師弟,你一定要抓緊時間修練,只有突破境界才能增長壽元,才能做到傳聞中的白日飛升,化身為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