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太初>第九十四章 壽元終有耗盡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四章 壽元終有耗盡時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武俠修真

秦浩軒很是知道師兄對自己好,想起昨天把行氣散都賣完了,現在自己連修練的行氣散都沒了,於是嘿嘿笑道:「蒲師兄,能借幾根行氣草給我么?」

蒲漢忠當然知道秦浩軒要幹嘛,他毫不猶豫的掏出幾根行氣草,塞到秦浩軒手中,道:「往後咱自家師兄弟,就不要說借不借這麼見外的話,這些行氣草你拿去用,不夠再找我1

將行氣草散送給秦浩軒后,蒲漢忠欲言又止,最終還是說道:「秦師弟,你煉散的同時,還是要多兼顧修練,不能因為煉藥而荒廢了自己的修練,本末倒置可不好!你要記住,煉藥是輔助修練的,只有境界提升才能增長壽元1

秦浩軒再次鄭重的點頭,笑道:「孰輕孰重我曉得知道,蒲師兄放心。」

在蒲漢忠出門時,秦浩軒每次都會送他離開,這次也不例外。

這種不經意流露出的尊重,讓蒲漢忠心中很溫暖,他能感覺到秦浩軒對自己是真心敬重,而並非有求於他的諂媚討好。

送蒲漢忠離去,正要回屋的秦浩軒迎頭便碰到了正來找自己的徐羽,徐羽的神情很奇怪,一半憂愁一半歡喜。

「浩軒哥哥,我正要去找你呢1遠遠看到秦浩軒,徐羽便開始打招呼,像看到親人一般雀躍地小跑步過來。

「外面冷,進屋說話吧1秦浩軒看到徐羽微皺的眉頭,心知她一定是有事,在他們走進房間,關好門后,秦浩軒問道:「羽妹妹,你今天好像不太高興?。」

「今天掌教黃龍真人接見了我。」徐羽組織了下語言,用纖纖芊芊玉手托著自己下巴,說道:「他詢問我是怎麼煉製出那些行氣散的1

「那你怎麼回答?」秦浩軒神情也緊張了起來。

「我就說我正常煉製的,至於為什麼藥效這麼好,我也不清楚啦1徐羽俏調皮的吐了吐舌頭,寬慰秦浩軒道:」掌教雖然不太相信,但也沒有再逼問我自己,只是說讓我閑暇時有空再多煉點,但還是要專心修練,然後還說,希望我下次煉散的時候,寫出配方1

秦浩軒這才放下心中大石,徐羽畢竟是無上紫種,掌教也默許她有自己的秘祕密,如果換成自己,他一定會用各種辦法,逼自己當場寫下藥散配方,那樣自己的秘祕密就保不住了。

「如果以後再有人問,你就告訴他,你是正常煉製出來的就好,其實煉製這些葯散也沒有什麼秘祕訣,不過是加進去入的輔助藥力較好罷了1秦浩軒輕描淡寫的一筆帶過,對徐羽這個無上紫種來說,擁有一些不錯的藥液精華也很正常。

徐羽微笑著點點頭,她看著秦浩軒的眼神流露出幾分迷戀,她最喜歡看浩軒哥哥這種天塌於眼前而不色變的模樣,任何時候都是寵辱不驚的淡然。

「對了,浩軒哥哥,掌教還送了我幾株行氣草1

秦浩軒接過這幾株行氣草,微笑著道:「掌教送你行氣草,就是希望你再煉一些行氣散,我今晚就幫你煉製一些,日後若掌教再問起,你也能拿行氣散給他瞧瞧。」

徐羽點點頭,露出一個俏皮的表情,小女兒姿態顯露無疑:「那就麻煩浩軒哥哥啦,你的辛勤勞動成果都算在我頭上,我都覺得不好意思了1

秦浩軒寵溺的在她頭上敲了一下,看這小妮子的模樣,哪有半分不好意思啊!

送徐羽走後,秦浩軒開始提煉那枚高級殘丹的藥力精華,他將這枚高級殘丹放入丹爐,點燃靈火陣,注入神識,沒花多少時間就與殘丹取得共鳴,隨後輕車熟路的引出藥力精華,只是這一次的藥力精華卻不再是純正的金黃色,而是金色中略帶赤黃,但是藥力卻比之前的金黃色藥力精華更加純醇正。

秦浩軒知道,這是當初煉製這枚丹藥的另外一種靈藥的精華,他又裝取了足足二十瓶這種藥力精華后,仔細觀察了這枚殘丹的內部結構,這殘丹中內部結構異常複雜,那些原本流淌著藥力精華,現在已經乾涸的迷宮縱橫交錯,心中學習煉丹的念頭又濃郁了幾分,暗暗想道:如果我也能煉出這種丹藥,未來修練將得有多順利!

秦浩軒搖了搖頭,驅逐腦海中不切實際的想法,現在他的當務之急是儘快出葉,因為必須到達仙苗境一葉才能正式煉丹。

花了些時間又煉製了十包葯散后,秦浩軒發現這些行氣散色澤也是金色中略帶赤黃,但靈氣還是十分濃郁,他取了一包吞食,開始修練。

蒲漢忠幾乎每次傍晚離去時,都會囑咐自己努力修練,只有突破境界才能增長壽元,壽元是修仙者的根本!秦浩軒本身就是一個勤奮的人,在蒲漢忠的鞭策下,自然更加勤奮,巫修的他身子比一般修仙者要強壯太多,而且神識強大,就如同一頭不知疲倦的修仙怪獸,孜孜不倦的努力,他頭頂上那個猶如面盆大小的靈氣漩渦瘋狂汲取靈氣,然後澆灌他的仙苗,強壯他的仙根。

行氣散三個時辰的藥效過後,秦浩軒見現在還是半夜時分,想起有兩天沒去絕仙毒谷了,於是躺在床上,附身小蛇竄向絕仙毒谷。

秦浩軒愈發的感覺到神識的重要,不但取元術用得上,而且可以梗在關鍵時刻救命,所以他來絕仙毒谷並不僅僅是尋寶這個目的,還有修練神識的意思。

他發現每當自己神識消耗得差不多了,休息一天後,第二天神識總能有所增長,雖然增長的幅度很小很微弱,但是能感覺得出來。

來到絕仙毒谷后,秦浩軒直奔巨猿屍骸處,在絕仙毒谷和巨猿屍骸散發出的雙重壓力下,他一面細細的尋起寶來,雖然已經連續很久沒有尋到想要的天材地寶或者法器法寶之類的東西,但是他始終堅信絕仙毒谷里還有許多寶物,如果目前沒碰到,那肯定是自己現在的修為太低,無法進入絕仙毒谷的更深處。

待到神識消耗得差不多,估算時間也快天亮了,雖然還是一無所獲,但是秦浩軒還是心滿意足的迅速從絕仙毒谷退出,回到自己的房間。

雖然沒有尋到寶貝,但是修練了神識,神識的作用在修仙界是非常巨大的,煉丹制符布陣,乃至於打鬥殺敵都可以用上,更重要的是自己神識變強后,能在絕仙毒谷中走得更遠。

秦浩軒堅信,偌大的絕仙毒谷,一定還有許多寶貝等待著自己去發掘。

月落日升,又是新的一天。

秦浩軒推開門,便看到了剛從外面回來的師兄蒲漢忠,臉上的氣色比起昨日又差了三分。

「師兄,你今天臉色不大好,沒事吧?」秦浩軒關切的對一臉鬱郁神情的蒲漢忠發出詢問。

蒲漢忠咳嗽了幾聲,又長長嘆息一聲,才說道:「我沒事,可是師父有事1

「師父怎麼了?」秦浩軒心一緊,璇璣子慈祥和睦的面容浮現在他眼前。

「咳咳……師尊的壽元不多了,大師兄說,如果再不能找到增加壽元的靈藥,最多兩三年,師父便要坐化了1說話過急的蒲漢忠劇烈地咳嗽起來,原本蠟黃的臉色也脹得通紅,神情寂寥的說:「師父他老人家待我們這麼好,我們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坐化,自然堂的師兄弟們都在想辦法尋找增加壽元的靈藥。」

「什麼!師傅壽元將盡?」

秦浩軒手腳一陣冰涼,他來到太初教后只見過璇璣子兩次,卻已留下很深的印象。而且這些天和蒲漢忠的相處,這位師兄也不時會提起師尊如何如何;從他每次提起璇璣子眼中就會流露出敬仰的光芒來看,蒲漢忠是發自內心深處敬重璇璣子。

秦浩軒也知道,自然堂如此弱還能在四大堂的夾縫中生存,多半是璇璣子的功勞,他像一隻護犢的鷹,默默展開自己的翅膀為自然堂的弟子們遮風擋雨,雖然他的修為甚至還比不上四大堂堂主的道傳弟子,但他卻是自然堂的主心骨,有他在,自然堂弟子少遭受很多壓迫和欺負,若是沒有他,自然堂還能不能存在都是問題。

想到師尊壽元將盡,蒲漢忠這個五十來歲的老頭也壓抑不住心中的苦澀,神情黯然,眼眶中閃爍著晶瑩的淚光,泫然欲滴。

本想忍住不流淚的蒲漢忠最終還是沒有做到,淚花從他眼角溢出,填滿了他臉上溝壑般的皺紋。

男兒流血不流淚,看著蒲漢忠老淚縱橫,秦浩軒不知該如何安慰,他拍了拍蒲漢忠的肩膀表態:「師兄,我也是自然堂的一份子,有我能幫忙的地方你儘管出聲1

蒲漢忠勉強扯出笑臉,秦浩軒的話讓他覺得很溫暖,但是剛入門三個多月的秦浩軒又能幫上什麼忙呢?

蒲漢忠站起來,長吁了一口氣,看到秦浩軒桌上的丹爐,這個丹爐提煉過幾次殘丹,又煉製了兩次葯散后,爐底已然積餘了不少糟粕。

他默默取出一個新的丹爐為秦浩軒換上,聲音中略帶著幾分苦澀:「秦師弟,本來入仙道期間,你的開銷應當由我這個輔導師兄提供,但因師尊壽元將近的關係,我和一些師兄弟想湊靈石為師尊購買增加壽元的靈藥,往後在這方面無法資助你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