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太初>第九十七章 小金神威妒火燒【二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七章 小金神威妒火燒【二連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科幻小說

如果李靖知道,徐羽只是代理人,連行氣散都是秦浩軒煉出來的,而且所有收益都是秦浩軒的,他處心積慮到處借來的靈石最終都落入秦浩軒的兜里,不知道會不會氣到吐血。

李靖暗暗思量道:除了我自己、徐羽、張狂、張揚和慕容超這幾個特殊仙種的田地,新弟子們的田地都有秦浩軒兩成的抽成,而四大堂更是有一百多個十多葉境的弟子地里,都有秦浩軒的兩成收益。

那些四大堂弟子地里,種的可不是低級農作物,大多是種植靈藥天麻、靈藥當歸、靈藥枸杞等初級靈藥,最差也種植大米小麥等高級農作物,不論是這些高級農作物還是初級靈藥,價值都遠比玉米要高。

待到收成時,這一百多個弟子一共數千畝靈地的收成,秦浩軒就佔了兩成,這兩成該是多麼恐怖的數字啊!

如果徐羽得到這兩成的靈藥和高級農作物,以她的煉藥水準,又可以煉製多少丹藥!吃了這些丹藥,她的修為肯定能得到長足提升,雖然不一定能超越張狂,但肯定能拉大和自己的差距。

「沒關係,我派出的人也快回來了,等他們帶回這樣一隻猴子,也培養出一支大力猿猴的隊伍,秦浩軒,你覺得你的猴子隊伍生意還會這麼好嗎?」

在秦浩軒的小猴子小金嶄露頭角,表現出非同尋常的能耐時,李靖立刻找來五個仙苗境七八葉的雜役師兄,讓他們上百獸山找小金那樣的猴子;其中一個雜役師兄當時曾拍著胸脯說,我曾在百獸山見過這種猴子,抓一隻這樣的猴子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么?更是立下找不到猴子,將提頭來見他的軍令狀。

有了這位師兄的保證,李靖大喜,就等他們抓來猴子搶秦浩軒生意了!

「都一個月了,他們也該回來了吧1李靖正在想著,忽然外面響起一陣敲門聲,來人是李靖派出去尋找暗金色小猴的幾個雜役師兄,不過門外只有三個人,而且都一個個哭喪著臉,衣衫襤褸,渾身是傷。

「李師弟,對不起,我們在百獸山沒能找到那種猴子……」其中一個領頭人模樣,仙苗境八葉的雜役師兄壯著膽子說。

李靖剛看到他們的樣子就猜到結果了,眼神在他們三人身上掃過,聲音清冷的道:「當初跟我立下軍令狀的是誰?」

那名雜役師兄面色驚恐,身子一顫,小心翼翼說道:「我們在百獸山外圍找了二十來天,大力猿猴看到不少,可唯獨沒有那種小猴子,於是我們想深入找找,但碰到一頭野生的成年靈獸,那位立下軍令狀的師弟,以及另外一名師弟都因此喪命了……」

「啪1怒髮衝冠的李靖將手中茶杯狠狠摔在地上,這個做工精緻的瓷杯頓時粉碎。

感受到李靖的震怒,那三個最低都是仙苗境七葉的雜役師兄低垂著頭,另外一個壯著膽子道:「李師弟,要不我們也去抓些大力猿猴……」

「啪!啪1怒極的李靖在他臉上狠狠甩了兩個耳光,怒道:「抓了大力猿猴由你來馴服、你來指揮它幹活么?你丟得起這個臉,我李靖丟不起1

就連四大堂的一般弟子都不屑驅使大力猿猴,這可是極掉身價的事。

如果找到一隻小金那般聰敏的小猴子指揮還好,可若讓人去指揮,以這些雜役弟子的馭獸水準,一個人指揮十隻大力猿猴已經是頂破天了,要想指揮兩百隻大力猿猴,豈不是得養二十個仙苗境七葉的雜役弟子?

養二十個仙苗境七葉雜役可是筆不菲的開支,算來算去還得虧本,且還顯得他李靖手下無人!

被甩了兩耳光的那名仙苗境七葉雜役師兄連屁都不敢放,在李靖居高臨下的氣勢壓迫下連連認錯。

「滾,滾,都滾吧!看著你們就心煩1

將這三個衣衫襤褸渾身是傷,還哭喪著臉的雜役弟子趕走,李靖心頭最後一絲希望也破滅了,他再也坐不住了!

原想還能抓只小金那樣的猴子來挽回劣勢,可現在不論是煉藥水準、修為境界還是人力資源都不及徐羽,他哪淡定得下來?

不行,一定不能讓徐羽得到那兩成的收益,若再被她拉大修為境界的差距,自己通往無上掌教寶座的道路將會更加坎坷,久而久之哪還有我立足的餘地!

李靖陷入沉思:張狂得了奇遇,自己拿他無可奈何,反正已經不是他的對手,那不如遊說張狂,與張狂結成聯盟,而後再一起對付徐羽和秦浩軒;以張狂對秦浩軒的仇視程度,一定會應允的!

很快,一條惡毒的計謀在李靖心頭漸漸成型!

張狂自從得了奇遇后,變得比秦浩軒還要深居簡出,整天不是在房間就是躲在某個祕密角落修練,想要見他一面可不容易。

一連三天,李靖去找張狂都撲了個空,張狂的小弟告訴他張狂出去修練,還沒有回來,至於去了哪裡他們也不清楚,什麼時候回來就更不清楚了。最後李靖乾脆親自在張狂門外守著,終於在半夜將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張狂等回來了。

大嶼山春季的夜晚往往瀰漫著一層薄霧,但今天晚上卻罕見的清爽,天上那輪清冷的彎月灑滿一地銀輝,雖然仍略有些迷濛,卻也勉強能夠視物。

張狂就在這種背景下出現在李靖的眼前,披星戴月,神情冷峻,眼神深邃不可見底,喜怒不形於色,一派深沉的模樣。

「張師兄,好久不見1遠遠的看到張狂,李靖便換上一臉親切笑容,一如張狂初測出是無上紫種時,李靖親熱拉攏的模樣。以往李靖對張狂的稱呼都是張師弟,現在卻改口為張師兄,由此表明他的心理優勢已經蕩然無存,不得不承認張狂現在比自己厲害。

張狂用他那雙深邃的眼神望了李靖一眼,隨後波瀾不驚的移開,就連腳步都沒有停下,彷彿李靖深夜在這裡等他一點都不奇怪,也不值得他駐足。

「張師兄,請留步1感覺被張狂無視,李靖心裡很不是滋味,但一來自己有求於人,二來張狂修為足足比自己高三葉,他是有資格無視自己,修仙界就是這麼現實。

張狂依言頓住腳步,卻不回頭看李靖一眼,嘴裡冰冷的吐出一個字:「說1

李靖雖然很不爽,但更加好奇張狂究竟是得了怎麼樣的奇遇,修為大增不說,還性情大變。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連本性都能改變的奇遇,這得有多麼驚人?

「可以進去說話么?」李靖笑著說道:「隔牆有耳1

張狂冰冷的嗯了一聲,推開房門邁進屋內,李靖也隨之走了進來。

「張師兄,你知道徐羽煉製的行氣散么?還有秦浩軒那隻能指揮兩百隻大力猿猴的小猴子么?」李靖開門見山的說道。

張狂點了點頭,面無表情。

李靖見自己提起張狂最恨的秦浩軒的名字,他竟然連一絲情緒波動都沒有,有些驚訝后暗暗思量,他這是隱藏得更深了,還是真的不在乎秦浩軒了?

「徐羽可不像張師兄你這麼好運氣,能遇到仙緣奇遇,但她現在也修到了仙苗境五葉的境界,據說已經摸到仙苗境六葉的門檻,就待時機突破了!她的修練速度之快,難道張師兄你不奇怪么?」

李靖提出疑問后,張狂卻不置可否,既不回答也不驚訝,彷彿這一切都很正常。

見還是沒勾起張狂的話頭,李靖看著如榆木疙瘩一般木然的張狂,心中暗罵了一句,這仙緣奇遇不是把你腦袋變成榆木疙瘩了吧?

李靖不得不自問自答道:「以前徐羽的修練速度還在我之下,現在竟然在我之上,我看必定有蹊蹺!我猜她身後肯定有人在支持,而且這個人很可能就是秦浩軒。張師兄想必也聽說過秦浩軒那隻小猴子能指揮兩百隻大力猿猴,而且經常受雇幫人幹活吧?等收穫時秦浩軒能拿兩成的收成,如果這兩成落到徐羽手上,以她恐怖的煉藥水準,只怕她的修練速度會追上甚至趕超你1

李靖的話剛剛落音,張狂終於說話了,他聲音低沉語氣冰冷,異常自信的說道:「徐羽追不上我,我也不擔心她;至於秦浩軒,我早說過希望他活到入仙道水府的那一天。你想對付他?」

張狂總算鬆口了,李靖笑著點點頭,道:「這個秦浩軒很是可惡,張師兄想必也想他早點去死吧?不過他每天都和他的輔導師兄蒲漢忠在一起,找不到落單的機會,蒲漢忠畢竟是仙苗境十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