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太初>第九十八章 識皮識骨難識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八章 識皮識骨難識肉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科幻小說

李靖話還沒說完,便被張狂插嘴打斷,依舊是清冷而沒有半分感情波動的聲音:「如果你想殺秦浩軒,那我便先將你給宰了!哪怕你是紫種!誰殺秦浩軒,我,殺誰1

李靖本能的打了一個寒戰,隨後心中也是怒火爆發,你是紫種,我何嘗不是紫種!我好心來結交你,你居然這般跟我說話!誰還怕誰不成?

「張師弟!誰殺誰還指不定呢1李靖起身撂下一句狠話甩袖離開。

從張狂房間出來,抬頭看著清冷的月光,李靖愈發感覺張狂不但在修為上遠超自己一頭,而且心境也變得更高一層,他暗暗心驚,這是一個多麼驚人的仙緣奇遇,讓恨不得將秦浩軒挫骨揚灰的張狂變得這麼沉得住氣!

回到自己的房間,李靖再次陷入沉思,張狂的仙緣奇遇肯定很了不得,強大到能讓他如此硬氣的不將秦浩軒乃至徐羽放在眼裡,這才表現得如此沉靜成熟,否則他早就坐不住了。

張狂底氣足,但是自己底氣不足啊!李靖想了很久,究竟怎麼樣才能讓徐羽失去秦浩軒的資助呢?

李靖目光不經意落到地上被自己摔碎的杯子上,忽然腦中靈光閃過:「猴子,猴子!對,就在那隻猴子身上!我只要把那隻猴子弄死,秦浩軒就沒了那兩成的收成,徐羽煉不成丹,修練速度也會慢下來1

*********************************************

沐浴在上午溫暖陽光中的秦浩軒舒緩手腳,昨夜汲取了一夜靈氣的他神清氣爽,讚歎道:「好溫暖的太陽,好久不見了1

在暖和的陽光中沐浴了一會兒后,秦浩軒將目光投射在蒲漢忠身上,看得蒲漢忠都覺得有些發麻了。

「怎麼這麼看著我1蒲漢忠笑了笑,他笑起來臉上的皺紋更加明顯。

「師兄,最近我煉製的行氣散有很多,就連別人也在我這裡買了幾包1秦浩軒一邊說,一邊伸手將懷裡幾包行氣散摸出來,對蒲漢忠說道:「這幾包行氣散,師兄你一定要收下。」

蒲漢忠緩緩搖了搖頭,一臉堅定的拒絕道:「師弟,我都是土埋了半截的人了,用這些行氣散也無法獲得突破,更沒希望增長壽元。現在你還沒有長葉,這些行氣散你正用得著。」

如果換成別人,看見秦浩軒拿出這些行氣散,早兩眼放著精光搶過來了,但蒲漢忠卻一臉平靜,一雙眼睛看都不看這些行氣散一眼,退開幾步,假裝慍怒道:「不要就是不要,你不用再說了1

秦浩軒長長嘆息了一口氣,道:「師兄……」

「這個就不用再提了,你現在多想想該怎麼努力修練,爭取早日出葉。」蒲漢忠的嚴詞拒絕讓秦浩軒很無奈,他不得不再次將行氣散收入懷中,而後又躺在掛在兩棵大樹之間的繩索上,像鞦韆一樣蕩來蕩去,享受著春天難得的溫暖太陽。

蒲漢忠笑臉吟吟的望著秦浩軒,他心中正在思考,為何秦浩軒有出葉跡象已一個月了,偏偏到現在還沒出葉?想來想去,也沒找出個所以然來。

就在他們兩人難得放鬆時,一個身穿褐色衣衫的仙苗境二十葉弟子走來。

「請問你是秦浩軒秦師弟?」那名仙苗境二十葉的弟子胸前著五個金色字體,他看著秦浩軒的眼神有些倨傲,但也沒擺出高人一等的架勢,開門見山道:「我有十畝特級靈田,裡面栽種著靈藥人蔘,我沒什麼時間打理,聽說你的猴子能幫忙澆水鬆土施肥和捉蟲,所以想請你幫忙。」

被打斷了雅興的秦浩軒也不客氣,他對古雲堂的弟子本沒什麼好感,既然這個叫劉歡的古雲堂弟子擺出一副談生意的嘴臉,神情倨傲隱約有幾分瞧不起自己的意思,他也沒興趣跟他廢話,伸出兩個指頭。

這劉歡毫不猶豫的點頭道:「行,不過靈藥人蔘可不是天麻之類初級靈藥,照顧的方法和一般靈藥地不同,你跟我去瞧瞧吧1

秦浩軒微微搖頭,直接拒絕道:「我沒時間,地里的活我一向交給小金的,我讓它跟你去1

「如果地里靈藥出了問題……」

「不會有問題。」秦浩軒直接了斷的打斷他的話,然後將小金召喚來。

眼前的小金身型和以前差不多大小,但看起來比以前要強壯許多,從它光亮柔滑的毛色可以看得出來。

小金的修練速度可比秦浩軒要快多了,它修練那個猴類祕籍不到兩個月時間,秦浩軒卻已經感覺到自己不是小金的對手了。這小金不但可以修練功法,最讓秦浩軒神奇的是,它竟然還吃行氣散。

一天晚上,秦浩軒剛剛煉出行氣散,分好分量后,只見已經睡著的小金從睡夢中醒來,猴眼中透著精光,一把抓過一包行氣散吞下后,像狗一樣蹲在地上行氣運功,在它的頭頂出現了一個臉盆大小的靈氣漩渦,靈氣以極快速度灌輸進它的體內;起初小金臉上還露出幾分痛楚神色,因為靈氣灌輸速度太快,它也有些受不了,但沒過多久就甘之若飴,三個時辰之後,秦浩軒明顯感覺它的氣息都不同了,修為明顯上升了一個層次。

從那以後,小金時不時便從秦浩軒那裡或拿或偷行氣散吞食,起初秦浩軒還有些心疼,但漸漸的也就習以為常了。也就是吞食行氣散,小金的修練速度大幅度提升后,那時小金手下也從一百隻大力猿猴增加到兩百隻。

小金的修為雖然提升,但是它卻依舊對自己言聽計從,從它不時露出的親暱模樣可以看出,它已經將自己當成真正的親人看待,所以秦浩軒再煉製行氣散后,也會為小金留出一份。

那劉歡看到小金后,眼中閃過一道精光,上下打量一番,讚歎道:「嘖嘖,別人將你這隻猴子傳得神乎其神,不過如果它沒把事情做好,我可會追究你的責任。」

秦浩軒笑了笑,在小金的指揮下那些大力猿猴一個個服服貼貼,干起活來比人還精細,只要不是故意找茬,以小金不輸於人的智力,照顧一塊葯田完全不成問題。

劉歡將小金帶走後,秦浩軒也開始和蒲漢忠繼續學習了,里任何一門都博大精深,足夠秦浩軒鑽研很久了。

仙苗境二十葉弟子請秦浩軒的猴子幫忙照顧靈藥地的消息很快傳到李靖耳里,李靖眼中閃過一陣凌厲殺意,正考慮著如何弄死這頭猴子,就在這時,他的一個手下出了一個主意。

「李師兄,您知道秦浩軒一個多月前在一線天賣行氣散,得罪了一個叫嚴冬的人么?」

李靖點了點頭,這件事他也聽說了,那個叫嚴冬的傢伙罩子不亮,連羅金花和他們是一起的都沒瞧出來,像嚴冬這種仙苗境十二葉,在四大堂一抓一大把的人,李靖也沒放在心上。

「您不知道吧,這個嚴冬也是古雲堂的弟子,為人陰狠毒辣,那次在秦浩軒手上吃了大虧,肯定會想方設法的報復他。而且以我的瞭解,嚴冬和雇秦浩軒猴子的劉歡關係不錯,如果能讓嚴冬從中作梗,唆使劉歡在那猴子的食物里下毒,應該不成問題1

李靖眼睛一亮,拍著這名小弟的肩膀道:「如果事成,少不了你的獎勵!我現在寫一封信,你給我帶給嚴冬……不行,寫信會留下把柄,如果讓人知道我暗算一隻猴子,傳出去名聲總歸不好。這樣吧,你給我帶話給嚴冬,告訴他那隻猴子是秦浩軒的,讓他毒害了那隻猴子,事成之後好處我少不了他的,而且他也能報仇雪恨,一舉兩得。」

那名小弟滿心歡喜的領命而去,將話帶給了嚴冬。

上次秦浩軒慫恿羅金花,將嚴冬打得在床上躺了半個月,吃了不少丹藥滋補才恢復過來,嚴冬恨不得將秦浩軒挫骨揚灰,正思慮著如何報仇,就得到李靖帶來的話,於是他立刻激動了。

只要能毒死秦浩軒的猴子,不但能巴結到一個無上紫種,還能報仇雪恨,嚴冬當場便答應下來,拍胸脯保證一定將此事辦得妥妥噹噹。

待李靖的信使回去后,他立刻著手籌備,首先找到了劉歡,找了一個藉口將劉歡支開,然後自己悄悄潛入他的葯田,將一種無色無味的毒藥灑在小金的午餐,那些隨意放在田埂的無花果乾上。

小金畢竟是一隻猴子,修為雖然比秦浩軒還高,智力也不比人差,卻不知人心險惡,秦浩軒也沒想過會有人暗算小金,也沒有特別囑咐它。

這種毒藥是嚴冬自己從毒草中提煉出來的,尋常仙苗境四五葉的修仙者吃了之後,都會當場毒發身亡,哪怕大羅金仙也救不了,更何況一隻猴子了。

在小金吃了無花果乾后,口吐白沫當場暈厥,一張猴臉呈烏紫之色,白眼連翻,出氣多進氣少。

那群正在幹活的大力猿猴看到老大莫名暈倒,有些靈性的它們立刻抬著小金回靈田穀找秦浩軒。

劉歡的靈藥地在黃帝峰的另一面,距離靈田穀很有些距離,等它們跑到靈田穀時,夜幕已經降臨,秦浩軒正要送蒲漢忠回去,忽然遠遠的看到一群大力猿猴跑來,定睛一看,氣喘吁吁的它們正輪流扛著毒氣蔓延全身,已然渾身烏紫的小金跑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