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太初>第一百章 面善心惡毒難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章 面善心惡毒難比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都市言情

秦浩軒聽了羅金花的話后,那雙有些絕望的眼神猛然迸發出希望的光芒,碧竹堂以煉丹製藥聞名,接觸的藥草較多,說不定就能分析出小金中的是什麼毒,只要能知道小金中了什麼毒,馬上對症下藥配出解藥,小金就得救了。

這個常繼子是碧竹堂中有名的丹痴,最喜歡研究草藥,說不定他還真能救小金!

「多謝羅師姐1秦浩軒一臉激動的從床頭站起來,因為剛才屋子裡來的人太多,原本擺在屋子中央的桌子被搬到了床邊,沒有注意的秦浩軒撞到了桌子,身形一個趔趄,雖然沒有摔倒,但是揣在懷中的一枚絕仙毒谷的高級殘丹滾出來,幾個轣轆后滾到了小金身邊,碰到了小金的身子。

「時間緊迫,那我先走了1羅金花面色變得凝重而認真,幫這隻小猴子間接上就是幫徐羽,她雖然對幫秦浩軒沒什麼興趣,但能間接幫到徐羽她還是很高興的。

在羅金花走後,秦浩軒重新坐回床頭,一雙眼睛落在滾到小金身邊的那枚殘丹身上。

這枚殘丹從秦浩軒身上滾出來時,包括蒲漢忠也沒有注意,就算它是出自絕仙毒谷的高級殘丹,但是失去靈氣和光澤的殘丹都同樣是黑不溜丟的模樣,光憑外表,別人並不知道這枚殘丹曾是一枚多好的丹藥。

秦浩軒之所以注意這枚殘丹,那是因為這枚殘丹在接觸到小金身體時,隱約發出一道微弱的亮光,這道亮光除了自己外,並沒有其他任何人注意到。

「這是怎麼回事?殘丹不是早就沒有靈氣、沒有光澤么?怎麼可能還會忽然閃爍亮光?以前怎麼沒見過它閃爍出亮光?」秦浩軒不動聲色的在心中暗暗思量著,雖然他很驚訝,但這些關係到自己的祕密,所以也不能提出來詢問。

看了一會兒,這枚殘丹再也沒有閃爍亮光,秦浩軒甚至懷疑自己那一瞬間是眼花了,他想將這枚殘丹重新揣回懷裡時,忽然注意到,小金善乎輕了一點了,至少身子沒有繼續浮腫,身上的烏紫之色也略微淡去一些,但如果不仔細瞧是看不出來的。

「這是怎麼回事?」秦浩軒心頭暗暗震驚,目光再度落到那枚殘丹身上,原本想將它收回的念頭也打消了,暗暗想道:「不如我用神識觀察一番,看能不能瞧出什麼?」

秦浩軒排除雜念,將腦中如一蓬金霧狀的神識凝聚起來,附在小金和那枚殘丹身上。

用神識可以看到,此時小金身體中到處瀰漫著黑色的毒氣,這些原本該是逐步佔據小金身體的毒氣竟然朝一個方向流去,秦浩軒好奇的跟著毒氣流向看去,發現那枚與小金身體接壤的殘丹正在吸取它身上的毒氣!

雖然吸取的速度很慢,但是只要它持續以這個速度汲取下去,小金身上的毒氣很快就會被吸完。

「這是什麼丹,竟然還能主動吸取毒氣?」疑惑和驚喜交雜在秦浩軒的心中,他驚喜的是小金總算得救了,疑惑的是這枚出自絕仙毒谷的不知名丹藥究竟是什麼丹,竟然這麼厲害。

他嘗試著將自己的神識附入這毛是迷霧濛濛一片,殘丹內部脈絡半點也看不到,光就這片遮擋殘丹內部脈絡的迷霧來說,絕對是秦浩軒接搐最厲害一顆。

「等它吸完毒,日後一定要找個機會好好研究一番1秦浩軒收回神識,發現殘丹自動吸取小金身上毒氣后,他眼中的絕望漸漸褪去,現在只等殘丹將小金身上的毒吸乾淨就好了,不管怎麼樣,小金的性命總算是保住了!

秦浩軒剛剛收回神識,屋外響起一片騷動。

此時夜幕已經降臨,秦浩軒屋子裡點了一盞昏黃的油燈,松油味瀰漫在這個不大的小屋,這個時候又是誰來了呢?

「秦師弟,徐師妹,我聽人說你們的小金被人下毒了,便趕來看看,沒打擾到你們吧?」

臉上掛著幾分焦急的李靖還在門口,便遠遠的打起招呼,看到床上躺著不動的小金時,更是三步並作兩步的走過來,一臉痛心疾首的說道:「可憐的小猴子,又聰明又乖巧還這麼能幹,真不知誰會狠下這個心暗害你1

站在秦浩軒和徐羽身後的慕容超正在思考,到底是誰下毒暗算小金;當他看到臉上掛著焦慮的李靖走進來時,面色大變,落在李靖那一臉真誠的目光也變得玩味起來。

「秦師弟,你別著急,我的輔導師兄時師兄是碧竹堂的人,精通煉丹術,我特意將時師兄請來,為小金看看。」李靖說著,與他一同來的時俊傑走上來,翻開小金因為浮腫而閉不攏的眼皮,看到的是一片布滿血絲,透著黑色毒氣的白眼球。

時俊傑又裝模作樣的檢查了小金身上其他部位,最後又用右手托著下巴想了良久,才在徐羽和李靖期待的眼神中說道:「小金身上沒有別的傷口,肯定是食物里中毒。」

徐羽眼中閃過失望,大家早就猜出小金是因為食物被人下毒,還用你這個碧竹堂的高足來下這個結論么?

「時師兄,小金怎麼樣了?」李靖一臉希冀的看著時俊傑,道:「你有沒有辦法救救這隻小猴子?」

李靖裝出來的焦急表情足以以假亂真,時俊傑心中暗暗震驚,不愧是出身皇家,演戲演得這麼好!但是時俊傑知道,自己演戲的水準比起李靖要差太多了,於是他低著腦袋,盡量不讓別人看出他的心虛,裝作正在思考的表情,道:「它的癥狀很古怪,我一時半會也瞧不出原因。」

李靖嘆了一口氣,那一臉失望的表情無比逼真,彷彿小金不是秦浩軒的猴子,而是他的一般;實際上他的心裡無比歡樂,那個嚴冬實力不強,但是辦事能力不錯嘛,下的毒這麼厲害,雖然這隻小猴子一時半會沒毒死,但看這模樣,過不了多久就要嚥氣了。

李靖原本還想再假惺惺的安慰秦浩軒幾句,博取他和徐羽的好感,但看到慕容超那雙玩味的眼神正落在自己身上,他心中一顫,這個慕容超從小和自己一起長大,對自己也有一些瞭解,如果自己再表演下去,說不定就會被他瞧出什麼了。

「秦師弟,我來的時候已經派人去請碧竹堂的常繼子師兄了,常繼子師兄是有名的丹痴,他說不定能看出小金到底中的是什麼毒!我現在再幫你去其他地方問問,求一下解藥1李靖說罷,在慕容超愈發銳利的眼神中匆匆離去。

秦浩軒看著李靖離去的背影,對他無事獻慇勤也有些奇怪,但並沒有多想,因為李靖一直在拉攏自己和徐羽,今天雖好像過於熱情了,卻也還說得過去。

看了看小金,身上浮腫烏紫較之前明顯減輕不少,秦浩軒那顆懸起的心放下來一些,取而代之的是憤怒,無比的憤怒!

李靖走後,小屋中一度死一般的寂靜,空氣也彷彿凝滯了。

「我很想知道,到底是誰暗算我的小金1秦浩軒打破了沉默,聲音憤怒語氣暴躁,一張還算平靜的臉上殺機浮動。

蒲漢忠和徐羽面面相覷,秦浩軒很少露出這麼可怕的神色,讓他們兩人不知該說什麼。

看屋裡沒有外人,一直沉默的慕容超用低沉的聲音說道:「你們有沒有覺得,李靖很奇怪?我覺得這件事和李靖脫不了干係。」

秦浩軒、徐羽、蒲漢忠三人的眼神一下子全落在慕容超身上,慕容超沉吟片刻后,道:「我從小跟他一起長大,他將皇家的權謀之術學得十分透徹,我是深有體會的。」

徐羽想了想,自言自語道:「不可能啊,這段時間李靖和我和浩軒哥哥的關係都還不錯,而且他要對付也是對付浩軒哥哥,下毒暗算小金幹什麼?」

秦浩軒也點了點頭,道:「這一個多月我們還賣了五包行氣散給他,讓他從仙苗境三葉一舉跳到仙苗境四葉,如此幫助他,他有什麼理由害我們呢?」

慕容超笑了笑,徐羽和秦浩軒畢竟出身平凡家庭,沒有見過皇室家族的爾虞我詐,對這些沒有概念也是很正常的,於是他說道;「不管張狂還是張揚,對付秦浩軒都是明刀明槍。以前張狂雖然也想置秦浩軒於死地,但是他們的手段太過直白,甚至連陰損都算不上,如果真害了秦浩軒,他們還要背負惡名和懲罰。但李靖和他們不一樣,皇家做事要麼不動手,一旦動手必定深謀遠慮,每一著棋子都有用意,最可怕的是他們從來不親自動手,即便你們抓到動手的人,知道是誰幹的,也很難揪出幕後指使,拿不到他們指使的把柄。」

「李靖出身皇家,有皇室習氣那是必然的,可你是怎麼看出李靖和這件事脫不了干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