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一百零一章 興師問罪神威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一章 興師問罪神威壓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我和李靖一起相處了十四年,他這人看起來熱情,實際冷血得很,除了自己之外,哪怕自己的親生父母也絕對不會真正去關心,但他今天如此關心小金,這本身就不正常,那些四大堂的弟子來關心小金,那是他們和你有勞作往來,小金幫他們耕地可以省下很多人力成本,讓他們抽出更多的人手去煉丹制符,如果小金遇害,他們的修仙進度會變慢,但是李靖又沒有僱佣你的猴子,和你的猴子甚至八竿子打不著,就算被毒死了也與他沒什麼關係,但是他憑什麼這麼關心?」

慕容超頓了頓,又道:「我跟你們說一件事吧,翔龍皇室每一代都會派一個皇子進太初教,目的是希望這位皇子能夠修仙證道,成為太初教的無上掌教,從而讓翔龍國長治久安,萬代流傳。在李靖這一代,本有兩個皇子人選,雖然未曾測試仙種,但那人也是天資聰慧,任何事情也都一點便通,更重要的是那人無心皇位,而李靖則是競爭皇位失敗,才想到了修仙這條看起來最不可能的路……」

慕容超再次頓了頓說道:「結果,李靖買通了那位皇子身邊的手下,將補藥換成了慢性毒藥,等到太初遴選弟子時,那人已經床不起,李靖很自然的便被選中了。當然,他若是知道自己是紫種,恐怕不會那樣害人,只會處心積慮的放著被人害了吧。」

慕容超說罷,看徐羽的臉上疑慮還是沒消除,心道徐羽的心地實在太善良了,這樣下去會吃虧的,於是他繼續說道:「他暗算小金可能就跟行氣散有關,因為在他想來,徐師妹你能煉出這麼好的行氣散,一定是秦浩軒在後面提供資源幫助的緣故,而秦浩軒資源的來源就是小金!現在他追不上張狂,但是你還壓在他的頭上,他肯定就不甘心,但是又不能直接對付你,所以必須先剪除支持你的人,迫使你修練速度慢下來。」

聽到這裡,徐羽臉上才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心中想起李靖在她面前那一臉熱情洋溢的笑容,便愈發覺得噁心。

秦浩軒則十分冷靜的說道:「那,有辦法揪出李靖的把柄么?來證明你的推斷。」

慕容超搖搖頭,道:「沒有辦法,就算抓到那個下毒的人,就算那人招供出李靖是幕後指使,但李靖是無上紫種,他不承認我們也沒辦法。」

秦浩軒沉默不語,慕容超的話打動了他,只是沒有證據,他也不想因為慕容超而冤枉了李靖,心中暗暗思考如何查找。

這時蒲漢忠咳嗽幾聲后,對秦浩軒道:「現在你已經公開得罪了張狂這個紫種和張揚這個灰種,他們兩人都不是省油的燈,就不要再貿然得罪李靖了。畢竟我們手上沒有他的把柄,去找他也是理虧,如果將他逼到張狂那邊,你往後的壓力會大很多,往後找你麻煩的人也會更多;如果你能剋制住,表面上不和李靖翻臉,暗地裡防備著他一些就是,至少在明面上他還要交好徐羽和你,有什麼事也能幫你說句話。」

蒲漢忠的話讓秦浩軒很快冷靜下來,在太初教的這五個月時間,他經歷了太多事情,脾性火氣也比以前內斂了很多,遇事處世也更加周到,他很清楚,如果貿然找李靖麻煩,李靖絕對會矢口否認,正如慕容超與師兄所說,不但無法讓李靖付出代價,而且還會和他徹底翻臉,招來李靖擺在明面上的瘋狂報復,不但給自己帶來麻煩,還會影響徐羽的修練。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這事情到底是不是李靖做的,還有待於驗證!如果不是,那便繼續尋找,如果真的是李靖,這事情,真的不能如此算了!

「我看這事還是低調些好,如果小金能渡過這一關,我們就不要再提起了,李靖這人陰狠毒辣,手段層出不窮,絕非善類,而且又頂著無上紫種的光環,被門派高層寄託了很大希望。」慕容超勸秦浩軒:「你找出那個下毒的人,出手對付他,就會打草驚蛇,讓李靖徹底防備你,往後還會使出陰招對付你。」

秦浩軒眼睛收縮成為一條縫隙,瞳孔閃爍著寒光:「無上紫種又如何?若不是他,我再繼續找兇手。若真是他,這事,真不能這麼算了。自小父親便教育我,人要謙虛而不謙卑,心要軟,骨頭卻要夠硬!這事情不論是誰做的,敲山震虎這件事情,我還是需要先做一下。」

秦浩軒說完,目光落在小金身上,此時小金身上浮腫消去不少,烏紫之色也明顯褪去,蒲漢忠、徐羽和慕容超三人順著秦浩軒的眼神看去,這才發現在他們說話的當兒,小金竟然奇蹟似的轉危為安了。

「秦師弟……」蒲漢忠雖然不明白小金為什麼會轉危為安,但小金既然沒事了,他心頭那塊大石也放下來了,準備順著慕容超的口氣,勸秦浩軒放棄。

秦浩軒固執的搖頭打斷了蒲漢忠的話:「師兄,咱們修仙者向天爭命,連天都不該怕,卻畏懼一些暗地裡使絆子的魑魅魍魎,豈不是本末倒置,有違了修仙的本意?我不會去找李靖,因為我並沒有證據,也不知道是否是他做的。但,下毒的兇手,我目前要先找出來才是。」

蒲漢忠愕然的望著秦浩軒,隨後臉上露出善慈的笑容,拍了拍秦浩軒的肩膀作為鼓勵,他知道自己這位師弟平日里對自己很是尊敬,待如親人,若非氣到胸中怒火難以掩蓋,也不會打斷自己的話,既然師弟要做,那麼做師兄弟的便該支持一下。

徐羽看著秦浩軒眼中閃爍的堅定和決絕,於是聲援道:「浩軒哥哥,你說得很對,不管怎麼樣,我都堅定的站在你這邊1

秦浩軒想了想,最終決定從源頭找起:「現在天色已晚,這樣,大家都散去休息,我們明天再去找劉歡,畢竟小金是在劉歡的地里出事,羽妹妹你也趕緊去找羅師姐,告訴她小金的毒莫名褪去了,不用再麻煩常繼子來了。」

徐羽點了點頭,和慕容超走了出去,而蒲漢忠也看了看毒氣漸漸褪去,呼吸漸漸平穩的小金,也放心的告辭離去了。

等人都散去后,秦浩軒摸著小金毛茸茸的小腦袋,輕聲道:「小金,我不會放過害你的人1

那枚殘丹一直到半夜,才將小金身上的毒氣全部吸乾淨,體內沒了毒素的小金顯得極為虛弱,它睜開眼睛看到秦浩軒后,眼眶略有些濕潤,然後閉上眼睛沉沉睡了過去。

秦浩軒拿起這枚救了小金性命的殘丹,再次將神識附入,並且逐漸加大神識的投入,但這殘丹中的迷霧只散去了一點,持續了足足半個時辰,還是無法和它取得共鳴。

「這枚殘丹得有多高級1退出神識后,秦浩軒一臉震驚的望著手中這枚並不起眼的殘丹,暗暗道:「看來得等我神識更強大才能一探究竟了。」

秦浩軒將這枚殘丹收起,看了看已經熟睡,呼吸平穩,除了虛弱外並無中毒跡象的小金,這才安心的睡下。

第二天清晨,秦浩軒早早起來用行了幾個小周天後,一躍從床上跳下來,此時徐羽、羅金花和蒲漢忠已經在門外等他了。

「走吧1秦浩軒拍了拍肩膀上的小金,在兩百隻大力猿猴的注視下,正準備與徐羽和蒲漢忠出門,這時,一個穿著褐色宗袍的四大堂弟子走來。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秦浩軒要去找的劉歡。

當劉歡走到跟前時,秦浩軒眼神平靜卻如質問般盯著他,道:「我想聽你的解釋。」

原本劉歡臉上還有幾分倨傲,但當秦浩軒如刀般鋒銳的眼神盯著他時,他心中不禁震了一下,而後有些惱怒,心中暗道:「我好歹也是仙苗境二十葉的修士,就算是紫種見了我也要恭恭敬敬叫一聲師兄,中毒的不就是一隻比尋常猴子聰明點的猴子?說到底還是猴子呀!再說又不是我乾的,我憑什麼心虛1

劉歡給自己暗暗打氣之後,他臉上倨傲的神情更甚,卻還是不敢直視秦浩軒的眼神,這個弱種的眼神太凌厲了,就算仙苗境二十葉的他都有些受不祝

「解釋?我昨天出門辦事,不在地里,這個解釋可以么?」劉歡冷笑一聲,冷冰冰的回覆秦浩軒。若乖乖向一個加入自然堂的弱種解釋,傳出去還怎麼抬頭做人?

「這就是你的解釋?」秦浩軒走前一步,他身上散出一股冷冰冰的殺氣,還夾雜著一股莫名未知的氣勢,就連徐羽和蒲漢忠都感覺到了。

在秦浩軒踏出一步,身上散發出莫名氣勢的壓迫下,劉歡不自覺的後退了半步,不過他很快回過神來,想不通自己為什麼在弱種的逼迫下退步了!還好左右無人,否則傳出去豈不是奇恥大辱。

徐羽、蒲漢忠和羅金花三人看到這一幕,一個個眼中露出不可置信的眼神。就算理虧,劉歡也是仙苗境二十葉的強者,居然會在秦浩軒這個還沒出葉的修仙者面前卻步么?

不但是他們不明白秦浩軒身上的氣勢是怎麼來的,還以為是秦浩軒怒極發出的,就連秦浩軒自己也不知道。

其實在秦浩軒踏出這一步時,他腦海中的神識感覺到他的怒火,這些如一蓬金霧狀的神識竟然自動的凝聚起來,雖然沒有攻擊劉歡,但神識極弱的劉歡卻不自禁的被影響了,於是出現了劉歡被逼退的一幕。

「你……你不要逼人太甚……」被逼退一步,感覺自己顏面掃地的劉歡氣急敗壞,那模樣彷彿秦浩軒再多說一句,他就要兵戎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