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一百零二章 生死相約各天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二章 生死相約各天命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浩軒哥哥讓你解釋,你卻隨口敷衍,你有理么?你害得小金差點喪命,你有理么?」看到劉歡竟然吼秦浩軒,在一旁的徐羽終於忍不住了,她踏上前一步,橫在秦浩軒和劉歡中間,一雙美麗的大眼睛此時噴著怒火,一步步逼近劉歡,聲聲質問。

而徐羽身後的羅金花見到這一幕,則直接凝聚靈力,掐著靈訣,如果劉歡按捺不住出手,她就會直接出招攻擊劉歡。

弱種秦浩軒不算什麼,但劉歡卻認出眼前這個小女孩是無上紫種,雖然眼下還不是自己對手,可得罪一個無上紫種和自掘墳墓有什麼區別?拋開徐羽不說,就連徐羽身後蓄勢待發的羅金花,也不是他能打得過的。

雖然他們兩人都是仙苗境二十葉,都是褐色宗袍,但人與人是不同的呀!羅金花是百花堂堂主的愛徒,學的靈法道術遠比他這個不怎麼受寵的普通弟子高級,動起手來他絕對占不到便宜。

如果說在徐羽和羅金花的雙重威脅下,劉歡還只是慌張,但秦浩軒緊接著說的這句話卻如平地一聲雷,將他精神徹底擊垮!

「再問你一次,我的小金為什麼會中毒1

秦浩軒語氣十分平緩,但實質上他已經到了暴怒邊緣,這句話是緩緩咬字逐句吐出來的,他腦中漸漸凝聚的神識更是快速旋轉,甚至有一些從他憤怒的眼神中透出,雖然沒有攻擊劉歡,但神識強大的威壓,哪裡是沒修練過神識的劉歡能受得了的。

暴怒的秦浩軒在說話時,語氣中不自覺的夾雜了幾分神識攻擊,於是這句話落在劉歡耳中,讓他如遭重擊,深深震顫他的靈魂,此刻的劉歡腦海徹底空白一片,身子不禁哆嗦起來。

在秦浩軒說話時,徐羽也正用憤怒的眼神瞪了劉歡幾眼,全部精力都放在徐羽身上的劉歡還道是徐羽身上的氣勢,慌忙說道:「我……我昨天真的不在,嚴冬師弟找我……他說他在百獸山看到一隻小金一樣的猴子,並告訴我具體位置,於是我去抓猴子了……今天早上才回來,得知小金中毒我馬上就趕回來了……我沒有說謊……」

劉歡連聲音都是顫抖的,但他並不知道自己是受秦浩軒神識威壓,還以為這威勢是徐羽身上傳來的,說完之後,用畏懼的眼神望了徐羽一眼,心中暗道:無上紫種連氣勢都這麼強大么?

「嚴冬……嚴冬……」秦浩軒喃喃念了這個名字幾次,直覺告訴他小金中毒一定是這個人下的手,只是這個人和自己無冤無仇,難道只是受李靖指使?

蒲漢忠也將這名字咀嚼了幾次,他忽然恍然大悟道:「你忘了么?前幾天我們去一線天賣行氣散,那個挑唆常繼子和許燦壓價買行氣散,又想半路搶劫我們的人,不就叫嚴冬么?而且他也是古雲堂的人1

說到這裡,大家心裡基本有數了,秦浩軒一聲不吭,拍了拍肩膀上的小金,道:「小金,我們去給你報仇1

說罷,秦浩軒一馬當先,朝仙雲車場走去,徐羽也狠狠瞪了劉歡一眼,緊隨秦浩軒的腳步走去。

被徐羽瞪了一眼的劉歡差點沒悔青腸子,又不是自己惹的禍,而且自己分明也是個受害者,卻偏偏死鴨子嘴硬,現在好了,得罪一個無上紫種,往後修仙路灰暗無比了!他狠狠搧了自己幾個耳光,望著秦浩軒和徐羽離去的背影,暗暗想道:「不對啊,這個紫種身上彷彿也沒什麼氣勢,剛才瞪我一眼並沒有之前那種近乎崩潰的感覺,倒是旁邊那個弱種氣場很強……不對,不可能,弱種怎麼可能比紫種的氣場強!肯定是我的錯覺1

秦浩軒等人坐上仙雲車,直奔黃帝峰而去。

下了仙雲車,在羅金花的帶領下,走上一條通幽小徑,時不時能碰到古雲堂的弟子,這些古雲堂弟子有些奇怪的看著羅金花,不知道她帶著兩個新弟子以及一個自然堂的廢物來古雲堂幹嘛。

走完這段通幽小徑,眼前豁然開朗,古雲堂堂址在黃帝峰背陰之處,這裡環境極好,山水如畫,藍天碧雲,一個兩丈來高的紫金巨石上,刻著龍飛鳳舞的三個字,威風氣派,比自然堂那個小破道觀不知強了多少倍,而這裡的靈氣也不是自然堂的無名峰能比的。

「站住1

剛走到古雲堂的山門前,秦浩軒一行四人就被幾個站崗的古雲堂弟子攔祝

如果光是羅金花一人,他們肯定不會阻攔,但羅金花身後還跟著兩個新弟子,以及一個自然堂的人,看他們幾人面色不善,找茬的可能性多於串門。

「幹什麼的?」一名又矮又胖的古雲堂弟子出聲詢問,他是仙苗境十五葉的修為,但看起來和菜市場的屠夫差不多,肥得流油的肚子將一身灰色宗袍撐得鼓鼓的,彷彿再吸一口氣就會把衣衫撐破。

「找人1秦浩軒走上一步,直視那名胖弟子說道:「還請師兄通融。」

「不行。」那名胖弟子搖了搖頭,一臉肥肉亂顫,他鄙夷的望了秦浩軒和蒲漢忠一眼,尤其看到蒲漢忠胸口自然堂的標識后,眼神中鄙夷之色更重,他咕嚕吞了一口口水,道:「古雲堂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隨便能進的地方,除非你們有資格成為古雲堂弟子還差不多。」

秦浩軒望了羅金花一眼,羅金花也露出無可奈何的神色,畢竟古雲堂的人家的地盤,人家不讓你進你總不能硬闖吧。在古雲堂的地盤上撒野?他們四人中實力最強的羅金花也不敢。

「沒事就走吧,省得在這裡堵門1那胖弟子甩了甩白花花的肥豬手,準備將秦浩軒幾人驅逐。

眼看古雲堂是進不去了,羅金花對秦浩軒和徐羽道:「不然我們先回去,我再找別的辦法找出這個嚴冬。」

羅金花說話間,蒲漢忠向前走了幾步,對那胖弟子道:「十天後是半年一度的鬥法小會,我要向你們古雲堂的嚴冬下戰帖,還請叫嚴冬出來接戰貼1

蒲漢忠說罷,那幾名古雲堂弟子面面相覷,很明顯的呆住了,又不可思議的望了蒲漢忠一眼后,隨後爆出刺耳尖銳的笑容,那胖弟子對其中一個陰陽怪氣的道:「哎喲,難得自然堂的軟蛋硬氣一回,你快去將嚴冬叫出來接戰帖了……哎,等等,約戰可都是有緣由的,你約戰嚴冬的緣由是什麼?」

「嚴冬在我師弟養的小猴子食物里下毒,差點將它毒死1

「哈哈,嚴冬這小子真厲害,毒了只猴子都可以逼得自然堂的廢物來下戰帖,往常就算給自然堂的人下毒,他們都不敢上門來下戰書的!現在竟然毒了只猴子他們就急眼了,真是天大的奇聞啊1那被指使的人笑了幾句,而後一路小跑朝古雲堂內走去。

秦浩軒和徐羽雖然不知鬥法小會是什麼,但從蒲漢忠說的戰帖可以聽出,蒲漢忠這是要約戰嚴冬!

羅金花用擔憂的眼神看著蒲漢忠,道:「蒲師兄,你……考慮清楚。」

秦浩軒也望著蒲漢忠,想要讓蒲漢忠改變主意。

蒲漢忠笑望著秦浩軒,拍了拍他的肩膀,打斷他想說的話,道:「嚴冬肯定做賊心虛,我猜他肯定躲在古雲堂不敢露面,唯有用這個方法可以將他激出來1

羅金花點頭認可,她道:「不然,我來約戰吧1

蒲漢忠搖了搖頭,輕聲道:「我秦師弟這麼有骨氣,敢想敢做又敢當!我這個輔導師兄若是慫了,傳出去豈不是讓人笑掉大牙1說話間,蒲漢忠又是一陣撕心裂肺的咳嗽。

秦浩軒想起蒲漢忠昨天說的「做你想做的事吧」!

無言的溫情和感動從他心中淌過,蒲漢忠雖然沒有說動聽的言語,但他用最直接了當的方式支持著自己。

「師兄,謝謝你1秦浩軒聲音平靜,但任誰都能聽得出他聲音里蘊含的濃濃感情。

不一會兒,嚴冬和那名傳訊弟子一起走了出來。

如果秦浩軒等人以別的名義來找他,嚴冬是堅決不會出來的,但是太初教規定鬥法小會的約戰帖是必須接的,別說蒲漢忠向他下約戰書,只要蒲漢忠好意思,哪怕他向門派老祖宗下約戰書,老祖宗也得出來接。

即便是強者向弱者發約戰書,被約戰的弱者明知不敵也必須接戰,哪怕接了之後在鬥法小會的擂台上認輸都行。

「你要向我約戰?」嚴冬看到秦浩軒等人後,做賊心虛的他眼神中閃過一絲慌亂,但很快又想起秦浩軒慫恿羅金花,將自己打成重傷,在床上躺了半個月,還吃了不少丹藥,可謂損失慘重。

蒲漢忠鄭重走上前,將剛才臨時寫的一張約戰書遞給嚴冬,道:「我,自然堂蒲漢忠,約戰古雲堂嚴冬1

嚴冬輕蔑的接過蒲漢忠的約戰書,冷笑一聲:「這是你自己要找死,擂台上被打死了可別怨我。」

「各安天命1遞出約戰書後,蒲漢忠冷冷的對嚴冬用十分肯定的語氣說道:「上次搶劫不成,你懷恨在心,居然來毒害我師弟的猴子。」

「瞎說,我什麼時候搶劫過你們……什麼時候毒害過你師弟的猴子1蒲漢忠的話讓嚴冬臉一下子紅起來,但還是強行狡辯道:「你再血口噴人,別怪我對你不客氣1

「人在做天在看,昧著良心說話,當心遭雷劈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