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一百零三章 行氣有價義無價【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三章 行氣有價義無價【二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被蒲漢忠三言兩語揭了老底的嚴冬一臉憤怒,他連連罵道:「你個死老頭,我看你才遭雷劈,一臉病懨懨的樣子,肯定是壞事做多了,老天奪你壽元讓你不長命吧?」

眼見蒲漢忠被罵,秦浩軒心頭強行壓制的怒火更接近噴薄的邊緣,卻沒料到徐羽先他一步:「嚴冬,你好生卑鄙1

嚴冬本想繼續反駁,但看到說話的人是無上紫種,竄到嘴巴的話也縮回去了,雖然現在在古雲堂的地盤,他們幾個也拿自己無可奈何,但徹底得罪一個未來成就無可限量的無上紫種,這種傻事嚴冬才不會做,於是他被徐羽罵過後,對蒲漢忠和秦浩軒丟下幾句狠話便縮回古雲堂了。

「走吧!師弟,這事師兄給你扛,你不用擔心。」蒲漢忠轉過身,神態輕鬆的對羅金花說道:「徐師妹和秦師弟的修練時間是很寶貴的,不必浪費在這裡了,他欠小金的債十天後鬥法小會再討。」

羅金花仍是一臉詫異和驚訝的看著蒲漢忠,以至於蒲漢忠和她說話,她好半晌才反應過來,道:「走吧1

走在蒲漢忠和秦浩軒的身後,羅金花的內心更不能平靜,在以往,有誰和自然堂的人有仇,便會趁著鬥法小會這個機會向自然堂的人下戰帖,自然堂弟子不得不接,但是接了后無一不是剛上鬥法小會的擂台便裝慫認輸,因為他們自知實力不如人,不敢和其他堂的人打。

自從自然堂上任堂主仙去,自然堂日漸凋零殘敗后,還沒聽說過有自然堂的人向誰發出過約戰,哪怕是對方鞋子都蹬到臉上,自然堂的人還是隱忍不發,耐性比烏龜還好,所以除了垃圾堂的外號,還有烏龜堂的美譽。

這個秦浩軒究竟有什麼魅力,竟然讓從來不跟人約戰的蒲漢忠,主動約戰古雲堂的嚴冬?而且嚴冬實力還在蒲漢忠之上,和蒲漢忠一副癆病模樣比起來,嚴冬身強體壯,不論靈力還是體力都比蒲漢忠強不少,可以說蒲漢忠約戰嚴冬只能是自取其辱。

走在回去的路上,秦浩軒問道:「師兄,鬥法小會是什麼?」

「宗門規矩嚴禁內鬥,一旦被發現將嚴懲不貸。但是有人的地方總會有矛盾,修仙者也是人,也不例外。半年一度的鬥法小會,就是給有矛盾的弟子解決矛盾的地方,在鬥法小會的擂台上打傷人是不犯門規的。」蒲漢忠頓了頓,道:「我知道嚴冬肯定不會出來,所以就向他下戰帖,咱們教有規定,如果你向誰下戰帖,那人都必須接,只要你有膽子,你若向掌教或者老祖宗下戰帖,他們也必須接你的戰帖1

「如果實力相差太大,又必須接戰帖,這規矩不是很坑人嗎?」

「覺得實力相差懸殊,可以上了擂台馬上認輸,在你認輸后,對方還動手打傷你,那將會被以內鬥罪雙倍懲處。」蒲漢忠解釋著,又開始咳嗽起來。

秦浩軒看著蒲漢忠這幅模樣,本想勸他在鬥法小會上台時就認輸,雖然會丟些顏面,至少可以保住性命,但是秦浩軒知道,以蒲漢忠看似極為和煦,其實威武不屈的性子是絕對不可能的。

回到靈田穀,徐羽和羅金花立刻趕回去修練,秦浩軒看著蒲漢忠那張皺紋密布的臉,心中愈發的不安。

小金的事本來是自己的事,和師兄並沒有多大的關係,但現在卻是師兄出頭為自己扛,約戰比他實力高兩葉境的嚴冬,而且師兄身體又不好,常年咳嗽,年紀又大了,在體力上肯定比不上嚴冬。

「師兄,我想了很久,我知道這番話說出來對你是一種侮辱,但我還是想勸你上擂台就認輸……」秦浩軒想了很久,終於硬咽著說出這番話:「這件事本來是我的事,你卻為我扛了,如果你有什麼三長兩短,我心裡真過意不去,更無法向師尊交代。」

聽完秦浩軒的話,蒲漢忠心中感動,臉上卻十分嚴肅的說道:「我是你的入道師兄,我不幫你出頭還有誰能幫你出頭?嚴冬這廝對小金下毒,小金中毒後會影響你的修練進度和修仙資源,如果你比其他弟子差太多,說到底我這個做輔導師兄的也沒有面子,況且你被人欺負,我這個做輔導師兄的一點表示也沒有,傳出去豈不是叫人笑話?所以我最終還是在為我自己出頭。」

蒲漢忠這麼說,秦浩軒知道他是為了讓自己心裡更好受一些,眼眶微微有些濕潤,但男兒流血不流淚,他眼淚在眼眶打轉許久,還是強忍著沒有掉下來:「師兄,這個行氣散你已經拒絕兩次了,這一次說什麼也不能拒絕。」

秦浩軒迅速從懷中抓了一把行氣散,也不知道有多少包,一把塞在蒲漢忠手裡,蒲漢忠措不及防,沒想到秦浩軒玩這一手,但還是表示出堅決不收的模樣,將這些行氣散放在桌上,道:「我不需要1

「師兄,以前你不收我的散,說是考慮我修練需要,我也沒有說什麼,現在我煉出的行氣散已經足夠我和徐羽兩人用了,甚至還能賣掉一些換取靈石!我已經不缺這種行氣散了。而你為了我和小金,向嚴冬約戰,但是你目前的身體狀況比較差,而且實力比嚴冬要低兩葉,所以這幾包行氣散你一定要拿去吃了,爭取在這十天突破境界,縮短和嚴冬的差距。」

蒲漢忠心裡雖然感動,但依舊搖著頭,他道:「我是你的入道師兄,我幫你扛下這件事是天經地義的,至於行氣散即便你強行放在我這裡,我也不會服用,我是土埋了半截的人,再吃行氣散也沒用了,這麼珍貴的行氣散,還是你留著突破境界吧,在你長葉之後要長七七四十九片仙葉才是仙樹境,任重而道遠。」

說罷,蒲漢忠心頭暗嘆一聲,如果不是以前受的傷太重,以至於現在還沒緩過來,身體各軀幹機能已經開始透支和老化,壽元更是快到頭了,命不久矣,他也會依秦浩軒的話,吃幾包行氣散快速提升修為,只是現在的他知道,以自己目前的狀態吃行氣散,和浪費沒什麼區別。

不過蒲漢忠受傷的事情,除了他師尊等少數幾個人知道外,其他人一無所知。

平時看蒲漢忠咳嗽,只覺得他是一個癆病鬼,他這個年紀雖然不算小,但也是修仙的黃金時期,可眼前的蒲漢忠卻跟壽元將盡的老頭似的。

「師兄,無論未來怎樣,你都該把行氣散給我吃了啊1

秦浩軒望著蒲漢忠,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來到太初教,最初除了徐羽之外,見到的都是一群追求長生卻冷漠而勢利的人,各自為了私利任何一切都可以犧牲;可自己的入道師兄卻完全並非這樣……他一直默默的用各種方法關心著自己!

家!離開了家之後,秦浩軒在蒲漢忠身上找到了親人、家人的感覺。

蒲漢忠看著秦浩軒執著的雙眼嘆了口氣,將行氣散接下,心裡暗暗決定,這行氣散我是不會吃的,我吃它就太浪費了!而且,從來都是入道師兄負責師弟的吃穿用度,我怎麼可以讓師弟負責我的……

「秦師弟,你一定要好好修練,記住只有境界提升才能增長壽元,對於我們修仙者來說,壽元是一切的根本1到了蒲漢忠這個年紀,似乎變得有些嘮刀了,蒲漢忠每天傍晚和秦浩軒告別都會說這句話,但這段時間他說得更加頻繁,說這話時神情也更加憂鬱。

「師兄你放心,我一定會認真修練的。」秦浩軒將蒲漢忠送出房間,反而叮囑蒲漢忠道:「但是我也要叮囑師兄的是,請你一定要吃行氣散,我知道你肯定不會在擂台上認輸,那麼就只有在這十天將實力盡量縮短。」

秦浩軒知道,蒲漢忠現在的身體狀況極差,雖然不知道他的身體究竟是怎麼了,而蒲漢忠也不肯告訴自己,但秦浩軒知道他不能再受傷了。

在蒲漢忠走後,秦浩軒本想打坐修練一會,這時他的門外又響起敲門聲,打開門看時,赫然發現古雲子竟然站在門外。

「弟子秦浩軒見過古堂主。」秦浩軒不卑不亢的行了一個禮,將古雲子請進屋內,微微一笑道:「古堂主有段時間沒來找我了,您給我的丹藥我按照您的吩咐,兩天一顆,前幾天剛剛吃完。」

古雲子眼神閃爍幾下,坐下來仔細觀察秦浩軒,看他面色紅潤正常,呼吸平穩悠長,渾身上下肌肉鼓鼓的,神情也和正常人一般無二,根本沒有半分的獃滯,心中不禁懷疑道,他真的將腐蝕丹全部吃完了?但是看秦浩軒的神情,也不像說謊,畢竟宗門長輩贈予丹藥,這種天上掉餡餅的好事有誰會不要?

可秦浩軒怎麼還沒變成屍兵呢?古雲子心中無比疑惑。

這煉屍大法古雲子是偶然得到的,沒從煉過屍兵的他也是第一次拿秦浩軒做實驗,看到吃了三個月腐蝕丹,煉了三個月的秦浩軒還沒有異變,詫異萬分的古雲子在心中自言自語道:橫行一時,他們的功法和丹藥是絕對沒有問題的,可秦浩軒怎麼還沒變成屍兵?難道是我的方法出了問題?

古雲子又從懷中掏出一瓶腐蝕丹遞給秦浩軒,秦浩軒也毫不客氣的接過腐蝕丹吃了一顆,然後盤腿打坐,既然腐蝕丹對自己的身體沒有傷害,更是自己神識的養料,還能強壯自己的身體,一舉多得何樂而不為呢?

吞下腐蝕丹,秦浩軒正常的運了一會兒功,將腐蝕丹徹底吸收后才睜開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