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一百零六章 懂與不懂需勇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六章 懂與不懂需勇氣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秦師弟,你什麼都好,現在在門派中也有了自己的人脈圈子,這些都是好的表現,但有一點作為師兄必須指出來,你的性子太過倔強剛強,你要記住一句話:過剛易折。比如這個嚴冬,你就不該去下戰書,他畢竟是仙苗境十二葉的修仙者,遠不是現在你能撼動的。」蒲漢忠咳嗽了一陣,用哀嘆的語氣說道:「現在師兄還在,可以規勸你幾句,等哪天師兄不在了,沒有人規勸你了,你一定要記住我今天說的過剛易折這句話,切不可再意氣用事。」

秦浩軒感覺到蒲漢忠語氣里的落寞,這幾天師兄的情緒一直很低落,於是問道:「師兄,對戰嚴冬,你沒有信心,是嗎?」

蒲漢忠很是誠實的點點頭,道:「不多,但有了他們今天送來的這些東西,我對上嚴冬的勝算大了許多。」

「那你還說這麼沮喪的話。」秦浩軒望著蒲漢忠深沉的神情,心裡也有些沉重,更有幾分說不明的愁緒:「師兄你現在只有五十來歲,對修仙者來說,還正處於黃金時期,正是逆天爭命的關鍵時期,你不是常跟我說嗎?怎麼自己卻先沒了信心?」

「世事難料啊1蒲漢忠搖了搖頭,咳嗽著說道:「現在師父壽元不多,自然堂人心惶惶,秦師弟,若是哪一天師父和我都不在了,請你一定要將自然堂撐起來,一定要多多照顧自然堂其他師兄弟,不讓別人欺負他們,讓他們的日子過得舒服點。」

「師兄,你的精神看起來不太好。不然,九天後的約斗小會讓我先上吧,我藉助這些靈符靈藥消耗嚴冬一部分實力,然後你再一舉將他收拾了。」

蒲漢忠面色一肅,駁道:「胡鬧,仙苗境十二葉是這麼好對付的么?你現在還沒出葉,對上仙苗境十二葉還有機會么?而且門派自有門派的規矩,鬥法小會上場次序都是按照約戰先後排的,豈是你我說改就改的。」

雖然蒲漢忠在駁斥自己,但秦浩軒卻知道,他這是關心自己的表現,蒲師兄肯定也抱著盡量消耗嚴冬實力的心思。

「時間不多了,好好修練1蒲漢忠拍了拍秦浩軒的肩膀,也起身離去。入仙道的這兩個多月,他已經將淺顯的跟秦浩軒介紹過了,至於詳細講解,且不說時間不夠,而且博大精深,蒲漢忠自己也知之甚淺。

秦浩軒吞食了一包行氣散,瘋狂汲取靈力強化仙苗及仙根。

三個時辰后,秦浩軒睜開眼睛,徐羽已經在屋外等了一會兒了。

「浩軒哥哥,今天我又去桀獄送飯了。」看到秦浩軒,徐羽神情古怪的說道:「我按照規矩,跟那個和靈獸相戀的師姐說:你的靈獸情人拋棄你離去,留下你一個人在這裡受苦,你值得么?你猜那師姐怎麼說?」

徐羽說起那位被關在桀獄里和靈獸相戀的師姐,秦浩軒腦海中立刻浮現出她的模樣,她那張幾十年沒見過太陽而異常蒼白,卻顯得別樣美麗的臉,還有她眼神中永遠閃爍著希望的光芒,這一切都讓秦浩軒記憶猶新,他複述那名師姐一成不變的回答:「他會來接我的,他一定會來接我的,你不懂?不懂?」

徐羽卻搖搖頭,道:「不是這樣,她根本就沒回答我,但是她用眼神看了我一眼,我覺得她的眼神很古怪,好像很喜悅,又好像不像,總之就是覺得很奇怪1

秦浩軒想了想,笑道:「快回去修練吧,不然羅師姐又要怪我耽誤你修練時間了,明天就輪到我送飯了,明天我看了之後再跟你八卦。」

徐羽臉一紅,嬌俏地道:「討厭,你才八卦呢!不過你明天發現什麼古怪的地方,一定要跟我說哦。」

秦浩軒點點頭,看著徐羽離去的背影,心中又不禁浮現出那個臉色蒼白的美麗師姐,心中疑問道:她真的幸福么?

晚上,秦浩軒早早便附身小蛇,前往絕仙毒谷。九天之後就是鬥法小會,如果能在這幾天尋一些靈藥或法寶,不但能給鬥法小會增加勝算,若是僥倖尋到增加壽元的天材地寶,還能幫助師尊璇璣子度過這一關,蒲師兄想必會很高興。

只可惜在絕仙毒谷折騰了一晚上,秦浩軒還是沒找到他想要的東西,這一次甚至連殘丹都沒見到一顆,待到神識消耗得差不多了,他不得不回去。

在回去的路上,經過靈田穀一個僻靜的角落,眼前的一幕令秦浩軒驚得目瞪口呆。

在皎潔的月光下,小金帶著它的兩百隻大力猿猴正以一個古怪的坐姿,面對天上明月打坐修練,吞吐日月精華天地靈氣。

附身在小蛇身上的秦浩軒,似乎在這些大力猿猴身上看到一些異樣。

從大力猿猴的一舉一動可以看得出,它們這些天在小金的帶領下,靈智開啟,變得聰明許多,而且它們的身體也明顯要比剛來時強壯很多,一頭頭身上都是爆炸性的肌肉,光看著就力感十足。

最讓秦浩軒覺得詫異的是,這些大力猿猴身上,竟然隱約散發出一種威勢,這種威勢是普通獸類身上沒有的,哪怕比大力猿猴兇猛百倍的野獸,身上都沒有這種氣勢,而且用人的肉眼也瞧不出這股氣勢的;因為秦浩軒以前常看到這些大力猿猴,從沒感覺到它們身上有什麼氣勢,但現在附身在小蛇身上的秦浩軒,卻將它們身上的這股氣勢看得清清楚楚。

站在大力猿猴群最前方的小金,正被一團氤氳的霧氣包圍著,它那張猴嘴張開,正在吞雲吐霧。

秦浩軒知道,這團霧氣並不是白霧,而是靈氣太過濃郁而發生霧化,只有汲取靈氣速度極快才會出現這種情況。

「小金……竟然這麼厲害了……」秦浩軒有些目瞪口呆的看著小金吞雲吐霧,自己吞食行氣散,再運轉和時汲取靈氣的速度只能和小金打平。

「小金未來一定會給我很大的驚喜1秦浩軒又看了一會兒后,神識消耗得差不多的他快速回到房間。

第二天早上,秦浩軒剛起床,便有一個人來敲門,這人是古雲堂劉歡的隨從。

被嚴冬擺了一道的劉歡回去之後越想越憋屈,但又不能直接找嚴冬麻煩,要是被他堂主古雲子知道為一個外人而堂內相鬥,只怕會被逐出古雲堂,但是若得罪了秦浩軒,也就等同於得罪紫種徐羽,往後徐羽成長起來,自己的後果將不堪設想,他絞盡腦汁想該怎麼挽回在徐羽心中的印象。

劉歡正冥思苦想時,忽然得到一個消息,自從蒲漢忠和秦浩軒約戰嚴冬后,嚴冬到處收購靈符丹藥等備戰,於是他很快想到,自己可以把這個消息告訴秦浩軒,試探他態度的同時,也能向他示好。

「秦師兄,劉師兄讓我來告訴您,自從您向嚴冬約戰後,嚴冬到處收購靈符、丹藥之類,做的準備很充足,劉師兄讓我提醒您一定要認真應對。」隨從說罷,偷眼望了望秦浩軒,秦浩軒面色如常,只是淡淡嗯了一聲,便讓他走了。

今天是秦浩軒去桀獄送飯的日子,他信步走向桀獄,心頭回憶起昨天徐羽的話,心頭忽然竄過一個可怕的想法:難道,那位師姐的靈獸戀人來接她了?

走進桀獄,一冷一熱兩種極端的感覺同時加在秦浩軒身上,儘管他的身體已經修練得極為強壯,但還是感覺不太舒服。

通過一個陰暗潮濕的過道,來到倫理獄,秦浩軒按照規矩將吃食擺在牢房門口,目光落在被足夠手臂粗的玄鐵僚煉鎖住的那位師姐。

那位師姐的臉上依舊蒼白如紙,面容憔悴,但眼中閃爍的希望光芒,比上次看到更加旺盛。

「師姐,你的靈獸情人拋棄你離去,留下你一個人在這裡受苦,你值得么?」

秦浩軒公式化的發出質問,因為他知道在附近不知有多少看守監獄的高手,正在暗處監督著自己。

「你不懂……太初又有誰懂?」女人的眼裡帶著溫柔的慈愛,像是在回答秦浩軒,又像是在跟自己說著:「或許也有人懂吧?只是,也僅僅只是懂罷了。」

位處山腹中的桀獄光線十分昏暗,全憑牆壁上油燈發出的昏黃火光照亮,但巫修的秦浩軒五官極為敏銳,他從牢中師姐憔悴的臉上,捕捉到一絲一閃而過的幸福笑意,而且她的神態顯得十分淡然。

這時,秦浩軒感覺到如有一雙無形的手在推自己,秦浩軒知道,自己該走了,於是他再看了這位師姐一眼,就順著這股推力離開桀獄。

回靈田穀,在他小屋的門口,秦浩軒碰到正準備找他的師兄蒲漢忠。

「給桀獄的師姐送完飯了?」蒲漢忠看了秦浩軒一眼,問道:「今天修練得怎麼樣?」

秦浩軒點點頭,苦笑道:「修練還算順利,長葉的感覺很明顯,只是依舊沒長葉。對了師兄,你知道桀獄里那師姐人獸戀的始末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