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一百零八章 劍氣縱橫釋怨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八章 劍氣縱橫釋怨坪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嚴冬的反應,對於古雲子來說實在算不上陌生,堂中的哪個弟子見了自己,不是也一樣是這般模樣嗎?他微微一笑,右手一揮,一道純正渾厚的靈力將桌上放著的兩道靈符卷到嚴冬手上,嚴冬受寵若驚的接過來。

「自然堂的弟子幾百年來都不敢主動下戰書,這一下就找到我們古雲堂頭上了,你務必好好應對,一定要贏得乾脆漂亮,切不能讓人說我古雲堂的閒話。」古雲子說道:「我聽說你也收了不少應戰的東西,但其他人也送了不少東西給秦浩軒,為了讓你贏得乾淨漂亮,我送你這兩枚靈符!記住,白玉靈符用來對付蒲漢忠,敢挑釁我自然堂威嚴,重傷他也無所謂。至於這個秦浩軒,你就用我給的青玉靈符對付即可,切記千萬不可傷他性命,此人對本座還有些用處。」

「是,謝堂主贈符,弟子一定謹記堂主的話,不給古雲堂丟臉1

古雲子滿意的點點頭,再度囑咐道:「那蒲漢忠你把他重創一番便是,但秦浩軒一定要給我看好了,若是弄傷弄殘他胳膊腿的,本座饒不了你!不過既然秦浩軒敢約戰你,你也當給他一些教訓,讓別人也知道古雲堂的弟子不是能隨便招惹的,至於其中分寸,你自己拿捏準確就好。」

古雲子的語氣雖然平緩和氣,但聽在嚴冬耳里如驚雷炸開,連連稱是,心中暗暗好奇,為何堂主會特別關照秦浩軒?聽說這秦浩軒有些古怪,本打算對付秦浩軒時多多下重手,防止他出現古怪狀態,如今看來……還要收著打,這該如何是好?

走出點睛閣,這個無數古雲堂弟子都夢寐以求來走一趟的地方,嚴冬只希望這輩子都不用再來了,此刻他冷汗已經將衣衫全部浸濕,可以擰出水來,心中對古雲子的境界無比嚮往。

「蒲漢忠、秦浩軒,明天你們等著瞧。」

年一度的鬥法小會也算是太初教弟子們半年一度的盛會了,平時辛辛苦苦修練、種地、煉丹、制符,生活忙碌而充實,一年到頭也沒有幾天休息時間,娛樂方式更是匱乏得等於沒有,太初教雖有弟子上萬,但平時都各自忙活各自的,除了常年人氣旺盛的一線天外,能看到一群修仙者扎堆也就這半年一度的鬥法小會了。

鬥法小會場址距離黃帝峰約有一百里路途,如果從崎嶇的山路上步行過來的話,至少也要一天,弟子都是乘坐仙雲車而來,太初教雖然是修仙者門派,但擁有真正飛劍的人也很少,御一柄劍胚來也能吸引許多目光了。

太初教的護山大陣護的是黃帝峰等幾座重要的山峰,除了黃帝峰範圍,窗外便天清氣爽,不受護山大陣幻象陣的影響。

不過秦浩軒運氣極好,他乘坐仙雲車來時,看到一名負責維護鬥法小會秩序的長老御劍而來,飛劍之後拖著一條長長的劍虹,吸引了無數眼球,一路猶如帶著炫目閃電般的閃亮登常

「真威風!當長老真好。」秦浩軒不禁感嘆一聲。

這台仙雲車上除了秦浩軒外,還有徐羽、慕容超、羅金花、蒲漢忠幾人,在秦浩軒發出這聲感嘆后,他注意到包括羅金花在內,這些人眼神里都透出炙熱的光芒,看來飛劍的誘惑力真是無可匹敵啊!

羅金花接過秦浩軒的話題,說道:「也不是每個長老都有飛劍的,飛劍之珍貴,遠不是那些掛著長老之名,卻沒長老之實的長老能擁有的。」

「難道長老也分層次?」秦浩軒奇怪的問道。

「當然,如果你沒有犯什麼錯誤,修為到達一定境界,等你輩分高一些后你也是長老了;門派見你修仙無望,於是讓你在仙雲車場打打雜,或者做一些其他雜活,或者乾脆給你一塊靈地養老,你覺得這種長老可能有飛劍么?」因為這台仙雲車是羅金花租來的,能夠駕駛仙雲車的她並不需要長老駕駛,所以她說起話來也就肆無忌憚了。

秦浩軒恍然大悟點點頭,難怪仙雲車場等一些負責門派雜活瑣事的長老不用修練,原來他們已經修仙無望,門派送他們一個長老的頭銜,讓他們發揮餘熱造福下一代:「那剛才那位駕馭飛劍的長老,是真正意義上的長老吧?」

羅金花點點頭,眼神中露出崇敬之色,道:「只有夠資格加入長老院的長老才是咱們太初教真正的前輩精英,他們的實力都在仙樹境以上,是咱們太初教的中流砥柱!這些長老才能擁有真正的飛劍。」

「那長老院有多少個長老?」

羅金花眼神古怪的瞪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道:「具體數量我怎麼會知道?總之很少很少就是。」

在仙雲車即將接近,秦浩軒遠遠望過去,一張嘴驚訝得張得老大。

釋怨坪佔地極大,遠遠望過去至少有數百個擂台,這些擂台並非人工建造,而是將原生態的岩石削平,便是現成的擂台了。

秦浩軒看了一會兒,眼神中露出迷惘的神色,他總覺得這釋怨坪里擂台的位置很奇特,像是經過人工安排,像是一個陰陽八卦陣,卻又不是十分像。

很快,徐羽也瞧出不對勁,對羅金花道:「師姐,這釋怨坪本身就是一個陣吧?」

羅金花滿意的點點頭,道:「徐師妹果然聰穎,這麼快就瞧出它的非比尋常了。這釋怨坪原本是一個天然的迷宮陣,後來被宗門前輩以大神通加以改正,布下,隱含天地相生相剋的高深陣法學問,在陣法作用下,這釋怨坪的擂台不論被毀壞得多嚴重,不出一個時辰便會在陣法的作用下恢復原貌,除非遇上仙嬰道骨境這種老祖宗級別的修仙者對戰,實力強橫到能破掉這個陣法。」

秦浩軒暗暗咋舌,仙嬰道果境這種老祖宗級別的高手,平時難得一見,如果真正動手,恐怕真是天崩地裂了。

下了仙雲車,在羅金花的帶領下,他們來到釋怨坪。

此時寬闊的釋怨坪里人不少,大多是來圍觀的,半年一度的鬥法小會對很多沒有恩怨要了清的修仙者來說,也算得上盛會了。

「怎麼有這麼多人圍觀?」秦浩軒看著眾多圍觀者,有些不可思議的問道:「難道別人解決恩怨是很好看的事么?」

羅金花道:「這可不是簡單的看熱鬧,他們來這裡是為了學習,只要不是臨近沖關的重要關口,太初教的弟子們往往會給自己放幾天假,一來放鬆緊張的身心,二來觀看別人的打鬥也是一種學習。曾經就有不少人在觀看完修仙高手們的決鬥后頓悟,回去之後突破困擾許久的門檻。」

旁觀者們一邊觀摩一邊低聲交談,不時能聽到某個觀看到精彩處而忽然頓悟的弟子驚喜大叫,那一臉明悟的神情讓旁人豔羨不已,心道他回去之後又能突破現在的瓶頸了。

一直沉默不語的蒲漢忠咳嗽幾聲后,補充道:「修仙最忌諱的是閉門造車,磨刀不誤砍柴工,適當的交流和學習對修練有百益而無一害,你往後要切記,千萬不能閉門造車。」

秦浩軒認真的點了點頭。

秦浩軒走到釋怨坪中,正巧旁邊一個擂台正在激烈對決,擂台旁邊圍著許多仔細觀摩的弟子,觀看的人比周圍擂台要多不少,看來這兩位的實力都比較強,打鬥起來比較有看頭。

秦浩軒本想停下腳步看看,忽然擂台上突起一道衝天劍氣直插雲霄,劍光四射,殺意刺骨,光是劍氣散開的威勢,就將距離比較遠的秦浩軒嚇了一大跳。

這個擂台劍氣衝天而起后,四面八方的擂台也此起彼伏,不斷衝出劍氣,一時間整個釋怨坪劍氣彌散,肅殺瑟瑟!

仰頭一看,在釋怨坪正上方正飄過一道白雲,而這道雲被劍氣刺出許多個小洞,如飄浮的一個破篩子。

不止秦浩軒,就連徐羽和慕容超臉上也流露出驚嘆慕羨的神情。

秦浩軒感嘆道:「拜入太初教五個月,也算略為摸到修仙的門檻,打過仙苗境五六葉的修仙者,但今天看到這些劍氣,我才知道自己的修仙剛剛起步。」

羅金花掩嘴輕笑,對那些劍氣卻有些嗤之以鼻的吳也叫劍氣?我不是跟你說了飛劍很珍貴么,如果滿地都是飛劍,連他們都用得起飛劍了,哪還有珍貴可言?」

「那這些是?」秦浩軒愣了愣,這些震撼人心的劍氣,還不是飛劍散發出來的?

那凌厲的劍意,彷彿能震顫靈魂,如果這都還不是真正的飛劍,那真正的飛劍當有多大的威能?秦浩軒用熱切期待的眼神望著羅金花。

「這些劍氣是符劍,也可以稱之為劍符,將一枚或者幾枚十幾枚儲存著特殊靈力的符烙印在一柄劍上,以體內靈力催動,就能模仿出飛劍的部分功能,可以使用三到五次,符劍的靈力用完后就會化作粉末。」羅金花在秦浩軒等人期待的眼神中娓娓道來:「別看符劍擁有飛劍的部分功能,但哪怕一柄最低品質的飛劍,一劍下來也能將這符劍劈成粉末,連抵抗的餘地都沒有1

秦浩軒咋舌,問道:「製作一柄符劍的成本是多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