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太初>第一百零九章 鬥法底牌戰擂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九章 鬥法底牌戰擂台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都市言情

「一把最低端、最差的符劍,也要一兩千顆下三品靈石。」羅金花微微算了算,報出這個讓秦浩軒繼續咋舌的數字。

釋怨坪再有衝天劍氣湧起,秦浩軒再看過去的眼神不再是羨慕,而是心疼。

一柄只能用三到五次的符劍就要花一兩千顆下三品靈石製作,修仙界的恩怨不便宜啊!

因為秦浩軒他們的實力較弱,所以擂台被編排在比較偏僻的地方,而這些編排在釋怨坪中央區域擂台的,都是實力較為強悍的弟子們,對戰間時不時衝出的衝天劍氣將擂台都打出一道道裂縫,更有甚者在一劍斬下時,直接將擂台斬成兩半。

但秦浩軒可以感覺到,擂台在受損后,一股奇妙而神祕的靈氣便會開始涌動,在這靈氣的作用下,擂台彷彿受傷的傷口,竟然緩緩痊癒……

從靈氣震盪,光影交織,劍氣縱橫的擂台間走過,秦浩軒可謂大開眼界了,如果排除光影劍氣中透出的逼人殺氣,修仙者之間打鬥還是很漂亮的,五顏六色,七彩繽紛,令人目不暇接感嘆不已。

大約走了十分鐘,從熱鬧的人群中穿插而過,才走到他們的擂台旁。

此時嚴冬正一臉傲然的站立於擂台之上,有了古雲子賜予的兩道符,他便知道今天是必勝的局面,他的目的是打死蒲漢忠,教訓秦浩軒,讓別人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

讓秦浩軒驚訝的是,原以為不會有幾個人觀看的擂台下,竟然已站了不少人,其中有張狂、張揚、李靖這幾個熟悉的嘴臉,也有和秦浩軒有業務往來的一些四大堂弟子。

這些和自己有業務往來的弟子看著秦浩軒和蒲漢忠的眼神無比熱切,他們送了大量保命符籙、丹藥給秦浩軒,就是希望他能在嚴冬這個仙苗境十二葉的修仙者手下撿回一條小命,沒人看好秦浩軒這方會贏,蒲漢忠比嚴土揭叮而秦浩軒則更沒希望了,出苗期可能打贏仙苗境十二葉的修仙者么?

張狂、李靖和張揚來觀戰的目的則更簡單,他們想看看秦浩軒敢找嚴冬下戰書,這麼強大的自信源自於哪裡!

看到嚴冬后,秦浩軒本想搶先一步邁上擂台,卻被看守這個擂台的師兄攔住了,他斜眼望著秦浩軒,道:「你叫蒲漢忠?」

「不是1

「不是就等著,按照先後順序來。」說罷,他將目光轉移到蒲漢忠身上,道:「上去吧1

秦浩軒不得已,只能把羅金花以及和自己有業務往來的四大堂弟子贈送的丹藥和靈符一股腦塞給蒲漢忠,蒲漢忠也不推辭,他知道自己面對的是仙苗境十二葉的弟子,而且不止是自己有靈符之類的底牌,他肯定也有自己的底牌,如果自己被他打下來,秦浩軒就危險了。

「如果師兄沒能下來,你一定要記住,努力修練,只有突破境界才能獲取壽元,壽元是修仙者最重要的資源1蒲漢忠說罷,劇烈咳嗽了一陣,而後望著秦浩軒,道:「如果我死了,你一定要活下去,想辦法幫助師尊獲得延長壽元的靈藥,撐起自然堂1

秦浩軒嘴唇動了動,欲言又止,他從蒲漢忠眼中看到了濃濃的期冀和託付之意,於是再次鄭重的點頭。

只要秦浩軒答應的事,就肯定會做到,蒲漢忠十分安心的走上擂台。

蒲漢忠走上擂台後,一頭花白頭髮的他立刻招來幾個圍觀者的議論。

「自然堂的人這是來玩鬧的嗎?五十來歲了還停在仙苗境十葉的修為,這樣也好意思挑戰一個比他小十多歲,卻有仙苗境十二葉的人?真不知道他若輸了,這張臉面往哪裡擱1

「看他那副病懨懨的模樣,都這幅德行了,還要什麼臉啊,我看他很難活著走下來咯。據說嚴冬收了不少好東西,對付自然堂這幫拿不出什麼好東西的弟子,肯定是綽綽有餘了。」

「鬧不好,他就會是這一屆鬥法小會死的第一個人。」一個圍觀者用憐憫中帶著鄙夷的目光盯著蒲漢忠,對他的背影上去四個字:「不自量力。」

蒲漢忠在擂台上站定,面對嚴冬時,嚴冬嘴角牽起一絲輕蔑的笑容,冷笑道:「蒲漢忠,你們烏龜堂的規矩很好,縮著腦袋躲在龜殼裡,雖然沒法突破獲得壽元,但至少能平平安安長命百歲,你卻要標新立異,當冤死鬼。」

蒲漢忠回之以清冷的眼神,並不說話。

見蒲漢忠不說話,嚴冬更囂張了:「是你自己找死,不自量力的廢物!就你那兩把式,就你這癆病樣,跟你動手平白無故葬了老子的手,你現在後悔認輸還來得及,只要你當眾在我胯下鑽過去,三跪九叩認錯道歉,我就放了你1

蒲漢忠神態安詳淡定的一笑,只是笑容里多了很多的輕蔑。

「老傢伙,老子三番五次想饒你一條狗命,你這條老狗卻不識趣……」嚴冬說了一堆,可蒲漢忠卻毫無表示,不禁惱羞成怒,捏動手訣,念動法訣,準備動手。

蒲漢忠卻不像他這邊捏動術法,他知道自己比嚴冬低兩葉,如果和他拼靈法,豈不是自討苦吃?

他催動靈力,再給自己身上拍了一道符籙護甲,右手扣了一張仙苗境十三葉境的靈符,注入靈力,直接引動靈符,朝嚴冬甩去。

靈力從靈符中爆開,化作一把巨大的淺青色寬背大刀,足有一丈來長,直接斬向嚴冬。

正在捏動靈訣的嚴冬被嚇了一跳,這種一開始就用靈符,完全違背常識的打法讓他立刻處於被動,不得不匆匆從懷中掏出一個防禦靈符,拍在自己身前,一道黃色光芒忽然在他的身前亮起,靈力匯聚成一堵高牆。

但聽匡噹一聲巨響,淺青色寬背大刀將這道黃色防禦強擊碎,殘餘的刀勢繼續斬向嚴冬。

勉強擋住蒲漢忠的那道淺青色寬背大刀,殘餘的刀勢倒傷不了嚴冬,但也將他逼退數步,弄得他衣衫不整頭髮凌亂。

一開始就被自然堂的廢物弄得狼狽不堪,嚴冬怒火中燒,然而蒲漢忠卻沒有停,他將秦浩軒塞給他的靈符一道道引動后砸向嚴冬,彷彿不要錢一般,看得台下圍觀的人張大嘴巴瞪大眼。

各色靈力凝聚成的種種虛影,刀光劍氣,殺意凝結。

這真是自然堂出來的人嗎?家底竟然如此豐厚!一道靈符的價值可不菲,看他砸出來的靈符之多,階別也都還不低,頓時讓圍觀者們傻掉了。就算換成他們,一次性丟這麼多靈符也是丟不起的。

擂台上頓時五光十色,靈氣激盪,各式各樣兇猛的攻擊頓時向嚴冬襲去。

嚴冬一驚,他原本想將蒲漢忠慢慢虐殺的,卻沒想到蒲漢忠一上來就這種要命不要錢的打法,若不是昨天晚上古雲子贈送他一道靈符,措不及防之下還真會扛不祝

顧不上形象的嚴冬在地上幾個懶驢打滾,險險躲過兩道靈符的攻擊,一邊掏出白玉靈符,催動體內靈氣引動靈符。

三息后,嚴冬手上爆出一陣劇烈而強大的靈氣,這威勢比那邊符劍散發出的威勢有過之而無不及。

緊接著,這道強大的靈氣化作無數柄鋒銳的小劍,如滿天繁星,在陽光下閃爍著炫目刺眼的劍光,強大的劍意讓秦浩軒幾乎窒息。

這白玉靈符雖然不是劍符,卻有如此強大的劍意,絕不簡單!圍觀者們眼饞得差點沒流出口水,拿這一枚靈符對付蒲漢忠,真是浪費啊!

即便是嚴冬在催動這白玉靈符后也呆住了,心疼不已,這靈符至少有仙苗境二十五葉的威力!如果自己一上來就小心防備,也不至於立刻動用這麼一枚珍貴的靈符埃

諸多小劍帶著嗤嗤的破空聲,一舉破開蒲漢忠的攻勢,然後再攜著餘威射向蒲漢忠。

在嚴冬催動白玉靈符時,蒲漢忠大驚失色,心知不妙,他立刻將幾道防禦靈符全部拍在自己身前,卻並沒有擋住小劍的攻勢,只見擋在他身前的防禦陣勢一道道被這些小劍破開,然後打入蒲漢忠的身體上。

蒲漢忠被小劍劍勢沖落擂台,口吐血沫,渾身衣衫上是細密的劍傷,傷口流血不止,如殘風捲起的落葉,直直摔下擂台。

在蒲漢忠被打落擂台的第一時間,秦浩軒身形如箭沖了過去,將那幾枚治療傷勢的丹藥塞入蒲漢忠嘴中,而羅金花也急忙趕來,運起靈力迅速封住蒲漢忠周身大穴,為蒲漢忠止住流血。

「你不要上去……咳咳……咳咳……你不是他對手……」蒲漢忠臉色蒼白如紙,嘴裡不住吐出血沫,用僅餘的氣力說出這些話:「你還沒出葉……大丈夫能屈能伸……認輸也不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