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一百一十章 明月神州斗霸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章 明月神州斗霸體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寬大的擂台,狼狽的嚴冬帶著一臉的得意,唇角的不屑,還有眼中的不甘,他想要直接在擂台上將蒲漢忠直接殺掉,可沒想到這個預定計劃並沒有完成。

秦浩軒扶著重傷蒲漢忠,抬頭看著擂台上的嚴冬,心中怒火灌注滿胸,聽到師兄都變成這般樣子還不忘記關心自己,心中感動之餘,更多的還是怒不可遏。

徐羽走到秦浩軒身邊,用小聲的聲音說道:「浩軒哥哥,你一定要認輸,沒什麼丟人的,如果你有什麼意外,蒲師兄會更加難過自責。」

秦浩軒點點頭,眼中的殺意卻愈發濃烈。

「按照鬥法小會的規矩,就算認輸,我也必須在擂台上認1秦浩軒說罷,大步走上擂台。

秦浩軒意氣風發,嚴冬心中卻開始犯愁起來,他沒去看秦浩軒,而是去看向觀眾群中的一個角落,那裡站著——張狂!

太初教無上紫種之一,目前被評為紫種之中最有前途的紫種——張狂!

嚴冬還記得在拜會了師尊,自己志得意滿回到自己的房間,卻發現房間里端坐著一個人,昏暗的油燈下,他不需要說話,僅僅只是坐在那裡,便散發出一股讓人敬畏的氣勢——張狂!

嚴冬不能理解,傳聞中張狂跟秦浩軒的關係糟糕透了!他不能理解,為什麼這最有前途的紫種,會在昨晚特地跑去威脅自己,若是秦浩軒死在擂台上,或者重傷到未來修鍊不能精進,那麼……他張狂未來定然會把他嚴冬給宰了!

嚴冬看到人群中的張狂打了個寒顫,昨晚的那個場景至今讓他有著清晰的記憶:漆黑的夜,狼一樣的眼睛,還有那凶暴的氣息,明明只是一個新人,卻給人一種霸道的老魔頭的感覺。

那張狂起身離開時,在門口駐足的警告,至今還在耳邊回蕩:「秦浩軒若是有半分差池,我張狂來日定殺你全家,滅你全族1

鬱悶!鬱悶啊!嚴冬這一刻比誰都鬱悶,自己不過是要教訓一下一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新進小癟三而已,讓所有人知道知道,挑釁自己的下場!

可……這個無上紫種這時候跑出來鬧這麼一手,這是什麼意思?你若是個女人!你看上秦浩軒這小癟三了,也行!可問題你是爺們啊!而且還是跟其有仇的爺們!你不是該拜託我幫你在擂台上撕碎了他的嗎?然後給我好處?怎麼還帶這麼玩的啊?紫種的腦子都有病吧?

行!你是紫種,我怕了你了!把他轟出擂台算完!嚴冬暗罵自己倒霉,手腕一番,一張靈符順著寬大的衣袖已經滑到了掌心。

秦浩軒走向擂台,目光中殺意交織,龍行虎步,就如沐浴著仇恨光輝的殺神!

不過嚴冬並沒有給秦浩軒多少準備時間,在秦浩軒剛剛走上擂台時,他已經準備好的靈法猛然釋放,一團火球轟在秦浩軒身上,緊接著爆開,將措不及防的秦浩軒打的倒飛出數米。

之前蒲漢忠一上場就丟出各種靈符,將嚴冬鬧得狼狽不堪,他搶先出手也是防備秦浩軒手裡還有什麼高級靈符,若是陰溝裡翻船輸在一個新人弟子手上,往後還怎麼見人?

看到秦浩軒被打飛,徐羽不自禁的尖叫一聲,大喊:「浩軒哥哥小心!浩軒哥哥,快喊認輸呀1

徐羽這緊張的模樣,讓站在她身後的慕容超眼神複雜。

而那些和秦浩軒有生意往來,前來為秦浩軒助威,兼討好無上紫種徐羽的四大堂弟子們也紛紛譴責:

「仙苗境十二葉的師兄還要玩偷襲,太無恥了1

「我若是他,我就直接一頭撞死得了。對付一個還沒出苗的新人還搶先出手1

「真是人不要臉天下無敵啊!古雲堂怎麼出了這麼不要臉的人?」

「完了,被仙苗境十二葉的修仙者打中,秦浩軒恐怕要受傷了,快喊認輸呀1

在一片焦急中,被打飛的秦浩軒站了起來,他身上衣衫被打出一個窟窿,看起來灰頭土臉,但仔細一看,可以發現他身上並沒有傷痕,甚至連半點淤青都沒有。

古雲堂主這四個月來,每天在秦浩軒身上下的棺材本,還有道心種魔大法以及其體內大量沒有消耗完的靈藥,在這一刻終於顯現出了成果。

秦浩軒站起身來,悶吼一聲如蠻牛般沖向嚴冬,既然身體可以完全接下對方的轟擊,那還認輸給屁!干他!

嚴冬有些發懵,剛剛那靈符便是對付七葉修為的弟子,那弟子全力施展天圓術防守,也會被轟碎天圓術,轟的其站不起身來,早聽說過這秦浩軒可以跟七葉弟子生死大戰,怎麼現在看著挨打的能力,可以吊打七葉的樣子?跟傳聞不符啊!

嚴冬繼續凝聚靈力捏動靈訣,一陣輕微的靈氣波動后,刺目的青綠色寒光朝秦浩軒襲去,再一次轟在秦浩軒的胸口!

快!明月神州術的速度極快,秦浩軒看得見卻躲不開,人在空中翻了幾個跟頭,重重的落在地上又翻了幾個跟頭,整個擂台陷入了一片寂靜。

這次,總該起不來了吧?嚴冬掃了一眼秦浩軒,又拿眼睛偷看人群中的紫種張狂,生怕這位紫種對自己剛剛的手段過於激烈而不滿意,可他看到的確實張狂的冷笑,臉上的表情帶著滿滿的不屑跟嘲諷,彷彿剛剛的明月神州術根本不被其看在眼裡。

「呼……」

趴在地上的秦浩軒嘗嘗的呼出一口氣,再次從地上站了起來,除了衣服已經破破爛爛之外,裸露在外的皮膚卻沒有半分的損傷。

嚴冬倒吸了一口氣涼氣,這……怎麼回事?

圍觀的眾人也都陷入了沉思,秦浩軒怎麼做到的?看來自然堂的人在他身上下了血本吧?不然便是鐵打的,都該被打壞了吧?

還能站起來?嚴冬有些臉面有些掛不住了,我堂堂仙苗境十二葉的修仙者連一個出苗期的小子都收拾不了,傳出去還怎麼做人?顧不得了!下狠手!

數道冰刃漂浮在嚴冬身旁,隨著他爆喝一聲:「冰天寒法1數道冰刃劃開空氣,嘶嘶射向秦浩軒。

秦浩軒揚起手刀,毫無畏懼的與攜著千鈞之勢襲向他的冰刃撞擊在一起,但聽一陣清脆的冰晶破碎聲響過,秦浩軒手刀靈氣瞬間炸裂,傳承自蒲漢忠的法術這一刻完全碎裂,冰刃轟碎了手刀靈氣,同時深深的刺入到了他的手臂之中。

受傷了!從開戰以來,始終未曾受到真正傷害的秦浩軒,手臂在冰刃的衝刺下頓時裂開十數條口子向外流血,一塊塊冰刃生生嵌入到了臂肉之中,讓人看一眼都能感覺到那鑽心的痛。

冰刃碎裂,秦浩軒腳下發力,數次干仗讓他有了足夠的心得,貼上去!才有機會!隔著距離跟對方動手?自己就像是風箏一樣,能讓人放到死!

快!秦浩軒的反應極快,雙方的距離在秦浩軒的全力衝刺下快速縮短!

「天啊!這小子衝過去了1

「是啊!這小子沒有再被打倒,反而衝過去了1

嚴冬顧不上別人的驚嘆,他心裡最深處甚至竄出了意思懼意,一連三次出手都沒把個新進師弟給收拾了!自然堂那個總是會想古怪辦法來生存的地方,這次到底在他身上下了怎樣的血本?

顧不上了!嚴冬顧不上事後會不會得罪張狂,他現在已經開始後悔為什麼一開始忌憚張狂沒有全力出手!

他迅速念動法訣,掐動手勢,只見他十指翻飛,如蝴蝶飛舞,指尖靈力牽動,濃郁得使空氣出現短暫的斷層。

「冰凍寒霜1幾息之後,擂台上密布著肉眼視線很難穿透的大量冰雪,嚴冬的吼話中也多了幾分戾氣:「給我變成冰棍吧1

冰雪之中數十個冰球才是真正的殺招,它們以極快的速度,攜著無可匹敵之勢砸向秦浩軒,若以血肉之軀去擋,被刺出一個窟窿也很有可能,即便是同為仙苗境十二葉修仙者,也不敢硬接這一招,但秦浩軒卻不躲閃,體內無數的仙種靈根大力的抽拉仙靈之氣,灌注到他的左臂之上,對著那砸來的冰球直接斬去!

「冰凍寒霜,嚴冬竟然練成了很少有人在十二葉能練成的冰凍術1

「秦浩軒瘋了么?仙苗境十二葉強者的靈法也敢硬接!這可是冰凍術啊,這是冰刃術那種低級靈法能比擬的么?」

「秦浩軒,快躲開,你的手會被打折的,而且這靈法還有后招,你若是打碎這個冰球,你就會被凍住的!那樣你就死定了1

秦浩軒恍若未聞,眨眼間,這幾天已經練到三層手刀術的他揮著手刀,悍然和這團冰球撞在一起。

「嘩啦1一聲清脆的聲響傳來,秦浩軒的手刀術將這個冰球擊碎,而秦浩軒的臂骨處傳來嚓的一聲硬物斷裂的聲響。

手骨骨折!秦浩軒的左臂臂骨受損的令整條手臂的前臂看起來都有些變形……

痛!一瞬間!手臂斷裂的疼痛令秦浩軒的額頭冷汗便冒了出來。

嚴冬的眼神這一刻極其複雜,硬抗?臂骨斷裂?僅僅只是斷裂?那不是該直接整條手臂都碎了嗎?那他媽就接著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