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太初>第一百一十一章 凶心殺意燃擂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一章 凶心殺意燃擂台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女生小說

冰球被擊碎后,無數冰渣瞬間將秦浩軒包圍起來,四周溫度急速下降,不到五息時間,秦浩軒就被凍在一團巨大的冰塊中。

「看老子還讓不讓你囂張1嚴冬眼中閃爍著凶光,若不是堂主說要留你狗命,張狂又來找我威脅,早將你宰了,拿你的人頭去投誠李靖,送一份大禮。

嚴冬大口大口喘著粗氣,剛剛的靈法消耗太大了!這哪裡是在同一名新進弟子小癟三交手,這更像是同一樣是十二葉的弟子在交手啊!累!

台下觀看的李靖一臉惋惜的搖頭,原以為秦浩軒有什麼驚人的手段和底牌,沒想到這麼不堪一擊,才幾個交鋒便被凍住,真沒看頭啊!

張狂只是冷冷的盯著擂台上的秦浩軒,彷彿除了這個男人之外,一切都跟他沒有任何關係。

徐羽邁步想要衝向擂台,卻被師姐死死的按在原地,太初教的規矩!便是紫種也不能去觸碰!擂台就是擂台!

凍住秦浩軒的那巨大冰塊傳來卡嚓、卡嚓的細響,然後冰塊上出現一條條細小的裂紋,裂紋逐漸變粗,僅僅兩息時間,冰塊啪的一聲炸開!

就在冰塊炸開,冰渣漫天飛舞時,被凍在裡面的秦浩軒深深吐出一口濁氣,一抖身上殘冰,揚起右手,四周靈氣迅速凝成一柄吹毛斷髮的手刀,化為獵豹追食般直撲嚴冬。

消耗有些過大,剛剛放鬆心神的嚴冬打了個機靈,匆忙間只能再次調動靈氣凝聚靈法,同時心中不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自然堂的堂主這是給了他幾張救命靈符?不然怎麼可能破開寒冰?

經過無數次挨打,修練道心種魔大法,又被古雲子全力「培養」,鍛鍊出來的體魄強度,連秦浩軒自己都感到驚訝!

嚴冬愣神的霎間,秦浩軒已經衝到他的身邊,他抬起頭便看到秦浩軒那張交織著怒火和殺意的面孔,閃爍著逼人殺意的手刀刺向他的腹部。

若是被刺中,便是不死也要受傷,驚慌中的嚴冬忙倒步連退,迅速引動一枚天圓靈符,一道黃色光幕擋在他的身前,秦浩軒的手刀刺在這道光幕上不得寸進。

修為的高低,在這一刻盡展無疑!

勝負轉瞬!

秦浩軒知道雙方的差距,機會只有這一次!他左腿腳腕轉動帶動膝蓋扭動,略在後方的右腿猛力蹬踏地面轉腰,反作用力帶動著身體化作陀螺一樣轉動著繞向光幕一側!

完美的天圓是光幕如同一個倒扣著的飯碗,將人籠罩在其中,可嚴冬這個天圓靈符,更像是一面牆,擋住對方前進的牆,秦浩軒如陀螺般旋轉前行,繞過了光幕,人再次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那骨折的左臂這時早已經抬起,迎著嚴冬面頰的是骨折左臂的手肘!

砰!

嚴冬聽到硬物撞擊聲響的同時,臉部也感覺像是被一口平底鍋給狠狠的拍了一鍋,火辣辣的疼痛令他的視線一片模糊,鼻骨更是呈出詭異的凹陷。

嚓!鼻骨斷裂的聲響隨著疼痛之後,很快也趕到了。

整個面部的疼痛令他忍不住要張嘴喊叫出來,秦浩軒那沾滿著鮮血的右手猶如蛇般從下方鑽出,卡住了他的脖子,隨後那受傷的左臂手肘橫划著掃在了他的下巴處。

嚓!嚴冬聽到了自己下巴骨折的聲音……

雖然是修仙者,但畢竟是血肉之軀,秦浩軒這一通足以將鐵板打出窟窿的鐵拳,嚴冬也是受不住的,就算他一身靈力,頭暈眼花之下也完全沒有還手之力。

這完全就是街頭孩子的打架方式啊!嚴冬倒地被秦浩軒騎在身上,想起了還沒有成為修士時,自己年幼跟人打架時,多麼像現在這一刻啊!

痛!連續拳打的疼痛,令嚴冬顧不上回憶從前,他努力的想要掙脫,卻發現在單純的力量抗衡上,自己竟然不是對方的對手!

這怎麼可能?修士雖然不以力量見長,但修士的身體經過越多靈氣的洗滌,自然會越是強大!六葉修士面對十二葉修士,脆弱的就如同一隻小雞在猛虎面前的態勢。

可現在,眾人看到的,是一隻草雞,正在隨意肆虐的凌辱一頭巨龍……

將嚴冬打得已無還手之力的秦浩軒並沒有再打他的太陽穴,開始照顧他的臉,只用了幾拳便將他滿嘴牙齒打落,一張臉腫得跟饅頭似的。

本想喊認輸的嚴冬一嘴碎牙和血,根本無法發出聲音,而秦浩軒也毫不理會他眼神中流露出的哀求,反而砰砰兩拳,將他一雙眼睛打得又青又腫。

秦浩軒一拳拳打下來,兇殘無比,血流滿地,擂台的地面都被打出一道道細密的裂縫。

咚……咚……咚……咚……

嚴冬的腦袋剛剛揚起想要離開地面,秦浩軒的拳頭就落在他的臉上,將他整個腦袋砸回到地面,強橫的力量,令腦袋跟地板碰撞到一起,發出有如戰鼓的震響。

現場如死一般的寂靜,與旁邊時不時傳來喝彩聲的擂台比起來,顯得格格不入。

仙苗境十二葉境的修仙者被一個還未出臆子打得如此凄慘,說出去都沒人相信,可這一幕真實的發生在眾人眼前。

被秦浩軒一拳拳打得撕心裂肺疼痛的嚴冬知道,再這麼下去,等自己完全失去意識,就是自己喪命之時,他勉力抬起左手,想掏出懷中古雲子贈予的靈符,卻恰好被秦浩軒眼角餘光瞟到,他身子猛然竄起,抬起右腳狠狠踩踏下去,嚴冬的左手立刻傳出卡嚓卡嚓骨頭碎裂的聲音。

秦浩軒冷冷說著,彷彿不是在傷人,而是踐踏一頭畜生,他回想著渾身劍傷差點喪命的蒲漢忠,胸中恨意如火燒得很烈:「這是代蒲師兄收的利息。這一腳是我還你的1

說罷,秦浩軒狠狠一腳踢在嚴冬腹腔,嚴冬腹腔中傳來「啵」一聲悶響,也不知是哪個器官被踢傷了。

嚴冬像球一般滾了很遠,想要慘叫卻因臉龐太腫,還堵了一嘴的碎牙吐不出來,只能在喉嚨里發出殺豬一般的悶哼。

不過秦浩軒的這一腳給了嚴冬機會,左手被踩碎的嚴冬用右手從懷裡摸出古雲子贈他的青玉靈符,凝聚起丹田中殘餘的靈力,猛然灌輸進去,引動靈符。

在秦浩軒撲過來的時候,嚴冬手中的靈符爆發,巨量靈力猛然炸開,將秦浩軒的身體彈上空中三十幾米的高空。

變故突生,嚴冬鹹魚翻身了,他勉強從地上坐起來,渾身銳利的疼痛讓他有種死裡逃生的感覺。

古雲子賜給嚴冬,專門對付秦浩軒的這道青玉靈符,是他親手所制,他將威力極大的一道靈法改良,這道靈法改良后並沒有攻擊力,但可以將對方推出十幾米遠,原本古雲子設想嚴冬使用這道靈符,將秦浩軒平推下偌大的擂台,就算磕著碰著也不算太重,卻沒想到將秦浩軒彈到三十幾米高的高空。

就算仙苗境十層的修仙者,從三十幾米高空掉下來,底下是堅硬勝鐵的擂台,就算不死也得重傷,更別提還沒出葉的秦浩軒。

秦浩軒的身子上升了三十幾米后在空中停頓片刻,然後直線跌下,這要跌實了,不死也得殘疾,嚴冬那雙腫成一條細縫的眼睛閃爍精光,此時他早將古雲子的訓誡拋之腦後,只希望秦浩軒能摔死。

「羅師姐,你快想辦法啊1徐羽焦急地抓著羅金花的手,羅金花也一臉緊張,如果秦浩軒摔死了,對徐羽心境必然是很大的影響,說不定還會影響她的修為進度;但是她也沒辦法啊,如果她貿然衝上擂台,先不說能不能過看守擂台的師兄這一關,這擂台本身為了防止出現不公平的現象,在戰鬥期間若有第三者衝上去,立刻會引起陣法的攻擊,別說一個羅金花,就算十個羅金花都不夠死的。

「砰1

秦浩軒從空中跌落,揚起一陣灰塵,雖然沒出現血肉飛濺的情況,但也直挺挺不再動彈。

「哎1幾名前來為秦浩軒助威的四大堂弟子同時哀嘆一聲,嚴冬畢竟是仙苗境十二葉的修仙者,豈是這麼容易就被擊敗的,看來以後靈地里的靈谷靈藥,還是得自己打理了。

秦浩軒從高空墜落在地的那一聲悶響,猶如一聲驚天巨雷在徐羽耳邊炸開,她的臉色瞬間蒼白起來,整個人呆若木雞,眼淚撲騰撲騰的滴落,如斷線的珍珠。

羅金花將徐羽的表情看在眼裡,暗道一聲:壞了……

徐羽身後的慕容超眼神複雜,他既希望給過他許多幫助的秦浩軒能站起來,又希望他永遠都站不起來,這樣就沒有人再跟自己搶徐羽了,徐羽的一顆芳心就能系在自己身上了,可秦浩軒平時又對自己這麼好。

張狂那雙眼神殺意迸發,看向嚴冬如看死人,已經再三警告過他秦浩軒的命是自己的,他還將秦浩軒弄死,不可饒耍

張揚眼中則閃爍著快意的光芒,秦浩軒得意這麼久,眼下終於煙消雲散了,從這麼高的高空跌下來,很有可能就此喪命吧。

李靖則假惺惺嘆了一口氣,走到徐羽面前,正準備安慰徐羽幾句,順便將她拉入自己陣營。

就在他們各懷心思時,在所有人眼裡已經是屍體的秦浩軒,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