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太初>第一百一十二章 一拳一拳又一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一拳一拳又一拳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科幻小說

秦浩軒從高空跌落後,短暫昏迷幾息后就迅速清醒了過來,他動了動手指,發現除了摔斷了幾根骨頭,體內氣血翻騰的想要吐血,天地都有些在旋轉之外,其他的勉強都還好,死……不了!

好險!秦浩軒也是出了一身冷汗,本以為必勝,稍稍鬆懈精神,對方竟然就搞出這樣的手法,若不是身體異樣堅固真的就被摔死了。

他單手撐地的由地面爬了起來,在一陣驚呼聲中,搖搖晃晃的走向被嚇得魂不附體的嚴冬。

此時嚴冬就算坐在地上,都十分吃力,一張臉早已腫脹如豬頭,左手手骨被踩碎,既說不出話也無法舉起雙手投降。

「嚴師兄……得罪了……」

秦浩軒的聲音充滿了謙謙君子的味道,可他接下來的行為,除了用凶暴來形容,真的沒有什麼好詞可以形容。

又一次!秦浩軒又一次的將嚴冬按回到了地面!

這一刻的嚴冬,就像是黑夜中無助的少女,遇到了孔武有力的變態強姦犯一樣……唯一不同的……是嚴冬這一刻是在無數人的注視下,被人按在了地上。

一拳……一拳……一拳……

秦浩軒的拳頭充滿了節奏,也充滿了力量,眼睛卻冰寒的如同冬天的湖面,看不到一絲波瀾。

他就那麼打著!鮮血飛濺在他的臉上,他的眼裡……拳頭依然在抬起,落下,抬起,又落下的轟擊著。

圍觀的眾人,從最初的驚訝,到慢慢的……慢慢的心中生出了一股子寒意,懼怕的寒意。

秦浩軒的每一拳都讓他身子劇烈抽搐,但漸漸的也就不動了。

看了一眼生命跡象逐漸消失的嚴冬,秦浩軒這才罷手,一身衣衫襤褸的他站起來,身上沾滿了不知是自己還是嚴冬的鮮血,沐浴著陽光,如一尊殺神,一步步走下擂台。

在一片目瞪口呆中,秦浩軒贏了,以最原始的拳頭打敗仙苗境十二葉境的修仙者。

所有人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這一幕,即便是親眼所見,他們也不相信未出葉的秦浩軒真的將仙苗境十二葉的修仙者打敗了,而且嚴冬將秦浩軒打上高空,以被陣法加持過的擂台的堅硬程度,就算鐵人跌下來也會粉身碎骨,秦浩軒一個血肉之軀,是怎麼做到毫髮無損的?

自然堂如此的挺秦浩軒,在他身上下的血本,到底是為什麼呢?是想要告訴所有人?自然堂以後不想被人欺負了?

李靖不敢置信的擦了擦眼睛,這好比一個三五歲的小孩將一名久經沙場的老將正面徹底打敗!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看來以後得更加防備秦浩軒了,仙苗境十二葉的修仙者都不是他的對手,他的真實實力到底有多強?他是怎麼做到的?仙苗境四葉的李靖自忖,自己是無法打敗嚴冬的。

張揚眼中凶光閃爍,看向秦浩軒的眼神露出嗜血的興奮,剛才好幾次以為秦浩軒必死無疑了,但他險之又險的化險為夷,最終反敗為勝,創造了不可思議以弱勝強記錄。

秦浩軒一步步走下擂台,腳步堅定而平穩,讓徐羽破涕為笑的衝上去將他死死的抱祝

徐羽旁邊的羅金花一臉古怪神情,她為徐羽高興的同時,也為秦浩軒擔憂,他的表現實在過分優異突出,竟然以出苗期的修為打敗仙苗境十二葉修仙者,想必古雲堂的人不會善罷甘休。她想著,目光落在那邊古雲堂來觀戰弟子的臉上,果然,他們一臉陰鬱,正在商量著什麼。

慕容超看到秦浩軒幾乎是毫髮無傷的從擂台上走下來,心中為他高興的同時也更加憂愁,他自忖自己是無法和仙苗境十二葉修仙者頗,這個秦浩軒到底是怎麼做到的?這樣下去,我還怎麼獲得徐羽師妹的歡心!

張狂臉色淡然,隱約還掛著一絲滿意的笑容,他徑直走到秦浩軒身邊,用欣賞的眼神望著他,道:「很好,很厲害,我很看好你!你的命是我的,在入仙道水府出來之前,一定要給我好好留著1

在秦浩軒走下擂台後,古雲堂的弟子發現不對勁了,因為擂台上的嚴冬至今還沒站起來,別說站起來,連動都還沒動一下。

這時,嚴冬的兩個隨從走上擂台,一看嚴冬,已經沒有了呼吸,心跳也停止了,半點生命跡象都沒有。

兩名隨從的臉一下子就刷白了,主子死了……主子死了他們可就要被逐出山門了!想到這裡,他們眼淚不禁泉涌而出,大聲哭喊道:「周師兄,周師兄,我們主人死了……」

那被稱為周師兄的周立臉色一慘,嚴冬輸了還不打緊,竟然還死了?那古雲堂這次可真是顏面無存了。

他三步並作兩步,一下跳上擂台,看到嚴冬一張臉被打得血肉模糊,渾身每一寸都被照顧到,可謂體無完膚,回想起秦浩軒說的話,他再看向那個衣衫襤褸卻活著走下擂台的新弟子,心中不禁膽寒。

「嚴冬死了。」周立冷冷的宣布這個消息,立刻一片嘩然。

鬥法小會是門派開創給弟子們解決恩怨的盛會,本意是希望有仇怨的雙方通過決鬥,發洩完彼此心中的怨氣后能化干戈為玉帛,打死人的事件極其罕見!畢竟大家是同門師兄弟!雖然在鬥法小會上打死人雖然不會受到懲罰,但也是一件不小的事。

旁邊看台的圍觀者們聽到這邊出了人命,迅速有不少人圍過來看熱鬧,當他們得知這名仙苗境十二葉的修仙者竟然是被一個剛出苗的新人弟子打死,看向秦浩軒的眼神變得更加古怪。

殺人……殺同門!這怎麼說都不是一件好事!

秦浩軒完全無視別人看向他的詫異眼神,他走下擂台第一件事就是走到蒲漢忠身邊,發現蒲漢忠雖然面色蒼白,顯得更加蒼老,但吃了那幾枚療傷的丹藥,又在羅金花以自身靈力幫助他穩定傷勢后,現在已經沒有很大問題,在自己的攙扶下勉強能站起來,於是秦浩軒準備和徐羽等人離開釋怨坪,儘快回去讓蒲師兄好好休息。

這時古雲堂的弟子迅速將秦浩軒圍起來,周立走過去,冷聲道:「殺了人還想走?」

「擂台決鬥,生死各安天命,各憑本事,難道你們要再向我下戰帖,為你們的人報仇不成?」秦浩軒很是淡然的望了他一眼,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鬥法小會期間,禁止再下戰帖了吧?」

周立獃滯了一下,嚴冬被秦浩軒一個新人弟子打死,這無疑是給古雲堂抹黑,想要挽回臉面除非馬上將秦浩軒打敗一次;但是太初教為了防備有人被打敗后不服氣,讓更強大的師兄弟再向勝利者下戰帖,如此陷入無休無止的車輪戰,所以立下鬥法小會開始后,嚴禁任何人再下戰帖的規矩,要下戰帖也只能在本屆鬥法小會完了后,於半年後的鬥法小會約戰。

這時,和秦浩軒一起的慕容超終於看不下去了,雖然秦浩軒是自己的情敵,但平時對他是真不錯,這個時候再不出來說幾句話,那他也過不了自己心裡做人的那一關。

「怎麼?你們輸了不服氣,想向我們新人下戰帖么?可笑,在太初教只有新人向師兄下戰帖,從沒聽說過哪位師兄臉皮比城牆還厚,向一個新人弟子下戰帖的!如果你們非要下就下,我們一定接1慕容超說罷,用無畏的眼神直視他們。

周立被慕容超的話一嗆,差點沒暴走將他打殘了,但一來這樣有違門規,必定會受重重的懲罰,二來慕容超是灰種弟子,雖然不如三個紫種受重視,但也是宗門長輩眼裡的寶貝。

一時間,這幾個古雲堂弟子被這場面逼得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都不知如何是好。

秦浩軒打死仙苗境十二葉的消息很快便傳出去,許多擂台上原本打得如火如荼的一對仇人,現在竟然停止了打鬥,站在擂台上遙望這邊看熱鬧,而那些看台下的八卦眾們更是紛紛擠了過來。

不管在哪裡,出苗期打死仙苗境十二葉修仙者都是爆炸性新聞。

「天吶,出苗期的修仙者打死仙苗境十二葉的修仙者,更何況他還只是一個弱種,又不是那些特殊仙種,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別說咱們太初教史無前例,整個修仙界恐怕也沒有這種先例的1

「出苗期相距仙苗境十二葉一共十二個境界,仙苗境每多一葉,實力都要強悍幾分,雖然有以弱勝強的事情,但也是極少數……這……跨了十二個境界還以弱勝強……這怎麼可能?」

「聽說那個叫徐羽的無上紫種煉製了很多效果非常厲害的行氣散,而他每天都吃這種行氣散,久而久之才變成這樣吧?」

「聽說整個自然堂都在這小子背後給他撐腰!不然,你以為怎麼能贏?」

「自然堂給你撐腰,你敢上?這小子敢上的膽量就很難得了!而且,便是有撐腰,能打贏也難得的很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