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一百一十四章 妖香妖鏡鑒妖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四章 妖香妖鏡鑒妖處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在黃帝峰一個不甚起眼的偏僻角落,坐落著一個不甚起眼的小院子,這個院子門口掛著一塊略顯古舊的牌匾——監妖處。

在整個太初教大大小小諸多部門中,最神祕的要數監妖處。

別看監妖處位處偏僻,一副破敗的模樣,但它卻是整個太初教最神祕,最令人膽寒的地方。

監妖處名義上隸屬執法堂,其實卻不受執法堂管制,他們也不監察弟子違規犯紀,他們管的是妖魔,監察的是有沒有妖魔偽裝成人混入太初教,或者太初教弟子有沒有被妖魔附體。

張揚推開監妖處的院門,剛走進去便感覺一陣陰寒氣息從里傳出。

被關在桀獄,與靈獸相戀的那名師姐就是在這裡被發判關往桀獄的,而這名師姐更是驚人的褐色仙種,比他這個灰種還要強一個檔次;就連褐色仙種都能隨意發配判決的部門,如果秦浩軒真有妖魔附體,就算無上紫種的徐羽也保不住他!張揚心中冷笑。

為了保證公平公正和透明,監妖處的人員是從五個堂弟子中抽取出來的,監妖處的負責人更是掌教的師弟,據說修為極高,像這種情況,如果查出秦浩軒確實是妖魔附體,就算璇璣子出面,徐羽找百花堂堂主蘇百花求情也不好使。

「幹什麼的?」

張揚走進去后,一個清冷的聲音傳來,逼得他硬生生頓住腳步。

一個面色同樣清冷,毫無表情的監妖處弟子出現在他面前,這名監妖處弟子和張揚一般高,但整個人氣質陰森,一雙眼睛如鷹眼般凌厲,彷彿有直透人心,讀出人內心的魔力。

「這位師兄,弟子張揚,前來貴處想舉報一個人。」

那名監妖處弟子微微皺眉,道:「我監妖處可不是一般部門,如果是尋常弟子糾紛,請去執法堂。」

「不是,我懷疑這人身上有妖魔附體。」張揚說罷,赫然發現原本只有他和那監妖處弟子兩人的院落,不知什麼時候多出了四五個人影。

「妖魔附體可非兒戲,不能冤枉好人。若讓我們知道你舉報他人是想報復私人仇怨,是很大罪的1一名看上去面色比較和善的師兄提醒道,但他說話間,還是讓張揚感覺到陣陣寒氣。

張揚鄭重的搖了搖頭,道:「絕非為了私人恩怨報復,而是確有其事。不知幾位師兄知道今天釋怨坪發生的事么?」

這些監妖處的弟子面色一凝,其中一個道:「可是一個叫秦浩軒的出苗期新弟子,打死了古雲堂十二葉境的嚴冬?」

張揚點點頭,心中暗暗震驚,監妖處的消息可真迅速,自己直接從釋怨坪乘坐仙雲車過來了,中間沒有半分停留,結果他們還是已經得知消息了。

這時,最初出現的那名監妖處弟子面色愈發難看,他就是古雲堂出身的,古雲堂一個十二葉境的弟子被一個入門僅有五個月的出苗期新人打死,實在是丟臉到了極點,如果張揚不來舉報,他都準備去暗查一番,不過既然有人來舉報了,他們就可以更加光明正大的將人拿來審問了。

「我去將人帶來審問一番。」這名出身古雲堂,名叫錢光的監妖處弟子又叫了幾名出身古雲堂的監妖處弟子,一同前去靈田穀拿人。

此時秦浩軒正守在床頭,看著一名擅長醫藥的自然堂弟子為蒲漢忠處理傷口。

錢光帶著幾名監妖處弟子來的時候,一些新弟子還不明所以,但一些老弟子看到來者胸口這三個鏤金小字的時候,一個個面色大變,瞬間猜出他們來此的目的。

監妖處在太初教是最特殊的部門,權力極大,平時也很少出現在其他人眼前,所以給人十分神祕的感覺。

監妖處從太初教創立之始就存在,最廣為人知且令人心膽俱寒的,還是幾十年前那名褐種師姐和靈獸相戀的事發,儘管她是當時太初教資質最好的弟子,極被宗門前輩看重,仍舊被關往桀獄,給所有太初教弟子留下難以磨滅的記憶。

「誰是秦浩軒?」錢光走到秦浩軒的小屋門口,見這邊圍了不少人,也懶得一個個找,直接開口問道。

秦浩軒走出房門,望了錢光以及他胸口三個鏤金小字一眼,雖然不知道他們是什麼身分,也不知道所為何事,但可以想像肯定沒有好事。

「我是。」

「跟我們走一趟。」

這時,那名為蒲漢忠療傷的自然堂弟子也聞聲走了出來,他看到這幾名監妖處弟子后,面色大變,攔在秦浩軒身前問道:「你們為什麼要帶走我師弟?」

「我接到舉報,懷疑他被妖魔附體,要將他帶回去審查1錢光面無表情的說道,同時一揮手,幾名監妖處弟子走到秦浩軒身邊,拿出一根鎖妖繩,要綁秦浩軒。

「等等,事情還沒查清楚,豈能隨意綁人?」

「阻礙監妖處公事,將打入桀獄受刑1錢光聲音清冷,從他那一臉陰霾來看,想必是言出必行的。

作為比禁閉山恐怖許多倍的桀獄,對太初教一干弟子的威懾力還是很大的,他們面色猶豫,卻沒人敢再阻攔。

「沒事,我跟他們去一下就回來,師兄放心便是。」秦浩軒坦然的拍了拍師兄的肩膀,自己的寶貝都放在徐羽那裡,現在只要不被開膛破肚挖出仙種來,根本看不出我的特別之處。

「師弟,我去跟師傅說,你先撐著。」醫事師兄丟下一句話,急匆匆直奔自然堂。

秦浩軒被帶到監妖處一個暗室中,來自於五個堂的監妖處弟子聚集於此,共同監督執法。

錢光從牆上取下一面半人高的鏡子,這面鏡子可不普通,它是監妖處的鎮山之寶照妖鏡。

他以自身靈力催動,原本灰暗的鏡面瞬間明亮起來,片刻后,從這面照妖鏡中透出一道強光,照射在秦浩軒身上,秦浩軒的影子便投射在他身後的一面白色牆壁上。

「咦,怎麼是人影……」錢光愣了愣,自言自語了一句:「難道是附體的妖魔太厲害,照妖鏡都查不出來?」

此時的錢光已經一門心思認定秦浩軒身上肯定有妖魔附體,否則怎麼會如此厲害,竟能跨越十二個境界打死嚴冬,而且手段還如此兇殘暴力。

「試試妖香1錢光打開身後一個古樸的柜子,取出一團麝香似的東西,剛拿出來,幽香便瀰散在這個不大的房間中。

妖香是用妖怪本命妖丹所制,製作起來極為麻煩,而且成本昂貴,即便監妖處的存貨也很少;一般的妖魔在照妖鏡下就已無可遁形,很少出現還需要祭出妖香的。

錢光拿出妖香后,小心翼翼的催動靈力注入其中,頓時這團色澤如黑炭的妖香竟然閃耀起紫色華光,將所有人的臉都照得幽幽的。

許多在照妖鏡下不會顯露原形的妖魔聞到用道門正法祕制的妖香后,都會被激發體內妖性,從而露出狐狸尾巴;只見秦浩軒大口大口吸了幾口妖香,這股妖香能激發妖魔的妖性,對人類來說卻是難得的清香,聞之神清氣爽,許多修仙界大佬就喜歡在修練時點上一個妖香,這樣可以增強修練效果,雖然沒辦法到事半功倍,但也能小幅度的增強。

正仔細觀察著秦浩軒的錢光,看到他竟然露出這種陶醉的神情,差點沒氣得半死,但又看到秦浩軒輕蔑的眼神,便更加確定他是妖魔附體。

如果照妖鏡和妖香這兩項極為厲害的手段都無法確定,那他們這些普通監妖處弟子就無能為力了,現在擺在他們眼前的是兩條路,一條是將秦浩軒放了,另外一條是將秦浩軒收押起來,觀察一段時間,再上報監妖處長輩,請他們來查勘。

這幾名監妖處弟子商量之後,除了來自自然堂的弟子堅決要求放人,其他人一致同意關押,在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下,秦浩軒被關往監妖處的觀察室中。

錢光堅信,就算再厲害的妖,也不可能長時間不露半點破綻,只要抓住秦浩軒的確鑿證據,就能將他置之於死地,為古雲堂正名,洗刷恥辱。

秦浩軒被關進觀察室不久,璇璣子便來了,雖然璇璣子修為在長輩中不算高,但是輩分高啊!聽說跟黃龍掌教年輕時,一起外出遊歷。監妖處的弟子再傲慢也只能乖乖接待他。

「既然你們沒有查出問題,為何將本座弟子關押起來?」璇璣子雖然還是一臉慈眉善目,語氣卻強硬了許多,顯示出他一堂之主的霸氣。

「回堂主話,雖然沒有查出問題,但是他以出苗期的修為打敗仙苗境十二葉修仙者,更何況秦浩軒只是一個弱種,這本身就不符合常理,而且據弟子所知,別說咱們太初,便是整個修仙界也從未有過如此先例,我們監妖處負責整個宗門弟子的安危,職責所在,不得不謹慎,也請堂主您理解。」

錢光的話雖然回答得八面玲瓏,璇璣子還真找不出話來反駁,而且監妖處有規定,被關入觀察室的弟子在未能查清楚之前,一律不許隨意放人,就是為了防止被關押者的師父長輩前來救人,能下令使觀察室放人的只有兩個,一個是掌教黃龍真人,一個是監妖處的負責人,黃龍真人的師弟太平真人。

但黃龍真人和太平真人目前都在閉關,等他們出關也不知是何年何月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