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太初>第一百一十六章 人到傷心形如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六章 人到傷心形如木【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都市言情

兩個時辰后,秦浩軒睜開眼睛,他發現師兄還在打坐,心中暗暗有些奇怪,平時都是師兄比自己先睜開眼睛,怎麼今天自己打坐這麼久,師兄還在打坐。

他悄悄起身,從蒲漢忠身旁爬過去,準備下床走走,但他忽然感覺,不對勁!

蒲漢忠雖然是呈現打坐的姿勢,但是秦浩軒沒有感覺到他呼吸,更沒感覺到他身上的熱度!

按理說,這麼近的距離,以自己修為的敏銳感覺,怎麼可能無法察覺蒲漢忠的呼吸呢?修仙者在修練時雖然呼吸平緩,上百息時間才換一口氣,但也不至於一點動靜沒有吧?而且身上總會有溫度呀!

秦浩軒想起在打坐修練前,蒲漢忠說的那番話,心頭布滿了不祥的陰雲。

他顫抖著將手放在蒲漢忠鼻下……沒有氣息,然後按在蒲漢忠手腕動脈處,血液也不再流動……

蒲師兄……坐化了……

秦浩軒如石雕般動也不動的望著蒲漢忠,他的手臂不知何時又開始顫抖起來,隨著手臂的顫抖全身都開始顫抖。

死人,秦浩軒並非沒見過……就在不久前,他還親手打死了嚴冬!可……這是蒲師兄……自己的入道師兄!

那個總是對自己露出慈愛笑容,任何危險事情都會挺身而出,用他那並不高大的身軀將自己擋在身後的入道師兄。

「怎麼會?怎麼可能?」秦浩軒望著蒲漢忠喃喃自語,因為身體的顫抖導致唇齒之間吐出的話都連不成串。

自從來到太初,秦浩軒真正感覺到來自長輩溫暖的地方,便是從蒲師兄開始。

這些日子,秦浩軒的內心早已經將這位師兄當成了親人,他也多次幻想過日後修鍊有成,同師兄一起遊走天下,也曾想過等自己修為提升之後,可以反幫助師兄提升修為。

可……如今……師兄……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修仙人不會這麼容易死。」

秦浩軒幾乎是連滾帶爬的更加靠近蒲漢忠的屍體,探手去按他的脈門,那本應該緩慢而有力的脈門,如今冰涼的如同石塊。

蒲師兄……真的坐化了……

秦浩軒回想起蒲漢忠會經常咳嗽,而且堅決不服用自己給他煉製的行氣散,原來……他早知道壽元將盡,不肯浪費自己的資源。

修仙者拒絕修仙資源的誘惑,比色鬼拒絕**美女的誘惑要難千倍,蒲師兄卻做到了。

蒲師兄……

秦浩軒獃獃的坐在蒲漢忠屍體旁,怔怔出神。原以為,踏上修仙之路便能與天地同壽,本以為踏上修仙之路,便不再會面對死亡的威脅……本以為……

秦浩軒就那麼獃獃的坐著,望著蒲漢忠……整個認如同木雕一般的呆坐著……也不知過了多久,敲門聲響起。

敲門的聲音如同照進黑暗中的陽光,將感覺自己調入黑暗的秦浩軒拉了出來。

秦浩軒聽得出,那是徐羽的敲門聲,他移動著行屍走肉樣的軀體將門打開,整個人很是渙散的看著對方。

「浩軒哥哥,我手上那幾包行氣散賣完了,你還有再煉嗎?」徐羽一邊走進來,一邊興奮的說著,完全沒有注意到秦浩軒的狀態:「越來越多的人想買咱們的行氣散,價格現在抬到三百兩下三品靈石一包了1

徐羽開心地說完,才注意到秦浩軒神情獃滯,臉上還殘留著未乾的淚痕,更奇怪的是蒲師兄還在旁若無人的打坐,平時自己來時他都會一臉和善地微笑和自己打招呼。

「浩軒哥哥,你今天怎麼了?」

秦浩軒好半晌才用悲切的聲音回答道:「蒲師兄……坐化了。」

「啊1徐羽一驚之後,怔怔的望著坐化的蒲漢忠,她很想問秦浩軒是不是弄錯了,可她知道……這種事情不可能錯的。

「蒲師兄身體一直不太好,但也不可能這麼快就離去,定是鬥法小會,被嚴冬重傷所致。」秦浩軒情緒低落的自責道:「都怪我,如果沒有我,蒲師兄也不會離開得這麼早。」

後悔!秦浩軒後悔自己平日里為何沒有多注意一下師兄的身體,後悔為何那日不阻止師兄去打擂台。

徐羽嘴唇蠕動,想安慰秦浩軒,卻又不知該如何安慰,一陣欲言又止後走到秦浩軒身邊,用自己的纖纖細手拉著他的手道:「浩軒哥哥,人死不能復生,如果蒲師兄知道你這麼自責,他九泉之下都不得心安。」

他們兩人就這樣拉著手,四目相視,沉默不語,四周瀰漫著悲傷的氣氛。

徐羽在秦浩軒房間逗留許久,沒有及時回去修練,讓羅金花有些惱火。

她帶著不高興神情的走向秦浩軒的房間,準備好好和秦浩軒的入道師兄蒲漢忠說說,馬上就是入仙道的最後關卡入水府了,得抓緊時間修練才行。

羅金花敲開秦浩軒的房門,看到他們兩個都是滿臉淚痕,不禁愣了愣。

羅金花畢竟是仙苗境二十葉的修仙者,她很快感覺到房內的蒲漢忠已經沒有了生命跡象,瞬間明白了什麼,心也一下子沉下去。

因為徐羽的關係,她和原本沒有交集的蒲漢忠也開始比較熟稔,認識了蒲漢忠后,對自然堂的印象改觀了不少,尤其是他約戰嚴冬,為秦浩軒出頭,更讓羅金花敬佩不已。

同秦浩軒不一樣的是,羅金花早經過觀察,早已經知道蒲漢忠來日無多了,本以為他總能堅持的自己入道師弟闖水府才會泄了那口氣,卻沒想到這一天來的這麼快。

「修仙者向天爭命,天道無情,生死無常,修仙只有不斷攀登更高層次,才能逃脫生死輪迴之苦,秦師弟,徐師妹,不要太傷懷。」

羅金花長嘆一聲,作為太初弟子,也不是第一次見到仙路斷絕的情況,只是這次……卻令她那早已經有些冰冷的心,又有了些許鬆動。

這時,徐羽忽然想起一句話「死者為大,入土為安」,她詢問羅金花道:「師姐,蒲師兄已經仙去,後事當如何料理?」

羅金花道:「自然是葬入太初的之中,那裡是儘是埋葬著我太初無法突破境界獲得壽元的先輩。眼下只有三天便要入水府了,咱們先將蒲師兄入土為安了,然後等入仙道完畢之後,再為蒲師兄補辦入土儀式吧。」

秦浩軒饒有深意的望了羅金花一眼,從羅金花充滿顧慮的眼神中,他很快想明白羅金花提出入仙道之後,再為蒲師兄補辦喪禮的原因;若因為自己的關係,為蒲師兄舉行入土儀式,徐羽肯定會拋下修練來參加的,現在是入仙道最後三天,這種關鍵時刻她當然不希望徐羽有任何耽誤。

「不必補辦了。」秦浩軒輕輕的搖著頭:「蒲師兄並不是一個喜歡熱鬧的人,我會稟告堂主,關於師兄的事情。不勞師姐費心了……」

羅金花有些許的意外,意外秦浩軒的成熟,心中同時還帶著幾分竊喜,若舉辦入土儀式之類,便是不邀請徐羽,這師妹也定然會去參加,耽誤你秦浩軒自然沒問題,但徐羽是紫種,耽誤不得……

「浩軒哥哥,蒲師兄在世時待我十分和善,對你也很好,我很尊敬他,他入土為安時我一定要送他一程。」徐羽的一句話令羅金花頭疼的想要去扶額頭,這位紫種師妹還真的認為時間有很多嗎?修仙之路,半點不得浪費啊!便是紫種也一樣要懂得珍惜時間。

秦浩軒望了徐羽一眼,道:「蒲師兄是我的師兄,與你沒什麼關係,三天後便是入水府了,你抓緊時間去修練吧,不要耽誤了。」

羅金花忽然覺得秦浩軒看起來還是很順眼的嘛。

徐羽看了看羅金花,又看了看秦浩軒,咬著下唇,堅定的搖搖頭道:「不1

秦浩軒知道徐羽看上去雖然柔柔弱弱,脾氣卻十分倔強,她認定的事情就不會輕易改變,也不再多浪費口舌。

「蒲師兄坐化,師父他老人家還不知道,我現在去自然堂一趟,將這個噩耗告知他們。」

秦浩軒正準備出門,這時房門被推開,一身淺灰色道袍的璇璣子,帶著幾名自然堂的弟子走了進來。

從璇璣子臉上的皺紋,以及他的精神狀態可以看出,他比兩個月前老了很多。

璇璣子的臉上帶著哀傷,皺紋彷彿都糾纏到一起,看到秦浩軒嘴唇動了動,知道是想告訴他蒲漢忠的死訊。

璇璣子長嘆一聲,看向蒲漢忠坐化的背影的眼神里充滿哀傷,他道:「漢忠壽元將盡,為師這些日子早已看出來了,只是他說不想影響你的心境,很快便入水府,他要盡自己最後一份力……」

秦浩軒這才知道,原來璇璣子早就知道蒲漢忠壽元將盡,而蒲漢忠也知道自己即將死去,卻不肯將這個消息告訴自己,惟恐耽誤自己的修練,秦浩軒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淚又潸然滑落。

「漢忠讓我告訴你,先為他入土安葬,待你自水府出來之後,再為他舉行入土儀式。為師也為你物色了新的入道師兄,這三天時間你當認真修練,別耽誤了入仙道。」

璇璣子看著秦浩軒悲切的神情,也忍不住老淚盈眶,這麼多年和蒲漢忠相處下來,名為師徒情同父子,眼下白髮人送黑髮人,即便璇璣子已然看破生死,但還是拋卻不了這份師徒父子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