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太初>第一百一十七章 從來閉眼難割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七章 從來閉眼難割捨【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

「師傅,那是我師兄……」秦浩軒只是搖頭語帶悲愴:「別的都聽您的,獨此事難從。弟子的入道師兄只有蒲師兄,即便仙去,他人也不能代其位。」

「荒唐1璇璣子的臉陡然沉了下來,悲傷卻並沒有因為他的臉開始嚴肅而退去,只是在悲傷的表情中又添加了不少的嚴肅:「人死燈滅,留下的只是一副無用皮囊!入土儀式不過是做給活人看的!你覺得漢忠在乎這個嗎?至於給你找新的入道師兄,也是漢忠的意思。你切莫辜負他的一番良苦用心,否則他九泉之下也不得心安。」

璇璣子搬出蒲漢忠,瞬間令秦浩軒沉默下去,但從他的眼神可以看出,這些道理他都明白,只是讓他完全接受……卻有些難為這個還不到二十歲的孩子了。

璇璣子又長嘆一聲,落在秦浩軒身上的眼神更多了幾分欣賞,他道:「漢忠果然沒有看錯你,他就猜到你會這樣。」

他從懷中取出一封信,遞給秦浩軒道:「這是漢忠留給你的信,你看看吧。」

秦浩軒鄭重的接過這封信,顫抖著雙手拆開,入目果然是蒲漢忠的字跡。

從字跡顏色看,這封信並不是昨天寫的,而是已經有些日子了。

***************************

小軒啊,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師兄應該已經不在人世了。

師兄自從踏入仙道以來,便再也沒有回過家鄉,想來師兄的孫子也有你這般年紀了,就允許師兄裝回你的長輩,叫你一聲小軒吧……

提起筆的這一刻,我的腦海中浮現起了咱們相識的場景,那是在九陰冰窟吧?我記得,你才剛剛紮根呢,算是勉強進入了修仙的門檻,抵抗著九陰冰窟的陰寒,擊敗了前來找你麻煩的人。

現在想來,那時候的你已經充滿了豪氣,師兄這一生或許都不會有你這樣的豪氣,師兄很是羨慕呢。

咱們真正熟識還是入仙道的這三個月,能夠成為你的入道師兄是我的運氣,可能老天也知道我快要走完這一生了,知道我有太多的不甘,所以把你送到我身邊來,讓我看著你,可以甘心的離開吧。在你的身上師兄看到了勤奮刻苦、恭謙有禮、不卑不亢、淡定從容、寵辱不驚,便是那幾個有色仙種都沒有的道心,師兄真的很開心,能遇到你這樣的孩子。

小軒啊,你的性格有時候太過剛硬了,以後師兄不在你身邊,無法時時提醒你剋制情緒,你一定要記裝過剛易折」這四個字。

還有啊,你修練時太投入了,經常沒日沒夜,師兄也勸不住你,修仙證道也不是一天就能修成的,刻苦是應該的,但也要多注意感悟仙道。呵呵……師兄是不是太嘮叨了?人老了就是容易嗦,當知道自己死期將至的時候,或許會變得更加嘮叨吧?想來這幾天,你也感受到師兄的嘮叨了吧?

把信耐心的看下去吧,這是師兄最後一次對你嗦了,以後想嘮叨也沒機會了……哎……我是多麼想看著你成長,看著你在修仙界揚名立萬,看著你登上那無上仙道啊!孩子啊,如果哪天你真的成仙了,記得到師兄墳頭前來坐坐,跟師兄說一下。說一下你成仙了……

好了!不說這些感傷的話了,聽師兄繼續嘮叨兩句。

徐羽是個好孩子,天生紫種,生性善良,與你情同兄妹,你有這麼一個好朋友,師兄在九泉之下也為你高興;但你要切記,同為紫種的張狂恨你入骨,還得了仙緣奇遇,更明目張的宣稱要你的命,你一定要謹慎防備,切記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修仙者報仇,百年不晚。

還有李靖,此人心思陰沉城府很深,又是無上紫種,對你亦敵亦友,態度曖昧不清,這種人不可得罪,不可不防!

張揚此人本事不如張狂和李靖,但他也是處處針對你,恨不得將你置之死地,你也要小心應付。

修仙界爾虞我詐,為地位,為臉面,為修仙資源爭得你死我活,同門有時也會出現相殘,師兄沒福分,無法再繼續陪著你走下去了,真希望上天多給我些時日啊!以前的我,很看輕生死,認識了你,卻變得這麼看不開生死了,呵呵……師兄真的好想多陪伴你幾年……看著你再成長一些,再成長一些……

對了,還有一些關於我、自然堂的事,也是時候跟你說說了。

十多年前一場變故,師兄受了重傷,當時以為必死,後來是師父和師兄弟們拿出許多珍貴的靈藥,才將我從鬼門關拉回來。

遇到你后,你三番五次給我行氣散,師兄心裡都記得呢,但你越是對我好,我越是不敢告訴你實情,你太過至情至性了,一定會為了師兄的傷去尋找靈藥,影響你自己的修為;作為你的入道師兄,作為你的長輩,我不能看著你在我這個要死的人身上浪費時間。

小子,記住了!人總是要死的,不成仙,就一定會死!修仙是向天爭命,師兄無法突破境界,爭不到壽命,吃再多靈藥也沒用的。

十多年前僥倖撿回一條命后,因為傷勢無法根除,我知道這輩子突破境界無望,無法向天奪命,活下來也只是苟延殘喘等死而已,但我的命是師尊和自然堂的師兄弟們給的,我必須活下去,為自然堂做出更多貢獻,才對得起他們!

小軒啊,師兄就要死了,以後無法再照顧咱們自然堂了。師傅他老人家年紀也大了,身體更是不算好,我死後,想來他老人家心中也不會好受,多陪陪師傅,陪他老人家說說話,解解悶,替我這個師兄盡一份未盡到的孝道。

還有啊,師父他老人家的壽元也快盡了,想來便是延壽也難了,真的到了師傅倒下的那一天,自然堂就交給你了,照顧好那些師兄弟埃

咱們自然堂弱了些,師兄弟們都容易被其他堂欺負,有師傅他老人家在,情況可能還好些,若是師傅不在了……

小軒啊,我不知自己還能活多久,但我知道恐怕撐不到入仙道結束的那一天,所以我托師尊為你選了接替我的入道師兄,如果哪天我忽然離去,你一定要跟隨他認真修練,完成入仙道儀式。雖然我不在了,但自然堂每一個人都是你的親人,每一個自然堂的師兄弟都值得你信任和依賴。

別任性,說什麼你這輩子就我一個入道師兄。咱們是自然堂,一家人。

聽話,別任性埃

對了!你我都是修道之人,知道人死了,魂也就散掉了,留下的僅僅只是一個皮囊罷了。所以,我的入土儀式能免就免吧,不過你恐怕一定要給我辦吧?那就辦吧!先把師兄給埋了,等你完成了入道儀式,再給我辦什麼入土儀式,別耽誤了你的修仙之路,聽到沒?要聽師兄的。

師兄都是一個死人了,就聽死人一回話吧。

對了,小軒啊,別忘了!等你走出水府,穿上宗袍,成為太初教真正弟子的時候,來師兄墳頭轉一轉,讓師兄也看看。

別嫌師兄嘮刀,一定要努力修練,早日突破境界,只有突破境界才能獲得更多壽元,壽元是修仙的根本。

該說的該交代的,差不多都交代了,最後再說兩句,等你入紅塵的時候,若是有時間,去師兄的家鄉看看,出來這麼多年,不知道家鄉現在怎樣了,也不知道我的後代如何了。

照顧好師傅,照顧好自然堂,照顧好自己……

——蒲漢忠留

*****************************************

看完蒲漢忠的遺信,秦浩軒眼眶發紅,眼淚不住滴落,神情黯然,沉默不語。

「這是為師和漢忠為你選的入道師兄,葉一鳴。」璇璣子看到秦浩軒這幅神情,痛失愛徒的他心中也如刀絞般難受,但還是強作精神,指著身後一個臉蛋略圓,中等個兒,身形略微發福,看起來四十歲左右的中年人對秦浩軒說道:「接下來的日子,你好好跟你一鳴師兄學習。」

秦浩軒注意到璇璣子臉色很不好,臉上皺紋溝壑縱橫,蒲漢忠的死對他影響也很大,想起蒲漢忠遺信中交代他的事,以及提起璇璣子壽元不多,年紀大了身體也不好,於是原本想拒絕的秦浩軒最終接受了璇璣子的安排。

葉一鳴朝秦浩軒點頭示意,秦浩軒也回以禮貌的一禮。

璇璣子見秦浩軒心中雖然不樂意,但沒有拒絕的意思,想必也是蒲漢忠所留遺信的作用,對秦浩軒的印象更深了幾分。此時蒲漢忠的遺體還坐在床上,璇璣子聲音悲切哀傷的說:「人死為大,久曝不尊。浩軒、一鳴,將漢忠入土為安吧1

璇璣子身後幾名自然堂弟子見秦浩軒沒有動作,便想去將蒲漢忠遺體抬走,秦浩軒忽然出聲阻攔道:「等等……諸位師兄,我想送蒲師兄最後一程。」

他走到床邊,小心翼翼的將已然瘦得皮包骨的蒲漢忠放平,嘴裡輕聲喃喃道:「師兄,您累了是嗎?那我送您走了……師兄,您安歇吧,我送您走了……」

秦浩軒情深意切,言辭真摯,聞者無不落淚,見者莫不動容。

璇璣子來的時候,用車運來了一口黑色楠木棺材,停在秦浩軒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