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一百二十章 己身秘事莫外講【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章 己身秘事莫外講【五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沒關係,修仙就是這樣,儘管很努力了,但很多時候還要看天意,無脈的仙葉也沒什麼,修仙如長跑。有的人一開始可以跑得很快,但有的人則一直在跑,誰真正可以跑到終點之處,或許連天都不曾知道。」

秦浩軒點頭稱是,隨即說道:「師父,浩軒在修練上還有些疑問,想請您賜教。」

「哦,一鳴也解釋不了你的疑問?」

秦浩軒道:「因為弟子的問題太過古怪,所以沒敢問葉師兄。」

璇璣子看秦浩軒鄭重其事的神情,便覺得有些問題,道:「你說說看。」

「師父,今天下午弟子盤腿坐在床上,並沒有練氣行功,卻莫名其妙出了葉,雖然是無脈的仙葉,但這片仙葉十分古怪,注入靈力后,我發現它竟然是金色的。」

璇璣子聽秦浩軒說完,面色一凜,仙苗是修仙者的根本,可絲毫疏忽不得,他立刻從榻上起身,迅速拿出一顆靈石和一堆符紙,在地上擺出一個複雜的陣。

「你站在這個引心陣裡面,盤膝運功,和引心陣產生心靈感應,我便能看到你體內仙葉的模樣。」璇璣子說罷,捏動手訣,十指翻飛,隨著他指頭翻動,這個引心陣中也透出一陣淡淡白光,投影在璇璣子身前,就像皮影戲里的那塊白色布幕。

秦浩軒依言走進陣中,摒棄心頭雜念,運功行氣,很快便感覺到引心陣的靈力波動,將體內靈力和引心陣的靈力波動糅合后,再將體內靈力注入仙葉中,仙葉漸漸發出金光。

秦浩軒全身心和引心陣融合后,催動靈力注入仙苗,他體內丹田的情況形成一道虛影,出現在璇璣子身前,璇璣子可以清晰看到秦浩軒的仙葉在注入靈氣後果然變成金色,不但是仙葉變成金色,就連仙苗都是金色的!

而更讓璇璣子吃驚的是,一般修仙者的仙根是扎在丹田氣海中,但秦浩軒的仙根罕見的粗壯,還將他的丹田氣海緊緊包裹起來,盤根虯結,令人心驚。

璇璣子活了一百多歲,別說沒見過這種仙根,就連聽都沒聽說過,但他心頭卻十分高興,因為仙根粗壯盤虯絕對是好事。

撤去引心陣后,璇璣子一臉正色的問道:「浩軒,你可知你的仙根為何這麼粗壯?甚至將整個丹田都包裹起來?」

「弟子不知。」秦浩軒搖搖頭,他雖然猜到這一定跟道心種魔**有關,但道心種魔**乃是魔道功法,更關乎自己小蛇和絕仙毒谷的秘密,即便師父很可信,也不宜向師父透露,以免未來自己秘密曝光,也給他帶來麻煩。

璇璣子考慮了一會兒,道:「你的仙根如此粗壯倒是一件好事,就像一棵樹能不能長到最大,關鍵還是看根扎得多深。至於你仙苗以及仙葉為什麼是金色的,這個我暫時也研究不出來,為師猜測可能跟你的仙根有關係。不管怎麼樣,關於你仙葉的秘密,對任何人都不能透露,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秦浩軒點頭稱是。

璇璣子又囑咐道:「只有三天便是入水府,這水府有一個十分厲害的陣法,仙苗境二十葉及以下的修仙者進去不會引發水府的攻擊,否則再強大的高手也會被水府絞殺,傳說這水府中有一個巨大的寶藏,當年為師入仙道時接近水府,能感覺到一股仙氣,但是卻又摸不準這仙氣來自何方,你這三天時間好好準備,如果能在水府中遇到仙緣奇遇是再好不過的。」

秦浩軒應允后,辭別璇璣子,回到自己房間吞服一包行氣散,開始繼續修練。

三天時間一晃而過,因為大傢伙都卯足勁的閉關衝刺,基本上都不出來走動,所以秦浩軒出葉的消息也只有少數幾人知道,並沒有傳開。

第三天清晨,靈田穀上空仙音飄渺,神樂纏綿,在一陣清脆的鐘聲中,終於迎來了新弟子入道三個月的最後一項,入水府。

靈田穀一塊名叫的巨大草坪上,春意盎然,草木崢嶸,一片欣欣向榮。

歷來是入仙道最後一天,宗門驗收新人弟子的地方。

今年兩百名新弟子與他們的入道師兄踩踏地毯一般的絨絨細草,在仙音伴隨中陸續來到這裡,準備向宗門彙報三個月辛苦學習和修練成果,每個人心中都激動萬分。

按照一貫的規矩,在入水府之前,宗門會對兩百名新弟子的修為境界進行驗收,凡是在三個月入仙道期間突破境界的新弟子,入道師兄都是有獎勵的,突破境界越快,入道師兄得到的獎勵也就越多。

張狂是第一個來到這裡的紫種弟子,他一身樸素的白色長衫,神情沉穩陰鬱,在來自夏雲堂的新入道師兄,一個叫胡戈的仙苗境二十葉修仙者陪同下來到這裡。

從張狂的氣質和神情,以及他毫不掩飾的外放氣勢,可以清楚的感覺到,他已經是仙苗境十葉的修仙者了!

不久,徐羽和秦浩軒、慕容超一同來到這裡,從徐羽未經掩飾的氣勢可以察覺出,她也是仙苗境八葉的修為了!

張狂和徐羽的境界讓原本安靜的場地響起一片驚嘆聲。

「什麼是紫種?這便是無上紫種!他們六個月到達的修為,我們十年都到不了1

「是啊,賊老天啊!你真不公平,讓他們是無上紫種風光無限,好歹也賜我們一顆灰種啊1

「灰種?你想得美,你看灰種慕容超都是仙苗境四葉的修為了1

「快看,張揚也來了,張揚也是仙苗境四葉的修為1

「咦,你們猜秦浩軒是什麼境界,出葉了沒?」

「秦浩軒?有點玄吧,秦浩軒是弱種,又剛死了入道師兄,心境多少會受影響!你以為出葉這麼容易么?」

在他們議論中,李靖也在他的入道師兄時俊傑陪同下來了,從李靖沒有刻意隱藏的氣勢中,他們發現李靖只是仙苗境五葉巔峰的修為!

「花有百樣紅,人與人不同啊!都是無上紫種,李靖比張狂和徐羽就差太多了,僅比張揚和慕容超這兩個灰種強一線1

「或許他刻意隱藏自己的境界呢?」

「你傻了啊,據說長一片仙葉就會獎勵入道師兄五十兩下三品靈石,門派獎勵,上面要給你還不要?」

「說得也是……」

七嘴八舌的議論中,忽然從黃帝峰傳來三聲如晨鐘暮鼓的洪鐘,響徹天地,直衝雲霄。

在這裡可以遙望到巍峨不可見頂的黃帝峰上,有一名長老腳踏飛劍,拖著長長的劍虹而來,一劍凌塵,飄然若仙,彷彿藍天大地都在他腳下。

御劍飛仙是每個太初教弟子的夢想,但飛劍製作成本太高,成功率又低,幾乎只有長老院的長老,以及四大堂主擁有。

「飛劍,真正的飛劍!這就是真正的飛劍啊1

一名弟子喃喃低語,卻被他的入道師兄狠狠拍了一巴掌,入道師兄神情嚴肅表情莊重的警告道:「閉嘴,來者是長老院長老1

雖然能遙望黃帝峰,但光是直線距離也有百里,這長老駕馭飛劍,百里距離不過一盞茶工夫即到。

他駕馭飛劍接近靈谷坪時,身上瀰散出的氣勢鋪天蓋地,使得山谷的風都暫時停滯了,氣氛壓抑令人窒息,不論是入道師兄還是新人弟子,都打心眼的生出敬畏,一時間整個靈谷坪都靜若寒蟬。

「呼1長老從空中落地,他那看似乾瘦的身子出現在靈谷坪時,所有人不由心悸起來,他的出現讓所有人的心裡都生出螻蟻仰望蒼天大樹一般的卑微感,無法逾越,無可攀登。

他的飛劍盤旋一周后回到他背後劍鞘中,雖然已經回到劍鞘,但仍散發出凌厲逼人的劍意,這股劍意猶如架在每個人的脖上,彷彿動作稍微大一點都會被割斷咽喉。

這名長老身穿金綢羅衣,頭頂紫金髮簪,腰間束了一條長老院特有的玉綬,鶴髮仙顏,臉上找不出半絲皺紋,一身光滑肌膚,即便絕世美女看了也會嫉妒。

「楚才恭迎九長老。」早早等候在此的楚長老忙迎上去,在這名出自長老院的九長老面前,他神情恭敬,小心翼翼。

雖然楚長老也名為長老,但和出自長老院的真正長老,地位相差懸殊,有天壤之別。

「人都齊了?」九長老的聲音溫和,卻有直透人心的魔力。

「回九長老,今年兩百名新弟子及他們的入道師兄都來齊了。」

「嗯。」九長老輕輕點了點頭,退後一步,以便楚長老做開場白。

楚長老又行了一禮后,前走一步,清了清嗓子道:「各位弟子,為期三個月的入仙道即將結束,我能看到很多人已經從一個凡夫俗子正式踏上修仙之路,你們有現在的成績,首先要感謝入道師兄,如果沒有他們抽出自己修練時間,言傳身教,指點你們的修練,你們也不可能走得這麼順利。」

「門派為了感謝這些無私的入道師兄,也特意頒發了一個獎勵措施:在三個月入仙道期間,指導的新弟子從未紮根變為紮根,獎勵入道師兄五兩下三品靈石。紮根變為出苗,獎勵入道師兄十兩下三品靈石,另外,指導的新弟子每出一片仙葉,即獎勵五十兩下三品靈石,由此疊加。」

楚長老目光從新弟子身上掃過,開始點名:「夏雲堂胡戈,指導張狂,由出苗境至仙苗境十葉,獎勵五兩下二品靈石。」

因為張狂等人出的仙葉太多,五百兩下三品靈石可是滿滿一大袋,又重又不方便,所以宗門十分周到的為他們換成同等價值的下二品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