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一百二十一章 巨財心思各不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一章 巨財心思各不同【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楚長老的話剛剛落音,立刻響起一片驚呼聲,五顆下二品靈石可相當於五百兩下三品靈石啊!即便是對羅金花這種極得自家堂主看重的弟子,五百兩下三品靈石也是三四年的純收入,胡戈半路出家接手當張狂的入道師兄,就獲得五百兩下三品靈石,真是暴富啊!

胡戈一臉激動的走上去領取了五兩下二品靈石,三個月時間換取五兩下二品靈石,這可是自己三年都賺不到的巨額財富啊!

楚長老繼續喊道:「百花堂羅金花,指導徐羽,由出苗境至仙苗境八葉,獎勵四兩下二品靈石1

羅金花也是一臉喜氣的領取了這四顆下二品靈石的獎勵。

「碧竹堂時俊傑,指導李靖,由出苗境至仙苗境五葉,獎勵二兩下二品靈石及五十兩下三品靈石。」喊到李靖時,楚長老嘴角不為人知的抽搐一下,當初最被看好的李靖,現在竟然是三名紫種中修為最弱的一個。

「古雲堂楚湘子,指導張揚,由出苗境至仙苗境四葉,獎勵二兩下二品靈石。」

「古雲堂許皓,指導慕容超,由出苗境至仙苗境四葉,獎勵二兩下二品靈石。」

「夏雲堂劉安,指導許毅,由出苗境至仙苗境一葉,獎勵五十兩下三品靈石。」

「碧竹堂狄傑,指導常安,由出苗境至仙苗境一葉,獎勵五十兩下三品靈石。」

楚長老宣布完畢后,心中暗暗滿意,三個月入仙道期間,紫種張狂和徐羽分別到達仙苗境十葉和八葉的極高境界,而且灰種張揚和慕容超也到了仙苗境四葉,紫種李靖的表現雖然差強人意,但也有仙苗境五葉,更讓他想不到的是,在三個月入仙道期間,兩名飽滿仙種的許毅和常安也出了一片仙葉,這絕對是太初教有史以來最大的豐收,而自己作為他們的啟蒙仙師,也必將名垂太初教。

他頓了頓,掃視一周后,道:「仙苗境弟子獎勵宣布完畢,現在宣布出苗的弟子獎勵。」

就在出苗及紮根弟子翹首以盼,等待念到自己名字時,忽然傳來一個聲音打斷道:「楚長老,請等等。」

眾人順著聲音看去,說話的人是秦浩軒。

楚長老略顯不悅,畢竟有長老院九長老在此,平時你沒大沒小倒算了,這種時候來搗亂,不是顯得自己教導無方么?

「何事?」楚長老聲音陰沉幾分。

所有人都看出楚長老臉上的不悅,個個幸災樂禍的等著看秦浩軒倒楣,心裡都在想,誰叫你不識時務。

秦浩軒恍若未聞,道:「楚長老,我也出葉了……」說罷,秦浩軒不再掩飾體內氣勢,毫無顧忌的散發出來。

「仙苗境一葉?」楚長老愣了愣,秦浩軒給他的印象是道心堅固,但分不清主次,本末倒置,又是弱種,按理說他想出葉應該是遙遙無期才對,怎麼可能在三個月入仙道期間就出葉了呢?

楚長老一臉疑惑,站在他身後的九長老更是眼睛發亮,他散出一道靈力,鎖定秦浩軒。

秦浩軒只覺得一股無可頗氣勢鎖住自己,然後周圍氣流都停滯了,身子彷彿不是自己的,完全不能動彈,幾乎就要窒息了,這時一道靈力探入自己體內,在發覺自己果然是仙苗境一葉后立刻撤去。

這個過程不過三息時間,但秦浩軒卻像熬了三年一般難受,在九長老撤去靈力后,他才長吁了一口氣。

九長老像是跟楚長老說話,又像是自言自語:「弱種,仙苗境一葉……一個弱種入門六個月出葉,有意思,有意思……」

楚長老喊道:「自然堂葉一鳴,指導秦浩軒,由出苗境至仙苗境一葉,獎勵五十兩下三品靈石。」

九長老聽到楚長老的喊話后,臉上再度閃過一絲驚詫的神色,這個弱種弟子竟然是在自然堂的指導下,刷新了太初教弱種出葉最快紀錄,他不禁多看了領取獎勵靈石的葉一鳴以及秦浩軒一眼。

九長老目光如同一柄利刃,直透秦浩軒內心深處,彷彿能將他看透。

秦浩軒出葉的消息傳出,不止是九長老和楚長老驚訝,其他弟子們更是目瞪口呆的望著秦浩軒。

他們可以肯定的是,秦浩軒入道師兄蒲漢忠死時,他還沒有突破仙苗境,原以為蒲漢忠的死會對他心境造成很大的影響,半年甚至一年都無法出第一片仙葉,卻沒料到蒲漢忠剛死,他就出葉了!

這時,那幾個早知道秦浩軒出葉消息的弟子說話了:「不知道吧?秦師兄在三天前就出葉了1

「三天前出葉?那豈不是他入道師兄蒲漢忠死的那天?」

「天吶,他真的是弱種嗎?看他和他的入道師兄蒲漢忠感情這麼深厚,我以為他的心境肯定要受影響呢!他竟然在當天就出葉了?這道心得有多堅固啊1

「這是悲痛的力量吧?」

「得了吧,這是徐羽行氣散的力量!你不知道么?秦浩軒每天都吃徐羽煉製的行氣散,真是奢侈浪費啊1

「不管怎麼樣,秦師兄在我們眼裡都太不可思議了,他總能在關鍵時刻給我們驚喜,打死仙苗境十二葉修仙者,憑著弱種資質入門六個月出葉!嘖嘖,他真是是我們弱種的驕傲了1

弟子們議論紛紛,而那幾名特殊仙種弟子表情也各不相同。

徐羽一臉盈盈笑容,目光溫柔的落在秦浩軒身上,浩軒哥哥能有今天,別人還以為是自己煉製的行氣散的功勞,其實這些行氣散都是浩軒哥哥親手煉製的,算起來自己能有仙苗境八葉,和他的無私支持密不可分。

慕容超倒是一臉淡然,因為秦浩軒雖然出葉了,但他出的仙葉是最爛的無脈仙葉,和自己的仙葉資質相差甚遠,不足為念。

李靖朝秦浩軒投來一個恭喜的笑容,表面上是為他高興,心中卻如打翻了五味瓶,就連秦浩軒一個弱種,而且剛死了感情很好的入道師兄,都修練到仙苗境一葉,自己這個無上紫種,卻還停在仙苗境五葉巔峰,這讓他感覺臉上無光;而且秦浩軒還在出苗境時就打死了仙苗境十二葉的修仙者,實際戰鬥力比自己強許多,他自忖自己拼盡全力,也不會是嚴冬的對手。

站在所有新弟子最前面的張狂表現得十分淡然,秦浩軒能出葉在他看來是十分正常的一件事,如果不出葉反而是不正常了,不過他面沉如水,誰也看不出他心中在想什麼。

張揚在秦浩軒說出自己是仙苗境一葉后,用充滿殺意的眼神瞪了他一眼,卻又無可奈何,上次他向監妖處舉報秦浩軒,原本已經關進去了,卻被自己師父古雲子給解救出來,還告誡他以後千萬別暗算秦浩軒。

在張揚看來,秦浩軒不就有徐羽和璇璣子當後台么,徐羽雖然是無上紫種,但眼下還未成氣候,而璇璣子壽元將盡命不久矣,古雲子告誡他不要再打秦浩軒主意,他心中暗暗想道:在水府中我不殺你,但你若落到我手上,勢必將你綁了勒索徐羽的行氣散不可。就連你這麼一個弱種吃行氣散,都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出葉,我若得到這些行氣散,趕上紫種必將指日可待。

楚長老將秦浩軒出葉的獎勵發給葉一鳴后,葉一鳴走到秦浩軒面前,將這五十顆下三品靈石遞給秦浩軒道:「這五十兩下三品靈石本該是漢忠的,他已經不在了,我也不能拿他的東西。」

秦浩軒卻不伸手接,他一雙眼睛凝望著葉一鳴清澈的眼眸,道:「葉師兄,蒲師兄留信予我,他說自然堂的每一個師兄弟都是我的親人,那我想知道,你有沒有將我和蒲師兄當作一家人?」

葉一鳴點點頭,毫不猶豫的說道:「當然是一家人。」

秦浩軒笑了笑,再次將葉一鳴手上裝了五十兩下三品靈石的小袋子擋回去,他道:「所以這些靈石全部是你的。」

葉一鳴愣了愣,他沒料到秦浩軒的態度如此堅決,五十兩下三品靈石可是自己一年的收入,對剛入門的秦浩軒更是一筆不小的財富:「秦師弟,這五十兩靈石對你可是很有幫助的……」

他的話還沒說話,秦浩軒一臉正色的打斷,道:「葉師兄,既然你我都是一家人,你就不要再提將靈石給我!這是門派給入道師兄的獎勵,蒲師兄不在了,他讓你來當我的入道師兄,所以你有資格收下這些靈石!如果再將靈石推給我,就是你不將我和蒲師兄當成自己人1

葉一鳴見秦浩軒的態度堅決,只好作罷,將裝著靈石的小袋子揣入自己懷裡,道:「那好吧,秦師弟往後若有需要,請來找我便是。」

秦浩軒笑了笑,並不說話。

就在他們兩互相推卻靈石的時候,徐羽和羅金花也在彼此推讓著。

羅金花在心中暗暗盤算,徐羽畢竟是無上紫種,如果不是她資質絕佳的緣故,就算是師父親自帶領入道,也不可能達到仙苗境八葉的境界,所以這四兩下二品靈石全部歸自己,自己也受之有愧,而且自己若是表現得太貪財,壞了在徐羽心裡的印象,那可就因小失大了。

「徐師妹,這些靈石是你勤奮修練的結果,門派雖然獎勵給我,但本該屬於你,而且也是你天生紫種的緣故,如果我換作去指導其他人,就算竭盡心力,也不可能讓他在三個月內達到仙苗境八葉。」

羅金花將這四顆下二品靈石塞給徐羽,徐羽卻是一臉盈盈笑意的拒絕道:「羅師姐,四兩下二品靈石雖然不少,但對我也不算多,你忘了我賣的行氣散,一顆都能賣兩百兩下三品靈石么?而且你教了我這麼多修仙知識,這些都是你應得的。」

羅金花眼眶微微濕潤,不再矯情,將這四兩下二品靈石揣入懷裡。

至於張狂那邊,拿到五兩下二品靈石的胡戈沒來得及高興,張狂便很自然的對他說道:「這五兩靈石,你準備怎麼分?」

胡戈心中閃過一絲不悅,但立刻想起張狂無上紫種的資質,而且三個月內從出苗境修練到仙苗境十葉,這種速度聞所未聞,只怕不用多久便會成長起來,像這種人,自己還是別得罪的好。

於是胡戈換上一臉笑容,對張狂說道:「一切全憑師弟做主。」

張狂滿意的點點頭,彷彿在說極為平常的事,一臉陰鬱的表情沒有絲毫其他情緒,他道:「你先保管著,水府出來后我們再分。」

胡戈點頭同意,看張狂的模樣還是準備分自己一些靈石的,如果能分一兩下二品靈石,這三個月也是大賺了。

至於李靖的入道師兄時俊傑在走下來后,直接將二兩下二品靈石和五十兩下三品靈石遞給李靖,道:「這些對我來說不算什麼,但你拿著卻能買一包行氣散。」

李靖笑了笑,對時俊傑道:「時師兄,李靖日後若能出人頭地,肯定不會忘了你1

時俊傑滿意的點點頭,能拿這二百五十兩下三品靈石和李靖結緣,自己絕對是穩賺不賠啊!如果師尊得知自己如此識大體,藉此將李靖拉入碧竹堂,師尊肯定會雙倍補償自己!

那邊張揚看三名紫種弟子在分靈石,雖然他也十分眼饞,但自己畢竟不是無上紫種,在未來想要和他們競爭,必須拉幫結派廣結善緣,而眼前的楚湘子就是第一個拉攏對象,於是準備玩一齣欲擒故縱,加深一下自己在楚湘子心裡的印象。

張揚馬上拍馬屁道:「楚師兄,你耽誤自己的修練時間,盡心竭力的輔導我三個月,教了我這麼多修仙知識,我發自內心的感激你,可惜我現在還沒有能力孝敬你……哎。」

說到這裡,張揚故意嘆息一聲,沒有說下去。

楚湘子警惕的望向張揚,以為他也想像張狂和李靖那樣瓜分自己的靈石,自己雖然受師父寵愛,但也比不上張揚這個灰種,如果張揚真提出要分靈石,他著眼以後,也只能和他分了。

張揚見楚湘子果然上鉤,繼續說道:「張狂和李靖仗著自己是無上紫種,竟然公然瓜分入道師兄的勞動成果,連門派給入道師兄辛苦三個月的辛苦費都拿,簡直是忘恩負義!楚師兄,這種事我張揚絕對做不出來!這些靈石你就安心拿著1

楚湘子見張揚這副慷慨激昂的表情不像作假,滿意的點了點頭,十分自然的將靈石揣入口袋,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推辭了。」

慕容超的入道師兄許皓,見羅金花主動拿出靈石要和徐羽分,博徐羽的好感,他也靈機一動,要將靈石拿出來和慕容超分。雖然慕容超只是一個灰種,但如果能將這個灰種拉入古雲堂,肯定也是大功一件,堂主肯定會對自己另眼相看。

許皓做出要分靈石的姿態時,慕容超卻直接擋了回去,道:「許師兄,慕容超只恨自己資質太差,用功不夠,你辛辛苦苦指導我三個月,我也只練到仙苗境四葉,如果你再將本該屬於你的靈石分給我,這叫我日後如何自處,如何見人?」

畢竟是出身將相貴族之家,從小耳儒目染,所以慕容超說這些話時一臉真誠,無可挑剔,許皓看到他這模樣,心中暗喜的同時也頗受感動,道:「慕容師弟言重了,入仙道三個月眨眼即逝,你我也要暫時分開,但如果慕容師弟能加入我古雲堂,未來修仙路漫漫,你我兄弟二人也好有個照應,往後師弟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儘管開口,我定當不辭1

慕容超點點頭,雖然沒表態加不加入古雲堂,但還是言辭誠懇地說道:「那慕容超先謝過師兄。」

這幾名特殊仙種弟子將靈石歸屬討論妥善了,楚長老也將其他弟子的晉級獎勵都發到他們的入道師兄手裡了,不過兩個飽滿仙種以及其他弱種弟子,巴結入道師兄還來不及,哪敢跟他們提什麼瓜分靈石。

獎勵分發完畢后,楚長老清了清嗓子,道:「肅靜,下面請九長老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