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一百二十二章 造化水府仙緣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二章 造化水府仙緣險【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九長老目光隨意掃視一周,現場氣氛再度凝固,每個人都感覺九長老的目光深邃而凌厲,如能窺探自己內心的秘密。

「今天是你們入仙道的最後一天,掌教真人特命本座為你們打開日月湖湖底水府,入水府對你們是一個重大的機遇,古傳說水府中有一個巨大的仙緣奇遇,至今沒有人得到。」九長老頓了頓,又道:「『水府中還出產鍾乳一般的靈液,這種靈液收集到一定數量可煉製壽元丹,增加壽元!如果你們得到這種靈液,門派將會高價收購。」

九長老說罷,在楚長老的調度下,一輛輛大型仙雲車飛來,載著這些新弟子們去往日月湖。

日月湖在大嶼山中央,弟子們乍到時無不被日月湖的浩瀚所震驚,煙波飄渺一望無際,湖水清澈,映襯著藍天白雲,令人心曠神怡。

到達日月湖時,湖邊已經站了兩三千名太初教弟子,這些弟子有一個共同特性,那就是實力都沒超過仙苗境二十葉。

水府中那莫須有的仙緣奇遇太過虛無縹緲,為了增大宗門中人獲得仙緣的機率,每年逢水府出現時,都會送所有仙苗境二十葉以下的新舊弟子進去,就算無法尋得仙緣,如果能幸運的採擷到鍾乳靈液也很不錯,這些鍾乳靈液極為稀少,往往採擷一百年,才夠煉製一兩顆壽元丹,為了增大機率,所以進去的人自然是多多益善。

雖說這水府無比神秘,仙苗境二十葉以上的修仙者進去立即會被誅殺,但經過太初教無數年的探索,發現並無危險,所以也就放心讓這些修為低的弟子去折騰了。

九長老帶著新人弟子們來到湖邊,新弟子們正想如何進那水府,難道是跳進水中潛入湖底,去找那水府?

現在這時節春寒料峭,日月湖的水異常冰冷刺骨,就算仙苗境的修仙者跳進去也會被凍得氣血不暢,更別提他們這些才值紮根出苗境的新弟子。

正在猜測時,九長老忽然張開雙臂,運氣行宮,只見他渾身氣勢一震,乾瘦的身子在弟子們眼中顯得無比高大,日月湖平靜的水面忽然波濤洶湧,一浪一浪拍擊著湖岸,這些湖浪最高時達到一兩丈高,傳出驚心動魄的波濤聲!

約三十息后,九長老的身體就像一個巨大的漩渦,將日月湖上空濃郁的天地靈氣瘋狂汲取過來,靈氣之多之濃郁,讓這數千仙苗境二十葉以下的弟子看得目瞪口呆。

很快,濃郁的靈氣在九長老身前漸漸凝成實質,他十指翻飛,靈力滾滾,一時間風雲變幻,風起雲湧。

足足汲取了一主香時間的靈力,在九長老的控制下,日月湖的上空出現一柄長約數十丈的寬背巨刀,這柄寬背巨刀像是未開鋒的鈍刀,雖然巨大卻沒有給人凌厲的感覺。

凝出寬背巨刀后,九長老並出劍指,隨著他劍指一揮,背後飛劍發出一陣直震靈魂的龍吟,脫鞘而出,散發出道道似能斬天闢地的劍氣,紛紛湧入日月湖上空那柄寬背巨刀中。

吸取了劍氣的寬背巨刀刀鋒漸漸變得凌厲,但還不夠!

九長老長嘯一聲,身上傳出的氣勢再磅礡幾分,十指翻飛得更快,靈力在他的手勢指揮下湧入他身前的飛劍上,在吸收了大量靈氣后,浮在他身前的飛劍忽然爆出逼人的白色亮光,令人不敢直視,如夏日陽光一般刺眼炫目。

當飛劍光芒亮到極點時,天上那顆暖暖的春日在它面前黯然失色。

「疾1

隨著九長老的一聲爆喝,飛劍上的光芒一瞬間脫落下來,融成一團炙熱火球,湧入日月湖上空的那柄十餘丈長的寬背巨刀中。

寬背巨刀融入這團火球后,瞬間流露出逼人的刀氣,彷彿能斬天開地無所不能。

九長老迅速從懷中拿出一道空白黃色符紙,用靈力畫了古怪的符籙后,將這道黃色符紙打入寬背巨刀中,而後掐動靈訣,這柄由靈氣凝聚的寬背巨刀在他的指揮下朝日月湖直直劈下,勢不可擋!

煙波浩瀚的日月湖被這柄寬背巨刀硬生生劈開,露出一條丈凶通道,直通湖心。

在湖底通道兩旁,是高達十數丈的湖水,水波滔滔,浩瀚壯觀,震撼人心!

秦浩軒心中暗暗震驚,九長老這種出自元老院的修仙者果然有大神通,竟然能在深達十多丈的日月湖中開闢一條寬庄大道。

水府極大,露出來的只是冰山一角,但從這冰山一角的布局和建築,和太初教的太初寶殿比起來也不遑多讓。

水府在剛剛出現時,七道顏色各異的光柱從水府中透射出來,直通雲霄,將恰好飄過的一道雲彩染得五光十色,美不勝收。

圍在日月湖,準備進水府的三千名太初教弟子,被九長老翻江倒海的神通震撼一通后,又迷醉在水府透出的那七道霞光中,一個個對仙緣奇遇信心滿滿。

好男兒就當練就這一番翻江倒海的本事,得長生,證大道,方不枉此生!

新老弟子們躍躍欲試時,有經驗的九長老看了一眼水府,眉頭立刻皺了起來。

雖然相距極遠,但仍可以看到,水府里時不時飄過一道類似人影的黑影。

很快,一同前來的楚長老及其他幾個長老也看到了,一股不祥的感覺湧上心頭。

一名出自夏雲堂的長老迅速從懷中掏出六枚銅錢,當場用夏雲堂的絕學六爻卦當場占卜。

這名長老探出靈力,捕了一道水府的氣息,揉入卦中開始卜算,沒過多久,他將銅錢往空中一拋,這六枚銅錢在空中滴溜溜轉了一圈后,掉落在地,六枚銅錢背面朝天,大吉大凶之卦!

九長老面色一凝,四枚銅錢背朝天便是凶卦,五枚銅錢背朝天是大凶,但六枚銅錢同時背朝天的情況極為罕見,吉凶難測,有可能是大凶中的大凶,也有可能是大吉中的大吉,更有可能凶中有吉,危險與機遇並存。

當即他大聲說道:「今年水府中很不尋常,可能會出現許多往年沒有的大兇險,但也可能是大機緣!你們若不願意去的可留在岸上,不必勉強;進去之後一定要切記,你們只有十二個時辰的時間,十二個時辰后不管有沒有收穫,一定要離開水府1

這三千名太初教弟子都是修為低下之輩,在門中地位不高,去水府是為了能獲得仙緣奇遇,從此鹹魚翻身;當九長老說水府中有大兇險時,一個個面露猶豫之色,但當楚長老說可能是大機緣時,登時一個個想起水府中的莫大仙緣寶藏,那點畏懼之心煙消雲散。

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修仙者為了獲得罕見的仙緣奇遇,也不惜賭上自己的身家性命。

九長老說罷,數名去過水府多次的弟子,已經迫不及待的從岸上跳下湖底通道,直奔水府而去。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這個道理人人都懂,在有人帶頭下,即便是那些心頭還有畏懼和疑慮的弟子也爭先恐後的跳下去,生怕別人佔了頭籌搶了仙緣寶藏,紛紛朝水府奔去。

在龐大的人流衝擊下,秦浩軒和徐羽等人也被衝散了,所幸葉一鳴一直跟在秦浩軒身邊,他一把抓住秦浩軒的臂膀,道:「水府極大,它的入口是一個巨型傳送陣,待會我們手拉手走進去才能被傳送到同一個地方。」

秦浩軒點了點頭,抓著葉一鳴的手更緊了幾分,畢竟今年的水府與眾不同,連神通廣大的九長老都不知道是吉是凶,還是小心謹慎些好。

順著人流,秦浩軒和葉一鳴也走過湖底通道,來到一道光幕前。

這道光幕是水府用來隔絕湖水的靈力屏障,像一個巨大的雞蛋殼將偌大的水府包裹其中,才不至於讓水淹過來。

秦浩軒和葉一鳴毫無阻礙的穿過這道光幕,感覺身子一輕,片刻后眼前場景忽然變幻,他們出現在一個偌大的花園中。

若是李靖看到這個花園,一定會無比驚嘆,因為這裡比翔龍國皇宮的御花園還要大上數倍,各種奇花異草爭奇鬥豔,參天古木和五顏六色的小花小草相映成趣,布置得別有風味,一時間將秦浩軒迷住了。

「秦師弟。」葉一鳴很快將沉醉在美景中的秦浩軒叫醒,道:「這水府是一個巨大的迷宮,我進來過十多回,也分不清東西南北,你一定要跟我在一起,千萬不能走丟了,否則可就麻煩了。」

秦浩軒點了點頭,又開始觀察了周圍的景緻,他抬頭看了一眼距離地面約有十丈高的光幕,光幕之上是日月湖的湖水,這光幕十分古怪,儘管上面還有很深的湖水,卻能將天上的陽光引入水府中,讓水府不會有陰森沉鬱的感覺。

感受了一番水府的神奇后,秦浩軒忍不住讚歎了一聲:「這水府當真是奪天地之造化,莫非是仙人遺留?」

葉一鳴苦笑著搖搖頭,表示不知道。

秦浩軒又詢問葉一鳴道:「葉師兄,長老說這水府中有仙緣寶藏,你可知道這是什麼樣的仙緣寶藏?」

葉一鳴繼續苦笑,道:「水府中有什麼仙緣奇遇,不僅是我不知道,就連太初教歷代掌教恐怕都知之甚少,因為從來沒有人得到過,只是在水府中偶爾能感覺到一陣磅礡的仙氣,卻又不清楚確切來自何方。」

秦浩軒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心中也不禁嘲笑自己,這水府仙緣寶藏從來沒有人見過,若是有人能知道這寶藏是什麼才真是怪事。

他們兩個在這花園中走了一會兒,更是驚嘆水府的奇妙和巨大,就這麼一個花園,以他們兩個修仙者的腳力,一主香時間都沒走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