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一百二十五章 翻臉翻書翻書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五章 翻臉翻書翻書臉【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兩人邁出步伐,正要從時空裂縫旁經過,卻不料這時空裂縫猛然又擴大了一倍,變成足足兩人大小!一股強烈的幽泉氣息傳來,寒冷深邃,刺人骨髓,將他們兩人逼回原地,道道黑氣從這時空裂縫中逸出。

「跑不了了,謹慎應戰吧,這頭冥物肯定比剛才那頭更凶狂1葉一鳴輕嘆一聲,面色漸漸嚴肅起來,同時也將從楚湘子身上搜出來的那枚仙苗境三十葉的靈符扣在手上。

在他們兩人的凝視下,這時空裂縫果然沒讓他們失望,裂縫中走出來的是一個人類!而且模樣極其好看的人類!與常人唯一不同的,或許便是它的膚色略微有點古銅的味道。

不!秦浩軒很快感覺到了對方身上散發著魔氣,而不是修道者的修仙氣息。

秦浩軒打量著對方,對方也打量著秦浩軒兩人,從它的眼睛里可以看到智慧生物才有的那種藐視的味道,就如同人在看一隻蟲子般的藐視。

「師弟,小心了……」葉一鳴低聲說道:「這種情況師兄也沒遇到過……在水府之中越是這般,代表的便越是危險……他的眼睛里充滿了智慧……這已經是魔了……」

葉一鳴的話音未落,秦浩軒更還沒來得及搭話,走出的「人類」便從懷中摸出一把摺扇,很是隨意「唰」的將其撐開,帶著幾分瀟洒的說道:「人類?你們可以稱呼本座為『刑』公子,給本座跪下,饒你們不死。」

秦浩軒沉默的打量著『刑』,它的外衣墜角出還沾著鮮血,那不是人類的鮮血,應該是魔物的!魔物也會攻擊魔物?

「小心……」葉一鳴提醒秦浩軒道,手裡扣著從楚湘子身上找出的那枚仙苗境三十葉的靈符,只要這魔物敢過來,他就毫不猶豫的引動攻擊。

葉一鳴再度提醒秦浩軒道:「仙樹境的魔物都不會說人話,可它卻會說人話,這頭魔物不簡單!待會動起手來,我拖著它,你一定要速速離開這裡1

讓葉一鳴擔憂的是,這頭魔物竟然會說話,一般實力境界相當於仙樹境的魔物都還不會開口說人話,可這頭實力境界充其量僅相當仙苗境二十葉的魔物竟然會開口說話!肯定比剛才那頭更難纏。

刑語氣囂張的怪笑道:「二位,還不跪下?真的要本座動手?吸了你們的血肉不成?」

刑逼近的同時卻還帶著幾分讀書人的儒雅,葉一鳴和秦浩軒再次蹬蹬後退數步。

葉一鳴手裡雖然扣著一枚仙苗境三十葉的靈符,卻不敢輕易引動這枚靈符,畢竟他們身上能傷害到刑的東西就這枚靈符了,幽泉冥物不但身強體壯,而且敏捷度也不錯,若是沒打中它,自己就沒什麼能傷害到它了。

至於其餘兩枚仙苗境二十葉的靈符打在它身上,以幽泉冥物強悍的身體防禦,這兩枚同等境界的靈符肯定傷不了它。

刑一邊逼近秦浩軒二人,一面嘴碎的嘮刀著:「跪下,還能活命……」

秦浩軒陰沉緊張的臉上漸漸浮現出了笑容,這笑容看到刑的眼中有些刺目。

「師兄,這魔物一直在叨叨,卻不動手……」秦浩軒低聲說道:「或許他的身上有傷,看他衣角處……」

葉一鳴驚訝秦浩軒的冷靜,同時快速掃了一眼刑的衣角,刑下意識的想要將衣角藏在身後,這個動作卻被兩人收入眼底。

「師兄,攻擊1秦浩軒喊了一聲,迅速凝聚腦海中金霧一般的神識,凝成一道金色巨棒后射向這頭冥物,與此同時,葉一鳴也引動了手上那枚仙苗境二十葉的靈符,靈符破碎,其中濃濃的靈力化作一柄利刃狠狠刺向刑。

刑嘴眼睛猛地張大,唇角帶著一絲陰謀得逞的笑意,這種級別的靈符攻擊威力雖大,速度卻太慢了!怎麼可能被其打中?這邊是他們的殺手了吧?它正想輕輕一躍,躲開這道靈符,卻沒料到從看起來較弱的那個人類身上射出一道神識,使它的腦袋莫名產生一陣巨疼。

「啊!啊1刑被秦浩軒神識攻擊后,那道仙苗境二十葉的靈符便不偏不倚地轟在了它的身上,被攻擊的它渾身亮起綠光,尖叫著跳開,一臉驚訝的瞪著秦浩軒,它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一個如此弱小等級低微的修仙者,為什麼會有這麼強大的神識!

雖然刑的實力比剛才那頭冥物更加強橫,但和它一樣,神識也比較薄弱,比一般仙苗境二十葉修仙者要弱許多。

秦浩軒的這道神識攻擊雖然沒將它的靈魂碾碎,但已經讓它眼睛露出驚恐之色,又蹦又跳的退出了很遠。

就在刑準備從時空裂縫中鑽回去時,這道黝黑的時空裂縫忽然關閉了。

「媽的!怎麼關了?」刑怪叫一聲,連忙揮動雙手的吼道:「停手!停手!不要打了,我投降,我投降!再打下去對你我都沒什麼好處1

葉一鳴有些驚訝的望著身強體壯的刑,幽泉冥族除卻**強橫外,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堅決不會投降,即便是投降也是詐降!

他悄聲提醒秦浩軒道:「別相信幽泉冥物的鬼話,它很有可能是詐降。」

聽得葉一鳴的話,刑苦著臉道:「我是真投降,若你們把我神識打碎了我就死了,我能不投降么?你們人類不是有句話,識時務者為俊傑么?」

葉一鳴愣了愣,雖然刑說得很有道理,但是誰知道它是真投降還是詐降,如果被它背後襲擊,以它相當於仙苗境二十葉的實力,自己和秦浩軒肯定討不得好。

秦浩軒一雙如刀子般銳利的眼神盯著刑,他一面暗暗凝聚神識,一面盤算:自己再用一到兩次神識攻擊,說不定便能將這頭幽泉冥物給斬殺了,但是它的身體極為強悍,如果臨死一擊的話,自己或葉師兄也會受些傷,在目前這個極不安全的水府之中,一旦受傷的話,會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

最重要的,這魔物恐怕還有底牌沒有亮出來,真的完全拼殺生死……自己跟師兄難道沒有一個閃失,而且若是神識損耗過大,再遇到冥物又該如何應對?

「你走吧。」秦浩軒凝視了刑許久,嘴裡吐出這三個字。

刑獃滯了一下,很是驚訝的望著秦浩軒,一雙眼睛瞪得很圓問道:「真的放我走?」

秦浩軒懶得跟對方多說什麼,也怕對方揣測自己的心思,乾脆說道:「滾1

刑的眼珠子連連轉動,思考著各種的可能,最後突然笑了:「本座也不想同你們真的拼個你死我活,你也想留力保命吧?那好,相見是緣分,怎麼也得給本座點好處……」

「那,我們還是拚命吧……」秦浩軒拉開了架勢,他沒想到遇到的這魔物看似儒雅狡詐,卻還有著無賴的一面,見到有機會拿好處立刻就變臉。

刑也沒想到秦浩軒說變臉就變臉,下意識的向後退了一步,擺手笑道:「開玩笑,開玩笑。這位道友,你怎麼這麼開不起玩笑……我滾便是了……」

秦浩軒有些不適應刑的連續變臉,而刑已經連連後退中說道:「你放心,本座絕對不會攻擊你們的,本座會離你遠遠的,你比幽泉里那些強大的冥族還可怕1它一邊說著,一邊倒退,等雙方相距很遠了,它立馬轉過身子逃之夭夭。

秦浩軒頓覺輕鬆的對葉一鳴道:「師兄,我們總算可以離開這裡了。」

葉一鳴點點頭,他們選擇了和刑的相反方向,但葉一鳴還是十分謹慎的一邊扣著那枚仙苗境三十葉的靈符,一路仔細的檢查著周遭,生怕那頭冥物是詐降,躲在哪個暗處攻擊自己。

夜色已經深了,這個美麗花園在上空碧綠的湖水射出的幽光映襯下,顯得幽暗可怕。花了大約一主香時間,葉一鳴才帶著秦浩軒找到了花園的出口,花園的出口通往兩個方向,一個是一條幽幽小道,一個是通往院落,葉一鳴考慮了很久,最終選擇了那條幽幽小道,他對秦浩軒道:「院落里房間太多,如果有人或冥物躲在暗處,我們也很難發現,很可能遭受它們攻擊,這條小道比較窄,只要我們小心注意一些,被暗算的可能性不大。」

秦浩軒很是贊同的點頭,畢竟葉一鳴來過水府十多次,經驗比自己要足些。

這個水府極大,院落占的比例不大,更多的是庭院花園,廣場走廊,就像一個巨大的迷宮,要想在水府里尋找到仙緣寶藏,或者是找到幾滴鍾乳靈液,只能全憑運氣了。

這條幽幽小道僅能由三人並排通行,一面是藏不住人的低矮灌木,一面是高達兩丈的紅色牆垣,被暗算的可能性確實很小,但狹路相逢的可能性就很大。

秦浩軒和葉一鳴剛走在這條小道上,前方就出現一個臉盆大小的黑洞,一團團黑霧一般的冥魂從裡面逸出來,足有二三十頭之多。

如果不回到花園,就只有將它們殺了衝過去。

秦浩軒邁步上前,腦海中一條條神識金棒形成,雨點般的打在一頭頭冥魂之上,那本便是十葉境修為的修仙者也要費勁力氣才能殺死的冥物,在神識的攻擊下,脆弱的連豆腐都不如,轉眼間全部化為青煙。

葉一鳴站在旁邊苦笑,身為入道師兄的自己,如今竟然被師弟保護,而這位師弟彷彿天生就是冥物的剋星,那些難纏的冥物,在他面前就是一堆廢柴啊!

兩人走過這條幽幽小道,來到一個美麗的庭院。

這個庭院雖然比不上剛才那個花園漂亮,但同樣也很大,庭院中溪流假山,各種花草樹木一應俱全,還有供人休憩時使用的石桌石凳。

來到庭院,首先落入他們兩人眼中的是一地的屍體,這些屍體有幽泉冥物,也有同門的師兄弟,顯然這裡不久之前才經歷了一場大戰,悲慘異常。

些靈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