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一百二十六章 識人識面難見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六章 識人識面難見心【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葉一鳴皺著眉檢查了四周,道:「剛才這裡應該出現了一批冥物,被人清理了,現在暫時是安全的。」

說罷,葉一鳴又自言自語道:「水府我也進來過十幾次,除了同門內鬥,為搶奪靈液互相殘殺外,還真沒有其他危險,看來這一次一定是有大問題。」

秦浩軒沉默不語,此時他體內仙苗因為缺乏靈力而顯得有些枯萎,他見附近有幾座三四丈高的假山,可以暫時藏身,於是對葉一鳴道:「葉師兄,我們先去那裡打打坐,恢復一些靈力吧。」

正在他們商量間,忽然傳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

他們兩人忙朝那假山群中躲去,聽腳步聲雖然像是太初教的弟子,但他們對本門弟子也不太信任,畢竟水府是一個沒有規矩的地方,死在這裡也沒人會知道是怎麼死的,於是有少數在門規束縛下不敢肆意妄為的太初教弟子在這裡便燒殺搶掠,往年這種事有很多,今年肯定也不會少。

這個腳步聲是一個穿著褐色宗袍的男弟子傳來的,躲在暗處觀察他的秦浩軒見了此人,也不禁暗贊一聲。

這位師兄劍眉星目,丰神俊朗,嘴角始終禽著淡淡的微笑,堂堂七尺之軀玉樹臨風,龍行虎步,瀟洒無比,彷彿沒將這危機四伏的水府放在眼裡。

他身上那身褐色宗袍,充分表明他仙苗境二十葉的實力,畢竟能進水府的只有仙苗境二十葉以下的修仙者,而穿褐色宗袍最低標準是仙苗境二十葉。

葉一鳴看到此人,暗道一聲,是他?

這人名叫武義,人如其名,在太初教中低層弟子中口碑極好,又是飽滿仙種,入門十年,被他提攜幫助過的師弟不下百人,素有「忠肝義膽」的美譽;武義因為長相俊秀,資質不錯,古道熱腸,人品又好,被許多中低層弟子所熟知與喜愛。

如果不是還有特殊仙種的存在,以武義的名聲人品,幾十年後也將會是掌門寶座的有力競爭者,最差也有競爭堂主的資格。

他在這庭院中站立一會,靜心凝聽,散出靈力探測,很快發現秦浩軒和葉一鳴的藏身所在,只見他健步走了過來,站在假山群外,拱手作揖道:「假山中的兩位師弟,我乃武義,我不會攻擊你們,而是有事想請你們幫忙,還望現身一見。」

秦浩軒一愣,將詢問的眼神投向葉一鳴,葉一鳴沉吟稍許,道:「此人名聲不錯,經常提攜後進弟子,應該不是壞人,如果他想攻擊我們,直接衝進來便是,完全不必在外面喊話。」

「嗯,那我們就出去,看看能幫上他什麼忙吧1秦浩軒和葉一鳴做好決定后,走了出來。

在走出來之前,葉一鳴微微整理了下衣衫,又用手揉了揉臉,做出一副精神抖擻的模樣。

秦浩軒很快明白過來,他也學葉一鳴的樣子讓自己看起來更有精神,裝出一副全盛時期的表情,一來不會被人瞧不起,二來若是遇到不軌之徒,別人攻擊你之前也會掂量掂量。

整理完畢后,他們走下假山,神采奕奕的站在武義面前。

武義的名聲秦浩軒也曾有耳聞,都說他忠肝義膽古道熱腸,這一次近距離的接觸見面后,秦浩軒對他的好感又深了幾分。

他臉上始終掛著淡淡的微笑,雙眼熠熠生輝,高挺的鼻子,微翹著露出和藹微笑的嘴唇,這精巧俊秀的五官恰到好處的搭配在一起,顯示出他與眾不同的親切感,更讓秦浩軒意外的是,他身上流露出一股謙遜有禮的氣質。

太初教四大堂里竟然還有這種人物。

「自然堂葉一鳴,請問武師兄有何要幫忙的地方?」葉一鳴走出去后,先自報家門。

武義十分親切的笑道:「自然堂葉師兄的大名,武義也早有耳聞,無奈葉師兄忙於修練,不曾會晤,今天第一次見面,就要請葉師兄幫忙,真是慚愧。」

這幾句話十分客氣,卻讓秦浩軒很是意外,畢竟在其他四大堂弟子面前,一旦報出自然堂的身分,無一不是露出冷落鄙視的眼神,像武義這種面不改色,還說出一長串客套話的人,簡直絕種了,可見這人確實不錯。

「事情是這樣的,我在那邊的庭院中,發現了一個有很多鍾乳靈液的地方,我在來之前看過許多這方面的書,可以肯定這些鍾乳靈液從未被人發現過,但是這些鍾乳靈液外有一個禁法包圍,我也取不到這些靈液。」武義娓娓道來后,又道:「我仔細研究后發現,這個禁法是由修仙高手設立的,而且它很古怪,如果不能一次破除,它受到攻擊后就會帶著這塊地整個直接瞬移走,這水府太過巨大,想要再找到它可就難了。」

「修仙高手人為設置的禁法?那他為什麼不取走呢?」葉一鳴自言自語了一句,微微皺眉,又對武義道:「以武師兄的實力都無法打破禁法,卻不知想讓我們兩個怎麼幫忙?」

武義道:「家師曾教過我一個陣法,名為聚力陣,聚力陣需要二十四人才可催動,它能在短時間讓大家的靈力恢復到全盛時期,然後集所有人之力於一起,傾力一擊,為此我還找了一些師兄弟幫忙,現在就缺兩人了,如果加上葉師兄和這位師弟,恰好能催動聚力陣。」

葉一鳴想了想,對秦浩軒道:「武師兄素有俠名,經常提攜和幫助門派中的後進弟子,現下他有需要,我們也當幫忙。」

秦浩軒道:「葉師兄認為可以,那便可以。」同時,他望著武義的眼神有些驚訝,在這個彼此懷疑算計的水府里,他竟然能憑一己之力,號召這麼多人來幫忙,看來平時的確是做了不少好事。

聽聞葉一鳴願意幫忙,秦浩軒也不反對,武義大喜道:「兩位鼎力相助,武義感激不盡,兩位儘管放心,在拿到靈液后,我也不會一人獨吞,一定會拿出來和大家一起分享。」

葉一鳴笑了笑,道:「如此,便請武師兄帶路吧。」

武義也不推諉,帶著葉一鳴和秦浩軒七彎八拐的來到那處有鍾乳靈液的庭院。

這個地方極為偏僻,比剛才那個庭院要小,但空曠許多,來往這裡的路十分狹窄隱秘,如果不是武義帶路,秦浩軒和葉一鳴絕對不會找到這裡。

在這庭院中央有一塊造型奇特的石頭,這塊石頭外表浮現著一層淡淡的赤色光芒,而在裡面則是一團乳白色的鐘乳靈液,這團鍾乳靈液足有半碗之多。

看到這麼多鍾乳靈液,葉一鳴驚喜莫名,鍾乳靈液十分珍稀,經常一處也只有一兩滴,連三滴的情況都十分罕見,但這裡卻有這麼大一團,這麼一團鍾乳靈液如果拿來煉製壽元丹,定然足以讓師父璇璣子延壽!

可惜這鐘乳靈液不是自己發現的,而且外面浮現的這層淡淡的禁法光芒一看就知道不簡單,以武義仙苗境二十葉的實力都打不開,還需要找二十四人組成聚力陣才有把握打開,即便自己和秦浩軒單獨找到這團鍾乳靈液,也只是可望不可及。

來到這裡后發現果然如武義所說,這庭院里已經熙熙攘攘聚集了二十多號人,看到武義又帶來了兩人後,他們臉上露出欣喜的笑容。

「武師兄俠肝義膽,一呼百應,在這裡都能聚集這麼多人幫忙,真令我等佩服啊1

「是啊,今年下水府的三千人里,要我選最信賴的人,非武師兄莫屬1

「可不是,武師兄一說找我幫忙,我立馬就來了,要換了別人,我還會擔心他坑我呢1

……

武義微微一笑,朝大夥躬身一禮道:「武義謝謝諸位師兄弟信任,時間不多,我們開始吧1

他讓二十四人站成一圈,手拉手將鍾乳靈液的禁法包圍起來,接著他從懷中掏出不少靈石和畫著古怪字元的黃色符紙,按照陣法要求擺好后,他便站在陣眼處開始驅動陣法。

一道道古怪的字元從地上飄起,擺在地上的十多顆靈石忽然冒出幽幽綠光,一道道綠色靈力將他們彼此牽引起來,漸漸縮小,漂浮在禁法的上空,形成聚力陣的虛影。

這道聚力陣的虛影就像一個大型聚靈陣,開始將附近靈氣迅速汲取過來,為所有人補充靈力。

純正溫和的靈氣湧入體內,讓秦浩軒和葉一鳴感覺精神一震,這速度雖然比不上吃行氣散,但是比自己打坐快多了,秦浩軒和葉一鳴原本靈力消耗過度,丹田氣海中幾乎已經空了,仙苗都露出枯萎貌,在濃濃的靈力灌溉下,逐漸恢復了生機。

其他的修仙者雖然不比秦浩軒和葉一鳴消耗得多,但體內靈力多多少少有些虧空,在這迅速的汲取下,每個人臉上都露出舒坦的笑容。

武義師兄真厚道啊!

不過這種美妙的感覺沒有持續多久,秦浩軒和葉一鳴雖然體內靈力還沒吸取滿,但是一些本身靈力消耗不多的弟子卻受不住了,他們丹田氣海的靈力已經儲存夠了,就連經脈中都塞滿了靈力,眼看就要裝不下了,一個個血脈賁張,青筋暴起。

「武師兄,怎麼還不引動陣法,再不引動陣法,我的丹田都要被靈氣撐爆了1這名弟子撐得十分難受,但他動了動手,卻發現根本縮不回來,他的雙手和兩邊弟子的手彷彿融為一體,根本分不開。

這時,他們發現站在陣眼裡,原本一臉和煦笑容的武義臉上,逐漸露出陰毒殘忍的笑意,面部表情瞬間猙獰起來,跟他平日里親切和氣的形象判若兩人,就連他身上透出的親人氣質,此時也變得陰冷起來。

「啊!陣中陣1一名仙苗境十七葉的修仙者驚呼一聲,他在聚力陣下,看到另外一層光幕隱約浮動,聚力陣之下的陣法和這個陣法合在一起,立刻便組成了另外一個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