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一百二十八章 寶藏暗處藏寶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八章 寶藏暗處藏寶藏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赤煉子捏了一個手訣,巨大的靈氣迅速聚集在他的身上,靈力劇烈的波動,卷得地上沙塵漫天飛舞,被捲起的沙塵凝聚在他身前,在靈力的灌輸下劇烈膨脹,變成一個巨大的石塊!

體內靈力紊亂的葉一鳴見狀,也神情緊張的捏了一個手訣,嘴裡快速的唸唸有詞,隨著他念動法訣,調動靈力,一面對秦浩軒道:「快走1

秦浩軒卻不為所動,他已經死了一個師兄,不能再讓葉一鳴為自己死!既然神識攻擊對他無用,那就只能再次動用無形劍了!好在剛才血祭陣中,自己已經迅速的補滿了體內的靈力。

他右手緊扣無形劍,熟練的催動體內靈力,瘋狂而磅礡的湧入這小小的無形劍中,無形劍輕顫之後,在赤煉子即將揚起那巨大石塊將他們砸成肉餅之前,無形劍激射而出,赤煉子感覺到一陣銳利的殺氣奔騰而來,卻已經躲避不及,被秦浩軒射穿眉心,倒地而死。

再次使出無形劍的秦浩軒和前一次一樣,體內仙苗陡然接近枯萎的邊緣,原本靈力充足的丹田氣海再次捐滴不剩,他一瞬間變得萎靡不振,再也站不起來。

在太初教古雲堂一個闊氣院落的某個房間,一個顎骨微凸,面型消瘦微尖,膚色略黃的中年男子盤腿坐在一個陣前,他的身上散發出一陣陣陰鬱逼人的氣息,他一臉細密的皺紋,猶如又乾又皺的橘皮,此時這張如風乾橘子皮的臉上,正怒火熊熊。

他陰沉而憤怒的目光落在身前那個插滿了符旗的小陣上,此時這個小陣被毀,符旗撒了一地,陣中一個用黃色符紙摺疊的小人正在熊熊燃燒,如果被見多識廣的人看到,定會驚訝的認出,這是邪道修士才會的移魂陣,而更令人驚訝的是,這個移魂陣竟然被人破了!

這人便是古雲堂古雲子的師弟,赤煉子。

「混蛋!一個自然堂的廢物,一個新人弟子,竟然破掉老子的移魂陣,搶了老子的鐘乳靈液!日後定將你們碎屍萬段、挫骨揚灰不可1他身上怒氣再度高漲,渾身靈力激蕩,眼睛朝身前那移魂陣一瞪,一道青煙頓時從小陣上冒起,轉眼間便將它燒得一乾二淨。

燒燬了移魂陣等邪惡證據后,赤煉子也稍微平靜了一些,自言自語道:「居然藏有能殺死仙苗境二十葉武義的寶貝,等你從水府中出來,得找個理由將你抓了,逼問出你的寶貝不可,還有我的鐘乳靈液,一定要得到1

剛才他控制著武義的身體,正要將秦浩軒和葉一鳴殺死,卻反倒莫名奇妙就被秦浩軒殺死了,移魂陣被毀掉的那一霎那,他徹底傻了,一個仙苗境一業蘢櫻竟然有能力破掉自己的陣法?

這個秦浩軒只是仙苗境一葉的修為,不但在血祭陣中僥倖不死,竟然還能殺死仙苗境二十葉的武義,看來身上一定有重寶!

赤煉子在心裡暗暗盤算,還好他們也有沒有自己奪魂的證據,便是知道事情真相也沒什麼用處,只要他們活著離開了水府,那重寶放在其身上太可惜了,對太初也沒有過多幫助,還是收過來的好,至於鍾乳靈液也必須拿到手,如今壽元無多,天人五衰將至,必須在天人五衰到達之前取到靈液才好。

殺死被赤煉子控制的武義后,天色已經露出魚白,昏暗的晨光灑落在水府中。

葉一鳴激動的望著那團漂浮在半空的鐘乳靈液,眼中露出炙熱的光芒,此時就剩下他和秦浩軒兩人,只要他們想出合理的辦法,將這些靈液帶出去,便可以給師父璇璣子煉丹延壽了!

因為仙苗境二十葉以上的修仙者無法進水府,水府每年只出現很短的時間,這些鍾乳靈液又極為稀少,所以它們極為珍貴,即便是誰能獲得,也必須賣給宗門,私藏鍾乳靈液相當於欺師滅祖的大罪!

將這些鍾乳靈液收上去后,有資格享用的也只有掌教、老祖宗及長老院的幾名長老,就連四大堂堂主之尊,也沒有這個資格。

宗門吶灘樽齙眉為嚴格,而且把關的人是修為通天的九長老,想要瞞過他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葉一鳴自武義懷中,將他的玉瓶取了出來,小心翼翼的將這些鍾乳靈液裝了進去,然後又發起愁了,因為將靈液全想帶出去著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旦被查出來夾帶私貨,璇璣子也保不住他。

「這些鍾乳靈液,該如何帶出水府呢?如果光明正大拿出去,肯定會被門派收繳,這麼多靈液確實能換來一筆數目不菲的靈石,但師尊卻用不到了!只有將它們悄悄帶出水府,才能給師父延壽1葉一鳴望著秦浩軒,似在詢問,又似在自言自語:「修仙界實力就是一切,沒有實力,就算得到好東西也愁保不祝」

就在葉一鳴無比糾結時,虛弱的秦浩軒將懷中的小蛇取了出來,對葉一鳴道:「師兄,我有辦法,你將玉瓶放在地上。」

秦浩軒平躺在地上,將靈魂附入小蛇體內。

葉一鳴看到原本一動不動的小蛇忽然動彈了,而秦浩軒卻像死去一般沒有呼吸,大為驚訝。

這小蛇來到玉瓶前,張大嘴巴,原本小小的蛇嘴一瞬間變得比玉瓶還大,一口將這玉瓶吞入口中,隨後又恢復成原來大校

小蛇的身體還是如之前一般大小,絲毫看不出異常,更無法想像它剛才還吞了一個腕口粗細的玉瓶。

它走到秦浩軒身邊,隨後秦浩軒便睜開眼睛,將小蛇放入懷中后坐了起來,笑意盈盈道:「葉師兄,這是我的秘密,希望你能幫我保守1

此時的葉一鳴已經震驚得目瞪口呆,在秦浩軒對他說話后,他連連點頭,道:「秦師弟,我剛剛什麼都沒看到。你有什麼秘密嗎?那不要告訴師兄,師兄不想知道。」

看著收起小蛇的秦浩軒,強忍著好奇沒有詢問的葉一鳴,不禁在心中暗暗想道:秦師弟這小蛇是從哪裡來的,竟然有如此神奇的功用?也不知道他還有其他什麼寶貝,看來自己這個師弟當真是福緣深厚的人,顯然在進水府之前已經有過仙緣奇遇,否則普通人家出身的小孩,哪有這種神奇的東西!不論是這條小蛇還是擊殺楚湘子和武義的那未知寶貝,都十分奇特,別說一般的修仙者,就連太初教掌教、老祖宗這種級別的強者,都不一定能獲得。

秦浩軒摸著懷中的小蛇,忽然長嘆一聲:「哎,仙道無情,不過三天時間,如果蒲師兄能多活三天,這些鍾乳靈液練成丹后,也可以給他延壽,他也不至於這樣……」

提起蒲漢忠,葉一鳴心中也沉重起來,微微嘆息:「天道無情,命運無常,誰也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我們能做的唯有抓住現在,才能把握未來!就像漢忠經常囑咐你的,壽元是修仙者的根本,只有努力提升境界,才能獲得壽元。」

秦浩軒鄭重的點了點頭,一掃臉上的頹廢,道:「得到這些鍾乳靈液,師父延壽有望,蒲師兄在天之靈也當欣慰了。葉師兄,我剛才靈力消耗過度,先打坐盤膝了1

葉一鳴點點頭,他望著秦浩軒時有些出神,和秦浩軒相處的這幾天來,他已經被秦浩軒的各種獨特表現都震驚得麻木了,這個師弟總能冒出各種層出不窮的驚喜,不但屢屢絕處逢生,還能化腐朽為神奇,偷運鍾乳靈液這麼棘手的事,都被他輕鬆解決了!

「師傅他老人家……終於有希望了。」葉一鳴眼中閃過一道亮光,臉上洋溢著無法掩飾的興奮,他終於知道為什麼蒲漢忠特地找他談了一下午,讓他好好幫助秦浩軒。他和秦浩軒接觸后,發現他不但重情重義,還如此神奇,屢屢給他出其不意的驚喜!

秦浩軒將無形劍撿回后,從懷中再次取出一包行氣散,吞入嘴裡開始迅速補充靈力,而葉一鳴在四周檢查一番,發現沒有異常后,也盤腿打坐調整體內紊亂的靈力。

葉一鳴調息體內紊亂的靈氣不用多久,不過秦浩軒吞食靈氣散卻耗費了足足三個時辰,在這三個時辰里雖然出現了一些零星的冥魂,都被葉一鳴解決了,這個院落偏僻得很,三個時辰也沒有其他人找過來。

待秦浩軒恢復靈力,從打坐修練中睜開眼睛,葉一鳴正在看一面鏡子,它是葉一鳴剛才在鍾乳靈液的下方找到的。

「師兄,這面鏡子是什麼?」秦浩軒拿過這面周身透出靈力波動的青銅鏡子,翻來覆去的看了看,總感覺它很不一般。

「這不是普通的鏡子,它叫千里鏡,是一件法寶。」葉一鳴頓了頓后,目露精光道:「法寶、丹藥、飛劍這三樣東西,都是極其珍貴的修仙資源,傳聞煉製法寶的消耗特別大,動輒就是上萬,甚至幾十、上百萬顆靈石。」葉一鳴說到最後,連自己都暗暗咋舌。

秦浩軒聽得一臉心驚肉跳,拿著這面千里鏡翻來覆去又看了許久,道:「這面鏡子可以載人?可以飛千里?」

葉一鳴笑著搖搖頭道:「我曾看過一些法寶類的書籍,有過關於千里鏡的介紹,這千里鏡雖然只是輔助性的低等法寶,但製作方法在幾千年前的仙魔大戰中失傳,現在已經極少有人有了!千里鏡不能用來作戰,一般用在監視、探查等方面,比如你在一個未知區域,可以用它來探知哪裡有危險,哪裡有什麼天材地寶。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秦浩軒點了點頭,拿著這枚千里鏡陷入沉思,半晌后說道:「這些鍾乳靈液外有人工禁法,又有這麼一個法寶,看來早有人發現了這些靈液,只是不知出於何種原因,並沒有取走。」

葉一鳴也若有所思的想了一會,最後坦然一笑道:「不要太過杞人憂天!修仙者向天奪命,連天都不怕,還怕人么?」

「對了師兄,這面千里鏡如何使用,你可知道?」

「你輸入一道靈力,然後就可以看到附近的情況,想要看得更遠,輸入的靈力也就需要越多。」

秦浩軒嘗試著輸入一道靈力,毫無反應,他不得不加大靈力投入。

在靈力足夠后,這千里鏡鏡面爆出一陣白色毫光,之後又恢復正常,而原本和普通鏡子沒什麼區別的鏡面中緩緩出現一個畫面,竟然是他們和武義相遇的那個庭院,秦浩軒繼續輸入靈力,變幻畫面,竟然看到了一群人正在打鬥,他好奇的停下來,發現竟然是十幾個人在圍攻一個人。

被圍攻的那個人,赫然是張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