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一百三十二章 掌中山河匯畫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二章 掌中山河匯畫卷【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一般人在修練如此高等強悍的功法,往往會布上一個禁法,防止別人偷窺,但李靖卻沒有布禁法防備被人偷窺,一來他的實力還不足以擺出禁法,二來千里鏡這種法寶已經十分罕見了,李靖壓根就沒想到竟有人會有。

在吸取了真龍狂氣后,李靖再次將收入懷中的那枚丹拿了出來。

他撿起來打開瓶塞,一股丹藥的清香味傳來,竟然是一瓶丹藥,而且光從品相和氣味就可以得知,這丹藥絕不普通。

幾個跟在李靖紹頓時大拍馬屁:「李師兄真是天之驕子,隨便逛逛都能得到珍貴的丹藥,以李師兄絕頂資質,吃了這些丹藥,一定會更加強大1

「還有這本秘籍,真是參天地之造化而生,光是書中傳來的氣勢就如此驚人,李師兄練成之後,得有多麼恐怖呀1

「對,李師兄的運氣豈是我們羨慕得來的,接下來還有些時間,很有希望得到傳說中的仙緣寶藏,屆時別說區區一個徐羽,就連得了些許小奇遇的張狂,也肯定拍馬都追不上您了1

「水府的仙緣寶藏,定然是為李師兄設的,不然這麼多年過去了,怎麼還沒有人得到過呢?」

「我之前一個人的時候,還沒感覺到什麼仙氣,自從和李師兄會合了,跟著李師兄走,時不時能感覺到一陣陣仙氣,肯定是李師兄距離仙緣寶藏愈發的近了,這種感覺才會這麼強烈。」

「李師兄,您說您的這枚神丹,還有這本秘籍,是不是就是傳說中水府的仙緣寶藏?」

李靖略微沉思,搖搖頭到:「不是,這水府如此神奇,我得到的這兩個寶貝,跟它隱藏的最大的仙緣寶藏比起來,肯定不值一提1

這時一名小弟又適時拍馬屁道:「以李師兄的天賦才情,極佳運氣,必然會得到那個令無數人羨慕的仙緣寶藏的1

「對,李師兄可是被上天眷顧的天才1

李靖微微笑著也不回話,將這丹藥揣入懷中,帶著他的一票小弟,繼續在水府轉悠著,心底暗暗想:這水府如此神奇,光是自己得到的東西就已經很了不得了,真正的仙緣寶藏該有多麼厲害!

*******************************

秦浩軒又催動千里鏡,繼續搜尋起來,這一次找了很久,他終於又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張揚。

這張揚正在用和幾隻忽然冒出來的幽泉冥魂作戰,雖然略顯狼狽,但仍游刃有餘的應付著,不用多久這些冥魂就被殺得煙消雲散了。就在張揚剛剛殺掉這些冥魂時,忽然那道碗口大的時空裂縫裡,鑽出來一條通體黑色,身長兩丈有餘,水桶般粗的黑色巨蟒;說它是巨蟒又不像,它渾身漆黑並沒有半點斑斕,而且腦袋上長滿了密密麻麻的眼睛,滿嘴尖銳的牙齒,還流著碧綠色的口水,看起來無比噁心。

它一出來,張揚便感覺到壓力了,這應該是一頭相當於仙苗境十葉實力的冥物,看到它后,張揚迅速朝後跳,一邊從懷中拿出靈符,接二連三朝那冥物丟去。

那冥物十分敏捷,一面躲閃一面吐出碧綠色的毒水,張揚好幾次差點躲閃不及被毒水噴中,那些假山巨石被毒水噴中后,都被腐蝕出一個個大洞。

「好傢夥1張揚一連丟了四個約仙苗境十五葉的靈符,最終退無可退時,他忽然站在原地,躲開那冥物吐出的兩口毒水后,手中扣著的那枚約仙苗境二十葉的靈符催動了。

靈力猛然炸開,凝成一柄長矛,刺入那冥物的口中,頓時將它開腸破肚,這氣勢洶洶的冥物當場倒斃。

張揚殺完它后,繼續前行,雖然用掉了五枚靈符,卻連眉頭都不眨一下,顯然家底十分豐厚嘛!

秦浩軒看罷,暗暗心道,這些特殊仙種弟子都有自己的底牌,到水府中才肯亮出來,他忽然想到,徐羽妹妹會有什麼樣的底牌呢?

秦浩軒饒有興緻翻動千里鏡,但是催動一樣法寶需要的靈力實在太巨大了,更何況他這樣翻來覆去的搜尋和折騰,沒多久秦浩軒便覺得體內靈力不濟,在這個危險的水府中為了保證自己隨時都在巔峰狀態,足以應對各種突髮狀況,所以秦浩軒消耗完部分靈力后立刻盤腿打坐。

恢復靈力后,秦浩軒繼續搜尋起來,千里鏡換過無數場景之後,終於出現了徐羽那張熟悉的臉蛋。

徐羽和羅金花在進來時也是手牽著手,所以她們一直在一起,她們在一個較為空曠的院子里,此時的羅金花和徐羽正一臉凝重,被將近二十隻冥魂所包圍著,一面騰挪一面戰鬥,打得十分艱苦。

花了約一主香時間,她們兩人才將這些冥魂打完。

「師姐,這附近已經出現了三波幽泉冥魂和一頭冥物,我覺得很不尋常。」徐羽皺著眉頭,對羅金花道:「我隱約感覺到一陣莫名的牽引,想引導我走去那邊。」

徐羽指著前方一個大水潭,那個水潭上空雲霧繚繞,水潭中正盛開著荷花,潭中噴出一道丈許高的噴泉,時不時有幾條不知名的魚躍出水面,在溫暖的陽光下顯得悠閑自得。

羅金花毫不猶豫的說道:「既然有這種古怪的牽引,那我們就去看看,說不定是仙緣奇遇1

她們兩人朝那水潭走去,相距不過百丈遠,卻在這百丈路途中又遇到了兩批從時空裂縫中突然竄出來的冥魂,羅金花一面戰鬥一面激動著,說不定徐羽是要碰到仙緣奇遇了,雖然可能不是水府中傳說中的寶藏,但也相當了不得。

她們將最後一隻冥魂殺死,這才走到水潭旁,羅金花認真瞧了瞧並無異常,但徐羽閉上眼睛,仔細感悟一陣后,對羅金花道:「師姐,在那道噴泉上有東西。」

羅金花暗暗一驚,仔細朝那水潭上方看去,發現在水霧繚繞中,隱約可以看到一團黑影,若不是像徐羽這樣有所感應,單憑肉眼是絕對發現不了的。

「師姐,我去取了瞧瞧。」徐羽對羅金花說,一面凝聚靈力,準備用輕身術凌波微步踩踏水面,去將那東西取來看看。

羅金花連忙阻止道:「不行,這水府今年格外古怪,那裡說不定是一個陰謀陷阱,或者是某個妖獸冥物也說不定,你不能以身犯險,我的戰鬥經驗比你高,暫時實力也還比你強些,我幫你去齲」

徐羽看羅金花一臉堅定決絕的樣子,只好說:「好吧,那有勞師姐了。」

羅金花凝聚靈力,施展輕身術,凌波微步踏水而行,猶若仙塵仙女,身姿聘婷。

這輕身術是凡間武學輕功的升級版本,是低級靈法,可以使自己變得身輕如燕,加快行走速度,一般修仙者都會使用,因為消耗靈力不小,短期行走或者用來過江過河還可以,但不宜用作長途跋涉。

羅金花剛剛接近那噴泉一丈範圍內,這平靜的水潭忽然便波濤大作,原本只有成人臂膀粗細的噴泉驀然變成水桶粗細,然後水柱就像活過來一般,化作一頭巨大的水蟒,朝羅金花咬去,羅金花大驚失色,立馬凝聚,擋了這水蟒一咬才險沒受傷,但身子如斷線風箏一般被撞回岸上。

「師姐,師姐,你沒事吧……」徐羽忙走過去,將一身被水打濕,不住的咳嗽,顯然受了些輕傷的羅金花扶起來。

羅金花搖搖頭,道:「我沒事,但這水潭莫名古怪,兇險異常……」

徐羽卻道:「在剛才你被攻擊時,我心中出現的那道感應彷彿更強了。」

「徐師妹,你千萬不能以身涉險,剛才我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不,師姐,我決定走一遭。」徐羽異常堅定的拒絕:」這種感覺剛才更加強烈了,或許藏了什麼大秘密也說不定。」

徐羽目光中露出的堅決,讓羅金花也無可奈何,道:「那你自己小心,一旦不對,立刻回來。」

徐羽點點頭,應了下來,眼中閃爍著激動的光芒,運起輕身術,朝那水潭靠近。

其實倒不是徐羽貪財,此時的徐羽正在想,如果這裡真藏了什麼仙緣奇遇,自己得到之後增強實力,往後可以更多的幫助和保護浩軒哥哥,讓包括張狂在內的所有人都不敢欺負他!

徐羽孤身涉險,這邊從千里鏡看得清清楚楚的秦浩軒一顆心都提到嗓子眼,以羅金花仙苗境二十葉的實力,剛接近那噴泉,那噴泉便化作水蟒攻擊她,就連她都受了傷,徐羽只是仙苗境八葉,怎麼抵擋得了那水蟒的威力。

包括羅金花,都站在水潭旁遙望,屏氣凝神,隨時準備衝上去支援。

令人驚訝的是,徐羽一直踩踏水波來到噴泉旁邊,伸手就可以觸摸到這道噴泉,但這噴泉仍舊沒有化作水蟒攻擊徐羽。

此時徐羽身處水潭中央,四面八方都是嬌豔欲滴的荷花,天上太陽暖暖的照射在水面,噴泉噴出的水猶如一顆顆透明的珍珠,看上去賞心悅目至極,徐羽忍不住伸出手在噴泉上接了幾滴水珠,這時奇異的事情發生了。

原本水霧繚繞的水潭上方,霧氣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收攏,而原本足有一丈多高的噴泉也漸漸弱了下來,在噴泉上方的那個黑影漸漸明朗,這是一幅畫卷,令人驚異的是,這是一幅空白的畫卷,裡面空無一物。

這畫卷自動落在徐羽手上,徐羽剛觸碰到這質地如絲如綢的畫卷,更加奇異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水潭與水潭旁一座氣勢高大巍峨的假山都迅速縮小,最終縮成畫卷大小,印入徐羽手捧的畫卷中。

原本不甚巨大的水潭和假山,入了這幅畫中,便成了波瀾壯闊的湖泊和真正高大巍峨的名山大川,如果仔細凝神注視這畫,彷彿都能聽到波濤洶湧的水濤聲,巍峨雄壯不可攀登的大山,氣勢駭人!

而徐羽所站立的位置則變成了一塊綠草盈盈的陸地。

這神奇的一幕落在羅金花、秦浩軒、葉一鳴眼裡,一個個驚訝地不知所言。

羅金花羨慕的看了一眼這幅畫卷,又仔細研究了一番,恭喜道:「徐師妹,這幅畫卷顯然是真正的法寶,只是功用我也不知道,你且收好了,等出了水府,我們去找師父詢問個明白1

法寶?徐羽興奮的點點頭,法寶的價值她可一清二楚,門派中擁有法寶的人寥寥無幾,沒想到自己入門半年就能擁有一個,而且看這個法寶顯然品階還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