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一百三十三章 打你不過我投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三章 打你不過我投降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這都是個人仙緣,旁人是羨慕不來的。」羅金花感覺自己有些眼紅,又像是對徐羽說,又像是安慰自己的自言自語。

徐羽得到仙緣法寶,秦浩軒為她高興之餘,又擔心她和羅金花在水府中人單力薄,於是對葉一鳴道:「師兄,我們推斷一下方位,去與徐師妹會合如何?」

葉一鳴不置可否的點點頭,道:「你先推斷,我研究一下這禁法。」

說罷,葉一鳴蹲在地上,仔細研究起昨晚被武義破掉的禁法,一面看,一面摸著下巴沉思。

秦浩軒大為不解,道:「師兄,研究這禁法有什麼用?難道能通過這個殘陣,研究出它的製作方法?」

葉一鳴道:「要推斷出它的製作方法可不簡單,需要大神通大見識;禁法布置起來極為複雜繁瑣,一個細微處的變化即可能導致截然不同的功用,所以想根據它研究出禁法的布置手法很難。不過,我以前也看過不少類似書籍,研究過禁法的構成,如果在這基礎上將它恢復,然後受我控制,還是可行的。」

「恢復這個禁法有什麼用?」

葉一鳴笑了笑,道:「今年水府很是奇怪,如果我們在接下來的路途中碰到什麼危險,實在無法打過,便可以按照原路跑回這裡,躲進這個禁制中,只要這個禁制不被一下打破,它受到任何攻擊就會自動瞬移,這樣我們就能化險為夷了。」

秦浩軒一聽有道理,贊道:「僵還是老的辣,葉師兄老謀深算啊1

葉一鳴繼續埋頭研究並修復禁法,而秦浩軒則繼續鼓搗千里鏡,研究自己所處位置通往徐羽所在的路徑,以及探測路途上的危險。

秦浩軒在看路時,意外看到了被自己放走的那隻幽泉冥物,刑。

秦浩軒饒有興緻的觀察它一陣,看到了不少有趣的事情。

他發現刑在碰到修仙者后,不但會被修仙者攻擊,就連幽泉出來的同類也會攻擊它,而且還會優先攻擊它。

刑正埋伏在一個假山背後,嘴裡流著綠色的口水,貪婪望著遠遠走來的幾個修仙者,看來是餓極了想吃人肉。

那群修仙者一共有七人,實力最強的是仙苗境二十葉,最弱的也有仙苗境十五葉,刑在看到這一群人後,臉上露出幾分猶豫之色,但隨即它嘴裡都囔了幾句:「我乃是堂堂幽泉高等魔族,天賦異稟,還怕區區幾個人類么1在它的自我安慰和自我打氣下,待那幾名修仙者接近,便猛然竄了出去。

通過千里鏡,秦浩軒還清晰的聽到它肚子已在咕嚕咕嚕叫了,這傢伙真的太餓了,之前好幾次差點就要吃到修仙者了,結果不是有其他修仙者出來幫忙,就是時空裂縫突然裂開,裡面竄出的冥物不但不打修仙者,反而追著刑一頓窮追猛打,在修仙者和冥物的罕見聯手下,刑一次又一次落荒而逃,這一路忍飢挨餓消耗體力過巨,肚子能不餓么?

刑剛剛竄出去,想撲倒最弱的那名修仙者,沒料到那名修仙者反應敏捷,身手更是敏捷,他躺在地上就地一滾,滴溜溜的就滾到一旁去了,處心積慮謀畫半天的刑只撕下他的一個衣角,連半口新鮮血肉都沒嘗到。

它不甘心的追上去,這時其他修仙者也反應過來,紛紛跳開一些,捏起準備時間短的低等靈法打向刑,這些低等靈法雖然傷不到身強體壯的刑,但也將它打得疼痛不堪,使刑的攻勢一緩,那名被偷襲的修仙者逃離到安全範圍。

這時,那名仙苗境二十葉的修仙者開始捏動靈訣,附近靈氣迅速積聚在他身上,他另外一隻手扣著的靈符也同時驅動,雙管齊下,準備同時對付刑。

刑的實力也不過相等於仙苗境二十葉,此時要它和一個狡猾而擅長游斗,將彼此距離拉得遠遠的同級別修仙者作戰,它也有點吃不消,更何況還有六個實力都在仙苗境十五葉的修仙者幫忙,很快刑就獨木難支了。

就在它扛不住時,在那仙苗境二十葉修仙者的後面,忽然開了一個不小的時空裂縫,三頭實力也在仙苗境二十葉的冥物鑽了出來,因為距離這群修仙者極近,所以將他們七人嚇了一跳,紛紛散開,都拿出自己最滿意的靈符、符獸等,準備一場生死搏鬥。

這時,那幾頭冥物朝他們怒吼一聲后,卻轉過頭撲向那邊的刑,刑怪叫一聲,一邊跑動,嘴裡一邊念動古怪的咒語,不多久它身上閃過一道黑煙,龐大的身軀變成一頭渾身有著漂亮皮毛,身形矯捷的豹子。

變成豹子體型變小后,刑的受攻擊目標小了許多,躲閃起來也不再像之前那樣狼狽。

那幾名修仙者完全傻眼了,原本以為這幾頭冥物會聯手攻擊他們,四頭相當於仙苗境二十葉的冥物,可不是他們幾個能對付得了的,個個都做了必死的打算,準備在死前再拉一兩隻冥物墊底,卻完全沒想到它們出來后看都不看自己,直接沖向最開始的那頭冥物,彷彿彼此之間有深仇大恨似的;而最讓他們驚訝的是,最初那頭冥物竟然還會變化。

變成豹子后的刑雖然攻擊力大減,但三兩下就化解了好幾次必死的危機,而且自知不敵後直接竄逃,後來出現的三頭冥物頭也不回的追上去。

「冥物之間,原來還有內鬥的1一名修仙者吶吶的說了句,此時他的冷汗已經濕了衣裳,一股死裡逃生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被追得落荒而逃的刑在逃脫那三頭冥物追擊后,又恢復了本來面貌,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即便是出身幽泉,身強體壯的刑也暗呼:「那群王八蛋,等本座養好傷勢,一定要將你們打成肉醬1

刑的話才剛剛落音,隱約又聽到那三頭冥物追上來的咆哮聲,頓時嚇得再次竄了出去,跑了一段時間,它又變成一頭黑色的獵犬,速度又比本體速度快了幾分,只是那狗模狗樣的,看起來實在滑稽!尤其是它狼狽逃竄的樣子,哪還有剛才半點豪言壯志,一瞬間煙消雲散了。

看到這裡,秦浩軒忍俊不禁的笑了起來。

在逃避追擊的過程中,刑每隔一段時間就變成一種動物,過不了多久便會自動恢復原型,變身的時間持續很短。

很快秦浩軒發現,最初那三頭仙苗境二十葉的冥物,現在只剩一頭還在窮追不捨,而這一路上人見人打、魔見魔追的刑身後,已經跟了一群冥物,實力雖然都是仙苗境十葉到十八葉之間,但數量頗多,刑除了繼續落荒而逃外別無他法。

有不少次,刑在前有修仙者圍堵,後有大群冥物狂追的情況下,怎麼看都是必死的結局,但它往往能化險為夷,身上好東西不少,每逢危險時刻就能丟出一張靈符解除危機,或者是使用古怪莫名的靈法,總能置之死地而後生。

被追得萬分無奈的刑一邊逃逸一邊大聲警告:「你們別再追了,本座一再忍讓你們,真龍不發威,你們把我當成蚯蚓!本座若是發怒了,別怪我不顧情面啊1

刑的威脅之詞半分作用沒有,反而令那些冥物追得更歡快。

看到這一幕,秦浩軒也笑得很歡快,這頭冥物還真有趣,這得有多惹人討厭啊,竟然被自己的同類如此追殺!而沿途的修仙者看到這一群氣勢兇猛的冥物咆哮而過,無不嚇得腿腳發軟,當他們發覺這些冥物不攻擊自己時,又一個個莫名其妙的望著被追的刑。

秦浩軒看得正歡樂時,突然發現一個問題,刑逃逸的路線,周遭景觀怎麼這麼熟悉呢?

「我靠1秦浩軒驚呼一聲,這該死的刑逃逸的方向不正是通往自己這個庭院嗎?而且距離自己相當近了,秦浩軒抬起頭,就能看到刑帶著一群咆哮的冥物,瘋狂的沖了過來。

刑遠遠看到秦浩軒,猶如看到再生父母,眼中閃爍著光,遠遠的大聲喊道:「嗨,嗨,大哥,我們又見面了,真是難得啊,自從和你分別之後我就朝思暮想,像你這麼寬容大度的朋友是在是太少了,我實在是捨不得你呀!咱們幽泉冥族是極端有尊嚴的,我們投降過一個人後,就要終生做他的奴隸不能反悔,我想了很久,自從投降你,被你放了之後,我心中後悔不已,我應該跟在你身邊,為你效力,方能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啊1

刑很快跑到秦浩軒身邊,躲在秦浩軒背後,繼續厚顏無恥、大義凜然說道:「這些猥瑣卑鄙的傢伙,聽說我想投降一個人類,竟然追了我這麼久,我不服啊,我一定要找到大哥你,我這輩子只跟你一個人了1

碰到這麼厚顏無恥的冥物,秦浩軒已然不知道該如何評價對方的臉皮厚度,尤其是面對它帶來的這一群冥物,更令他頭疼不已。

這群冥物中那實力相當於仙苗境二十葉的冥物走前一步,看樣子它應該是這群冥物中的領頭人,它聲音沉鬱的說道:「人類,如果你不想死,就給我滾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