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太初>第一百三十七章 金蛇有靈大機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七章 金蛇有靈大機密【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都市言情

刑接過秦浩軒重新遞過來的令牌,一整玩鬧的臉色,正兒八經道:「嘖嘖,得到這令牌可真算你運氣,若非有本座這種精通飛仙時代的文字存在,你這輩子也別想弄明白這東西怎麼用……」

秦浩軒不耐煩的清了清嗓子,打斷了刑的自吹自擂。

「這枚令牌可是好東西啊,你拿著它,每個月都有進入水府一到兩天的許可權,若你能湊齊更多的這類令牌,將它們合在一起,那你每個月可以進來的次數也就越多,而且待的時間也就越長。」

「你是說,這種令牌不止一塊?」秦浩軒眼中閃過一道精芒,如果這令牌不止一塊的話,說不定也會有其他人會得到。

「當然不止一塊,不過至於一共有多少塊我也不知道,這令牌上沒有。」刑翻來覆去看了一陣后,又道:「而且這上面寫著,這枚令牌還是進入另外一個寶庫的鑰匙。」

「另一個寶庫的鑰匙?」秦浩軒聲音又提高几分,看來這令牌真是好東西啊:「通往哪個寶庫,那個寶庫在哪裡?」

刑一撇嘴,道:「這我可不知道,這令牌上只是說它是另外一個寶藏的鑰匙,可是沒寫那個寶庫在哪裡,更沒說一絲半點的具體情況……你不要用這種懷疑的眼神看著我嘛!不信你自己看嘛1刑面對秦浩軒嚴肅中帶著質疑的眼神,略顯委屈的說道。

「好吧!我當然信你。」秦浩軒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一來刑沒有騙他的必要,二來他自己又哪看得懂這些文字,所謂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也唯有選擇相信刑了。

秦浩軒將令牌接了過來,輕輕摩挲著令牌上凹凹凸凸的各種字元,道:「這上面至少也有上百道禁制,這個令牌算是法寶嗎?」

這時葉一鳴接過話,點點頭道:「它肯定是法寶,只是對你來說不演算法寶,因為它上面有一百多道禁制,你只有將這些禁制全部解開,然後找到禁制的中心控制點才能使用它,可不像你的千里鏡,只要輸入靈力就能驅動使用,現在對你最大的用處就是當板磚使,如果碰到一個十分強悍的敵人,發來一道強悍的攻擊,你躲閃不過,可以將它丟出去暫時擋一擋,這令牌是法寶的材質,經過道道淬鍊,堅不可摧。」

秦浩軒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這時刑馬上插話道:「你們忘了我了?我可是認識這些禁制的呀,只要你們給我相應的報酬,我馬上幫你解開上面所有禁制1

不但秦浩軒,就連一貫淡然的葉一鳴也鄙視的瞪了他一眼,秦浩軒道:「得了吧,剛才你解禁法時,若非我們隔得足夠遠,差點就被你炸死了,這上面一百多道禁制哪一道不比剛才的禁法要強,我可怕你將整個水府都給炸了1

刑裂開嘴笑了起來,拍著胸脯保證,道:「絕對不會,相信我1

秦浩軒鄙視的瞪了一眼厚顏無恥的他,他可不敢將這令牌給刑去解禁,且不說他這半吊子解禁手法,弄不好會連累自己,就算真的將這一百多道禁制給解了,秦浩軒還擔心他拿這枚水府令牌攻擊自己,畢竟和他相識不久,他神神秘秘的樣子,而且又是幽泉冥族,多留一個心眼總是沒錯的。

既然得知這令牌有這麼大用處,還是罕見的法寶,雖然解不開上面的禁制,但秦浩軒還是很開心的將它揣在懷中,又將千里鏡拿了出來,準備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再找尋出路。

在秦浩軒將千里鏡拿出來時,刑的眼睛都直了,這兩個修仙者只是修仙界最底層的存在,尤其是這個秦浩軒,仙苗境一葉的修為,弱小得跟幽泉冥魂差不多,但是總是有各種稀奇古怪的好東西,而且神識還如此強大厲害,現在竟然還有千里鏡這種法寶。

千里鏡雖然是最低等的輔助性法寶,但珍貴在它的製作方法已經失傳幾千年,現在修仙界里還存在的千里鏡絕對不多。

秦浩軒催動千里鏡,千里鏡鏡面閃過一陣光芒后,將他們所在的地方顯示出來。

從千里鏡上可以看到,在這片廣場位處荒郊,周圍幾百里什麼都沒有,而且也沒有人影,四周茫茫一片,根本不知道這是在什麼地方。

秦浩軒繼續注入靈力,想將搜索範圍擴大一些,這時千里鏡的鏡面忽明忽暗的閃爍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秦浩軒連忙停止靈力輸入,還以為自己輸入靈力過度,但是轉念一想,這個法寶連那些修為高深的修仙者都能使用,以自己體內的這點靈力,怎可能將它撐爆呢?他將詢問的目光投向葉一鳴。

葉一鳴拿過千里鏡,也注入一道靈力,千里鏡忽明忽暗閃爍幾下后,又恢復正常,這時葉一鳴找出癥結所在,說道:「這面千里鏡因為太長時間沒有得到靈力的溫養,所以現在已經接近報廢的邊緣,如果兩個月內還不能為他提供靈力溫養,它就會徹底廢了。」

「該怎麼樣溫養它?注入法力?還是?」

「用靈石擺一個溫養陣,然後聚集靈石中的靈力,為它灌入靈力。」葉一鳴說:「不過我不會擺溫養陣,咱們只能回去之後,找師父問問,這個千里鏡還能再用兩個月,而且還不能頻繁使用,否則會導致它提前報廢。」

秦浩軒點點頭,接過千里鏡,心中暗暗痛惜,這面千里鏡可是好東西啊,不但能查勘地勢,有了它可以探知危險,趨吉避凶,以後在絕仙毒谷中,自己也不要像沒頭蒼蠅一樣亂竄了,只要注入靈力,用它查勘地勢,就能更好的找出天材地寶或對自己有用的法寶,不管怎麼樣,都不能讓這面千里鏡報廢了。

刑看著秦浩軒一臉心疼的表情,道:「要問你師父幹嘛?這個溫養陣你問我就行嘛,我會擺啊1他將千里鏡從秦浩軒手裡拿過來,仔細研究一番后道:「你師兄說得沒錯,這個千里鏡還能有兩個月的壽命,而且不能頻繁使用,如果想延長它的使用壽命,就必須拿一千顆下三品靈石,擺出溫養陣為它灌輸靈力,這樣多使用半年,如果你用兩千塊下三品靈石,就可以使用一年,用來灌輸的靈石越多,這個法寶的使用期限就越久。」

聽了刑的話,秦浩軒不禁呼吸急促,一千兩下三品靈石灌輸后只能使用半年,兩千兩下三品靈石灌輸,也只能用一年,難怪擁有法寶的人不多,且不說製作一件法寶動輒幾十萬上百萬的靈石,就說平時溫養灌靈需要的靈石,對一般的修仙者來說都是一筆天文數字啊!

看出秦浩軒臉上的囧色,刑道:「還有兩個月,也不急於一時,等你有靈石了,我給你擺出一個溫養陣灌靈就是1

秦浩軒點了點頭,話鋒一轉,對刑道:「既然要減少千里鏡的使用次數,那你現在就去將三十里內的情況摸索一次,探知有沒有危險,最好能找出離開這裡的路。」

刑那隻大眼睛翻白,道:「剛才千里鏡不是已經查到附近幾百里都荒茫一片么?附近三十里也肯定沒什麼危險。」

秦浩軒一板臉,道:「叫你去就去1

刑無奈的望了秦浩軒一眼,又看了看他手上的水府令牌,頓時猜出了秦浩軒的意圖,他肯定是想將這水府令牌給藏起來,畢竟這麼珍貴的東西拿在手上還是太招搖一些,而秦浩軒藏東西的方式並不願意讓自己知道。

刑無奈的說道:「好吧,我就去周圍轉轉1

秦浩軒揚了揚手中的千里鏡,道:「記住,三十里,千里鏡可以將你的行蹤看得一清二楚。」

秦浩軒這一招,頓時將刑心裡的一點僥倖全弄沒了,翻了一個白眼,心裡暗暗說道,剛才還說要減少千里鏡的使用次數呢,現在又要拿它監視我的行蹤。

葉一鳴看出秦浩軒是想支開刑,也找了個借口說去巡視一番,避免自己看到秦浩軒更多的秘密。

滿臉不願意的刑不得不撒丫子開跑,轉眼間就消失在秦浩軒和葉一鳴的視線中,秦浩軒從千里鏡里看到,刑確實越走越遠,於是放心的躺在地上,將懷中的小蛇拿了出來,準備附在小蛇身上,用小蛇將這令牌吞入腹中。

秦浩軒的神識剛剛附入小蛇身上,忽然感覺到不對勁了。

以前他進入小蛇身體里,小蛇身體里只有他一個人的神識,現在小蛇的身體里竟然還有一個十分微弱的神識,秦浩軒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這是小蛇的本體神識。

秦浩軒驚訝的愣住了,在他剛得到小蛇的時候,以為小蛇是死物,並沒有自己的生命,而在這幾年的使用中也證明了這一點,但現在這小蛇竟然生出了自己的神識!

秦浩軒小心翼翼的試著接觸這道微弱的神識,小蛇的神識對他並沒有排斥之意,對於秦浩軒進入自己的身體也沒有半點反抗,反而好像十分的親昵,仍由秦浩軒控制著自己的身體。

為了避免傷害這個微弱的神識,秦浩軒控制小蛇吞進這個令牌后,然後迅速回到自己身體了。

這幾年一直沒有生命跡象,被秦浩軒當成道具使用的小蛇眼珠微微轉動,看著秦浩軒眼神十分溫熱,它湊近秦浩軒一些,然後纏繞在他的手上,表現得十分親昵,既不逃跑也不攻擊秦浩軒,彷彿將他當成自己的親人。

雖然小蛇的身體並沒變化,但是秦浩軒清晰的感覺到小蛇的成長,這是一種很奇異的感覺,這小蛇彷彿有靈性一樣。

秦浩軒接著想道:目前自己神識又有了長進,而小蛇也生出了自己的神識,不知道再次進去絕仙毒谷,會不會進入得更深一些,如果能走得更深一些,又有千里鏡的幫助,自己說不定還能再找到天材地寶或者有用的法寶之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