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一百三十八章 水府仙緣我獨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八章 水府仙緣我獨享【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秦浩軒想到法寶是要灌靈溫養才能延長使用壽命,心頭略顯憋悶,如果自己多幾樣法寶,尤其是厲害的法寶,那僅僅只是溫養灌靈都是一筆巨大的消耗啊!秦浩軒忽然想到救了自己好幾次的無形劍,心頭瞬間一涼,無形劍雖然是飛劍範疇,但是不是也使用一定時間后,需要灌靈溫養呢?它若是需要灌靈溫養,以它恐怖的威力,溫養的靈石想必是無比恐怖的一個數字了。

秦浩軒收好小蛇,沒過多久,以這個廣場為中心,繞著跑了三十里路的刑滿臉不樂意的回來了,沒好氣的瞪著葉一鳴和秦浩軒,道:「我檢查了,沒有危險,只有幾隻不長眼的小魔和冥魂,被我吞了1

「那出路呢?」秦浩軒漫不經心的問道,他還沉浸在小蛇生出自己的神識,以及無形劍需不需要灌靈的問題上。

「四周荒茫一片,找不到出路。」刑翻了翻白眼,千里鏡找了方圓幾百里都找不到離開這裡的正確方向和路途,自己在周圍三十里轉悠一圈就能找到么?這不是明知故問是什麼。

這時,葉一鳴插嘴打圓場道:「沒關係,即便找不到出路也沒事,等水府關閉時間一到,就會自動將我們傳送出去的,現在距離傳出去,也只有半個時辰了。」

秦浩軒這才放心的點點頭,既然如此,那就在這裡呆半個時辰便是,反正短時間內也走不出這裡。

不過秦浩軒很快想起一個棘手的問題,若是人和魔都一樣傳出去,那刑怎麼辦?於是他詢問葉一鳴道:「師兄,水府關閉時間不到,不管是人是魔,都會被自動傳送出去?」

葉一鳴點點頭,然後也想到秦浩軒擔憂的問題,刑該怎麼辦?

秦浩軒想了一會,對刑道:「我給你找一個死去的人的模樣,你變成那人的樣子,或許能矇混過關,否則以你現在的模樣出去,剛一出現便會被打死。」

刑很快也感覺到問題的嚴重性,雖然不太願意,但似乎沒有更好的辦法,以他現在的實力,真要掉到人類修仙者群里,一人一個靈法就能將自己淹死,還不用秦浩軒的師門長輩出手。

秦浩軒祭出千里鏡,輸入靈力后,開始在水府中搜索起來。

這個人選一定要死了,而且最好是自己熟悉的,否則刑連人家的基本情況都不知道,很容易露陷,最好還是本屆的新弟子,因為扮老弟子更加麻煩。

新弟子就兩百個人,想要在水府里找出這兩百個人都無異於大海撈針,更別提還要符合條件。

秦浩軒轉動千里鏡,足足花了一炷香時間,幾乎連他自己都覺得在這半個時辰內,不可能找到符合要求的人選時,在一個隱秘的角落,一具屍首落入他的眼帘,頓時精神一震。

這個人是張揚的小弟,平時鞍前馬後極為賣力,因為太過活躍,所以秦浩軒對他也有幾分了解。

「就這個人吧,我看他挺適合的。」秦浩軒指著千里鏡中的屍體,道:「這個人是我同年的新弟子,姓花名勞,他是一個叫張揚的弟子的小弟,也是一個無色弱種,現在是紮根境。」

秦浩軒頓了頓,努力想花勞的特徵,忽然想起來,說道:「他跟你倒有一個地方很像,嘴巴很碎,人送外號話癆,溜須拍馬的功夫一流!只要你展示出自己溜須拍馬的功夫,絕對能矇混過關!但是有一點,你必須答應我,那就是不管怎麼樣,你都不能吃太初教任何一個人,否則咱兩之間真的要玩命了。」

秦浩軒說罷,十分嚴肅的望著刑,刑臉色很不好看,道:「要我對一個實力還不如我的小小修仙者溜須拍馬,簡直是對本座的羞辱!而且不吃人……」

他說話間,看著秦浩軒一臉不善,想起這位爺的驚人神識,又想起可能會遇到很多追殺自己的幽泉魔物,於是發現在吃不吃人的這個問題上,好像並沒有太多討價還價的餘地。

於是他只是很無奈的嘆了口氣,歪著脖子說道:「為了活下去,繼續做你的保鏢,報答你的救命之恩,本座決定忍辱偷生了!可是如果水府關閉,也將我當成人類修仙者一樣傳出去,將我送到人類修仙者之中,那可真是倒大霉了,我討厭和他們呆在一起,若是一不小心露出破綻,被捏死怎麼辦?」

秦浩軒笑了笑,懶得跟這傢伙廢話。

在找好人選后,刑開始變化成那人的模樣,在失敗了一次,變成了一頭豬之後,他終於成功了。

秦浩軒看著他,又想到另外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道:「你變為人形的時間不長,上岸之後肯定要耽誤不短的時間,你忽然露出原形怎麼辦?」

刑神秘兮兮的笑了起來:「這你就不用擔心了,我有固形丹1他從懷中拿出一個小玉瓶,倒出一枚黃豆大小的黑色丹藥,吞入嘴中:「吃了固形丹后,我可以在二十四個時辰內,維持現狀,而且還能更好地掩蓋我原本的氣息,掩藏得更加天衣無縫。」

秦浩軒眼神中閃過一道精光,彷彿要將刑看穿似的,將刑嚇了一跳:「不要這麼看著我,這些丹藥可都是我自己煉出來的,我是幽泉冥族中不世出的天才1

秦浩軒懶得詢問為什麼之前,刑不用固形丹來定固自己的外形,導致被人殺的像野狗一樣亂跑。

半個時辰轉眼即到,正盤腿坐在地上的秦浩軒忽然感覺到大地一陣顫抖,彷彿天崩地裂一般。

葉一鳴神情嚴肅叮囑道:「時間即將到了,水府很快關閉,我們立刻便要被傳出去了,刑,記住剛才秦師弟囑咐你的話。」

葉一鳴的話剛剛落音,他們三人身上都泛起淡淡的白光,霎那間,他們眼前場景一變,不再是在水府中,而回到了之前的日月湖邊。

日月湖岸邊不斷閃爍起白芒,三千名進入水府的弟子紛紛回來了,此時已經是下午時分,算起來進入水府的時間,整整七天。

趁人還沒回來齊,秦浩軒迅速找到了已經出來的徐羽,找了一個偏僻沒人注意的地方,將懷裡揣著的小蛇、千里鏡和無形劍還有水府令牌都塞到徐羽手裡,待會門派一些長老會挨個收繳水府所得,而自己的這些寶貝放在徐羽身上可比自己身上安全多了,畢竟她是無上紫種,饒是長老院出身的九長老,在收繳徐羽東西時,也要顧慮她的情緒,這些私人物品,肯定不會拿走。

秦浩軒一邊把東西交給徐羽一邊發現,自己這次水府之行還真是收穫頗豐,太初教都沒有幾件的法寶這玩意,自己得到了一件!水府令牌更是難得,說它是法寶它不算,說它不算,卻還真是一件法寶,特別是可以自由出入水府,這相當於整個水府的仙緣,在某種程度上都是自己的了!李靖的霸道真龍決,自己雖然沒有狂龍氣,卻也通過千里鏡一字不落的都給看了一遍,白的了一套無上秘法。

「羽妹妹,我的這些東西就拜託你了。」

徐羽很是慎重將小蛇、無形劍和千里鏡貼身藏好,對秦浩軒道:「浩軒哥哥你放心,絕對不會有問題。」

徐羽看著那些負傷挂彩的修仙者,想起許多修仙者在水府中被同門之人,或者幽泉冥物給殺死,頓時感嘆不已:「修仙路上處處是危險,當初都說水府裡面沒有太多太大的危險,可這次卻死了不少人1

秦浩軒神情嚴肅的點點頭,感嘆道:「修仙者不但是向天奪命,還要在心懷鬼胎的同胞面前,在心狠手辣的魔族妖物面前有保命的能力,否則就算壽元再長,也無福消受1

他們說話間,忽然人群中出現一陣小小的騷亂,原來是有幽泉冥物也被傳送了上來,它們剛剛被傳送上來,立刻被在場戒備的長老鎖定氣息,用靈力控制住,而那些在水府中只能抱頭鼠竄,早積了一肚子怨氣的太初教弟子們紛紛衝上去圍毆,這些在水府中追得太初教弟子們雞飛狗跳的冥物們,毫無還手之力的被打成了肉醬。

這一幕落在秦浩軒眼裡,立刻想起變成花勞的刑,既然自己的東西已經託付給徐羽了,那自己也不必再操心了,於是秦浩軒回到人群中,這時張揚也正好從水府中出來了,就在他們的不遠處,秦浩軒推了推刑,對他說道:「那就是你的老大,張揚1

張揚雖然修為不強,但是仙苗境四葉以及灰種的資質,讓他看起來神采飛揚與眾不同,刑看到張揚后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悄悄對秦浩軒說:「我們商量下,等事後我將他吃了好不好?」

秦浩軒並不回答,但目光逐漸陰冷下來。

如果刑能吃掉張揚和張狂,秦浩軒肯定是樂意之至,但是張揚是特殊仙種,像他和張狂這種特殊仙種都是被宗門十分看重的,若是莫名其妙突然消失,肯定會大肆排查,且不說刑無法做到天衣無縫,就算做得天衣無縫了,仙道世界如此神奇,保不準宗門長輩用什麼法寶之類的東西,將這件事給查出來,一旦查到刑身上,肯定能識破他的身份,刑這玩意可從來不是講義氣的魔,而且就算他真的講義氣,不會供出自己,他是怎麼從水府出來,混入太初教的,這些種種排查下來,最後肯定會查到自己頭上。

仙道世界太奇妙,秦浩軒可不敢冒這個險。

秦浩軒點點頭,如果在徐羽身上都不安全,那就沒有安全的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