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太初>第一百三十九章 異寶奇遇頻鬥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九章 異寶奇遇頻鬥豔【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

徐羽看著那些負傷挂彩的修仙者,想起許多修仙者在水府中被同門之人,或者幽泉冥物給殺死,頓時感嘆不已:「修仙路上處處是危險,當初都說水府裡面沒有太多太大的危險,可這次卻死了不少人1

秦浩軒神情嚴肅的點點頭,感嘆道:「在太初內部還有些規矩,水府那塊地段不歸太初管轄,確實暴露出了很多平日里看不到的情況。」

他們說話間,忽然人群中出現一陣小小的騷亂,原來是有幽泉冥物也被傳送了上來,它們剛剛被傳送上來,立刻被在場戒備的長老鎖定氣息,用靈力控制住,而那些在水府中只能抱頭鼠竄,早積了一肚子怨氣的太初教弟子們紛紛衝上去圍毆,這些在水府中追得太初教弟子們雞飛狗跳的冥物們,毫無還手之力的被打成了肉醬。

這一幕落在秦浩軒眼裡,立刻想起變成花勞的刑,既然自己的東西已經託付給徐羽了,那自己也不必再操心了,於是秦浩軒回到人群中,這時張揚也正好從水府中出來了,就在他們的不遠處,秦浩軒推了推刑,對他說道:「那就是你的老大,張揚1

張揚雖然修為不強,但是仙苗境四葉以及灰種的資質,讓他看起來神采飛揚與眾不同,刑看到張揚后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悄悄對秦浩軒說:「我們商量下,等事後我將他吃了好不好?」

秦浩軒只是靜靜的看著對方,像是看蠢貨一樣的看著對方。

如果刑能吃掉張揚和張狂,秦浩軒肯定是樂意之至,但是張揚是特殊仙種,像他和張狂這種特殊仙種都是被宗門十分看重的,若是莫名其妙突然消失,肯定會大肆排查,且不說刑無法做到天衣無縫,就算做得天衣無縫了,仙道世界如此神奇,保不準宗門長輩用什麼法寶之類的東西,將這件事給查出來,一旦查到刑身上,肯定能識破他的身份,刑這玩意可從來不是講義氣的魔,而且就算他真的講義氣,不會供出自己,他是怎麼從水府出來,混入太初教的,這些種種排查下來,最後肯定會查到自己頭上。

仙道世界太奇妙,秦浩軒可不敢冒這個險。

刑被秦浩軒如此盯著,頓時明白了這裡是太初教的事情,吃張揚應該沒什麼問題,吃了之後的逃跑問題……這恐怕還是解決不掉的。

「不需要這麼看傻子的眼神吧?本座知道輕重……」刑丟下一句話,轉身快步的跑向張揚,同時臉上換出了一副諂媚的笑容說道:「老大,看到您真是太好了,在水府里我就希望能找到您,可是水府實在太大了,也不知您在哪裡尋找仙緣奇遇1

張揚看到是自己手下最討歡心的花勞,也微微一笑,倨傲道:「我去的地方你自然不知道,怎麼樣,收穫如何?」

刑一攤手,苦著臉道:「老大您還不知道我的資質和運氣么,在水府里沒有碰到您,胡亂逛了一通,到處都是幽泉那些該死的冥魂冥物,嚇得我四處逃竄,好不容易才熬到出水府的時間。我僥倖沒有死在那些冥魂冥物爪下,是因為我想繼續跟隨老大鞍前馬後為您效力,就是全憑這股信念,我才僥倖活了過來。」

這種不靠譜的馬屁話任誰都聽得出來,但刑絕對是拍馬屁的個中老手,他溜須拍馬時不論語氣還是形態,或者肢體語言都配合得十分到位,將個張揚拍得渾身輕飄飄的,渾身毛孔跟吃了人蔘果一般,十分舒坦,旁邊看他拍馬屁的秦浩軒佩服不已,能將如此低俗的馬屁拍到清新脫俗的境界,說不是天才都沒人信。

「你的資質和運氣確實是差了些,但是今年的水府里危險無比,以你紮根境的實力還能活下來實屬不易了,沒關係,以後好好為我效力,我不會虧待了你1張揚倨傲的拍了拍刑的肩膀。

刑做出一副大喜的神情,連連道謝,其實心頭卻恨不得捏死這個比自己還裝逼的傢伙,不就是仙苗境四葉么?這等實力也在自己面前裝,要不是為了掩蓋自己幽泉冥族的身份,不被這麼多修仙者打成肉醬,他不得不忍氣吞聲,否則將你小子生吞活剝不可。

九長老站在高處往下一望,直到白芒不再閃爍時,他稍微清點了下人數,三千名進入水府的弟子,活著回來的只有兩千二三百人,也就是說,足足有七八百名弟子喪身水府。

活著回來的弟子臉上帶著各種不同的神情,有人驚恐,也有人一臉豪邁興奮,大多數衣衫破爛,沾滿了同伴或者冥族的紅色綠色血液,不少人受了重傷,身上一條條觸目驚心的傷口還在汩汩流血。

九長老面色鐵青的說道:「今年水府歷練出了些意外,但這也讓你們深刻的體會了仙道無情,想要出人頭地就要付出鮮血乃至生命的代價,現在開始排成三隊,依次將在水府中得到的仙緣寶貝上繳宗門,收繳長老會依據你們上繳的寶貝給予你們記水府貢獻值!不論你們獲得了什麼,切記千萬莫要私藏,一旦被發現,逐出宗門1

往常年份,水府里沒有危險,能在水府里取出東西換取水府貢獻值,然後再根據水府貢獻值在門派領取相應的獎勵,大家都不覺得什麼,但今年的水府異常兇險,在水府里淘到一點寶貝的無不是冒著生命危險,不但要防著同門師兄弟的覬覦,還要小心戒備覬覦寶貝和自己血肉的幽泉冥族,這些東西說是拿命換來的也不為過。

雖然沒有人願意自己拿命換來的東西被收取走,但是門派的意志誰也不敢違背,弟子們按照九長老的話,依次排成三條長龍,開始上繳在水府的所得。

每條長龍前都有好幾個負責收繳的長老,兩名長老專門負責檢查身上有沒有藏而不報,夾帶私貨的現象,一名長老負責文案記錄,另外三名長老負責上繳東西的估價,而九長老則站在這三組負責收繳記錄的長老身後,面色鐵青一聲不吭,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那些老弟子們十分老實的上繳了自己在水府的所得,雖然他們都捨不得,但是沒辦法啊,這些實力強過自己這麼多的長老圍著自己收繳,根本沒可能私藏,還不如乖乖都交出來,換些水府貢獻值。

水府貢獻值不但可以換取靈石,還可以換取一些珍貴的靈藥種子,甚至靈藥,以及珍貴的靈法等,作用很大,但每年水府貢獻值能換取的東西都是不同的,根據太初教歷年來的規矩,一滴鍾乳靈液可以換十點水府貢獻值,至於今年一點水府貢獻值能換取多少,就要看掌教和長老院長老們的心情了。

一個飽滿仙種,仙苗境二十葉的老弟子上繳了一株巴掌大的血珊瑚,這種血珊瑚較為珍稀,很是罕見,煉製不少高級丹藥需要這味藥材,那幾名估價的長老稱重之後,交頭接耳商量一陣后,宣布:「王曉,捐獻血珊瑚一株,重一兩,獎勵五點水府貢獻值1

頓時響起一陣喧嘩,這株巴掌大的血珊瑚就能換五點水府貢獻值,相當於半滴鍾乳靈液的價值,真是賺大了,許多人下水府十幾次,水府貢獻值累積起來也不到五點!雖然有時候他們也能從水府中找到東西,但門派不是破爛回收站,並不是水府出來的東西都能回收給門派,很多東西門派看不上,並不會花水府貢獻值收購。

那名飽滿險種的仙苗境二十葉弟子,在其他人羨慕嫉妒的眼神注視下,一臉喜色的走到一邊,開始琢磨今年的五點水府貢獻值拿來換些什麼好。

在這名叫王曉的弟子之後,又過了幾名弟子,經過兩名長老盤查后發現,他們在水府中要麼沒有尋到半點寶貝,要麼尋到的東西太過垃圾,他們根本看不上眼。

很快便輪到張揚。

張揚一臉驕傲的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手中拿著門派發的專門裝取鍾乳靈液的玉瓶,顯然他得到鍾乳靈液了,那些入門多年的老弟子,看到他手裡玉瓶后一臉羨慕的猜測著。

「你說他手裡拿的是不是鍾乳靈液?」

「我看可能是,不然他拿出這個瓶子幹嘛!1

「哎,這個張揚只是一個灰種吧?一個灰種都能得到鍾乳靈液,那三個無上紫種的能力更強,他們的輔導師兄更強,獲得奇遇的機會也會更多一些,他們又該得到什麼樣的寶貝呢?」

「現在下定論還為時過早,等著吧,看他到底捐出什麼。」

在其他人翹首以盼下,終於輪到張揚,張揚將手中那個玉瓶恭敬的遞了上去。

一名長老接過玉瓶,臉色一變,和其他兩名估價長老對視一眼,彼此都露出喜色,就連一直在沉思的九長老也將目光投射過來,顯然對張狂玉瓶里是不是裝著鍾乳靈液很期待。

打開瓶蓋,濃郁的靈氣傳出,光是這味道便能令人精神大振,捧著這個玉瓶的長老臉色頓時激動起來,其他兩名長老也露出激動的神色,詢問道:「幾滴?」

「四滴1那名拿著玉瓶的長老很快將瓶蓋蓋住,然後小心翼翼捧著玉瓶,走到身後不遠處九長老身前,將這玉瓶交給他,道:「九長老,這是今年入門的新弟子張揚採擷的鐘乳靈液,足足有四滴1

九長老十分滿意的接過來,對張揚露出一個微笑,贊道:「很好,獎勵四十點水府貢獻值,不過他作為一個新人弟子,第一次進水府便能有如此仙緣奇遇,再追加十點水府貢獻值的獎勵1

那名負責文案登記的長老揚起大嗓門適時宣布:「張揚捐獻四滴鍾乳靈液,獎勵四十點水府貢獻值,經長老院九長老特批,追加獎勵十點水府貢獻值,一共五十點1

他的聲音故意用靈力遠遠盪了出去,猶如洪鐘之音,這兩千三百名太初教弟子同時聽到了,頓時炸開了鍋:「五十點水府貢獻值啊,按照去年一點水府貢獻值換十兩下三品靈石的價格,他一下子就獲得五百兩下三品靈石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