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一百四十一章 氣焰凶狂神仙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一章 氣焰凶狂神仙畫【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文案記錄長老手一顫,毛筆差點沒將紙給戳穿,兩千點水府貢獻值啊!普通弟子進一次水府,往往一點貢獻值都撈不到,許多人撈到一兩點水府貢獻值已經是值得慶賀的事情了,但這張狂一次性卻得到兩千點水府貢獻值!何止是可怕,簡直是可怕啊!

但是大家都知道,如果按照門派去年兌換水府貢獻值的價格,一點水府貢獻值換十兩下三品靈石,張狂的兩千點貢獻值能換到兩萬兩下三品靈石,這個恐怖天價對尋常弟子來說已經很了不得,但是若將這小半碗鍾乳靈液拿到黑市去賣,至少能賣五萬兩下三品靈石!而且有價無市。

不管怎麼算,都是門派賺大了,而且若是今年新弟子賺取的水府貢獻值太多,門派調整兌換比例,一點水府貢獻值只能換八八甚至五兩下三品靈石,那將賺得更多。

一名弟子扳著手指開始算,越算越心驚,說道:「一百五十滴靈液啊!我的天,兩千水府貢獻值,兩萬兩下三品靈石,我一年賺八十兩下三品靈石,算起來我兩百年都賺不到他七天賺的靈石……」

旁邊聽到他算數的弟子哀嘆一聲:「張狂是三名無上紫種中最出色的一位,你拍馬都比不上了1

「人比人氣死人!這些特殊仙種弟子真是天之驕子,我們弱種哪有和他們攀比的餘地呀1

「老老實實的耕地種地,多賺點靈石吧,說不定還有機會多長几片仙葉,人家的資質和運氣,我們是羨慕不來的1

「他入門六個月就修鍊到仙苗境十葉,在水府呆了七天又長出五片仙葉,就說這種修鍊速度,我肯定是羨慕不來了,不然也不至於入門十多年,才長了八片仙葉。」

……

李靖望向張狂的眼神雖然羨慕,但是卻不焦急,有了的他又有這枚靈丹輔助,一旦開始修鍊,進度必然一日千里,屆時很有機會追上張狂!想到這裡他前所未有的輕鬆,好運總算輪到自己頭上了,不用再當三個紫種弟子墊底的角色了!張狂獲得一百五十滴鍾乳靈液,不知道徐羽有什麼收穫?

張揚看著張狂的目光嫉恨若狂,自己的這個堂兄不但資質比自己出色,就連在水府中的收穫也是自己的百倍以上,七天竟然能長出五片仙葉!以他現在的修鍊速度,自己肯定是追不上了,不過他想起師父古雲子跟自己說過,以後會有一個很大的驚喜給自己,說不定憑藉它能追上這幾名紫種,他對古雲子所說的這份驚喜又好奇幾分,到底是什麼樣的驚喜能追上這些個個驚采絕艷的無上紫種?

慕容超凝望了張狂一眼后,默默嘆息一聲,重新將注意力放在徐羽身上。

至於徐羽則一臉淡定淡然,張狂獲得兩千點水府貢獻值雖然嚇人,但她在水府中得到的法寶,並不輸給張狂多少,想必也能得到不菲的水府貢獻值,唯一讓她擔憂的是張狂現在已經是仙苗境十五葉的實力,張狂曾放出狠話,在水府出來之日,就是秦浩軒的死期。

秦浩軒表情淡漠,他想起張狂體內還有的另外一個神識,殺戮時身上散發出的那股凶氣,以及他在七天內忽然長出了五片仙葉,更加確定他是被強大的妖魔附體了,否則修為怎可能進展這麼快?

他不禁運起神識,想要再探測張狂。

他的神識還沒進入張狂身體,張狂彷彿有感應一般,朝人群中的秦浩軒瞪了一眼,他的眼神如一柄利刃,彷彿要直插秦浩軒的心臟。

雖然張狂說過在出水府之後要秦浩軒的命,但有九長老在這裡坐鎮,他即便當場行兇也不可能得逞,所以他還強忍著等待時機,他瞪秦浩軒這一眼,就像分明在告訴他:「秦浩軒,你等著,離開這裡,我就會要你的命1

被張狂瞪了一眼,秦浩軒倒是沒有什麼,但也收回了神識探測,因為他感覺到九長老似乎也感應到了什麼,目光有意無意的朝他所在的方向掃來,在九長老這種神通通天的修仙高手面前,還是謹慎些好。

這時,意想不到的一幕發生了。

一名弟子忽然捧著頭,被張狂眼神餘光掃中的他大喊:「礙…救命啊!張狂要殺人啦,張狂他殺了好多同門礙…救命礙…」

這名弟子和秦浩軒站在一起,張狂那雙陰冷的眼神瞪秦浩軒時,他無意間看到張狂的眼神,頓時勾起在水府中的回憶,在水府中張狂指揮符龍,大肆屠殺同門的身影深深刻在他的腦海里,當時若不是他屏氣凝神,躲在草叢裡大氣都不敢喘,說不定也會被張狂抓出來滅口。

但符龍的惶惶之威,張狂殺人時身上散發出的逼人煞氣,還是深深震顫到他的靈魂。

出來之後他一直不敢提起此事,生怕張狂殺人滅口,但張狂剛才陰冷的眼神掃過來時,他終於崩潰了。

在他喊出這句話后,頓時響起一片嘈雜聲,張狂在水府可不止一次殺人,也有在他手下逃脫的太初教弟子,本來都準備將張狂被妖魔附體的消息當做秘密爛在心裡,畢竟紫種弟子是他們得罪不起的存在,但從這弟子喊破之後,都露出駭然之色。

「九長老要為我們做主啊!張狂仗著自己是紫種弟子,在水府中大肆殺戮同宗師兄弟,我的一個師兄和師弟就死在他的手上1說話的是一個仙苗境十九葉的修仙者,在張狂看到他后,他不禁露出恐懼的神色,再次大聲吼道:「若不是我的跑得快,肯定也死在他的符龍之下1

這名仙苗境十九葉的弟子控訴完后,立刻引起一陣非議:「就算張狂是無上紫種,修鍊速度奇快,現在已經是仙苗境十五葉的修仙者,但是你是仙苗境十九葉啊,單打獨鬥打不贏,難道群毆都打不過么?」

「就是,太假了吧,他是看張狂大出風頭,於是想報復?」

「你們不知道,張狂有一條極其兇悍的符龍,這條符龍……」一名見識過張狂指揮符龍殺人的弟子說出這句話后,被張狂一瞪,立刻哽咽著說不出話來。

提起張狂的符龍之後,凡是見過的弟子紛紛加入控訴的行列,忽然有一人喊道:「張狂進水府時是仙苗境十葉,現在仙苗境十五葉的修為,除非是妖魔附體,不然七天,怎麼可能修為大漲如此之多?」

「張狂肯定被妖魔附體了,他殺人時眼睛變成可怕的血色……」

「還有那條符龍,太凶煞了……」

「九長老,請您一定要查張狂,他肯定被妖魔附體了1

九長老的面色很是難看,根據太初的規矩,同門殘殺是絕對禁止的,只是在水府之中這種事情可以說是屢禁不止,自己當年也曾經遇到過廝殺,已經是入水府的潛規則了,從來沒有人提出來過來,今天突然被這麼多人提出,而且還是控告紫種,這事情……

「呵呵……」張狂冷笑著打斷了所有人的控告:「諸位在水府之中,為奪我寶物,設下陷阱群起動手的事情,難道這麼快便忘了?哪個是我真正主動打死的?我想殺的只有秦浩軒!你們?也配?還請九長老明察……」

九長老面色頓時緩和不少,張狂這個紫種弟子,自己內心本就是想要保一下,如今張狂說完話之後,告狀的人居然集體的短暫沉默后才再次出聲反擊,想來張狂的話更為可信一些,隨即說道:「這件事情,交由執法堂仔細審查,若有人伺機害人,那執法堂不必客氣1

人群之中,數名弟子偷偷縮了縮脖子,張狂則只是冷冷的盯著秦浩軒。

秦浩軒感受到張狂的注視,很是不在乎的吐了吐舌頭,又伸手摸了摸脖子,示意自己的腦袋貌似還好好的呢,你之前的牛逼白吹了,作為挑釁的回應。

「可是長老……張狂妖邪異常,不該查一下嗎?」

「對啊!我們都懷疑他妖邪附體!便是紫種,這等進境也太逆天了1

人群中再次響起不平之聲,有人腦子反應快,發現只要將張狂認定是妖邪,那麼事後便是被查出來自己主動攻擊對方,也不會被判罪。

九長老注視著張狂,對於這名紫種弟子他也是很關注的,如今的張狂氣息內斂,霸道之威卻環繞體外,理論上卻是不像正常狀態,思考半響他才說道:「執法隊,將張狂帶去監妖處,好生招待著,在掌教與長老院未提審之前,嚴禁任何人私自檢查張狂。」

這幾名長老領命,走到張狂面前,將他帶走。

張狂在被帶走時,眼神冷冷掃過剛才站出來指控他們的人,彷彿要記住他們的模樣,以便出來的時候報復!

在張狂被帶走後,九長老眉頭緊鎖,這個張狂是無上紫種,而且是三個無上紫種中目前最優秀的一個,短短六個月便修鍊到仙苗境十五葉,這種資質和修鍊進度別說太初教沒有過,放眼整個修仙界也極為罕見,如果他真被妖魔附體了,也要想辦法將他體內的妖魔除掉,不能毀掉一個無上紫種,這可是太初教通向無上大教的契機。

在張狂被帶走後,九長老陰沉著臉,氣勢不經意外放,將半個日月湖籠罩其中,在九長老氣勢壓迫下,實力弱的甚至感覺呼吸困難,幾近窒息,兩千三百名太初教弟子大氣都不敢喘,生怕發出一絲半點聲音。

這種死一般寂靜維持到徐羽走上去上繳水府所得。

徐羽將裝著二十二滴鍾乳靈液的玉瓶呈上,接過的那名估價長老平靜的眼神中再度露出驚喜之色,將它轉呈給九長老,九長老鐵青的臉色稍稍緩和,但有張狂的一百五十滴不可逾越的恐怖數字在,徐羽這二十二滴鍾乳靈液也不會讓他更驚喜。

可是當徐羽將一卷畫般的東西拿出來時,精純而強烈的靈氣波動出去,九長老眼皮猛然一跳,露出驚喜驚訝之色。

估價長老身子猛然一顫,伸出雙手小心翼翼的將這卷畫接了過來,小心翼翼打開。

「噗……」

這名估價長老看到這幅畫中的高山和湖泊后,頓時著迷了,身上靈氣略顯紊亂,片刻后彷彿被人狠狠當胸打了一拳,猛然噴出一口鮮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