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太初>第一百四十二章 浩軒肥藏仙府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二章 浩軒肥藏仙府緣【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科幻小說

九長老箭步衝上去,散出一道靈力護住他的心脈,一把將這幅畫奪了過來,又塞了一枚丹藥在這名估價長老嘴中,急道:「這幅畫乃是攻擊型法寶,你迅速調整內息,以免被傷了氣海丹田。」

吞了丹藥的估價長老立刻盤膝打坐,他蒼白的臉上才露出幾分潮紅。

九長老展開畫卷,凝氣靜神,開始研究起這法寶來。

法寶!其他弟子面面相覷,這名估價長老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甚至被法寶氣勢所傷!看九長老眼中不時透出的精光也可以看出,這個法寶不尋常。

「法寶啊,珍貴的法寶,和飛劍一樣珍貴的存在,製作一件法寶動輒幾十萬上百萬顆靈石,嘖嘖……徐羽這次肯定賺大了1

「哎,我們怎麼就得不到這種寶貝呢?真不知道她是在哪裡尋的,剛才那名估價長老就被法寶氣勢所傷,這法寶非比尋常啊1

「你猜這個法寶,九長老會不會像李靖的那枚丹藥一樣,將它退還給徐羽?」

「你傻吧?我們宗門法寶數量寥寥無幾,像這種珍貴的東西怎麼可能退還,我看可能多給點水府貢獻值,就把徐羽給打發了。」

「會不會給張狂多?」

「說不準,法寶雖然很珍貴,但畢竟可以煉製和買到,但鍾乳靈液可是有價無市的寶貝,可以煉製延壽丹,對咱們修仙者來說,法寶雖然珍貴,但壽元才是修仙的根本啊1

這些弟子們竊竊私語,認真注視著九長老的面部表情,等待他報出這個法寶的價格。

「這個法寶……獎勵徐羽水府貢獻值一千五百點。」九長老斟酌之後報出數字,心中還是有些發虛,畢竟太初的法寶都沒多少,如今這個獎勵先湊合著給吧,回頭稟報掌教真人,再由掌教真人定奪,該如何補償獎勵。

文案記錄長老的手再度一顫,並用顫抖的聲音宣布:「徐羽,捐獻法寶一件,獎勵水府貢獻值一千五百點,捐獻二十二滴鍾乳靈液,獎勵水府貢獻值二百二十點!合計獎勵水府貢獻值一千七百二十點。」

「法寶……嘖嘖……得到的水府貢獻值竟然還不如張狂多1

「我早就說過,壽元是修仙者的根本,沒有壽元哪怕有再多的法寶也沒用1

「宗門實在太黑了,一件法寶煉製的價格可不菲,就給這麼一點貢獻值就打發了,換成靈石不過一萬五千兩下三品靈石,還不夠這法寶的零頭呢1有人為徐羽憤憤不平。

他剛剛說罷,九長老的目光若有若無的落在他的身上,這名弟子猶如被人當胸一拳,氣都喘不過來,一道鮮血從嘴角流出,險些要了他性命。

其他人見狀,紛紛閉上嘴巴,再不敢多嘴。

很快輪到了秦浩軒。

秦浩軒這個名字在新弟子眼中,就是好運的代名詞,雖然秦浩軒只是仙苗境一葉的境界,但他能打死仙苗境十二葉境的戰鬥力,讓許多人對他此次水府之行多了很多期待。

「你們猜秦浩軒這次會拿出什麼樣的寶貝?鍾乳靈液?丹藥?法寶?」

「我猜可能是鍾乳靈液吧,他運氣這麼好,說不定找到的鐘乳靈液比張狂還要多1

「那可不一定,說不定是法寶呢?」

「喂,很有可能是什麼都沒有好不好!你以為鍾乳靈液,法寶,靈丹那麼好找么?沒見你在水府里找出半滴鍾乳靈液!我看秦浩軒很有可能什麼都沒找到。」

「說得對,老天再眷顧他,也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眷顧吧?」

一群人在他們身後猜測著,等待秦浩軒拿出他們水府的收穫,更多人希望秦浩軒拿不出東西,希望他的好運就此終結。

李靖、張揚、慕容超三人的目光不約而同的落在秦浩軒身上,想看看這次秦浩軒會帶來什麼驚喜。

秦浩軒和葉一鳴走上前,便感覺到許多人在看著自己,其中有一道目光,猶如鋒芒在背的刺著他們。

「弟子秦浩軒和入道師兄葉一鳴,在水府中一無所獲。」秦浩軒朝這幾名長老行了一禮。

那幾個估價長老都沒抬眼看他,在水府中一無所獲的太多了,兩名檢查長老也依照慣例走上來檢查秦浩軒和葉一鳴,他們用靈力在他們兩人身上搜過後,揮了揮手示意他們離開。

那些熟悉秦浩軒的人有些驚訝的嘆息道:「怎麼可能?什麼東西都沒得到?秦浩軒的好運難道用完了?以前給了我們這麼多驚訝,現在在水府里出來,竟然一點好處都沒撈到。」

「我就說嘛!你能指望找一個自然堂弟子當入道師兄的人,能在水府里得到什麼仙緣奇遇嗎?」

「哎,可惜秦浩軒啊,非要得罪古雲堂的楚湘子,以及無上紫種張狂,結果只能選自然堂的人當入道師兄,否則也不會落到這種田地了。」

「以前那是他狗屎運,現在狗屎運用完了,被打回原形而已,有什麼好可惜的1

秦浩軒不在乎眾人的發言,心中暗暗慶幸,這次找徐羽幫忙私藏的東西實在太多了!多到超過任何一個人在水府的收穫!法寶千里鏡!聽說整個太初都沒幾個法寶!水府令牌,又是法寶,同時又是可以自由進入水府的令牌,這東西拿在手裡,水府的仙緣……相當於是自己的後花園了啊!加上其他收穫……自己才是這次最大的贏家!

……

所有弟子都檢查完后,所有長老都陷入大豐收的歡喜之中。

今年的水府雖然十分詭異,出現了很多莫名其妙危險,但是收穫也是往年的十倍,九長老一邊想著該如何向長老院及掌教彙報弟子傷亡情況,一邊暗暗歡喜。

就在各人各懷心思時,日月湖平靜的湖面忽起波瀾,有人大呼:「水府要關閉了。」

秦浩軒轉頭望去,湖面波瀾起伏,濤聲如雷,水府中衝出一道七彩光柱,直上雲霄。

此時天色已晚,夜幕逐漸籠罩大地,這水府中忽然噴出的這道七彩光柱顯得尤為璀璨瑰麗,只是片刻,那個湖底通道開始進水,然後水府消失在大家的視線中,水府關閉,弟子們露出恍然若失的神情,想要再進水府,那就只有期待明年了。

秦浩軒表現得倒是淡然,他現在腦子裡想的是,每個月利用水府令牌進水府的機會,可不能浪費了。

水府關閉,標誌著新弟子們為期三個月的入仙道儀式結束。

回憶起這三個月的種種經歷,以及逝去的蒲漢忠,秦浩軒輕輕一嘆。

這時,葉一鳴忽然湊到秦浩軒身邊,輕聲道:「你有沒有感覺,一直有人在暗處注視著我們?」

秦浩軒點點頭,巫修的他感知力很不錯,也感覺到有人在暗處注視著自己,他四處看了一圈,終於在右手邊的不遠處,找到那道讓他很難受的目光的主人。

看他的服飾應該是宗門的一名長老,卻帶著一個黑紗斗笠,遮掩著臉,看不到他的相貌,只覺得他面色煞白,氣色很不好,彷彿受了傷似的。

「葉師兄,你認識這位長老么?」

葉一鳴警惕而小聲的說道:「宗門裡的長老這麼多,我不可能全部認識的,而且他跟我們應該沒有什麼交集,但為什麼總是望著我們呢?好像跟我們有仇似的。」

這時,秦浩軒和葉一鳴同時想起一個人:「赤煉子1

他們兩人面面相覷后,背後同時升起一股涼意。

他們兩得到的這些鍾乳靈液,就是在古雲堂赤煉子控制的武義手裡搶來的,莫非這人就是赤煉子?

赤煉子在兩千多名新弟子中,終於找到秦浩軒和葉一鳴了,只是找到時他們已經在排隊等待上繳水府所得,他也不便將他們兩找出來,因為除了九長老外,還有許多長老在現場進行治安維持、監督弟子和互相監督。

秦浩軒和葉一鳴走上去上繳水府所得時,赤煉子一口銀牙差點咬碎,想著被秦浩軒取走的鐘乳靈液,心在滴血。

「該死的,必須找機會抓住你,一定將你挫骨揚灰!你害我受了這麼嚴重的傷,還折損十年壽元,搶我的鐘乳靈液1赤煉子心頭悲呼,但有九長老坐鎮,諸多長老在此互相監督,他也毫無辦法,只能用那雙惡毒眼神狠狠瞪著秦浩軒,恨不得將秦浩軒當場殺死。

但當秦浩軒走上去,卻說在水府里一無所獲,而兩名檢查的長老也沒檢查出東西,赤煉子心中一顆大石才落地,同時暗暗尋思,這些東西他是怎麼藏的?竟然能躲過這兩名檢查長老的盤查,但他也更加高興了!這秦浩軒不簡單啊,身上肯定有重寶,否則怎麼可能躲過這兩名檢查長老的檢查?

「一定要找借口他抓回去,把他的秘密都挖出來,奪走鍾乳靈液和他的秘密后,我再將你腌製成肉乾喂狗!以瀉我心頭之恨1赤煉子輕輕咳嗽了一聲,受了重傷的他心滿意足的笑了起來,開始琢磨著今晚就去找秦浩軒,以免夜長夢多。

水府之事一了,秦浩軒和葉一鳴登上門派的仙雲車離開日月湖,回靈田穀。

此時夜幕已經降臨,日月湖的水在夜幕的籠罩下,被映襯得黝黑如墨,平靜得無半點漣漪。

走在回自己房間的路上,秦浩軒就遠遠看到一身暗金色毛髮的小金,正等在房門口,看到自己興奮的撲了上來。

秦浩軒摟著這隻小猴子,入仙道最後一個月小金一直帶著大力猿猴們在田地里忙活,自己閉門修鍊時,小金也十分乖巧的沒有打擾自己,每天早上自己醒來時,小金已經帶著大力猿猴出門幹活了。

今天乍一見,發覺小金的體型雖然沒有什麼變化,但是不論毛色還是精神都有很大的不同,身體也精壯了一些,看來它的修鍊又有長進了。

「小金,我和葉師兄要商量一些事,你給我守著門口,除了徐羽外,誰也不許接近我的房間。」秦浩軒拍了拍小金的腦袋,將它放了下來。

小金不舍的吱吱了一聲,然後竄了下來,按照秦浩軒的意思守在門口。

有小金放哨,秦浩軒十分放心的關好門,和葉一鳴開始商量水府里得到寶貝的處置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