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一百四十四章 老天只收作死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四章 老天只收作死人【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葉一鳴道:「往年的規矩是在進紅塵之前還未出葉的,依舊是由原入道師兄帶領,而出葉的弟子則由入道師兄所在的堂安排別的師兄,當然也有可能是由原入道師兄繼續帶領,如果堂主對這個弟子極為器重,覺得可堪培養,也有可能派出一個團隊,陪同這位弟子進紅塵鍛煉,這樣安全就有保障。因為有魔道中人、妖魔和幽泉冥物的存在,紅塵自有紅塵的危險,為了應付進紅塵,所以這一個月,你得認真修鍊,提升自己的戰鬥力,因為進紅塵后很可能遇到危險。」

「紅塵紅塵……」秦浩軒聽后,吶吶的自言自語一句,然後認真點點頭,道:「謝謝師兄提醒。」

「好了,時間也不早了,在水府里提心弔膽了幾天,好好休息吧。」葉一鳴十分滿意秦浩軒謙遜不驕的態度,和他道別後,也回自己的房間去了,入水府這幾天,身心俱疲的他也急需好好休息。

葉一鳴走後,秦浩軒盤腿打坐修鍊,他準備等再夜深人靜一點,去絕仙毒谷轉轉。

就在這時,房門又被敲響了,打開門,是古雲堂堂主古雲子。

「弟子參見古堂主。」秦浩軒看到古雲子后,心中一坎坷,但臉上神色如常,恭恭敬敬給古雲子行了一個禮。

「不必多禮。」古雲子一臉笑吟吟的坐在秦浩軒房內唯一一張椅子上,道:「這次在水府,可有什麼收穫?」

「承蒙古堂主關心,弟子慚愧,不但資質不如人,就連氣運也比不上別人,這次水府之行什麼都沒得到。」秦浩軒做出一副惋惜的樣子,嘆了一口氣。

古雲子鼓勵道:「那座水府奧妙無比,進去之後全憑運氣,與資質好壞並沒多大關係,今年沒得到明年還可以再去嘛。」他安慰了幾句后,看著已經出葉的秦浩軒,再次露出滿意的笑容。

在古雲子心裡,秦浩軒之所以能出苗出葉,離不開自己提供腐蝕丹的功勞,現在秦浩軒修鍊進展越快,實力越強,煉製成屍兵之後實力也就越強,只要將秦浩軒培養好,往後張揚得到他后,肯定能和幾個紫種弟子一爭長短,也有機會問鼎無上掌教的寶座,想到這裡,古雲子更加堅定了繼續餵食秦浩軒腐蝕丹,繼續培養他的信念。

「上次給你的丹藥可都吃完了?」寒暄過後,古雲子直入正題。

秦浩軒點點頭,道:「全部吃完了,古堂主賜的丹藥效果極好,弟子吃了之後修鍊速度明顯變快,尤其在丹藥藥力作用下,感覺身體強度比以前強了很多。」

古雲子滿意的笑著,從懷裡又拿出一小瓶丹藥,遞給秦浩軒道:「這瓶丹藥吃完了就找我。」

秦浩軒很是自然的接過這瓶腐蝕丹,恭恭敬敬的向古雲子道了謝,併當場取出一顆腐蝕丹吞入腹中,開始當場修鍊起來。

古雲子看秦浩軒練氣行功,一切如常,他看了一陣后,也不再打擾秦浩軒練氣行功,便悄悄的離去了。

走到半路,古雲子很是意外的碰到一個人,這人是他的師弟,古雲堂的長老,赤煉子。

此時的赤煉子面色蒼白如紙,帶著一個遮住臉的斗篷,尖瘦的臉皮此刻顯得尖嘴猴腮,好像還有一些精神不濟的樣子。

「赤鍊師弟,這深夜來靈田穀,是要去哪裡?」古雲子站在赤煉子身前,貌似關切的詢問道。

赤煉子神識受傷,不能直接暴晒在太陽底下,所以整天戴著這個黑紗斗笠,透過這個斗笠,古雲子注意到,自己這個師弟臉色蒼白,似乎受了重傷的樣子。

赤煉子眼神閃過一道不為人知的精芒,以他長老之尊,堂堂仙樹境強者,無緣無故來靈田穀肯定會招古雲子懷疑的,但他很快便想好了怎麼回答:「回師兄的話,我得知今年新弟子中有一個叫秦浩軒的,和張揚師侄頗為不合,所以準備幫張揚師侄教訓教訓他。」

赤煉子的這種託詞,古雲子自然是不信的,不過不知道他真實目的,也不便當面揭穿,但可以肯定他是來打秦浩軒主意的,於是古雲子面色一肅,告誡道:「師弟,這秦浩軒乃是我看中之人,此人對我還有些用處,希望你以後莫來招惹他!不然,他若是少了一根頭髮,你我因此撕破麵皮便很是不好了。至於張揚和他有矛盾,那是小輩之間的事,咱們作為長輩在一旁看看就好,只要沒有越線,那麼由著他們胡鬧就是了,太初哪一代不都有胡鬧的弟子?後來不少都成為了最好的兄弟。」

古雲子語氣雖然緩和,但是意思卻很明白,赤煉子一個激靈,一向護短,不擇手段的古雲子什麼時候看重秦浩軒了?其中定有蹊蹺!

難道古雲子也瞧出秦浩軒身上有重寶,於是不讓自己接近他?赤練子自知自己受了重傷,絕對不是古雲子對手,若是撕破麵皮定然吃虧,在這種節骨眼上得罪這個面慈心狠的師兄是很不明智的,於是換上一臉笑容,朝古雲子躬身道:「既然師兄覺得張揚和這個秦浩軒之間的事不值得師門長輩出頭,那我便先回去了,師兄放心,我不會找他。」

赤煉子轉身離去,心頭卻在想道:秦浩軒,你最好好好活著,我再忍一個月不去找你,待你進紅塵了,我再收拾你!

古雲子看著赤煉子的背影搖頭苦笑,這秦浩軒還真是一個惹事精,不知道是怎麼招惹到這位狠人。

********************************

古雲子走後,秦浩軒躺在床上,準備附身小蛇,去絕仙毒谷走上一遭,誰想又有敲門聲傳來。

秦浩軒苦笑一聲,今天自家的門可真忙。

門外站著變成花勞的刑,秦浩軒剛打開門,他便神情鬼祟的竄了進來。

秦浩軒關上門,用一眼質疑的目光,望著有些鬼鬼祟祟的刑,道:「這麼晚了,有事?」

「當然有事啊,沒事我來找你幹嘛1刑一臉義正言辭,接著又用路見不平的語氣說道:「你知道么?張揚這小子一肚子壞水,他剛回去便將一幫子小弟叫過去,商量對付你的辦法,最後他決定想辦法將你給綁架了,然後用你來勒索徐羽的什麼行氣散,作為你的生死兄弟,同甘共苦共過患難,我怎麼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實施這個陰謀呢?所以我冒險跑來向你告密,並且還想出了一個絕世無雙的好辦法,幫你對付張揚1

刑表現得越是正氣凜然,秦浩軒愈發的覺得他沒節操沒下限,眼中的質疑就愈發濃郁:「你說說。」

「我決定把張揚吃掉,幫你以絕後患1刑說著,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一臉讒樣卻又做出兩肋插刀的模樣道:「我知道吃了張揚,你們宗門肯定會大肆排查,但是為了你這個同生死共患難的兄弟,我顧不了這麼多了,若是出了什麼問題,我都一肩扛著,絕對不會拖累你1

秦浩軒微微一笑,刑的表演他直接無視了,這傢伙跟自己說想吃張揚,無非是嘴饞了而已,但又不敢隨便吃人,生怕自己秋後算賬,於是就借自己和張揚的矛盾,挑撥離間。

張揚乃是特殊仙種,在門派之中很是被重視,特別是經過了張狂失蹤那次的事件之後,所有有色仙種被暗中保護的層級提高很多,這還是蒲漢忠通過師傅提醒才知道的。

如果張揚突然莫名其妙失蹤了,他師父古雲子也不是省油的燈,肯定會引起有心人注意!到時候,麻煩時定然少不了的!但張揚竟然在暗地裡籌劃綁架自己威脅徐羽,勒索行氣散,是可忍孰不可忍。

秦浩軒目光陰冷,精光連連閃爍,最終對刑說道:「你吃了他可以,但是絕對不能在門派里吃,因為門派一旦追查,最終還是會查到我頭上。如果你有辦法將他引出太初教的範圍,想怎麼吃就怎麼吃1

刑一翻白眼,道:「如果能離開太初教的範圍,我早就跑了,你以為我願意呆在你們修仙者的門派里么?你們修仙者一個個冷血無情翻臉不認人,根本不懂得和平共處,一個不小心露出破綻,直接就會被你們門派的修仙高手給斬殺了,我在這裡都過得戰戰兢兢的!從我一來太初教,我就開始研究怎麼離開,我發現以你們太初教主峰黃帝峰為中心,附近方圓數千里不止,都在一個護山大陣的保護下,有了這個該死的護山大陣,你們太初教成了一個進不去出不來的籠子,除非得到門派頒發的出入符籙,但這種符籙有的人也不多。」

秦浩軒笑道:「我還以為你怎麼不跑呢,原來你是逃跑失敗,走不掉呀1

刑連翻白眼,沒好氣的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翹著二郎腿,道:「能走掉我早走了,鬼才願意留在你們修仙者扎堆的地方。你還是考慮下讓我吃張揚的事吧,他現在正籌謀怎麼綁架你威脅和勒索徐羽呢,如果你落在他手上,指不定他怎麼威脅你的徐羽妹妹,我聽他的口氣,你對這個徐羽可很重要,只要拿你的命去威脅她,她絕對不敢拒絕。」

秦浩軒眼神再陰冷幾分,一張臉陰鬱得可怕,隱約有怒氣翻騰,修仙這些日子以來,自己的心境漸漸也有了成長,雖然比不上張狂那種巨大蛻變,但也增長了不少,很多事情自己都可以不在乎,但身邊的人若是遭遇危險,這便不能忍了!

他在自言自語:「我看張揚是在找死了!敢生出綁架紫種的心態,真的是要找死了!我跟他同出大田,也有同鄉之誼,小小摩擦,讓他三分便是。但若這般胡鬧行事……還不知道長進的話,那真的要像個辦法除掉了。實在不行便向他下鬥法小會的約戰貼,在五個月後的鬥法小會上,不給他開口投降的機會,直接將他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