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一百四十五章 虎落平陽你妹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五章 虎落平陽你妹的【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刑聽了秦浩軒的話,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道:「你光明正大的約戰肯定是不行的,人家早有防備,肯定會防著你下殺手!而且他可是灰色仙種,修鍊進度比你要快,若是五個月後他修為強過你了,你豈不是自投羅網自討苦吃?」

秦浩軒一聽,覺得也有些道理,張揚雖然比不上張狂和李靖等紫種,但好歹也是一個灰色仙種,如果自己沒有什麼際遇,修鍊速度肯定是追不上他的,可是人無傷虎意,虎有害人心,這個張揚處心積慮的想害自己和徐羽,不將他弄死,自己將防不勝防,說不定哪天就陰溝裡翻船了。

「既然暫時想不出辦法,我便離他遠遠的,先小心防備著吧。同時,我也去先跟徐羽知會一聲,她若是師姐隨身保護,也能保無憂。」秦浩軒想了許久,也沒有想到辦法,畢竟在太初教的地界里,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很難瞞過神通通天的掌教和長老們,想要人不知鬼不覺的弄死張揚,可不容易。

聽秦浩軒不準備殺張揚了,刑頓時急了起來,灰色仙種的張揚在他眼裡細皮嫩肉,吃起來想必無比美味,況且難得秦浩軒動殺心,可怎麼能輕易放過呢,他捧著腦袋開始冥思苦想!

忽然,一道靈光從刑的腦海中閃過,他道:「我想到一個辦法了1

「你說。」秦浩軒抬起眼皮,望著刑:「如果是什麼餿主意,就趁早不要說了。」

「絕對是好辦法呀!你記得你得到的水府令牌吧?」刑淳淳善誘的說道。

秦浩軒點點頭,白了刑一眼,這玩意能不記得么。

「我們拿這塊水府令牌,將張揚誘拐到水府,這水府雖然在大嶼山中,但不是你們太初教的範圍吧?我們在水府中將他吃掉,可就人不知鬼不覺了。」刑一邊說著,一邊舔著嘴巴。

秦浩軒白了刑一眼:「要吃也是你吃,別扯上我們……」

他頓了頓,又道:「不過這個辦法倒是不錯,可是水府令牌上不是寫了,一個月只能進一次水府么?我們才剛從水府出來,要進去也只能等下個月了,而下個月就是入紅塵,入紅塵必然要離開太初教的勢力範圍,也就是說這個月只要小心防備他一些,下個月有的是辦法對付他。」

秦浩軒摸了摸下巴,想通其中關節后,整個人都放鬆了不少。

在大嶼山太初教的範圍內弄死張揚,宗門長輩肯定會有辦法查出是什麼人乾的,但是只要不在太初教範圍內,他們就很難監視到了。

找到了除掉張揚的辦法,秦浩軒輕鬆的吁了一口氣,道:「這一個月你給我好好監視著張揚的一舉一動,有什麼風吹草動就告訴我,等下個月再行動。」

刑只能無奈點頭答應下來。

這時,秦浩軒忽然想起千里鏡溫養灌靈的問題,晚上徐羽才送來一千靈石,現在就可以派上用場了。

「正好你來了,也省得我去找你。我已經將靈石準備好了,你給我擺個陣,為千里鏡溫養灌靈吧。」秦浩軒提出徐羽送來的一袋靈石。

刑道:「溫養灌靈可不是擺個溫養陣就行的,灌靈需要一個晚上才能完成。」

秦浩軒想了想,反正今晚也不早了,乾脆明天再帶千里鏡去絕仙毒谷逛逛,於是說道:「不急,你給我灌靈吧。」

刑點點頭,伸出手,道:「把一千下三品靈石和你的法寶給我,溫養陣可是我的秘密,我不能在你這裡灌靈,我帶回我的房間溫養灌靈完了后,明天早上給你送來。」

秦浩軒面色一沉,一雙眼神立刻變得凌厲起來,彷彿要看透刑在想些什麼似的,但刑一挺胸,道:「怎麼?不信任我?」

秦浩軒十分配合的點點頭,道:「非常不信任,萬一你卷著我的靈石和法寶跑路了,我找誰去?」

被秦浩軒懷疑的刑一臉不滿,傲然道:「區區一千靈石算什麼,我刑的魔品在幽泉中是出名的好,你可以懷疑別的,但是絕對不能懷疑我的魔品!別說一千下三品靈石,就是一千個一品靈石,都換不到我不如我的魔品值錢1

秦浩軒冷笑一聲:「別說一千下三品靈石,你的魔品連一兩靈石都不值,你要不能在我屋子裡擺陣灌靈溫養,你就快滾蛋吧。你不幫我灌靈溫養,我大不了找我師父幫忙就是。」

一聽秦浩軒不求他了,刑臉色露出幾分焦急,急忙說道:「溫養陣也分優劣的,我的溫養陣乃是全幽泉最好的溫養陣,可以將靈石里的靈力完美灌入法寶中,至於你師父肯定做不到,這要浪費多少靈力是1

「那麼你來啊!擺陣啊1秦浩軒白眼一翻,他知道在刑面前必須小心防備著,不然一不小心就讓他給坑了。

刑伸出手,做了個數靈石的模樣。

「要工錢是吧?」秦浩軒很是鄙視的瞪了他一眼。

刑一臉理所應當的說道:「那是當然,我乃是幽泉中不世出的天才,魔品尊貴,現在屈尊降貴幫你幹活,你肯定得給我工錢,不然傳出去我幹活不拿報酬,其他魔非得笑掉大牙不可。」

秦浩軒知道這傢伙是訛上了,不過千里鏡確實需要溫養灌靈,若是去麻煩師父的話,會耽誤他修鍊參禪的時間,所以只好認了,道:「給救命恩人幫忙還要工錢,真是喪盡天良啊!你開價吧。」

刑見秦浩軒答應了,臉上洋溢著笑容,道:「一百兩下三品靈石1

「一兩。」秦浩軒想都不想,直接回復。

「你奶奶的!又是這一套。」刑跳起來,一臉氣急敗壞,道:「這樣,水府里的老規矩,十兩下三品靈石。」

「二兩。」

秦浩軒一臉決然,毫無商量餘地的樣子,但刑不幹啊,他一顆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二兩靈石是絕對不可能的,本魔魔品尊貴,在幽泉里打發叫花子都是二兩下三品靈石,現在出手幫你擺陣溫養法寶,竟然只能掙二兩下三品靈石,對我來說簡直是一個侮辱,莫大的侮辱1

秦浩軒也不理會他吹得多天花亂墜,故作惡狠狠的模樣,鼓著一雙眼睛瞪著刑道:「布個陣而已,多簡單的事,還要十兩靈石?一口價五兩,再不幹的話,請恕我不遠送。」

刑想了想,最終咬咬牙道:「瞎說,布陣那麼繁瑣的事……哎,算了,看在你我同生死共患難的交情下,我算是免費幫你擺陣了,哎,五兩下三品靈石,換我在幽泉時,掉地上我都不屑撿的!你妹的1

秦浩軒懶得理會他的吹噓,將那一袋靈石和千里鏡拿了出來,放在刑的面前,道:「開始吧。」

刑也不廢話,將秦浩軒房間清空一些,露出一個約摸十尺長寬的空地后,開始掐指算著布陣方位,足足算了一炷香時間,然後從袋裡拿出一顆靈石,放在計算好的陣眼處,然後熟練的擺放靈石,等他不規則的將靈石編排完畢后,又從懷中拿出那面千里鏡,放在溫養陣的中央。

做完這些,刑開始催動靈訣,他手指在虛空中迅速划動,一個個金黃色的銘文憑空出現,被他打入陣中,隨著他動作越來越快,銘文積攢得越來越多,這個溫養陣漸漸放出一陣璀璨的金黃色光芒。

秦浩軒嚇了一跳,還好自己門窗關得嚴實,一些縫隙都用布條遮住了,否則光芒外泄,被人看到可就麻煩了。

好在溫養陣的這陣光芒很快就沉寂下來,那些被刑刻入陣中的銘文猶如跳,串成一條線,將這些靈石里的靈力牽扯出來,在銘文的牽引下,靈石里的靈氣自動湧入千里鏡中,千里鏡在靈氣溫養灌輸下,忽明忽暗,秦浩軒注意到,在千里鏡背面的那道極為細微的裂紋,正在以非常緩慢的速度被修復。

秦浩軒又看了看裝靈石的袋子,發現一千顆靈石還剩餘三百顆。

他頓時明白刑為什麼要帶回去溫養灌靈,原來布一個灌靈陣只需要七百顆下三品靈石,他卻跟自己謊報要一千顆,想私吞另外的三百顆。果然是好算盤啊!

秦浩軒冷冷瞪了刑一眼,此時完成了布陣,溫養陣自動運行,只要密切關注下別出什麼漏子即可。

刑感覺到秦浩軒的目光,明白秦浩軒已經看穿自己的小把戲,還恬不知恥的說道:「啊哈哈,剛學溫養陣時,布陣需要一顆靈石,沒想到現在實力進步,布陣的手段也大有長進呀!現在布陣只要七百兩下三品靈石就夠了,真令人高興!喂,給你省下三百兩下三品靈石,你不但不感謝我,怎麼還用這種眼神望著我,真是不知好歹,信不信我下次布陣時,把你的靈石全部用掉1

秦浩軒微微嘆息一聲,說道:「我原以為你沒魔品,卻沒想到你的魔品值竟然是負的……哎1

刑老臉一紅,卻還是厚顏無恥的爭辯道:「我說一千兩下三品靈石,那是為了保險起見啊!要是萬一布置起來靈石不足,那不但溫養不成,還會減少法寶壽命……而且這也不算什麼啊,布陣嘛,當然要多做一手準備的!能給你省下三百靈石你還不高興,如果換你師父來布這個溫養陣,哪怕給他一千五百兩下三品靈石都布不出來1

不論刑怎麼說,秦浩軒明白了一個事實,剛才差點就被這傢伙坑了自己三百兩下三品靈石。

刑被秦浩軒那雙彷彿能洞穿一切的眼神盯得有些難受了,就算他臉皮再厚也扛不住啊!於是告訴秦浩軒幾個溫養時需要注意的地方,便借口累了要休息了,一溜煙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