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太初>第一百四十六章 水府引發血妖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六章 水府引發血妖劫【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武俠修真

秦浩軒守著溫養陣,雖然刑拍著胸脯保證說他布的溫養陣肯定不會有問題,靈石布置得十分均勻,不會出現某一顆靈石提前被吸干靈石,最終導致整個溫養陣靈力不均勻而毀壞法寶的情況,但是秦浩軒對刑這傢伙十分戒備,如果全信他的話,被他賣了都說不定。

於是一夜守著溫養陣,也沒有去絕仙毒谷了,甚至連眼睛都不敢閉,畢竟溫養陣溫養的千里鏡關乎自己未來在絕仙毒谷的收穫,可大意不得。

好在這溫養陣真如刑拍胸脯保證的,一直到溫養完畢,都沒有出問題!

在天色微微露出魚白時,組成溫養陣的靈石基本耗盡靈力,而陣中的銘文一散,消失無蹤,千里鏡散發出一陣柔和的白光后也漸漸暗淡下去,鏡面光滑,再也看不到半絲裂紋,這標誌著溫養陣溫養灌靈成功了。

秦浩軒滿意的將千里鏡收好,再將靈力被吸干,已經和普通石子沒有區別的靈石收拾了下,盤膝打坐修鍊。

等秦浩軒再次睜開眼睛,感覺外面有些嘈雜,他走出門,正巧看到一隊神情嚴肅的執法堂弟子在巡邏,這隊執法隊弟子每個人臉色都非常難看。

外面有不少弟子一臉噤若寒蟬的望著這些執法隊弟子,他們的臉上露出幾分驚恐和質疑,和身邊關係較好的人低聲議論著。

秦浩軒正疑惑發生了什麼事時,徐羽和葉一鳴來了。

徐羽和葉一鳴也一臉凝重,看樣子他們也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這是怎麼了?」秦浩軒用嘴努了努那隊面色鐵青的執法隊弟子,以及周圍人們臉上的驚疑。

「浩軒哥哥,進去說吧。」徐羽率先走進秦浩軒的房間,葉一鳴緊接著走了進來,將門關好。

秦浩軒心中升起一股不妙的預感,道:「怎麼回事?」

葉一鳴皺了皺眉,說道:「昨晚死人了。」

「死的是什麼人?是怎麼死的?」

「跟我們一起入門的弟子中有一個弱種弟子,剛剛紮根,昨天晚上被人殺了。」

「難道是得罪什麼人了?但是也不會啊,太初教宗規教義很嚴,同門相殘可是重罪,誰敢頂風作案?」

徐羽也皺著眉頭,面色古怪的說道:「而且那人死得還很古怪,他是全身血液被人吸干而死的,今天早上在他的房間里發現時,他已經成了一具人干。」

徐羽的話讓秦浩軒頭皮一陣發麻,原本聽說門派死人時,他的心就懸了起來,現在聽到這種稀奇古怪,明顯不像正常人的作案手法,更是一陣心驚肉跳,他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刑,該不是刑那傢伙昨晚回去時,忍不住嘴饞,跑去人家房間,將人吸干血了吧?如果是這樣,一旦門派追查起來,自己可逃脫不了干係。

秦浩軒和葉一鳴對視了一眼,葉一鳴也一臉擔憂,顯然是和秦浩軒想到一塊了。

雖然秦浩軒威脅刑,嚴禁他在太初教里殺人,但是對於幽泉冥族來說,修仙者的血肉是再好不過的食物和補品,生活在一群修仙者中,難免抵不住美食的誘惑偷吃了呢!

就在秦浩軒和葉一鳴猜測是不是刑乾的,想去找他問個明白時,刑卻主動跑來了,他敲開門走了進來后,一臉興奮的對秦浩軒說道:「你聽說了沒,昨晚死人了,全身精血都被吸幹了1

關於刑的身份,徐羽也有耳聞,但她沒想到刑會聽說死人了還如此興奮,一臉嫌惡的說道:「昨晚那人不是你殺的吧?」

刑冷冷瞥了徐羽一眼,並不搭理她,繼續興奮的說道:「嘖嘖,熱乎乎的人血啊,喝起來得多帶勁……」

秦浩軒冷哼一聲,目光深沉如水,死死凝視著刑。

刑被秦浩軒盯得渾身不自在,尤其是感覺到他眼神中的懷疑,頓時像一個受了委屈的孩子,跳起來說道:「你看老子作甚?以為是老子殺的嗎?我殺人的話,會殺的這麼不幹凈?那個混蛋真浪費,要是我來吃這個人,一定會從頭吃起,連半點骨頭渣子都不會留下,你不知道,修仙者的骨頭嚼起來嘎吱嘎吱脆,好吃極了,那傢伙竟然只吸幹了血,真是浪費啊1

刑感覺到秦浩軒還是一臉懷疑,又說道:「就算是老子乾的,會喝了血后,直接把屍體丟在房間里,等待你們宗門長輩查么?連藏都不藏,敗露以後你們宗門有了戒備,想再吸血就難了,那傢伙還能更蠢一點么?」

秦浩軒點點頭,感覺有道理,刑這傢伙雖然沒幾句真話,但也不至於那麼蠢。

「可是不是你乾的,還能有誰?」

刑不屑的冷哼一聲,道:「反正不是老子,我會連骨頭一起吃了。」

排除了刑的可能,秦浩軒心裡大石稍稍放下一些,但很快又開始煩起來,因為出了這麼一件事,門派肯定會對靈田穀進行排查,不但自己行動不便,而且千萬別查出刑的身份才好,否則自己也脫不了干係。

一直在冥思的葉一鳴忽然說道:「長老們懷疑可能是血妖乾的。」

「血妖?」秦浩軒和徐羽異口同聲問道:「血妖是什麼妖魔?」

「這種血妖是專門吸人血,尤其最喜歡吸修仙者精血的妖,理論上來說,血妖並不是純種的妖魔,它是由修仙者蛻變的,修仙者通過一種特殊修鍊方式后,可以將自己變為血妖,現在這種修鍊方式早就失傳了!還有一種就是使用血珠,也可以把自己變成血妖。」葉一鳴一邊回憶一邊說道:「根據修仙典籍記載,曾有一個天資驚才絕艷的修仙者,自從他修仙之後,修鍊境界一日千里,但可惜的是,他修鍊的時間很晚,雖然很天才,但是逃不過生死輪迴,他為了增加壽元,獨闢蹊徑,創造出。後來他又創建了一個血妖神教,自稱血妖老祖,他的手下有許多血妖,只是這些血妖並不是修鍊的,血妖老祖以自身鮮血,凝練出一枚血珠,吞食了這枚血珠之後就能變成血妖。血妖神教曾肆虐過修仙界一段時間,因為變成血妖之後壽元可以增加一兩百年,所以許多壽元將盡的修仙者趨之若鷺,但是前提是每天都要吸取修仙者的精血,才可以延長壽命,如果不吸取修仙者的精血,他也沒有這麼長的壽命。」

「因為血妖的壽命比修仙者要長上許多,所以不少貪圖壽元的修仙者拜入血妖老祖門下變成了血妖,隨著血妖神教教眾增多,大肆捕殺和吸取修仙者精血,激起了修仙界的公憤,經過上百年時間的對抗和戰鬥,最終殺死血妖老祖,將所有血妖都消滅了,並且毀掉了血珠。現在的修仙界里已經很久沒出現過血妖了,卻沒想到在我們太初教再次出現。」

葉一鳴說著,右手托著下巴自言自語道:「血妖是修仙者的死對頭,凡是發現血妖出現,務必擊殺之!咱們太初教有護山大陣,進不來出不去,按理說不可能有血妖混進來,除非是咱們門內有人獲得了血妖的修鍊功法,或者是獲得了血珠!所以極有可能,這血妖是從水府里出來的。」

很快,他又自我推翻道:「那也不可能,咱們太初教的護山大陣對妖魔是很敏感的,除非他在水府中得到過什麼了不得的法寶,可以掩藏身上的氣息,否則太初教的護山大陣不可能沒有反應!這隻血妖不但瞞過了護山大陣,而且還在水府出來後上繳水府收穫時也矇混過關了。」

秦浩軒和徐羽面面相覷,在那天長老院九長老坐鎮,又有那麼多實力卓絕的長老在場,那血妖都能矇混過關。

秦浩軒道:「師兄,血妖雖然邪惡,但是它的壽元比修仙者長一兩百年,為何許多壽元即將耗盡的修仙者寧可眼睜睜的死去,也不願意轉化為血妖呢?」

葉一鳴苦笑一聲,道:「且不說血妖修鍊方式現在已經失傳,或者鮮有人知,就說變為血妖之後就得跟老鼠一般東躲西藏,而且血妖每天都要經過一次蝕骨噬心的痛楚,血妖的神經比人類要敏感許多,他被攻擊之後,痛楚感是人類的數倍!而且血妖天生沒有性能力,連雙修都不可能。」

葉一鳴後面一句,讓秦浩軒和徐羽臉皮同時一紅,而刑卻桀桀怪笑著。

「血妖的壽元雖然比修仙者要長,但是他每天都必須吸取血液,他們的血液天性寒涼,如果不能吸取修仙者含有靈力的精血抵消體內寒涼,那痛楚簡直難以言喻,比死還要難受萬倍!就算吸取了精血,也還是躲不過每天一次的蝕骨噬心痛苦,他們活著的每一天都是受罪1

秦浩軒暗暗咋舌,看來想要獲得壽元,除了努力突破境界外,沒有別的捷徑可走,血妖雖然可以比修仙者多活一兩百年,但那種生不如死的感覺,還不如死了乾脆。

他們說話間,忽然一個浩蕩如洪鐘的聲音,猶如滾滾驚雷傳來。

「靈田穀的弟子聽好了,從今天開始實行宵禁,一到晚上,嚴禁任何人踏出房門半步,執法堂會加強執法隊巡邏,一旦發現有違者,嚴懲不貸1

這道聲音說完,葉一鳴臉色一沉,道:「看來為了追查此事,門派花了大手筆,竟然派來一個仙樹境的長老親自坐鎮靈田穀!秦師弟,徐師妹,你們兩晚上千萬不要出門,以免被執法堂當做血妖給抓了。」

葉一鳴尤其瞪了刑一眼,告誡道:「尤其是你,這段時間一定要夾緊尾巴做人,千萬別露出半點蛛絲馬跡,別血妖沒找出來,倒把你的真實身份揪出來了。」

刑十分認真的點點頭,道:「你放心,我吞食了固形丹,只要我不故意釋放出魔氣,就連你們的護山大陣都發現不了我,別人肯定難以發現。」

刑自信滿滿的樣子讓秦浩軒稍稍安心,但是還是嚴正警告道:「記住葉師兄說的話,一旦行跡敗露,你將死無葬身之地。」

「知道,知道1刑有些不耐煩說道:「我堂堂幽泉冥族的天才,豈是這麼容易就被揪出來的。」

他們還在為血妖的事情煩憂時,執法隊來敲門排查了。

「開門,執法隊排查血妖1

這隊執法隊一共有十人,修為最低都是仙苗境二十葉,清一色褐色宗袍彰顯他們的身份和實力,這十人中有八人將秦浩軒的屋子包圍,防止查出血妖后被血妖逃逸。

兩名執法弟子走進來,冷冷掃視了屋裡四人一眼,二話不說,用氣息鎖定排查每一個人。

沒有發覺他們四人有異常,兩人直接轉身離去,開始排查下一家。

只是這一天的排查顯然沒有奏效,等他們將靈田穀所有人都排查一次之後,也沒有傳出抓到血妖的消息,晚上在仙樹境長老親自坐鎮下,一共五隊、足足五十名仙苗境二十葉以上的執法弟子開始在靈田穀中巡邏。

在徐羽、葉一鳴和刑走後,秦浩軒將自己的千里鏡取了出來,他也將靈田穀查了一次,靈田穀除了氣氛緊張,四處可見實力強橫的執法弟子外,並無異常。

秦浩軒暗嘆一聲,在血妖沒有抓出來之前,自己去絕仙毒谷尋寶的念頭也只能暫時打消了,誰知道那個躲在某個不知名角落的血妖,會在哪裡竄出來,若是在自己神識去了絕仙毒谷,他偷襲自己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