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一百四十七章 妖蹤難尋人自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七章 妖蹤難尋人自危【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第二天早上,秦浩軒剛剛睜開眼睛,五感敏捷的他聽到外面的嘈雜聲更大,莫非又死人了?

他走出去,果然看到不少弟子都站在外面,議論紛紛。

「昨天晚上又死了一個紮根境的新弟子,真是太恐怖了1

「是啊,有仙樹境的長老坐鎮,這麼多執法隊弟子巡邏,那血妖都還能出來作案,它怎麼做到的?」

「我現在都怕死了,誰知道他今晚會吸誰的血啊1

「嗯,我看你很危險,你有沒有發現,血妖兩次吸血,都是紮根境的修仙者。」

「有孫長老坐鎮,那血妖還能吸人血,這下麻煩大了,孫長老肯定掛不住面子,要發飆了1

弟子們議論紛紛時,那名受掌教委託,派來靈田穀坐鎮拿妖的孫長老一臉鐵青,此時他身邊幾名執法小隊隊長一臉戰戰兢兢,站咋他面前大氣都不敢出。

「廢物!昨晚這麼多人巡邏,竟然連血妖作案都沒發現1孫長老氣急敗壞,昨天他跟掌教拍胸脯保證,一個晚上就能將血妖緝拿了,來了之後一無所獲還不說,竟然又讓血妖作案了,這讓掌教和其他長老怎麼看待自己!

那五名執法小隊隊長低垂著腦袋,心裡都無比委屈,昨晚五個執法小隊的人一宿沒睡,認真巡邏,靈田穀中連半個鬼影子都沒有,今天早上卻又傳出死人的消息,而且他們心裡都在想,掌教派你來執掌大局,緝拿血妖,血妖再出來作惡你找我們發什麼脾氣,沒見你將血妖給抓出來。

當然,這種心裡話他們是不敢說的,甚至都不敢表示出來。

孫長老發完怒,也開始暗暗思考:昨晚自己一宿未眠,雖然沒有出去巡邏,但是一直用靈力覆蓋靈田穀,一點點風吹草動都瞞不過自己,只要那血妖出現,絕對逃不脫自己靈力感應,可今天早上還是死人了,他是怎麼做到的呢?

孫長老想了許久沒有頭緒,一屁股靠在椅子上,凝視著這幾名執法隊長,道:「你們都各抒己見,說說對這名血妖的猜測,縮小排查範圍。」

這幾名執法隊長支吾了半天,忽然一個靈機一動,道:「長老,有一個很奇怪的地方,這隻血妖兩次作案,受害者都是剛入門六個月的新弟子,而且都只是紮根期。血妖吸取實力更強的修仙者的精血,效果也會越好,他連續兩天都只吸取紮根期弟子,很顯然他實力較低,打不過更厲害的人,我猜測這血妖的實力也就在出苗期和仙苗境一葉範圍……」、

這名執法隊長剛說完,孫長老眼睛一亮,越想越有道理,沉吟片刻后,下令:「你們現在馬上帶人,在每個出苗期和仙苗境一葉弟子房間設一個監視陣,布陣的一切消耗由我上報門派。」

很快,這幾名執法隊長迅速帶著各自的隊伍,在出苗期和仙苗境一夷房間內擺上監視陣。

他們擺陣時,百花堂堂主蘇百花,帶著幾名百花堂的弟子,親自來到了靈田穀,在羅金花的指引下直奔徐羽的住所。

「師父,我將徐師妹請出來。」離徐羽住所還有點距離,羅金花對一身淡色羅裙,只是簡單扎了一下頭髮,卻顯得飄逸若仙的百花堂堂主蘇百花道。

蘇百花抿了抿嘴,微微搖頭,那淡雅精緻的臉上似笑非笑,給人十分親切,又彷彿聖潔不可直視的感覺,雖然有兩百歲,但皮膚緊緻光滑,膚白賽雪,身段玲瓏有致,透出的這股成熟女人的氣質,不論老少,只要是男人看了無不怦然心動的。

「不可,徐羽天生紫種,資質絕佳,品性脾氣也極好,為師十分喜歡,我們直接去找她便是。」蘇百花拒絕了羅金花的提議。

來到徐羽門外,蘇百花親自敲開了門,徐羽開門后看到竟然是百花堂堂主,也不驚慌,淡然行禮道:「弟子徐羽,拜見蘇堂主。」

蘇百花看徐羽的目光愈加柔和,這個女孩不但天資極佳,道心也很好,性子淡然典雅,卻又隱約含著一股不服輸的倔強,將來必成大器。

她虛虛一托,徐羽還沒拜倒在地,便被蘇百花扶起了。

「不必多禮,徐羽,今天我來靈田穀,有事與你相商。」

「堂主請吩咐,弟子力所能及,定然不拒。」

蘇百花微微一笑,道:「我聽說靈田穀中出現了血妖,掌教派孫長老來此緝妖,但昨夜還是出了人命,為了安全起見,以及不讓血妖打擾你修鍊,所以想讓你暫時搬去百花堂,等血妖被抓到后,再回靈田穀。」

蘇百花雖然說得委婉,但是意思很明顯,惟恐血妖太過厲害,傷到了她百花堂的內定弟子徐羽,所以尋上門來請徐羽搬家的,而且只要徐羽答應搬入百花堂,那她日後拜入百花堂也就更加順理成章了。

羅金花見徐羽露出猶豫的神情,忙勸道:「徐師妹,師父她一番好意,而且你去了百花堂,有師父在身邊輔導,比我這個不成器的師姐強多了1

徐羽聽罷,本想拒絕,但她想到張狂仙苗境十五葉,對浩軒哥哥形成了很大威脅,自己現在才仙苗境八葉,如果不能迅速追上張狂的境界,等他出來后勢必會威脅到秦浩軒的安危,若有蘇百花在身旁輔導自己,以她高深的修仙境界和廣博的修仙知識為自己答疑解惑,修為進展得將會更快,於是她向蘇百花一拜,道:「徐羽謝堂主厚愛,但臨行前,想與一個至交好友道別。」

徐羽答應后,蘇百花和其他幾名百花堂弟子都露出高興的笑容。

羅金花臉上露出焦急的神色,她當然知道徐羽要見誰,她惟恐徐羽見到秦浩軒后,又反悔不願意走了,於是她說道:「徐師妹,還有一個月便要進紅塵了,時間緊迫呢,你去百花堂的事我幫你向秦師弟轉告,想必秦師弟也會十分高興,而且你想想張狂……」

羅金花就差沒有直說等張狂一出來,就會要秦浩軒的命,你想要救他,就要加快修鍊速度提升自己實力才行,但以徐羽的聰明,不需明說也會明白自己意思的。

羅金花本想阻止秦浩軒和徐羽見面,以免徐羽改變主意不走了,就在這時,秦浩軒卻來了。

蘇百花帶百花堂的弟子來接徐羽的事,就像長了翅膀一般,迅速傳遍了人心惶惶的靈田穀,給靈田穀惶惶人心再添了一筆,自然也很快傳到秦浩軒耳里。

若是其他人的八卦消息,秦浩軒漠不關心,但是關係到徐羽,秦浩軒卻很上心,立刻趕往徐羽的住所。

秦浩軒並不是去挽留徐羽的,而是擔心徐羽這個倔強脾氣,萬一她捨不得自己,不願意離開怎麼辦?四大堂堂主親自來接人,這種待遇可不是誰都能有的,徐羽若是跟著去了,絕對比留在靈田穀有出息多了。

如果徐羽不願意離開靈田穀,絕對是因為自己。

「弟子秦浩軒拜見堂主。」秦浩軒走到徐羽身邊,向蘇百花行禮。

蘇百花淡淡的瞟了一眼忽然竄出來朝自己行禮的這麼男弟子,實力低微得可憐,看起來資質也好不到哪裡去,她本來不欲理會,但徐羽一看到他,卻高興的跑上去,拉著他的手道:「浩軒哥哥,蘇堂主要接我去百花堂,你說我去還是不去?」

蘇百花這才反應過來,原來這傢伙就是徐羽嘴裡的至交好友。

秦浩軒笑著點點頭,道:「當然要去了,蘇堂主身為一堂之尊,親自來靈田穀接你,這種器重和賞識,這是莫大的榮幸。你到了百花堂之後,一定要認真修鍊,不要辜負蘇堂主的一番心意。」

蘇百花沒想到秦浩軒這麼識大體,看起來不像那種趨炎附勢,攀著徐羽得好處的小人,心頭對秦浩軒的好感大增。

徐羽略有擔憂的說道:「我就這樣走了,留下你一個人孤零零的,而且這兩天靈田穀鬧血妖,很不太平,我不放心你……」

秦浩軒剛想安慰她,這時蘇百花說道:「徐羽,這點你不必擔心,本座贈他兩張靈符,可保平安。」

蘇百花說罷,拿出一青一白兩枚靈符,示意羅金花轉遞給秦浩軒,道:「這青色靈符乃是求救靈符,只要你捏碎它,整個百花堂弟子都能在第一時間內得知你的位置,立刻趕去救援你,這白色靈符是防禦性靈符,催動它后,你可以硬抗仙苗境三十葉修仙者三次全力攻擊!有這張白色靈符護身,你發生什麼危險,也可以使用求救靈符。」

為了讓徐羽安心離去,羅金花不惜下血本,羅金花接過這兩枚靈符時,眼中都有些不舍,但是她知道,這是能讓徐羽暫時搬去百花堂的最好辦法,為日後拜入百花堂打基礎,只要徐羽能拜入百花堂,別說這兩枚靈符,哪怕更好的東西,師父都不會吝嗇。

「弟子謝謝蘇堂主。」在秦浩軒接了這兩枚靈符后,徐羽朝羅金花深深一禮,眼神中充滿感激,更讓蘇百花覺得這兩枚靈符沒白費。

既然沒有了後顧之憂,徐羽依依不捨的話別秦浩軒:「浩軒哥哥,那我先隨蘇堂主走了,你若有空多來百花堂看看我,如果碰到危險,切記一定要保住性命,然後發出求援。」

秦浩軒點點頭,目送徐羽離去。

在心注視中,蘇百花帶著徐羽離開了靈田穀,引來了大家的紛紛議論。

「哎,無上紫種就是好啊,這裡一有危險,立馬就被接走了。」

「別羨慕,這是我們羨慕不來的,想想怎麼應付血妖吧,希望孫長老快點將血妖抓到了1

「連無上紫種都被接走了,留下我們這些無關緊要的小嘍等死。」

「哎,我只希望我能看到明天的太陽。」

徐羽被百花堂堂主帶走的消息很快傳遍靈田穀,其他人得知這個消息后更是人人自危。

徐羽走了不久,碧竹堂的堂主碧竹子,也親自來到靈田穀,在時俊傑的指引下,走向李靖的住所所在。

「碧竹堂的堂主也來了,他肯定是來接李靖的吧1

「可不是,他門下弟子時俊傑是李靖的入道師兄,他來接走李靖也是理所當然的。」

在一片弟子羨慕嫉妒的眼神中,碧竹子走到李靖的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