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一百四十八章 誰是綿羊誰是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八章 誰是綿羊誰是狼【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李靖修鍊過,身上隱隱透出一股惶惶之威,他本就身形挺拔,氣度非凡,現在更是丰神俊朗,隱約有股君臨天下的味道。

碧竹子看得滿意不已,在李靖向他行過禮后,親自說道:「李靖,皇室與碧竹堂淵源已久,我與你父皇關係也不錯,這次入仙道,你也選擇了時俊傑。只有一個月便是入紅塵,靈田穀卻開始鬧血妖了,我思慮良久,不論於公於私,為了不耽誤你的修鍊進度,決定將你帶去碧竹堂暫住幾日,以免靈田穀的血妖影響你修為。」

李靖從水府出來之後就在修鍊,本來一切都好好的,忽然冒出血妖之事,導致他也有所顧忌,一來擔心自己在修鍊時被血妖偷襲,二來有仙樹境長老坐鎮,他擔心自己修鍊的功法透露出去。現在碧竹子親自來接自己,李靖想都不想,大喜拜倒:「弟子謝謝堂主厚愛。」

碧竹子滿意的點點頭,李靖是個聰明人,道:「收拾下跟我去碧竹堂吧,等血妖之事一了,再回靈田穀。」

「是。」李靖回屋簡單收拾了下東西,在眾多靈田穀弟子的注視下,跟隨碧竹子離去。

又一個無上紫種被接走。

如此一來,靈田穀里三個無上紫種,李靖和徐羽被接走,張狂則在接受調查,都不在靈田穀了。

靈田穀的弟子們紛紛猜測:「我猜張揚和慕容超肯定會被接走。」

「我看未必!他們兩又不是無上紫種。」

「如果沒有三個無上紫種,他們兩個灰種絕對是最耀眼的存在,雖然他們比不上無上紫種的資質,但是也是四大堂爭搶的對象,哪像我們,倒貼上門人家還未必肯要,所以我猜一定會有人接走他們。」

在這些弟子的議論中,古雲子果然派人將慕容超和張揚接走。

原本擁有五個特殊仙種的靈田穀,此時只剩下一群爹不親娘不愛的弱種弟子。

第四章、斬殺血妖

送走徐羽后,秦浩軒回到自己的房間,準備打坐練氣,那兩頭血妖雖然膽大妄為,但也不敢白天出現。

他剛剛盤腿還沒入定,師兄葉一鳴來了。

「秦師弟,靈田穀連續兩天死人,師父讓我來接你去自然堂,暫住幾日。」

秦浩軒點點頭,既然徐羽都走了,靈田穀還有什麼好留念的,而且自己在靈田穀里,都不敢附身小蛇去絕仙毒谷,無法去絕仙毒谷尋寶,在很大程度影響了他的修鍊進度。

秦浩軒簡單的收拾了幾件換洗衣服,要和葉一鳴離開靈田穀時,在路上就被執法隊弟子攔住了。

一名執法隊弟子問道:「你去哪裡?」

「這位師兄,我是他的入道師兄,得師父諭令,將秦師弟接去自然堂小住幾天,等靈田穀血妖之事一了再回來。」葉一鳴走了一步,說道。

這幾名執法弟子露出緊張的神情,看了秦浩軒一眼后,道:「現在靈田穀嚴禁仙苗境及仙苗境一葉的弟子出入,他是仙苗境一葉,所以不能離開靈田穀!現在只有仙苗境三葉以上的弟子,才能離開靈田穀!你們立刻回自己房間,否則我們將你當血妖捉拿了1

秦浩軒和葉一鳴面面相覷,他們當然不會不棱些仙苗境二十葉的執法弟子起衝突,只好打道回府。

第二天,秦浩軒一早起來,又聽到外面更加大的嘈雜聲——又一個紮根境的弟子死了,同樣是被血妖吸幹了血。

一連三天死人,讓拍胸脯保證一天緝拿血妖歸案的孫長老大為光火,將執法隊弟子臭罵一頓后,決定今晚親自出來巡邏。

在死亡陰影的籠罩下,靈田穀弟子人心惶惶更是加劇,誰也不知道今晚會不會輪到自己,看向彼此的眼神都充滿了戒備,生怕跟自己說話的人就是血妖,忽然撲向自己,將自己精血吸干。

但是卻有一個例外。

秦浩軒遠遠看到,在刑的周圍積聚了不少人,他們跟刑說話都很放得開,有說有笑,毫無懼意和防備之心,在這個沒有信任的特殊時期,他們似乎將刑當成了至交好友。

每一個從刑身邊走過去的靈田穀弟子,都會十分親熱的和他打招呼,這讓秦浩軒大為不解,難道刑這傢伙使了什麼妖術?為什麼每個人看到他都表現得如此熱情,這不符合邏輯埃

這些人在秦浩軒身邊經過卻沒這麼熱情,就算打招呼也是例行公事一般,根本談不上熱情。

為此秦浩軒大感奇怪,什麼時候一個幽泉冥族反而比人更受歡迎了。

只見刑在一個地方聊完之後,又走到另一個小人堆里,起初那些人對他的到來表示極為警戒,但刑卻不知說了幾句什麼話,那伙子人開懷大笑,然後很快變得熟絡起來。

秦浩軒回到房間后不久,刑也嬉皮笑臉的湊了上來,跟秦浩軒說話。

「嘿,嘿……你知道么,和我們同年入門的張大和李顯前幾天打起來了,結果張大前天晚上被吸血鬼吸了血死了,李顯還哭起來了呢1

「還有這兩天鬧血妖,一些膽小的女弟子嚇得哭了,有些聰明的男弟子湊過去,就那個李顯,勾搭上了一個女弟子,這兩天形影不離的,照他們這樣下去,很有可能成為雙修道侶。」

「對了,昨天我在一個小路上經過,看到李靖的兩個小弟決鬥……」

秦浩軒翻了翻白眼,哭笑不得的說道:「剛才你跟那些人就是說這些?」

「對呀1刑一臉滿足,道:「不但是我跟他們說,他們也跟我分享了很多小道消息,原來你們人類修仙者這麼有趣啊1

秦浩軒看著一臉興奮激動的刑,想起他受歡迎的程度,這兩天下來,他倒是變得人見人愛,對門派的排查也不放在心上,看來八卦果然是拉近關係的萬能搭訕語,不分種族,不分人魔。

看著還在喋喋不休說八卦的秦浩軒,秦浩軒有些無語,又無奈的笑著。

當天晚上,有仙樹境級別的孫長老親自出來巡邏,所有弟子都放心的睡覺了,血妖再強再厲害,料想也躲不過仙樹境強者的法眼吧!

然而第二天,還是出了人命,又一個紮根境弟子死在自己的屋子裡,全身精血被吸干,這是第四個死在血妖手下的人,他的死亡狠狠扇了孫長老一個耳光,將他打得暈頭轉向,氣急敗壞。

「從今天晚上開始,將所有新弟子編排成四人一個房間,將房間嚴密鎖死,門窗封死!嚴禁串門,這樣一旦出了人命,就可以知道是誰幹的了1

孫長老想了很久,終於想出這個他覺得很妙的招。

自從入仙道之後,弟子們都不再住以前那樣的大通鋪,而是每人一個房間,以至於血妖有機可乘,現在將四個人四個人一個房間的編排起來,只要哪個房間再死人,倖存者中必然有血妖。

血妖雖然身手矯捷,但絕對不是來無影去無蹤,也不會穿牆術。

按照孫長老的部署,執法隊很快將所有紮根境到仙苗境一葉的人編排安置,按照四人一個房間的規格分好,秦浩軒和刑以及另外兩個弱種弟子分在一個房間,這兩個弱種弟子一個叫毛燦,一個叫曹東。

毛燦和曹東一看到自己和秦浩軒分在一起,面色並不好看,這些日子人心惶惶的,大多數弟子的面色也都並不好看。而且,因為秦浩軒除了徐羽等少數幾個人外,很少與其他人說話,大家和他也沒什麼深交,秦浩軒更是以前很多表現都很不一般,所以許多人甚至在暗地裡懷疑,秦浩軒是不是血妖。

不過好在除了秦浩軒外,還有刑這個傢伙,這幾天刑在靈田穀混得風生水起,別人見了他,都十分喜歡的稱呼一聲「花哥」,這讓刑十分受用,他們四人被安排到一起,秦浩軒便坐在自己的床上,而刑和那兩人便攪和在一起,尤其是刑,十分自來熟的跟他們談天說地,頓時傳來陣陣歡聲笑語。

秦浩軒雖然不加入他們聊天的行列,但是對刑能和這些人很快打成一片還是很欣慰的,如果刑整天一臉陰沉的,他還真怕刑一時忍不住,哪天抓幾個靈田穀弟子吃了可就麻煩了。

被分房監視起來后,就連晚飯都是由執法隊弟子統一配送,吃過晚飯,秦浩軒準備行功練氣,而刑也說累了,準備躺下來睡覺。

就在這時,秦浩軒和刑注意到,剛才還十分正常的毛燦和曹東面色忽然變得蒼白,眼中透出深紅色的血色光芒,平整的人類牙齒變成了一嘴尖銳的犬牙,身上氣勢也從紮根境,一下子躍升為仙苗境兩葉境。

他們的變化讓秦浩軒和刑目瞪口呆,刑自言自語道:「我靠,真沒想到這兩個傢伙就是血妖,我還跟他們聊了一下午,他們竟然還會壓制實力,原來血妖是仙苗境二葉,還不止一隻,是兩隻血妖。」

既然露出原形,這兩隻血妖也不準備再掩藏什麼,發出桀桀怪笑,眼饞的盯著秦浩軒,毛燦道:「曹東,我們為了迷惑門派,一直都吃紮根境的弟子,現在這裡有一個仙苗境一葉,我實在忍不住了,他的鮮血肯定比紮根境的人好喝多了。」

曹東也流出了口水,道:「說的對,仙苗境一葉修仙者體內血液的靈氣,豈是那些紮根境的能比的?這兩天吃紮根境的人,我體內血液寒毒攻心,可真夠痛楚的,嘖嘖,把他的血吸了,我明天就舒服多了。」

秦浩軒和刑面面相覷,鬧了半天,兩隻血妖都成了自己的鄰居。

刑裝出一副害怕的模樣,對那兩隻血妖道:「毛哥,曹哥,你們要吃就吃他呀,我只是紮根境,喝我的血對你們沒好處,看在我們今天下午聊得這麼開心的份上……」

刑的話還沒說完,被曹東喝斷:「嘿嘿,等我們兩喝了秦浩軒的血,很快就輪到你了。」

秦浩軒對刑在這一刻依然在表演有些無語,搖頭嘆氣的說道:「行了!少裝可憐了,大家都挺忙的,別在這裡墨跡了。上吧,我允許你把他們兩弄死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