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一百五十章 血妖背後有血妖【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章 血妖背後有血妖【四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雖然血妖早上就被秦浩軒斬殺,但是靈田穀的弟子還是在房中困了一上午,直到下午,門派才傳來消息說血妖被斬殺,靈田穀禁令解除。

被放出來的弟子都鬆了一口氣,各回各的居所,終於可以認真修鍊了,秦浩軒雖然想不通為什麼門派延遲了一上午才解除戒嚴,但是他也不想再糾纏在這個問題上了。

血妖被殺死,戒嚴解除,自己終於能夠在晚上去絕仙毒谷尋寶了。

但是令人奇怪的是,兩天前被接走的五名特殊仙種,一直到現在都沒被四大堂送回來,對此門派的解釋是,四大堂正在傾力培養他們,需要延遲才能回來。

回到自己房間,葉一鳴沒過多久就來了,他看到秦浩軒安然無恙,也鬆了一口氣,臉上卻閃過一絲歉疚的神色:「秦師弟,對不起,師兄沒能帶走你,害你身陷危險之中。」

秦浩軒笑了笑,道:「師兄說的哪裡話,只是孫長老不讓人走罷了,否則你不也將我接去自然堂了?」

秦浩軒看到刑仍舊是一臉凝重,忍不住問道:「喂,你怎麼陰沉個臉?一臉不滿的樣子,是不是覺得我虧待你了?」

刑翻著白眼,對秦浩軒道:「我堂堂幽泉高貴冥族,天才中的天才,胸襟博大如冥海,豈是心胸狹窄之輩……儘管你確實是太小氣了一點。」

「少吹噓,血妖之事解決了,你身份沒被泄露,怎麼還一臉陰霾,彷彿誰欠你幾萬兩靈石似的。」

刑看了看秦浩軒,又看了看葉一鳴,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說道:「血妖並沒有死,這事還沒完。」

秦浩軒和葉一鳴聽到刑這句話,果然身軀一震,尤其是秦浩軒,那顆心瞬間涼了一大半,血妖沒死,那自己豈不是去不成絕仙毒谷了?

「瞎說,門派都解除戒嚴了,這血妖怎麼可能沒死?」

刑沒好氣的說道:「昨晚被我殺的那兩隻血妖,其實並不是前幾天吸血的那隻。」

他說完故意賣了個關子。

秦浩軒冷哼一聲,催促道:「快說,少神神秘秘賣關子。」

「昨天晚上殺的那兩隻血妖雖然也是血妖,但我檢查他們屍體和血珠發現,他們是昨天才變成血妖的,他們也根本沒有吸過修仙者的精血,你有沒有注意到,他們昨晚說紮根期弟子的血不好喝時,眼裡閃過一絲謊言的味道,甚至還有一點緊張,由此可以判斷他們根本就沒吸過血,他們這麼說是故意的,為了嚇唬我們,同時也給自己壯膽。」

刑說了一大通,卻沒說到正題,秦浩軒疑惑的問道:「那今天門派怎麼還宣布解除戒嚴了?」

「我今天下午出去看了,這兩具血妖的屍體名義上是被燒了,但是我在外面並沒有看到燒的痕,應該是和血珠一起,帶回給你們掌教、長老之類的高層去看了,這兩具血妖並不是真正的行兇者,就連我都看得出來,你們門派的高層十有八九也看得出來,不然血妖在昨晚就被殺死了,而且今天早上又沒有新的血妖殺人事件,可為什麼一直拖延到下午才解除戒嚴?」

秦浩軒和葉一鳴越想越有道理,按理說最遲今天早上就會宣布解除戒嚴的,可一直等到下午才來宣布,黃帝峰距離靈田穀雖然有上百里距離,但乘坐仙雲車也不過片刻就到,難道掌教派來宣布解除戒嚴消息的人,是走路來的么?

秦浩軒有些疑惑的盯著刑,這傢伙竟然能瞧出那兩隻血妖不是真正的元兇,嘖嘖讚歎道:「看不出來,你眼力很不錯嘛1

刑被秦浩軒盯得心裡發毛,也不敢直視秦浩軒的目光,一昂頭,雙目斜視天花板,驕傲的說道:「那是自然,本魔乃是幽泉冥族最傑出的天才,學富五車,博聞廣識,什麼貓膩一過我眼,便知真偽,無處可藏。」

「給你幾分顏色,還開染房了。」秦浩軒投去一個白眼,但心裡卻不得不佩服刑的眼力確實是自己百倍千倍,但他還是想不明白,為什麼門派要隱藏真正血妖並沒有伏誅的消息:「那為什麼門派下午要宣布血妖伏誅,戒嚴解除,難道不怕再發生血妖殺人事件么?」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你們門派的高層想活捉血妖。」

「活捉血妖?」秦浩軒微微詫異,他想不明白活捉血妖有什麼價值,難道門派為了抓活的血妖,不惜再死人么?

刑感受到秦浩軒眼神的質疑,他冷笑一聲:「你們修仙者薄情寡義,為了自己的利益,死幾個區區弱種弟子又有什麼大不了的,如果能活捉血妖,將他的血珠取出來,就能多一種延壽的方法。」

刑頓了頓,老氣秋橫的說道:「別看你們門派的老祖宗活了幾百歲,也修鍊到了仙嬰道果境,但是如果他們不能繼續突破境界,獲得新的壽元,還是死路一條,對於你們門派來說,死掉一個仙嬰道果境的老祖宗,就等於斷了一根頂樑柱,對你們宗門未來發展可不好,但是修仙長生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到了一定境界,再想前進一步難上加難,我猜他們停頓在仙嬰道果境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想突破這個瓶頸可不容易,如果他們壽元用完了,那就必死無疑了,但是如果獲得血珠,成為血妖,只要吸取修仙者的精血,就能多個一兩百年的壽命,在這一兩百年裡很可能突破境界呢?」

秦浩軒聽得輕輕搖頭,太初內部雖然有時候下手狠辣,但底線還是擺在那裡的!特別是高層,都有著自己的底線,活捉可能只是想要研究,從而推導出延長壽元的方法,至於化身血妖?這斷斷是不可能的!

「可是變成血妖了還是人么?還能成仙?」秦浩軒想起那兩個血妖面色煞白,一嘴尖銳的獠牙,耳朵微尖,下巴瘦長的模樣,就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在人類的審美觀里,長成這樣子絕對是典型的妖怪。

刑裝得十分博識的說道:「血妖是修仙者所化,雖然沒人知道血妖能不能成仙,但是誰又知道血妖不能成仙?能延長一兩百年壽元的機會,你們那些老傢伙豈會放過?至於宣布解除戒嚴,就是他們布的一個局中局。」

刑說著,讚歎一聲,接著又說道:「那隻血妖極為聰明,竟然知道找兩個替死鬼,這樣可以轉移你們宗門高層的注意力,血妖雖然是靠吸食修仙者精血延壽和生存的,但是這隻血妖明顯修為不高,肯定不願意呆在你們太初教這種高手如雲的地方,所以他也是想方設法想逃跑,但肯定跟我一樣被護山大陣阻攔出不去,於是布了一個局迷惑你們宗門的高層,而你們宗門的高層在那兩隻血妖屍體和血珠上看出貓膩,所以他們也將計就計,偽裝沒有瞧出其中貓膩,故意解除戒嚴,宣布血妖之事已了,就是為了麻痹那隻血妖,並且用你們這些普通弟子的生命去吸引血妖出來,畢竟他們在乎的幾個特殊仙種都被四大堂接走了,留下你們這些人,是死是活無關緊要。」

被刑說破后,秦浩軒瞬間也覺得很對,更是心寒起來,相比起自然堂的溫暖,宗門高層將普通弟子的生命視若草芥,完全當成魚餌使用,絲毫不在乎底層弟子的死活。

這一刻,秦浩軒心中萌生出離開太初教的念頭,但是很快又否定了這個念頭。

以他現在所學,走出太初教絕對兩眼抹黑,需要道門正法輔助才能練成,他現在所學的,只是最為初級的道門正法,等自己實力稍微變強些許后,對修鍊就沒有用了,如果不能學到更高級的道門正法,他的就無法進步。

秦浩軒知道,就算師父將自己所學傾囊相授,恐怕也不行,因為自然堂沒落之後,許多道門正法遺失殘缺,最多到仙樹境就會沒有後續修鍊的功法,所以他必須繼續留在太初教,哪怕再噁心,但是為了修仙長生,為了不服輸的那口氣,他也必須留下來。

再有,便是太初高層絕對不會像刑這樣的推斷,若太初真是如此,這樣的宗門早該滅門了,怎麼可能延續到今日?

刑看秦浩軒和葉一鳴表面上有些難以接受,但是心裡都已經認同了自己的觀點,於是賣弄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你們宗門很快就會有下一步動作了,網已經布好了,就等魚兒自己落網了。」

刑的話剛剛落音,彷彿為了印證他的話,一個雄渾的男性聲音響起,彷彿就在耳邊說話,但又彷彿相差千里萬里,聲音隱若滾滾天雷,響徹大嶼山的每個角落。

「太初教所有弟子聽好了,本門護山大陣運行了數百年,目前陣法多處已經出現了瑕疵,為了宗門的安全與長久治安,掌教與長老院一致決定,今晚修復護山大陣,請所有弟子今夜都留在自己房間,嚴禁出門,若是私自出門,被護山大陣陣法所傷,一切乃是咎由自取,休怪宗門未曾提醒!修復護山大陣一事極為重要,若有人敢在外遊盪,一旦被在外巡邏的長老發現,就算僥倖躲過護山大陣陣法,將視背叛宗門罪處罰。」

這個聲音響過之後,秦浩軒三人的耳邊如炸開了陣陣春雷,震得七暈八素。

好半晌他們才反應過來。

刑用評判的口吻說道:「這就是你們太初教的強者么,雖然比不上我們幽泉的魔,但也很不錯了。」

秦浩軒看著刑臉上還掛著心有餘悸的神色,說了一句:「死鴨子嘴硬。」

刑嘿嘿笑了一聲,他的確是死鴨子嘴硬,在剛才那修仙者的聲音傳到他耳邊時,他心裡無比虛了起來,他一直對自己的固形丹十分自信,不但瞞過了早上那名仙樹境的長老,還在水府出來那天瞞過了太初教長老院的九長老,但是如果是這種級別的修仙者,只要一眼就能看穿自己,完全沒有矇混過關的可能。

「逃出去!逃出去1這個聲音在刑的心裡越來越大,他無法想象萬一哪天碰到這位強者,對方只怕一個眼神就能讓自己魂飛魄散吧!

秦浩軒輕嘆一聲:「修復陣法只怕是託詞,真正的目的是為了引出那血妖吧?區區一枚血珠,卻要如此大動干戈,壽元對修仙者的誘惑力,比絕世美女對色鬼的誘惑力還要大許多啊1

刑點點頭,老氣秋橫的讚揚秦浩軒道:「聰明,聰明。」

秦浩軒笑了笑,不再說話,再次陷入沉思。

那頭血妖故意弄出兩個血妖,並且只吸取紮根境的弟子,小心翼翼的就是為了在不激怒門派大佬的同時,警告門派,我只是想離開這裡,你們放我離開,只可惜他低估了血珠,也就是壽元對大佬們的誘惑力,於是才布下這個一個天羅地網。

以血妖的聰明,肯定也猜出一二,但是他別無選擇,只要大陣一旦修復,他就有機會逃出去,就算明知有危險他也必須逃,留在太初教只有死路一條。

刑忽然站了起來,伸了一個懶腰,對秦浩軒和葉一鳴道:「昨晚沒睡好,今天有點累了,我先回去睡覺。」

葉一鳴禮貌的點點頭,畢竟這是一個相當於仙苗境二十葉實力的魔,秦浩軒看著他離去的背影,眼神露出幾分狐疑。

「葉師兄,你有沒有發現刑很奇怪,在得知今晚要修復護山大陣時,眼神里閃爍著精光,彷彿做了一個什麼打算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