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一百五十二章 力擒血妖力大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二章 力擒血妖力大功【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刑搖了搖頭,他本想說一通廢話,展示自己的義氣時,華豐忽然出手了。

華豐的身形猛然欺近秦浩軒,那一嘴尖銳的獠牙彷彿要將秦浩軒咬碎,秦浩軒身子一偏,凝聚在手上,和華豐硬拼了一記。

兩道絢麗的氣芒法術,猶如兩輪彎月冰輪當空砸落,狠狠的碰撞在一起,驟然間白光碎裂四散,碎濺的法術撞擊在大樹之上,將四周的樹木全部斬斷倒塌。

即便以秦浩軒的肉體強度,還是被華豐逼退了半步,而華豐卻屹立在原地,眉頭微皺,顯然剛才秦浩軒那一擊雖然沒打傷他,但也給他帶來不輕的痛楚.

和華豐交手時,秦浩軒才赫然發現,成為血妖后的華豐,修為也忽然漲到了仙苗境三葉,比自己強兩葉,而且肉體強度似乎也不遜色於自己,在敏捷度方面遠比自己要強。

在秦浩軒和華豐交手時,刑開始嘗試破開封印,只見他凝聚靈力在拳頭上,拳頭那三根尖銳的骨刺散發出點點寒光。

一拳打在封印上,封印上閃耀起淡淡金光,但絲毫未動。

這時,剛和秦浩軒對了一掌的華豐臉上露出一陣驚恐,本想喝止刑的他如鯁在喉,臉色再度蒼白了幾分:「蠢貨,你以為你仙苗境二十葉的修為就能破開這個封印么?現在好了,你攻擊這個封印肯定會引起太初教長老的注意,快和我一起將這兩人殺了,取他們兩人的精血,我就能布下血爆陣,炸開封印1

看到刑眼中露出猶豫的神色,華豐喝道:「快來,否則來不及了1

華豐說完,又一擊向秦浩軒襲去,不得不說血妖的身體強度和速度都遠超常人,即便秦浩軒是身體異於常人,但和血妖比起來,還是絕占不到任何上風,剛才還在二十步外的華豐眨眼間便欺近秦浩軒,帶起陣陣血腥暴戾的靈氣波動。

在注意刑猶豫眼神,隨時防備他會反水攻擊自己的秦浩軒一驚,身形迅速推開。

華豐冷笑一聲,迅速從懷中取出一枚相當於仙苗境二十葉修仙者全力一擊的靈符,驟然注入靈力引動,劇烈的靈力波動從靈符中傳出,化作漫天箭雨,朝秦浩軒射去。

秦浩軒感覺到危險,這種級別的攻擊他是絕對接不住的,如果硬接的話必死無疑,他毫不猶豫的將百花堂堂主蘇百花賜給他的那枚防禦靈符祭起,這枚足以抵擋仙苗境三十葉強者全力三次攻擊的靈符身上出現少許龜裂,從其中透出的靈力猛然在秦浩軒身前凝成一個牆壁。

在玄之又玄的情況下,擋住了這漫天箭雨。

而一直在思考到底幫不幫華豐的刑也做出了決定,他搖身一變,變成了花勞的模樣,對華豐道:「就憑你剛才叫我蠢貨的份上,我決定不跟你合作了,怎麼說老子也是幽泉出來的天才,豈是你這等小妖隨意呵斥的存在!簡直有辱我的魔品1

華豐沒料到秦浩軒還有如此強橫的防禦靈符,而那個持中立立場的魔也忽然倒戈相向,有幫助秦浩軒對付自己的趨勢。

雖然自己是血妖,而且是仙苗境三葉的血妖,但是真正對上仙苗境十五葉的葉一鳴,絕對沒有勝算。

果然,葉一鳴也動手了,剛才華豐攻擊秦浩軒的速度太快,還沉浸在震驚中的他完全沒有機會幫忙,而現在再袖手旁觀,那豈不是助紂為虐?

「血妖,受死1葉一鳴爆喝一聲,手指間十指翻飛,一道道靈力逸出,像道道蠶絲纏向華豐,華豐不慌不忙的揮舞起白皙的雙手,指尖忽然冒出足有半個手指長的尖銳指甲,飛快的割斷葉一鳴的靈力繩索。

倒不是華豐厲害,而是葉一鳴沒有動用殺招,他之所以沒有直接動用殺招,是不希望將這血妖殺死,因為剛才刑攻擊護山大陣的封印,肯定會引起門派高層的注意,既然已經知道門派高層準備活捉血妖,自己再將他弄死,豈不是沒事找不痛快么?再說,就算在宗門長輩來之前,將這血妖捆綁了,若是能悄悄帶上自然堂,讓師父將他的血珠取出來,如果師父壽元耗盡還沒找到延壽的靈藥,這血珠可以給師父以備不時之需,也是一種延壽的辦法。

不過這種極不現實的想法,也只能是想想而已了。

秦浩軒自然知道葉師兄的用意。

看著變為血妖的華豐,秦浩軒心中忍不住嘆息一聲,真是浪費了一顆好苗子,出身古怪,學了很多稀奇古怪東西的刑能找出護山大陣的薄弱之處倒不算驚奇,但是華豐一個毫無背景,也不被重視的新弟子,竟然能在基礎的陣法知識中自學成才,找出護山大陣最薄弱的地方,真是令人震驚!秦浩軒敢肯定,這個封印的問題就連長老院的那些長老,都未必知道,畢竟太初教護山大陣封印足有上萬處之多,想一道道檢查,也不是件簡單的事。

葉一鳴的攻擊並沒有將華豐困住,華豐撕開葉一鳴的攻擊后,繼續朝秦浩軒撞去,狠狠撞在秦浩軒的防禦光幕上,他的身體極為強悍,竟然將秦浩軒的防禦光幕撞得一陣顫抖,他猙獰的臉透出一股兇悍戾氣,完全和秦浩軒耗上了。

「血妖的身體竟然如此強悍1殺過血妖的刑有些驚訝地看著這頭血妖,若有所思,他倒是不擔心秦浩軒受傷,畢竟他仙苗境十五葉的師兄在這擺著呢,而且門派長老應該也會很快趕來。

一撞之下,沒有撞開將秦浩軒籠罩其中的防禦光幕,倒是有一塊手臂大小,金黃色的令牌從華豐的懷裡掉出來,掉落草叢中,華豐隨意看了一眼,並沒有在意。

華豐沒有在意,但秦浩軒卻呼吸局促緊張,就連刑也瞪直了眼睛,死死盯著那處草叢,剛才驚鴻一瞥,他和秦浩軒都看清了這塊令牌正是水府令牌,然而華豐卻完全不在意,看來他並不明白令牌的價值和用處,說來也是,像這種古老的篆字早已失傳,除了依舊沿用這種字體的幽泉,人類修仙者幾乎沒有人能認出這種字來,華豐不認識也屬正常。

華豐和秦浩軒死磕上了,他知道以自己的實力對付葉一鳴無望,現在又驚動了太初教高層,逃生希望渺茫,眼下只有拼盡一切將秦浩軒拿下,然後用他的精血布下血爆陣,或許還能有一線生機。

秦浩軒暗暗咋舌,華豐那瘋狂起來渾身通紅,散發出幽幽血意的模樣讓他十分吃驚。

不知華豐獲得了什麼樣的奇遇,竟然比一般血妖還要厲害,若是他能逃出去,假以時日一定十分恐怖。

就在刑想去將那枚令牌撿起來時,忽然黃帝峰方向亮起一道劍光,這道劍光速度極快的趕來,眨眼間便又近了許多。

在太初教,飛劍是身份的象徵,就連四大堂堂主都不曾擁有,能夠擁有真正飛劍的,只有老祖宗、掌教和長老院的九名長老,只是不知道來的是這幾位中的哪一位。

刑嚇得臉色慘白,低著頭靠近葉一鳴一些,葉一鳴也十分配合的放出一些氣勢,將已經吃了固形丹,體內魔氣幾乎細微不可聞的刑遮住,只是不知道這種粗劣的手法,能不能瞞過那位長老。

刑心中暗暗祈禱,希望來的不是下午說話的那位,若是那位長老的修為,只要靠近自己身邊,便能識破自己的真實身份。

那道劍光只是幾息之間便來到這裡,看到從飛劍上下來的長老院九長老,華豐那雙血紅色的眸子里,露出深深的絕望,血紅色的眸子略顯黯淡。

九長老一身青色道袍,素凈整齊,身上透出滔天氣勢,彷彿將方圓十里都籠罩其中,他來了后,周圍氣流的流動都凝固了,風不吹草不動,一雙晶亮的眸子透出凌冽的劍氣。

什麼是高手風度?這就是高手風度!在他來了之後,秦浩軒三人呼吸明顯急促起來,隱約有喘不過氣的感覺。

九長老來了后,看也未看秦浩軒三人一眼,目光直接落在華豐身上,只見他伸手一招,虛虛一拿,華豐的身子頓時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捏拿起來,九長老並成劍指,虛虛數點,數道浩蕩磅的靈力迅速封住華豐周身大穴,此時的華豐已經成為他的獵物,想要自殺都不可能。

捉拿了血妖之後,九長老眼神中流露出一絲喜色,一閃即逝,隨後用嚴肅的眼神望著秦浩軒等三人,冷聲質問道:「你們怎麼在這裡?」彷彿他們回答不好,等待他們的下場和血妖一樣,甚至比血妖更慘,因為他們沒有價值。

秦浩軒心頭一驚,知道這是考驗自己胡謅能力的時候了,說不好自己三人都得死,於是硬著頭皮說道:「弟子秦浩軒拜見長老,回長老的話,弟子三人在入夜時,感覺到血妖華豐的房間傳來異動,緊接著就看到一臉慘白,滿嘴獠牙,渾身透出厚重血氣的華豐沖向了這邊,當時沒有執法弟子和執法長老在,弟子三人心裡焦急,竟然還有漏網之魚,尋思著千萬別讓他殘害門派師兄弟,於是一咬牙就追上來了,這血妖端的無比兇狠,弟子等人有些扛不住時,您就來了。」

秦浩軒雖然平時不說謊,但是這種生死攸關的時候,他知道一旦露出馬腳,一定會死無葬身之地,於是不禁回憶起刑平時說謊時那副正兒八經的模樣,也裝出了這麼一副嚴肅的表情,同時身子還在微微顫抖。

九長老隨意掃了他們幾人一眼,眼下門派的護山大陣還在修復,在得知血妖在這裡出現時,再派其他人過來緝拿惟恐不及,於是九長老不得不親自御劍飛來,眼下血妖抓住了,他還需立刻趕回去將護山大陣修復完畢才行,雖然修復護山大陣是做一場戲,但是這場戲既然做起來了,還是要做完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