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一百五十三章 生死才能肝膽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三章 生死才能肝膽照【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太初教的護山大陣也的確有幾百年沒灌靈修復了,眼下水府出現詭異的情況,給太初教所有高層提了個醒,所以掌教便決定做這一場亦真亦假的戲。

九長老沉吟一聲,道:「你們立了大功,日後掌教會賞你,你們現在立刻回到自己房間,否則被大陣紊亂的氣息絞殺,可不能怪門派1說罷,九長老又重新跳上飛劍,將血妖捉拿在手上,急忙朝黃帝峰飛去。

九長老一離開,他身上的那股氣勢也散去,秦浩軒鬆了一口氣,感覺自己後背全都濕透了,比同時大戰十個冥物還辛苦。

而刑則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作為修仙者的死對頭,他對這種高級修仙者的恐怖體驗得比秦浩軒更加清晰,上一次混在人群中還沒覺得,這一次九長老單獨出現在他們三人身邊,隨便沒有刻意催動氣勢,但隱約透出的這股氣勢,也讓他有呼吸不過來的感覺,尤其是九長老有意無意瞥過來的一眼,刑感覺自己的底細全被他看穿了,好在九長老並不是下午說話的那名長老,而且趕著回去修復護山大陣,也沒時間和他們三個糾纏,不然刑可真是在劫難逃。

回憶起華豐被抓走時那死灰絕望的眼神,刑就不自覺的將他代入自己,越想越是心驚,九長老走了許久,他還在涔涔冒著冷汗。

「華豐應該不會向宗門舉報我們吧?」在那道劍光消失在天邊時,秦浩軒問葉一鳴。

葉一鳴沉默的搖了搖頭,快速思考著若是華豐真的出賣了他們這幾人,該如何的應對?太初對於刑這種東西,從來只有殺!敢跟刑這種東西交朋友的,也全殺!雖然目前大家是被迫做朋友的。

這時,刑才從剛才的慌亂中回過神來,發現葉一鳴正在用這種眼神望著自己,立刻站起來,拍拍屁股上的碎草屑,道:「怕什麼,老子可是幽泉百年難見的絕代天才,區區一個人類修仙者,就算暫時修為在我之上又如何?」刑吹著牛,越吹越心虛,說到後面只有他自己聽得到了,顯然以吹牛著稱的他想到拿九長老來吹牛很不厚道,尤其是又想起他身上透出的滔天氣勢,於是十分罕見的臉紅了。

「我們快回去吧,若是碰到別的長老,那可又說不清道不明了。」葉一鳴修為畢竟最高,因為年紀的緣故,心性也比秦浩軒和刑恬淡不少,所以恢復得最快。

秦浩軒點點頭,快步走到剛才那個草叢中,將從華豐懷裡掉落的這塊水府令牌撿起來,得到如此重寶,卻也高興不起來。

刑一臉羨慕……

因為時間的關係,而且太初教並未解除戒嚴,護山大陣還在修復,四處都有長老巡視,將這塊珍貴的水府令牌拿在手裡未免太招搖過市了,秦浩軒將它踹入懷中,對葉一鳴以及刑道:「走吧1

葉一鳴邁開腳步,他們兩走了數步,發現刑依舊站在原地,沒有回去的意思。

看到秦浩軒回頭,刑也十分直白的說道:「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你我人魔有別,我不喜歡你們修仙者的世界,相處這麼久,雖然本魔的雍容氣度、廣博學識肯定讓你捨不得離開我,但是是時候分別了,從此你走你的陽光道,我過我的獨木橋,互不牽扯。」

秦浩軒沉默了,若是剛剛刑真的聯合血妖,死的恐怕就是自己跟師兄了,而且他跟血妖也真的有機會逃走吧?

可,關鍵時刻!刑的反應卻並非聯手血妖,這些日子下來,雖然跟刑吵吵鬧鬧,但無形間也漸漸的建立起了友誼,那是數次生死相依才建立起來的,超脫了雙方的種族之上的友誼。

雖然,這份友誼完全觸犯了太初的教規。

換做其他時間,秦浩軒還會勸刑留下來,只是……剛剛華豐的事情,已經讓刑徹底暴露,若是刑此時不走……一旦華豐將其招供……它真的沒活下來的可能了。

「我出去后,只吃獸血,不吃人。」刑略作沉思的說道,聽到秦浩軒耳中確實一股暖意。

「浩軒,他不能走1葉一鳴橫尚趟檔潰骸澳閂芰巳肥登崴桑但浩軒怎麼辦?今夜浩軒是為了你,才出現在了此地!太初今夜行動,你真以為你能跑的了嗎?剛剛九長老依然知道我們三人,雖只是粗粗一眼,想必將你我的長相都記下來了,你若是忽然在門派消失了,我去哪裡再找一個花勞去?」

刑歪頭看著葉一鳴,眼神變得有些冰冷:「所以?為了你,老子要留下?在這裡等死?你的命是命?老子的命不是命?而且,我若是被抓,你們逃得了干係?還是你要想辦法算計我?把我先給賣了?」

秦浩軒無力的說道:「師兄,放他走吧。這刑雖然狡詐,卻也是守信。若剛剛他聯手血妖,你我已經死了。既然他答應外出不吃人,我……想相信他一次。」

葉一鳴回頭詫異的望著秦浩軒急道:「浩軒,你說什麼呢?他是魔!他怎麼可以相信?」

「讓我任性一次吧師兄……」秦浩軒聲音變得很是溫柔:「我想相信他一次。不論它是什麼,我想相信他一次。」

刑的身軀微微一顫,冰冷的眼神也變得柔和,秦浩軒的這種話,他活這麼大,卻從沒有聽誰說過,哪怕是其他的魔……

「走吧。」秦浩軒勸道:「快點,不然長老們若再有趕來的。」

「那老子走了……哎喲1刑突然跪在地上雙手抱著腿說道:「怎麼抽筋了?剛剛消耗的太多嗎?疼死老子了,疼死老子了……快來扶老子一把……」

短暫的時間,太初守山大陣依然恢復了平靜,最弱的一環也在刑的這耽擱下,消失了。

葉一鳴詫異的望著刑,而秦浩軒卻帶著幾分苦澀的看著它說道:「何必呢?」

「何必什麼?老子只是腿抽筋了。」刑翻著白眼說道:「你不會以為老子是故意不走的吧?這裡他媽的那麼危險,老子為什麼不走?剛剛騙你說出去不吃人,沒想到剛騙了你,就遭報應的腿抽筋了!還不來扶老子一把?」

秦浩軒笑中含著淚,過去將刑攙扶起來說道:「你這是在找死了。」

「反正走不掉了。」刑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說道:「如今只能看運氣了,希望水府開府的那一天,他還沒把咱們給賣了。」

葉一鳴在愕然中,跟著一人一魔朝著靈田穀走去。

雖然這一路上有不少巡邏的長老,但是秦浩軒有千里鏡在手,遠遠的躲開巡邏的長老,所以這一路回去也算是有驚無險了!

他們剛回到自己房間,秦浩軒便聽到黃帝峰上空傳來一陣龍嘯,驚天動地,威勢滔天,彌散在大嶼山每個角落,讓人忍不住陣陣心悸。

秦浩軒通過千里鏡可以看到,黃帝峰太初寶殿的上空,此時正凝聚著濃濃的靈氣,這些靈氣正以極為恐怖的速度湧向天空金色的護山大陣中,得到這些靈氣補充的護山大陣顏色愈發的璀璨,金光將整個大嶼山照得如同白晝,此時大嶼山的一切在這片金光中彷彿都鍍上了一層金,金色的參天巨木,金色的小草,金色的流水,金色的山巒,一切都顯得浪漫。

但這些浪漫看在秦浩軒眼裡,卻是殺機四伏!

因為在黃帝峰上空,那頭金色巨龍的體型在這段時間,又變大了數倍,燈籠大小的眼神龍威十足,通過千里鏡看到它眼神的秦浩軒心中一涼,若不是葉一鳴及時用靈力護住秦浩軒的心神,恐怕這一眼便將他弄崩潰了。

「護山大陣端的神妙無比,你可千萬別小覷。這條金龍全是由劍芒組成,是咱們護山大陣最奧秘的變幻1葉一鳴說著時,眼神露出幾分悠然神往,同時也嘆息著看著這面千里鏡,道:「若不是這面千里鏡,我們也看不到這條金龍,法寶真是好東西啊1

「嗯,法寶確實是好東西1打坐恢復了一陣,秦浩軒才調息過來,回想起金龍那充滿威勢一眼,猶自心有餘悸,此時,陣陣鐘鼓聲鋪天蓋地的傳來,從千里鏡可以看到,將太初教籠罩其中的護山大陣金光漸漸褪去,一切又恢復了正常。

護山大陣徹底修復完成了,秦浩軒鬆了一口氣。

秦浩軒將千里鏡調到刑的房間,這隻魔正一臉惆悵的坐在床上,長吁短嘆:「哎,千載難逢的機會啊,要離開這裡又要等幾天了,真是煎熬啊1

看著刑這幅沮喪的模樣,秦浩軒很不厚道的笑了。

正如葉一鳴所說,如一個餓鬼掉進美食堆里,卻不敢下嘴去吃,這種感覺,光想想就覺得殘忍,更何況每天都處在這種感覺中的刑了。

護山大陣修復完畢后,一宿未眠,沉浸在護山大陣修復時的弟子們紛紛走了出來,滿臉的不可思議。

「咱們太初教真強啊,這個護山大陣誰敢進來,非得被絞成碎肉不可1

「哎,我若是能修鍊到掌教那個程度,也不枉此生了。」

「光說沒用,趕緊回去修鍊吧,這幾天被血妖一鬧,今晚修復護山大陣,我都耽誤了好幾天了,再有幾天就要進紅塵了。」

還在感慨的新弟子們一聽,頓時做鳥獸散。

秦浩軒滿足的躺在床上,現在只是半夜,還有時間再去一趟絕仙毒谷。

血妖的事終於解決了,秦浩軒長長吁了一口氣,太初守山大陣的監視層級降低到了平時的狀態,總算能去絕仙毒谷了。

他將千里鏡拿出來,注入一道靈力,默默搜索起絕仙毒谷。

千里鏡里出現了絕仙毒穀穀口的模樣,秦浩軒心情激動,這證明用千里鏡探測絕仙毒谷是可行的,他彷彿看到無數天材地寶在向自己招手了。

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就讓秦浩軒傻眼了。

當他驅使千里鏡,將畫面轉移到谷內時,發現千里鏡上似乎蒙了一層厚厚的白霧,無論怎麼樣也擦不幹凈。

千里鏡雖然能進絕仙毒谷,但是看不清楚絕仙毒谷中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