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一百五十四章 絕仙毒谷擎天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四章 絕仙毒谷擎天猿【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秦浩軒嘗試加大靈力的注入,那層白霧卻還是這般濃郁,絲毫沒有反應。

秦浩軒有些懵了,難道註定要白忙活一場?他心情無比抑鬱,但是又不甘心,本以為千里鏡是指路明鏡,卻沒想到是個瞎子!難道自己還要像以前那樣在絕仙毒谷里摸瞎么?

秦浩軒心煩意亂之際,忽然腦子裡靈光一動,當初用取元術進入殘丹內部,在沒有和殘丹取得感應時,眼前也是一層白霧,但是加大神識的投入就能驅散白霧,看清殘丹的內部結構。

用神識進入千里鏡,能不能驅散這層白霧,看到絕仙毒谷里的景象?

想到這裡,秦浩軒彷彿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毫不猶豫的凝練神識,將其投入千里鏡中。

神識進入千里鏡,那層一直蒙在千里鏡上的白霧倏爾散去,絕仙毒谷中的景象顯露在秦浩軒的眼前。

這是秦浩軒第一次以本體的視角看絕仙毒谷,以前附身在小蛇身上時,因為小蛇的太小,隨便一個小石子就能阻擋小蛇的視野,所以秦浩軒以前的視野相當狹小,現在千里鏡模仿本體的視角看得十分遼闊,無數仙魔大戰戰後的蕭瑟景象毫無保留的呈現在秦浩軒眼前。依舊是陰暗壓抑的暗色天幕,遠處還可以看到不死巫魔漸漸被毒氣腐蝕的屍骨,絕仙毒谷無邊無際的延升出去,地平線和天際一同湮沒於這灰暗的底色中……

第一次看到這幅景象,秦浩軒心頭說不出的震撼,同時絕仙毒谷中透出的氣息,就如一塊巨石壓在秦浩軒的心頭,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這種感覺就彷彿萬蟻蝕心,酥酥麻麻難受之極。

秦浩軒嘗試著將神識深入絕仙毒谷,隨著畫面的移動,他神識的消耗非常快,而且和自己附身小蛇的感覺一樣,每前進一步,絕仙毒谷中傳來的壓力就要大一分。

跨過那個小山丘,秦浩軒看到那具巨大的猿猴屍骸,心頭還是忍不住震驚,它實在是太大了!比山還要高!它昂著頭,彷彿一頭要將天都給撞破!那氣勢,恍如神祗!

再往前走是自己走過的老路,秦浩軒想了一會神識向左移動,繞過一塊巨大的岩石后,千里鏡中出現了新的景象。

這邊是秦浩軒以前從沒來過的,一根根巨大的石筍有兩個人高,一望無際,但有不少石筍被攔腰斬斷或者直接被毀,隱約還可以看出當年戰鬥的慘烈。

在這片石筍林中,秦浩軒看到一具屍身。

準確的說,這是屍身的上半截,也就是說只有半具屍身。而另外的一半卻沒有了,也許在那場慘烈的仙魔大戰中,被厲害的對手轟成粉末了吧。

在這半截屍身旁邊,有一株紅紅的小草,在絕仙毒谷霸道的毒瘴中,它欣欣向榮的生長著,葯氣組成點點星辰,這些葯氣組成的點點星辰,圍繞著小草各自飛舞,好似夜空之下那運轉的群星,明明很小的一株小草,卻給人要開創一方世界的氣勢。

在不是黑色就是白色,要麼就是灰色天幕的絕仙毒谷中,能看到這麼一抹紅色是多麼令人驚喜和激動的事。

看到這株小草,秦浩軒精神一震,忍不住心頭狂跳,呼吸急促起來。

他頂著絕仙毒谷里傳來的巨大的壓力,再往前湊近一些,他看清了這株紅色小草,從以前看過的修仙典籍上曾見過這種草,它名為雞冠草,是一種極其珍貴的靈藥,價值雖然比不上一葉金蓮,卻遠在七星菌之上。

在這半截屍體的右邊,是一枚玉簡,這枚玉簡越有二指粗細,一指長,渾身散發出幽柔的氣息,即便是秦浩軒通過千里鏡看到它,也不由得心神激蕩,肯定的認為這是一枚記載著功法的玉簡,只是不知道記載的是道門正法,還是魔門邪法。

秦浩軒並沒有繼續注入神識再深入了,一來他覺得自己神識已經消耗得差不多了,二來雖然是用千里鏡窺探絕仙毒谷,但是絕仙毒谷傳給他的壓力卻一點不比親自去探尋要小,光是這麼短短一會兒,秦浩軒已經流出豆大的汗珠,臉色煞白,這是神識消耗過度的現象。

他將通向這石筍林的道路默默記下,今晚神識消耗過度,不能再進絕仙毒谷了,暫且存著明天再取吧,秦浩軒收好千里鏡,安然入睡。

第二天,好不容易熬到晚上,秦浩軒將小金叫進了房間,然後讓他帶領一隊大力猿猴守護自己的身體,防止類似於血妖之類的妖魔攻擊,小心謹慎總是沒錯的。

安排好一切后,他將懷中的小蛇拿出來。

小蛇一出來,看到秦浩軒后,十分親熱的在他手上蹭了蹭,秦浩軒回以微笑。

這是秦浩軒第一次認真觀察蘇醒后的小傢伙,身上還是以前一樣的古怪斑紋,頭略扁,身軀冰冷,小蛇也毫不畏懼的和秦浩軒對視。

秦浩軒微微一笑,也不管它能不能聽懂,對它說道:「咱們今晚要去絕仙毒谷走一趟哦,小傢伙。」

小蛇吐了吐蛇信,算是回答。

秦浩軒躺了下來,將神識附身在小蛇身上。

他的神識剛進入小蛇體內,便感覺舒服,十分舒服,如果說以前小蛇的身體是一個冰冷的石室,那麼現在就是一個冬暖夏涼的空間。

對秦浩軒控制自己的身體,小蛇完全沒有半點反抗,甚至乖乖的呆在角落,將身體控制權拱手相讓。

秦浩軒控制著小蛇,向絕仙毒谷急速遊走。

來到谷口,秦浩軒的心情忍不住激動起來,在這段時間,他的神識也有些微進步,而又多了一個神識,利用千里鏡探測絕仙毒谷,雖然可以探測到許多自己以前沒看到的地方,但真的能走到那半截屍體處嗎?秦浩軒心中坎坷不已。

他一步跨入谷口,絕仙毒谷的壓力猶如滔滔江水向他湧來。

秦浩軒感受了一下后,頓時欣喜若狂,以前進來時,谷口的壓力像是一塊石頭梗在秦浩軒心裡,堵得他有些喘不過氣,但現在這塊石子驟然小了許多。

秦浩軒嘗試著朝前方走去,絕仙毒谷的壓力果然比以前小很多!

他來到那具巨猿屍涵…

近距離觀看,這巨猿比之前看到的還要大!

站在巨猿的腳下抬頭……竟然……看不到它的頭顱!甚至!連它的膝蓋……都看不到!

當年的它……到底有著怎樣的威勢啊?秦浩軒回過神來,繼續朝著峽谷深處游去。

不一會兒,石筍林豁然出現在他眼前,秦浩軒重重吁了一口氣。

原本他心中還有一絲疑慮,懷疑千里鏡里的畫面是不是真切的,但當他遠遠看到那半截屍骸,以及在絕仙毒谷中稱得上驚艷的那一抹紅色雞冠草,他心中大石轟然落地。

倒不是他財迷,而是他急於提升實力,不論是張狂給他的壓力,還是二十天後入紅塵將要面對的種種危險,尤其當他想到赤煉子,更是焦急,入紅塵會讓自己被保護的程度降低到最低狀態,那位太初的前輩在水府做的事情,可都是心狠手辣之事。

秦浩軒知道,二十天時間裡無論怎麼修鍊,也無法強大到可以和仙樹境修仙者為敵的地步,但是在絕仙毒谷里若能尋到天材地寶,以絕仙毒谷的玄奧奇妙,或許有一線希望能保住小命。

他頂著壓力,來到這半截屍身前,帶著一絲僥倖的心理觀察雞冠草。

雞冠草的頂端生著一個如雞冠般的果實,成熟的雞冠草下方會有三片血紅色的葉子,這雞冠草雖然也有三片血紅色的葉子,但最下方一片還隱約有幾分青澀。

秦浩軒不無失望的嘆息一聲,果然和千里鏡里看到的雞冠草一樣,還需要幾個月的時間才能成熟。

儘管秦浩軒求寶心切,但是他心裡也知道,成熟的靈藥和未成熟靈藥藥性,簡直有著天差地別,普通靈藥尚且如此,何況這種天材地寶,好不容易找到這麼一株天材地寶,若是還未成熟就採摘,藥力只有成熟期的十之一二,如此糟蹋別說秦浩軒自己覺得可惜,還會遭天譴的。

秦浩軒咬咬牙,只有幾個月時間,無論如何也要忍著。

他走到這株雞冠草旁的那枚玉簡,散出一份神識進去,卻被玉簡中的禁制阻擋在外,這層禁制並不強,如果自己用神識探入,也可以破去,秦浩軒將這枚玉簡吞入嘴中,再朝那石林深處看了一眼,走到這裡差不多是他神識的極限了,他也沒準備繼續找下去,畢竟來的路上還是有不少屍體殘骸,有空時先將這條路上清了再說。

所謂貪多嚼不爛,秦浩軒很明白這個道理,他不舍的凝望了那株雞冠草一眼,要轉身離去時,忽然想到:這裡的天材地寶都沒有人發現,那我將鍾乳靈液藏於這裡,豈不是很安全?

秦浩軒將裝了鍾乳靈液的玉瓶從小蛇嘴裡吐出,掩埋在這株雞冠草的旁邊,鍾乳靈液雖好,但時刻帶在身上太燙手,反正絕仙毒谷也沒有別人能進來,藏在這裡十分安全。

做完這些,秦浩軒立刻離開絕仙毒谷,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解開這枚玉簡。

回到自己房間,秦浩軒盤膝坐在床上,取出玉簡后,將略顯疲累的小蛇揣入懷中。

玉簡一入手,一股溫潤的感覺通過秦浩軒手感傳遞到他的大腦,讓他不禁精神一震,一掃臉上因為神識消耗而不禁流露出的頹色。

光是這玉簡的材質,秦浩軒便覺得不凡,一般能刻在玉簡里的功法都比較重要,想到此處,秦浩軒更加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