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一百五十五章 玉簡內涵大天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五章 玉簡內涵大天符【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秦浩軒首先嘗試注入靈力,沒有反應,加大投入,再沒有沒有,繼續加大,直到秦浩軒的臉蛋都憋紅了……但他的靈力注入進去猶如泥牛沉入大海,完全沒有反應。

「看來我的境界太低,想憑靈力解開是沒可能了1還有神識作為底牌的秦浩軒老神在在,長吁了一口氣后,屏氣凝神準備運用神識,之所以屏氣凝神,那是因為他擔心神識投入過量,一下子將玉簡毀了怎麼辦?雖說這玉簡看起來不是凡品,但小心駛得萬年船,小心一點終歸是沒錯的。

他小心翼翼探入神識,神識進入玉簡之後,終於看清這個禁制了,這個禁制像一團凝雲,將玉簡的內容保護在其中,凝雲上隱約有金色字元流動。

秦浩軒仔細觀察了一番,以前在課堂上,楚長老曾說過一些禁制的基本知識,如果不知道解除禁制的手法,強行解開禁制很有可能遭到禁制的反噬,而且擔心是否會損毀玉簡,所以他並沒有莽撞得一上來就開始強攻。

觀察了一陣后,秦浩軒斷定這個禁制應該不算強,以自己的神識強度,絕對可以攻破,只是要小心一點,別弄壞了玉簡。

他小心翼翼的加大神識注入,將神識凝成一條金束,刺向這團禁法。

果然,禁制光幕波動,但在秦浩軒金色神識的次動下,晃蕩了幾下便被破開。

別看他解開禁制似乎很容易,但別忘了境界必須到仙嬰道果境的老祖宗才能修鍊神識,也就是說像秦浩軒這般用神識直接解開禁制,除了他之外,太初教內只有掌教和幾名老祖宗能辦到。

破開禁制,四個金光閃閃的大字驀然出現,每一個字都如小山般大小,龍飛鳳舞氣勢恢宏,秦浩軒心神一凜,不免多看了幾眼,越看越是覺得能寫出這四個字的人絕對是一個心胸浩蕩,志向高遠且修為驚人的修仙者!因為他光看這幾個字,便感覺心胸間有股豪氣,忍不住要噴薄而出!

雖然不是道門正法,但光憑這名字就知道,這玉簡里的東西比尋常道門正法要強太多了!符可是修仙六藝中十分重要的一項。

在新弟子初訓的三個月,楚長老曾著重介紹過符籙,但那時秦浩軒不是打坐就是睡覺,看徐羽記錄的筆記,也只是粗粗看了一遍,真正接觸到符,還是入仙道的三個月。

在中,符單獨列為一大類,可見其重要,蒲漢忠師兄也專門拿出十多天的時間,向秦浩軒介紹符,並且對一個名為天符門的修仙宗派讚不絕口。

制符是修仙的一項基礎技能,一般修仙者都會制符,但是一般修仙者制出的符籙往往低於本身的境界,制符技術精巧一點的,也最多製作出和自己實力境界等同的符籙,但是天符門的制符功法卻相當神奇,他可以做到打破常規無視境界,一個普通仙苗境幾葉的修仙者,也有可能煉出仙苗境四十九葉的符籙。

當然,若想越級做出符籙,需要的材料也是海量,而且也對煉製者的天資天賦有要求,如果煉製者在制符上沒有天賦,哪怕給他海量的材料,教他天符門的煉製手法,也是煉不出來的。

最讓天符門驕傲的並不是越級製作符籙,而是他們祖師所創的九宮八卦符,傳聞九宮八卦符自成一個小世界,可以無限次的使用,不論攻防都極為可怕,與其說它是符籙,不如說它是法寶更恰當。

至於九宮八卦符到底有多厲害,蒲漢忠語焉不詳,無法表述,因為他也不知道。

當時蒲漢忠介紹完后,秦浩軒便悠然神往的問道:「這天符門還存在嗎?」

「天符門不但存在,而且是相當高端的存在,傳聞在少有的無上大教之中也是頂級的存在,他們的弟子也很少出現在修仙界……唔,最近一次傳出天符門的消息,還是三四百年前的事了。」

****************************************

秦浩軒從恍惚中回過神來,繼續看了下去,發現在的字之下,有一小篇金色的字。

他湊上去一些,發現是的介紹,於是欣喜若狂的默讀了起來。

這篇千餘字的介紹不到一盞茶時間就看完了,但看完後秦浩軒卻陷入震驚,它簡單而扼要的介紹了一個在尋常修仙者眼裡複雜而玄奧的的世界。

介紹中簡單闡述了符和法寶的聯繫,秦浩軒看完后,將它簡單總結為:一切法寶皆是符籙所制,符籙的原理是一切法寶的原理,符籙本身也是一種法寶,相比法寶,符籙是一次性的,而法寶卻是永久性的,而符籙的優勢是不像煉製法寶那麼複雜和昂貴。

秦浩軒心頭暗暗震驚,再次想起蒲師兄介紹過的天符門九宮八卦符,那就是典型的可以無限制使用的符。

看完介紹后,秦浩軒更加欣喜,因為這篇就出自於天符門,而讓秦浩軒無比遺憾的是這篇並不是全篇,而是一個殘篇。

不僅如此,更讓秦浩軒鬱悶吐血的是,里的內容根據簡易程度分了層,每一層都有一個厲害的禁制,想要看第一層的內容,就要破開第一個禁制。

禁制,我去!又是該死的禁制!

秦浩軒神識繼續前進,果然又碰到了一個禁制,這個禁制上光影浮動,金色銘文規則而有序,隱約透出一股堅不可摧的氣勢。

光憑這禁制的架勢,就比之前那個禁制強百倍不止,秦浩軒知道自己想硬來絕對是沒希望的,但是不破開這個禁制,自己根本接觸不到其中內容。

強來不行,那就只有用正確的手段破解禁制了。

至於破解禁制,以秦浩軒目前的學識,更加沒有希望,楚長老雖然在課堂上講過一些解開禁制的方法,但秦浩軒一來沒有認真聽過,二來那些也是皮毛而已,眼前這個高深莫測的禁制,就算丟給師父璇璣子,他也未必能解開。

秦浩軒犯愁了。

原本得到這篇,他便眼前一亮,彷彿看到自救的希望。

不管是張狂也好,張揚也好,他們雖然處心積慮要自己的命,但自己只要謹慎防備,終究不會有性命之虞。

但是眼下還有一個仙樹境的赤煉子恨自己入骨,葉一鳴師兄說破掉移魂術之後,赤煉子肯定受了重傷,而且還可能損失壽元,而自己又搶了他垂涎欲滴的鐘乳靈液,但顧及門派的宗規教義,他能隱忍到現在已經是相當有耐心了,但等到二十天後入紅塵,自己一離開太初教的勢力範圍,他肯定會迫不及待的對付自己,屆時帶隊的長老或者師兄,雖然不會坐視不理,但……前提是能看清是誰出手,能擋的下來才可以!

赤煉子,那可是仙樹境的存在!一個門派若是有人進入仙樹境,那可是要大擺筵席,宴請其他門派,一算是慶賀,二也是一種力量的彰顯。

想到此處,秦浩軒不禁打了個寒顫。

他想起在水府出來后與師兄的一次對話。

他問葉一鳴:「師兄,以我們目前的修為,若是想在仙樹境的赤煉子手下保命,可有辦法?」

葉一鳴眼神一片死灰,直接搖頭,道:「毫無希望。」

「師父全盛時期和赤煉子比呢?」

「不如。」

「那我們有什麼保命的辦法嗎?」

「除非交出鍾乳靈液。」葉一鳴眼神空洞,思考了一會道:「其實就算交出鍾乳靈液,赤煉子為了保住秘密,他還是會殺了我們,更何況我們還害他受傷折壽。」

秦浩軒長嘆一聲,道:「那我們將鍾乳靈液上繳給門派呢?」

葉一鳴想也不想就給秦浩軒分析道:「我們還是要死!因為私藏鍾乳靈液是死罪。」

「那就是說,我們毫無活路了么?」

「差不多。」葉一鳴乾澀的嘴唇扁了扁,一雙眼睛里露出秦浩軒從來未見過的絕望,他沉吟片刻,對秦浩軒道:「我們得罪赤煉子的事情,千萬不要跟師父提起,否則他一定會為我們出頭。太初雖然也是講規矩,但總有規矩照看不到的地方,師傅他老人家定然不是赤煉子的對手,若是讓師尊他老人家知道,恐怕會連累整個自然堂的師兄弟們。」

秦浩軒十分認真的點點頭,絕對不能將師父璇璣子牽扯進來,這也是他想說的,不管怎麼樣,不能讓這麼一位可敬的尊長為自己去背黑鍋,甚至付出生命!

可是,又該怎麼在赤煉子手下活命呢?他閉上眼睛,彷彿能看到赤煉子正用陰冷的眼神凝視著自己,彷彿要將自己生吞活剝了一般。

而葉一鳴師兄空洞絕望的眼神就像一根刺,狠狠的刺在秦浩軒的心裡!他求生的**從未如此強過,他告訴自己,一定要活下去!

因為答應了蒲師兄,還答應要去他的家鄉,看看他的後人!

因為答應了蒲師兄,等自己穿上了宗袍,要去他的墳前走走!

因為答應了蒲師兄,要照看自然堂!

一千個一萬個理由匯成一句浩蕩磅的吶喊:我要活下去!

這也是為什麼秦浩軒在一切事情妥當后,第一時間跑去絕仙毒谷尋寶的原因。

若是自己能煉出一枚厲害的符籙,雖說打不過赤煉子,或許也能自保,但是這該死的禁制,卻讓這一絲希望都破滅了。

秦浩軒將神識退出來,忍不住在屋子裡踱步。

怎麼辦,怎麼辦!

忽然,他想到了一個人——刑。

刑這傢伙解禁制的手法雖然爛,但那個禁制是水府中保護水府令牌的,比這玉簡里的禁制要高級不少,刑說不定能解除這玉簡里的禁制!

雖然現在血妖事件已經解決,但是靈田穀人心惶惶,所以夜間都有少數執法弟子在這裡巡邏,秦浩軒再忍耐不住,也不敢現在去找刑,以免引火燒身。

第二天一大早,秦浩軒草草運轉了一遍后,估算著現在外面人也漸漸多了,才走出房間去找刑。

看到秦浩軒一大早就來找自己,刑揉了揉睡眼朦朧的眼睛,似在猜測秦浩軒有什麼圖謀。

秦浩軒毫不客氣的一屁股坐在床上,用審視一般的眼神,盯著刑道:「你睡得很香嘛!而且還能睡得著?」

「雖然到老子這個級別的天才,不睡覺也無傷大雅,但是睡覺是種享受呀,而且也給你們追趕我的機會1刑一臉的恬不知恥,一大早便開始吹噓道:「我若是全力修鍊,你們人類修仙者的紫種,都只能在我屁股後面吃灰。」

秦浩軒對刑的吹噓早已習以為常,只是這個時間點的他還有心情吹噓,對他也確實有些服氣了,畢竟太初高層可是把華豐弄走了。

「你難道就不擔心,前天被九長老抓出的血妖會供出你?他可是知道你原形的。」那天華豐被九長老抓走,秦浩軒心中一直存在隱憂,若是華豐將刑扯進來怎麼辦?

刑笑的有些神秘,把聲音壓低了說道:「昨晚我冒險化身為鼠,偷偷潛入天刑峰,想要打聽點消息。結果正巧聽到兩個長老對話,華豐的神識受到了不明重創,已經成為痴傻,難以交代任何事情。」

神識遭到重創?秦浩軒陡然明白了過來,這華豐昨夜被自己神識衝擊過,沒想到結果會是這樣,變成了傻子,還讓自己擔心了這麼久。

刑露出得意的笑容:「別說我,他連他自己現在都不認識了,老子還怕他個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