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太初>一百五十六章 但求終生不入幽【三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五十六章 但求終生不入幽【三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都市言情

秦浩軒聽完刑的這番話,心中大石才算落地,難怪這傢伙高枕無憂,原來還有這番隱情。

「我今天來找你,是有事找你幫忙的。」秦浩軒很是直白的說道。

刑笑得很開心,望著秦浩軒的眼神彷彿在說,小樣,你總算來求我了。卻不問秦浩軒想找他幫什麼忙,高手架子擺得很足。

看著刑一臉欠揍的笑容,秦浩軒恨不得一鞋砸他臉上:「我得到一個玉簡,這個玉簡里有個禁制,我解不開,你幫我解開。」

「哇,玉簡啊,一般能刻在玉簡里的功法秘籍,可都是好東西,更何況還是有禁制的玉簡,這麼聽起來,你的玉簡里的功法秘籍應該非同凡響啊,你運氣不錯。」刑彷彿為秦浩軒而高興,但實則顧左右而言他,根本不接解禁制這個話頭。

秦浩軒立時知道這哥們要做什麼,將的玉簡從懷中取出,擺在桌子上,道:「解開禁制,少不了你的好處。」

「不幹。」刑也回答得十分利落。

「好處的事情,咱們可以商量。」秦浩軒通過血妖事件跟刑在不知不覺間走近了很多,拿胳膊撞著刑說道:「過些日子我便是要下山入紅塵了,到時……赤煉子難保不對我動手……我想看看這裡面有沒有活命的機會。」

刑給了秦浩軒一個幽怨的白眼:「你死了關我什麼事?你死了,老子必須召喚天雷慶祝一番才好。再也沒有誰管著老子吃人這件破事了。」

「我不死,你才有恢復以前修為的機會不是?」秦浩軒將的玉簡推到了刑的身前說道:「你這麼一身厲害的本事,若是不用出來解開著禁制,那真是可惜了你這一身的本領。」

刑打了一個寒顫,這些日子習慣了跟秦浩軒針尖對麥芒,對方突然態度這麼好,徒惹得他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秦浩軒也不理這傢伙的寒顫,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盯著刑,將他看得心裡發毛。

刑委屈的說道:「你這樣看著我也沒用啊,雖然我會解開禁制,但是進入玉簡和解開玉簡里的禁制,是需要操控神識完成的,我們幽泉冥族的魔識本來就不強,我修為也沒恢復,完全無法探入這塊玉簡中,都無法看到禁制的模樣,更別提幫你解開禁制了。」

秦浩軒點點頭,這倒是個難題,他也嘗試過輸入靈力,但是毫無反應,刑倒沒有撒謊。

「那怎麼辦呢?」秦浩軒為難了,他想了一會,靈機一動:「你將解禁制的手法教給我,如何?」

刑看著秦浩軒眼中精芒閃爍,一臉激動的樣子,立刻連連搖頭,他道:「看在我們同生共死的份上,將這個教給你自然是沒問題的。」

秦浩軒臉色一喜,這傢伙難得這麼大方埃

「但是……」隨著刑的但是,秦浩軒臉色陰轉多雲,立刻垮了下來,但刑似乎很享受秦浩軒吃癟的樣子,一臉滿足的微笑道:「但是你以為你想學就能學會的么?禁制是陣法中一門重要的學科,像我這種天資非凡的絕代天才魔,都學了很多年,有許多資質一般的傢伙,窮極一生都不得其門,豈是你說學立刻就能學會的?」

刑雖然說得很直白,很不留面子,但是秦浩軒也沒有生氣,因為刑這傢伙說得是事實啊,禁制是里的重要組成部分,說它博大精深絲毫不為過,自己要想在二十天內學會,然後解開玉簡中那個禁制,簡直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按照楚長老的說法,若是天資一般,在上沒有天賦的,刻苦鑽營二十年,或許能有小成,至於二十天就想能解開比較複雜的禁制,白日做夢還差不多。

於是秦浩軒再一次陷入困頓中,好不容易看到點希望,卻又變成失望了,秦浩軒彷彿又看到赤煉子陰冷的眼神,正散發出凜冽的殺機!

刑雖然不敢大聲笑,但從他眼神里看得出他很開心啊,在他和秦浩軒的交鋒中一直處於弱勢,眼下終於難倒秦浩軒了。

秦浩軒面無表情的凝望著刑,足足呆坐了一炷香時間,忽然眼中精芒閃爍,想到了一個絕妙的辦法,道:「我將玉簡里的禁制臨摹出來,然後你告訴我該如何解法。」

刑臉上的開心寫意瞬間凝固,他沒想到秦浩軒連這種笨辦法都能想得出來,但是這好像又是唯一的辦法。

「可以是可以,但是幹活費……」刑笑得很露骨。

和這傢伙打了這麼久交道,秦浩軒哪能不明白他愛錢如命的秉性,如果不伸手要靈石,反而不是他的作風。

秦浩軒肅了肅神色,擺出一副語重心長的架勢對刑說道:「有一點我想你必須弄清楚,現在你我是綁在一條船上的螞蚱,如果我蹦躂不了了,你肯定也沒活路了。眼下我強敵如林,隨時隨刻都有可能跑來要我的命,你不是自認是我同生共死的兄弟么?那你就該竭盡全力的幫我,先幫我解開玉簡的禁制,等我學會了煉製幾張保命的符籙,你也就不用這麼費心的保護我了。以你我的關係,談錢多傷感情埃」

刑愣了愣,他完全沒想到秦浩軒會拿自己的這套說辭來對付自己,真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啊,刑暗暗佩服的同時還是不幹:「你平時說話不多,整天裝得那麼嚴肅,沒想到一張口竟然比幽泉冥族的煽動魔說得還條理清楚,如果不是老子天資聰穎,還真被你說服了!不過不管今天你怎麼說,這個酬勞我要定了。」

刑十分激動,一屁股坐在床上,道:「你知道么,知識是無價的財富!本魔學識淵博,學富億萬玉簡,可以親自教你不要酬勞,但是為了表示對知識的尊重,我決定一定要收取靈石做報酬,不然顯示不出我胸中所學的重要性。」

秦浩軒很是佩服刑對於要靈石這分鍥而不捨的精神,乾脆把頭點動著說道:「沒問題!五兩下三品靈石。」

刑一縮脖子后,旋即跳了起來:「摳,死摳啊!區區五兩下三品靈石你就想收買我,這也太看不起老子胸中所學了,什麼是知識你懂么?讓你付錢不是我貪財,就是想讓你知識是可貴的1

秦浩軒不為所動,一邊認可對方發言的連連點頭,一邊搬出自己的那一套理論:「你說的都對!我也很想對知識多給點錢。但是……誰讓我現在還是個窮人?修為也低,賺這點靈石不容易,如果你全部剝削走了,等我被人玩死了,你也要跟我一塊完蛋,我能從資源里勻出五兩下三品靈石給你,已經是難能可貴了。」

刑翻著白眼,挑著大拇指:「你這張嘴簡直比幽泉里的煽動魔還要可怕……好吧好吧,看在你我同生共死共患難的份上,我就幫你一次,你要知道,如果換成別人,就算是你們太初教的掌教親來,跪地磕頭求我,再把他的全部家當給我,我都不會教他,這些知識太可貴了1本想拒絕的刑看到秦浩軒那一臉決絕,知道自己再談價也沒希望了,只好無奈答應。

刑想了想,忽然想到了什麼,說道:「我幫你解開禁制可以,但是我還有一個附加要求。」

「你說。」

「你準備在下個月把我送進水府,然後塞回幽泉,是吧?」

秦浩軒點點頭:「當然。」

刑道:「那我的要求很簡單,就是你不能把我送去。」

秦浩軒詫異了下,問道:「為什麼?你在幽泉不比在這裡安全多了,這裡全是修仙者的世界,一個不小心露出馬腳,不但是你,就連我都要完蛋了1

刑白了秦浩軒一眼說道:「難道你沒看到那些冥物追殺我么?像老子這種天資絕頂,驚才絕艷,不世出的絕世天才魔,很容易惹起別的魔覬覦,他們嫉妒我,想方設法的追殺我,那天你看到的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我回到幽泉了可不比在這裡安全,在太初教只要小心謹慎一點,別人會把我當成修仙者,至少沒有人追殺我。」

秦浩軒當然不會將刑的鬼話當真,但他還是忍不住問道:「你到底在幽泉是造了多大的孽?鬧得連冥物都在瘋狂追殺你?」

刑很深沉,很憂鬱的說:「天才……總是容易被人嫉妒埃」

「去1秦浩軒忍不住啐了一口:「行,那你就留在太初教,但是我有一個要求,你不能吃人,一切行動都必須聽我指揮。」

「不吃人這個我可以答應你,但是你要是叫我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我肯定是不幹的!我這種正直正義的魔,有自己的行為準則1刑頓了頓,眼睛里透著精光,道:「如果實在要做傷天害理的事也可以,記得要給報酬。」

秦浩軒懶得理這個傢伙,丟出五兩下三品靈石,刑接了一口吞下去,很快精神奕奕的說道:「開始吧,你將禁制里的東西臨摹下來,我教你解開,哎,如此值錢的知識卻只換了五兩下三品靈石,修仙界真是個道德缺失,不重學問的地方啊,難怪你們修仙者一代不如一代。」

對於這個嘴碎的傢伙,秦浩軒也懶得理會,直接起身回去,準備臨摹玉簡。

他的神識進入玉簡中,看著玉簡里的禁制,尤其是那些筆畫奇特的銘文,有些還盤根錯節的交疊在一起,他粗粗看了下,這個禁制的銘文就有至少一萬個,而且翻來覆去還沒有重複的。

除了這些銘文,還有一根根細線將這些銘文連起來,因為太多的緣故,表面看起來十分整齊,但實際上如一團亂麻,繁雜得很,光是臨摹那些銘文就很不容易了,還要將這些金色細線也無甚錯漏的臨摹下來,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啊!

秦浩軒揉了揉額頭,很快開始幹活了!

很快他發現一個問題,以前以為自己的記性很不錯,但是現在發現完全錯了,不管他多認真的將幾個銘文以及連接這幾個銘文的金色細線記錄下來,到他出了玉簡,開始臨摹時,最多能畫出一兩個銘文就算不錯了,那些極度彎曲詭異的字元,讓他無比頭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