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一百六十章 神禽尾羽火畢方【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章 神禽尾羽火畢方【第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他問刑:「這種上百年的妖精,你有把握打贏么?」

「沒有1刑回答得十分堅決:「而且就算能打贏,在大嶼山也未必會有吧!我們又無法離開大嶼山,要能離開這裡,我早跑了。」他倒是絲毫不掩飾自己隨時都在想逃跑的心思。

葉一鳴也嘆息道:「這種妖狼爪子我上次在一線天見過,售價高達數千兩下二品靈石,遠不是現在的我們能買得起的……不是還有一枚符籙么?是什麼符。」

秦浩軒回答道:「萬里符,神行符中的一種,速度比較快。」

葉一鳴道:「哦,這種輔助類的符籙,材料價格比攻防符籙要稍低一點,你快看看需要些什麼材料。」

秦浩軒探入神識,看了一遍煉製萬里符需要的一串材料清單,他越看越心驚肉跳。

當他從玉簡中退出來后,深呼吸了一口氣以平息自己激動的心情:「需要靈獸級別飛禽的羽毛或腿骨做符引,青光玉做符體,然後還要化靈石粉、黑金礦等一些材料,而且這些符籙不管哪枚,都需要一萬顆下三品靈石灌靈,萬里符也不例外。」

秦浩軒說完,葉一鳴也直接愣住了。

刑也咂巴咂巴嘴巴,碎碎念道:「這要是我在幽泉時的身家肯定沒問題,但現在一萬顆下三品靈石……」

別說其他材料,光是這一萬顆下三品靈石都無比頭疼!去哪裡弄一萬顆下三品靈石呢?這段時間賣行氣散收入了四千顆下三品靈石,但千里鏡灌靈已經用了七百顆,現在他手上只有三千三百顆下三品靈石。

「萬里符,必須要煉1秦浩軒在心裡暗暗鼓勵,他別無選擇。

「船到橋頭自然直,先不管那一萬顆靈石,我們先去準備萬里符的其他材料,靈石再想辦法吧。」秦浩軒決然的站起來,道:「明天去一線天看看1

看到秦浩軒如此堅決,葉一鳴想起自己這個師弟手段不少,說不定真能湊出一萬顆下三品靈石呢?他點點頭,道:「今天天色已晚,你也累了,好好休息一晚上,我們明天去一線天逛逛,說不定能買到萬里符需要的材料1

第二天清晨,他們三人在秦浩軒處聚頭后,直奔一線天。

時隔一天,他們三人再次來到一線天,也算輕車熟路。

這一次他們沒有去擺攤區,而是直接走向一線天里的店鋪區,畢竟擺攤的東西良莠不齊,相比起來,店鋪區的賣家專業許多,他們將商品分門別類,並且根據檔次和價格都分好了,顧客只需要直奔自己所需的店鋪就行,不必像沒頭蒼蠅一樣在地攤區亂逛。

他們來到一線天店鋪區后,便一家家店鋪開始逛了起來,大多數店家對他們三人的態度十分冷淡,在他們眼裡,一個自然堂的窮鬼加上兩個新人弟子,口袋裡能有什麼油水?

逛了一會兒,他們三人在一個店家鄙視的眼神中走出來,秦浩軒眼尖,忽然看到對麵店鋪中,一個簡單的禁制光幕中,擺放著一個褐色的巨大龜殼。

「那是不是玄龜的龜殼?」秦浩軒推了推刑。

刑遠遠一望,十分確定的說:「是1

他們三人直奔過去,秦浩軒走到那龜殼前,仔細觀察起來。

玄龜龜殼通體灰褐色,足有磨盤大小,龜殼的中線生出一排兩寸長,透著青色寒光的凌厲骨刺,條條似乎沒有規律的紋路遍布整個龜殼,但從楚長老的講課得知,這是玄龜的重要攻擊手段,它龜殼上的紋路看似雜亂無章,其實是一個小型的陣法,對自身攻擊有加成的效果!

刑看完后,對秦浩軒道:「這個玄龜龜殼顏色稍淡,看起來不過一百二十年左右,不過給你用還是足夠了。」

看到秦浩軒三人看得津津有味,一名夥計十分勤快的走了過來:「幾位師兄,你們可是看上這玄龜龜殼了?」

這夥計雖然對秦浩軒等人的身份也有鄙夷,但無奈老闆規定只要進來的顧客,哪怕是新人弟子都要稱為師兄,而且必須笑臉相迎,否則打死他也不願意叫一個自然堂的弟子,以及兩個還沒穿上宗袍的新人弟子為師兄。

秦浩軒默默點點頭,道:「這玄龜龜殼怎麼賣?」

秦浩軒點點頭,他在心裡盤算著,如果價格在兩千顆下三品靈石左右,可以咬咬牙買下來,畢竟玄龜符可是能抵擋仙樹境初期強者全力一擊的符,如果能煉製一枚玄龜符,在關鍵時刻可是能救命的。

這名夥計愣了愣,平時來看這玄龜龜殼的人也不少,但一旦自己詢問他們要買時,他們都會表示不需要或者直言不諱說買不起,玄龜雖然不算什麼高級妖物,但它的龜殼卻是極品材料,用途極廣,可能會便宜么?

現在他也只是職業性的詢問一句是否購買玄龜龜殼,沒想到這個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新人弟子,竟然大言不慚的問起價來,而且旁邊那個竟然指指點點的,還說什麼只不過一百二十年左右,不過給你用還是足夠了,好像想要買的樣子。

如果能賣掉這個玄龜龜殼,自己的提成可是一筆不小的數字啊!儘管懷疑他們能不能拿出這麼一筆巨款,但誰會跟錢過不去?說不定他們真能買得起呢?

夥計熱忱的回答道:「一萬兩千顆下三品靈石,師兄如果您確定要的話,我可以給你個折扣,一萬顆下三品靈石拿走。」

秦浩軒等人的動靜吸引來不少往來顧客,他們都用好奇詫異的眼神望著秦浩軒三人,心中無不是尋思著,莫非這世道變了?玄龜龜殼這種珍貴材料,連自然堂的弟子和新人弟子都能買得起了?而且他們買了能用得上?

在夥計報出價格后,秦浩軒三人面面相覷,秦浩軒輕嘆一聲,道:「不了。」語氣中無比惋惜,離開了這家店。

在秦浩軒三人剛剛走出店門,立刻響起難聽的嘲諷聲:「我還道自然堂的人忽然暴富了呢,還敢帶著兩個新人弟子來買玄龜,原來是來裝大款的。」

「除了裝大款,難道還能真當大款么?這百年玄龜龜殼可價值一萬顆下三品靈石,即便是四大堂那些富裕的師兄師姐們都買不起,別說他們幾個了1

一名年紀較大的師兄教育身旁的師弟:「他們就是反面教材,教育我們別來一線天裝大款,裝大款是要被鄙視的1

「自然堂的就該去地攤1

對於他們的鄙視,秦浩軒倒是沒放在心上,他現在回憶剛才那些店子里看到的材料價格,算著製作玄龜符所需的靈石。

「包括玄龜龜殼在內的材料,一共需要三萬顆下三品靈石才能買下來,而灌靈還需要一萬顆下三品靈石,也就是說,煉製一枚玄龜符需要四萬顆下三品靈石……」秦浩軒算完之後,暗暗咋舌,立刻拋棄了製作玄龜符的念頭,至於和玄龜符一樣昂貴的狼銳符,他也不準備製作了,需要的靈石太多,完全不是他能承受得了的。

算完玄龜符和狼銳符材料的恐怖價格后,秦浩軒十分理智的打消了煉製玄龜符和狼銳符的念頭,將全部精力都放在萬里符上。

又轉悠了幾個店鋪,但昂貴的價格還是讓他們望而卻步,畢竟他們的底子太薄了,店鋪區動輒上千起步的價格,不是他們能承受得起的。

「師兄,我們去地攤區逛逛吧,那邊好東西雖然少,但是也有可能用極低的價格買到好東西1

葉一鳴點點頭,眼下兜里沒錢,店鋪區里的東西買不起,只能去地攤碰碰運氣了,在地攤區擺攤的人,畢竟不是職業商人,不識貨的可能性太大了,就像昨天那個低價賣還以為自己撿了大便宜的傻子。

他們三人剛來到地攤區,便被一群人給包圍了。

五顆下三品靈石雖然不算多,但願意花五顆下三品靈石買一本毫無價值的廢書的人絕無僅有,尤其是秦浩軒新弟子的身份,貌似不算癟的腰包,被不少一天賺不到五顆下三品靈石的小販們惦記上了,以至於秦浩軒三人再來地攤區時,立刻就被眼尖的販子們認出來,激動得口耳相傳:昨天那傻子又來了!

想要痛宰傻子的小販們一窩蜂的湧上來。

「師兄……師兄……我昨天跟您說的仙籍,您要不再考慮下,買了之後包你成仙,如果你誠心要,我打你八折1

「師兄,快來我這看看,也許你需要的東西就在我這呢1

「這位師兄,我看你龍行虎步,丰神俊朗,絕不是等閑人物,我這裡的東西正是為你而存在的呀!快來瞧瞧吧,包你不會後悔,看看又不要錢1

因為昨天傻子的名聲傳的很廣,所以秦浩軒從師弟一躍上升為師兄了,面對小販們的熱忱,他們三個著實被嚇到了,但五感敏銳的秦浩軒從他們臉上捕捉到一道發自內心的鄙夷,頓時想明白了,並不理會他們。

這些人看拉攏無望,鄙夷的瞪秦浩軒一眼,自言自語:「傻子也長智商了?」紛紛散去。

秦浩軒三人在擺攤區逛了許久,剛在店鋪區看到不少精品貨物的他們,猛然看到無數良莠不齊的東西,頓感相差懸殊,對地攤區的東西也有些看不上眼了。

秦浩軒時間不多,在這些攤位上匆匆走過,忽然,他們三人在一個小攤位前看到了一捆羽毛。

這種羽毛顏色十分純正,從頭到尾都是紅的,沒有一絲半點雜色,而且每一根都有七八寸長,這一捆羽毛估摸有二十根的樣子。

看到秦浩軒在自己攤位上站住腳,這捆羽毛的主人頓時來了精神,招攬道:「嘿,這位師弟,可是瞧上師兄這什麼東西了?」

「隨便看看。」秦浩軒沒有在這捆羽毛上感覺有什麼靈氣波動,看起來似乎是極其普通的飛禽羽毛,並不是靈禽的羽毛,但刑卻在他身後悄悄戳了戳他,用無可置疑的口氣說道:「買下它。」

秦浩軒不動聲色的看了刑一眼,然後拿起這捆羽毛,羽毛入手,光滑流暢,手感舒適,但依舊沒有靈力波動。

「師弟你真是好眼光啊!一來就把我這攤位上的好東西給挑出來了,這捆羽毛的來歷可了不得,這是我前段時間外出歷練時,偶然碰到一種叫畢方的靈禽,費勁千辛萬苦將它殺死,取了這一捆羽毛。」

這名攤主吹噓時,旁邊的人眉眼都露出笑意,畢方可是一種極為高級的靈禽,別說這個身穿灰色宗袍,實力還沒上仙苗境二十葉的修仙者,就連仙樹境級別的修仙者,也未必能殺死一頭畢方。

見秦浩軒有些猶豫,刑似乎急了,在身後再次悄悄戳了戳秦浩軒,用只有他兩能聽到的聲音道:「買下它1

刑雖然不靠譜,但不可否認他的眼光比自己要好,而且秦浩軒看著這捆羽毛,也感覺它有些與眾不同的地方,卻又說不出與眾不同在哪裡。

何不用神識試探一番呢?

自從得到后,秦浩軒從其中看到許多神識的妙用,其中一項就是如果神識強大到一定程度,甚至能看透虛偽,直視本質,自己的神識雖然沒強大到那個境界,但或許能從這羽毛上瞧出點什麼貓膩來呢?

秦浩軒毫不猶豫凝聚神識,進入其中一根羽毛中。

他一進齲極其震撼的一幕出現在他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