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太初>第一百六十三章 天河聚海自然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三章 天河聚海自然經【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都市言情

一路上,秦浩軒都在暗自揣測,師父是什麼事,這麼著急的將自己傳喚過去。

來到自然堂,秦浩軒微笑著沿途不熟悉的師兄們打著招呼,直奔璇璣子的房間。

他來到璇璣子房間時,裡面還有幾個師兄在請教修鍊上的疑惑,看到秦浩軒來了,璇璣子面色一正,對這幾位弟子道:「你們明日再來。」

這幾位師兄依言退去,頓時整個房間只有他們兩人。

秦浩軒心情緊張起來,什麼事還能讓師父如此慎重,甚至要將其他弟子都驅開。

「弟子拜見師尊。」想歸想,秦浩軒禮數絲毫不少,跪在地上恭恭敬敬行禮。

璇璣子一臉正色,表情前所未有的嚴肅,詢問秦浩軒道:「有一件事你給我解釋解釋,從你在水府出來之後,煉製了一些行氣散,托你葉師兄送給為師,為師念你一片苦心,也就用了這些行氣散。可是為什麼為師感覺境界未曾突破,但壽元卻有所延長?」

秦浩軒心一緊,果然是這事,不過這事遲早是一刀,躲避不過,於是他也毫不顧忌的解釋道:「回師尊的話,弟子受蒲師兄所託,要為您延長壽元盡一份綿力,而且師父您對我很好,我愁該怎麼報答您的恩情,正巧在水府中偶然獲得了一些鍾乳靈液,於是私藏了出來,但又不會煉製延壽丹,於是只能用這個笨辦法,將鍾乳靈液加在行氣散中給您服用。」

璇璣子面露駭然,秦浩軒說得雖然輕鬆,但他的所謂偶然獲得一些鍾乳靈液,聽起來還不是一滴兩滴,是一些!而且璇璣子深知宗門高層有多看重這些鍾乳靈液,要想私藏夾帶出來,躲過現場那麼多仙樹境長老的排查,他自忖自己都是辦不到的,但秦浩軒卻輕描淡寫的說私藏了一些出來。

璇璣子壓低聲音,嚴肅的斥責道:「你膽子也太大了,你知道這有多危險嗎?當時那麼多仙樹境長老在場,隨便一個看破你的小心思,你都要死!而且這麼多鍾乳靈液帶在身上,萬一讓門派發覺,也是必死無疑1

秦浩軒垂著頭,但聽著璇璣子貌似嚴厲的斥責,但語氣中透出一股濃濃的關心和暖意,他心頭也暖呼呼的。

「這些鍾乳靈液還有多少?」

秦浩軒如實回答道:「還有不少,約摸一百多滴。」

璇璣子倒吸了一口涼氣,私藏一百多滴鍾乳靈液,真是狗膽包天啊!私藏一滴鍾乳靈液,在太初教都是死罪,私藏一百多滴,秦浩軒哪怕有一百個腦袋都不夠砍的!

璇璣子再度壓低聲音,問道:「你把這些東西藏在哪裡?這兩天就把他們取出來交給為師,為師幫你保管,如果你需要用了隨時可以來我這取,如果一旦事發,我也能擔下來。」

若是別人說這種話,秦浩軒會毫不猶豫的以為這是想侵吞自己的鐘乳靈液,但這些話在璇璣子嘴裡說出,秦浩軒卻絲毫不會懷疑,因為蒲師兄離去之後,璇璣子是他最信任的人,而且從師父的語氣里可以得知,他是真心幫自己保管,而不是想侵吞自己的鐘乳靈液延長自己壽命。

「師父,這些東西弟子藏得很隱秘,除了我之外誰都拿不到,請您放心。」

璇璣子深深凝視了秦浩軒一眼,道:「好吧,那你一定要好好藏好了,千萬不能露出蛛絲馬跡,如果事情一旦敗露了,你馬上將這些鍾乳靈液交給宗門,然後你跟宗門說,這些是為師指使你做的,為師的身份和輩分擺在這裡,宗門那些人最多拿走這些東西,並不會拿為師怎麼樣,但是你就不同了,如果說是你做的,你必死無疑,記住了嗎?」

璇璣子的話再度讓秦浩軒感覺到一陣濃濃的溫情,眼眶濕潤,當即答應下來:「弟子記住了,弟子謝師父的關切。」

但是秦浩軒知道,如果事情一旦敗露,一百多滴鍾乳靈液可不是小數目,師父也絕對扛不下來的,太初的規矩……便是規矩!

活了一百四十多年的師父哪能看不透這些?他說這些話,就是準備用他的命換自己的命。

秦浩軒只覺得自己一度哽咽,說不出話來,只能在地上磕了幾個頭,以示感激,同時心中暗暗發誓,就算鍾乳靈液的事發,自己也要一肩扛下來,絕對不能拖累這麼可敬可愛的師父。

秦浩軒還在感動時,璇璣子說道:「本來沒有行氣散的事情,我也有事要找你,你先起來吧。」

璇璣子右手虛托,秦浩軒感覺一股溫和的大力將自己托起來,他也就順勢站起來,按照師父的指示,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從你突破仙苗境一葉起,為師就在考慮不再適合現階段的你了,本該早就要為你換功法,但是為師一直在考慮給你換一套什麼樣功法,本來按照正常的進度,應該給你換一套仙苗境一葉能修鍊的功法。但是上次為師發現,你的仙葉雖然沒有脈絡,但是仙根異常堅固粗壯,而且你的仙葉吸收靈力的速度幾乎相當於仙苗境五葉的速度,一般的功法給你修鍊,等於糟蹋了你這麼好的仙根仙葉。可仙苗境的功法是十葉為一階段,為師在考慮那個仙苗境十葉才能修鍊的,你能不能修鍊。」

璇璣子一臉慎重,臉色略顯沉吟,道:「為師想看看你修鍊到第幾層的境界了,你在為師面前運氣看看。」

秦浩軒依言領命,盤膝坐在地上,開始運起。

方一運轉,秦浩軒體內靈力沸騰,原本安靜的經脈和丹田氣海此時都沸騰起來,璇璣子可以感覺到他體內的靈氣就像沸水一般起伏,隱約有長河大江奔騰咆哮之感,一股大氣磅的氣勢從秦浩軒身上散出。

原本以為秦浩軒還只停留在第一層的璇璣子愣住了,臉上皺紋一瞬間展開,滿面喜氣,在秦浩軒運轉一周天,睜開眼睛之後,璇璣子語氣驚訝的說道:「這一共只有三層,我原以為你只修鍊到第一層的境界,卻沒想到你已經修鍊到第三層了。」

秦浩軒微微一笑,想將一個功法修鍊到第幾層的境界,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若不是和道門正法相輔相成的作用,他也不可能修鍊這麼快。

璇璣子悠悠嘆息一聲,說道:「一共也只有三層,為師推測,就算給一個仙葉有七脈的弟子,也需要到仙苗境三葉才能將它修鍊到三層的境界,這還只是理論上的最快速度,我們自然堂沒有弟子出過七脈的仙葉,所以這個到底對不對,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一個仙葉上沒有脈絡的弟子,修鍊想到三層,至少也需要十年時間,你無脈仙葉一葉境就練到三層,實在是前所未有。」

璇璣子說罷,又沉吟許久,道:「既然你在上表現出如此天賦,為師且將傳授於你,你在為師面前修鍊一番,畢竟你只是仙苗境一葉,看看是否適合你,若不適合,再修鍊回那一套。」

「是。」秦浩軒應了下來,心中為自己有一個這麼好的師父而開心,像他這種弱種資質的弟子,在太初教很難受到重視,往往都讓門下的老弟子代師授藝,即便是親自傳授功法,也往往隨便找一套能夠修鍊的,能不能修鍊就是弟子的事,哪像璇璣子這般猶豫半天。

璇璣子一肅面色,開始說起的法訣,的法訣不過區區五百字,但璇璣子卻講了足足一炷香時間,因為他將里的生僻難懂的地方,都十分詳盡的告知了秦浩軒,秦浩軒難得有人詢問,也表現出虛心好學的一面,將自己不懂的地方一一提出來,璇璣子也十分耐心和詳盡的解釋。

「你先練練,有什麼疑難處再問為師。」

「是。」秦浩軒感激的望了璇璣子一眼,他這才明白修仙界里薪火相傳的重要性,如果只是將的口訣告訴他,他至少要一個月時間才能摸透練習,但是有璇璣子這種明師在,他只花了一炷香時間便將的重點摸透,接下來只需要實踐了。

秦浩軒在心裡暗暗想道:「若是給我一套十分厲害的功法也沒用,沒有人答疑解惑,一切都需要自己慢慢摸索,修鍊進度十分緩慢,就像我的一樣,一直都是自己摸石頭過河,只能慢慢領悟,若是有人像師父這樣能指點我修鍊上的疑惑,那自己的修鍊速度就能一日千里了1

秦浩軒很快將腦海里雜七雜八的念頭清除了,開始運氣行功。

之所以比要高級,因為它在理論上將丹田氣海當成了真正的海洋,而經脈就是像海洋灌輸靈力的河流,將靈力積聚于丹田形成海洋,爆發力無與倫比。

秦浩軒按照開始行功,只覺得經脈中原本安靜的靈力,忽然變成咆哮奔騰的河流,紛紛朝丹田氣海涌去,而吸取外界靈力的速度是修鍊的好幾倍,這還是沒有吃行氣散的情況下。

運轉一周,秦浩軒吐了一口濁氣,睜開眼睛,精神奕奕。

璇璣子十分欣慰的望著秦浩軒,十分開心的道:「不錯,這套仙苗境十葉才能修鍊的秘法十分適合你1

秦浩軒笑了笑,又將自己在修鍊中碰到的幾個小疑惑提了出來,璇璣子一一解惑。

秦浩軒道:「師父,弟子托百花堂的羅師姐新煉了一顆行氣丹,因為靈力汲取速度會十分猛烈,以前也沒吃過,正巧師父您在,所以還請師父照看一二,弟子將這枚行氣丹吃了修鍊一次。」

璇璣子點點頭,秦浩軒煉製的行氣散他可是嘗試過,比自己瀝效果還要好,現在秦浩軒的行氣丹效果會好到什麼程度?璇璣子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