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一百六十五章 有些事情恕難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五章 有些事情恕難辦【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張揚那一雙毒蛇般的眼神,簡直恨不得將秦浩軒吃掉,在心頭怨毒的自言自語:「秦浩軒太不識時務,吃再好的行氣丹也沒用,若是那行氣丹落在我手上,我一定可以追上李靖1

與李靖客套的聊了幾句后,秦浩軒十分淡然的回到自己房間,他準備開始練習制符。

制符的第一道工序就是雕刻,在玉符上雕刻出不同的銘文,再加上煉製、灌靈,就能製作出一張完整的靈符。

當然,說得很簡單,實質上卻沒這麼簡單,光是第一道工序雕刻,就不知道難倒了多少人,包括秦浩軒。

秦浩軒手裡拿著一塊二指大小的玄鐵,手中拿著一柄制符雕刻專用的符刀,按照萬里符符體的雕刻方式開始動作,但他生疏的動作,很快就毀掉了第一塊玄鐵,他丟掉這塊玄鐵,再從地上撿了一塊繼續雕刻。

這種玄鐵是專門用來給新手練習制符的,又硬又沒有靈氣,秦浩軒買了一大堆這東西來練習雕刻。

畢竟萬里符的符體青光玉可不便宜,如果直接用青光玉練習雕刻,只怕還沒雕刻好,秦浩軒就破產了。

一個個廢掉的玄鐵被秦浩軒丟在一邊,很快又從旁邊拿起一個練習,按照所說,雕刻沒有別的竅門,唯有熟能生巧。

這一練習便是從早晨練到下午,秦浩軒在報廢了無數塊玄鐵之後,終於雕刻出第一塊可用的玄鐵,他肉疼的拿出一枚下三品靈石,嘗試著灌靈,他模擬真正的灌靈陣,擺了一個小的灌靈陣,開始朝玄鐵中灌靈。

灌靈陣開動后,只見那枚玄鐵離地三尺,靜靜漂浮著,而在玄鐵之下,有一團淡紅色的火焰,正在炙烤玄鐵,這是制符中十分重要的一步,驅除符體雜質。

十指翻飛,靈力波動,在之前的指法練習中,秦浩軒感覺自己的指法已經相當純熟,但當他真正開始操縱灌靈時,卻又生出幾分遲滯的感覺,而灌靈陣中的火也十分難控制,不出三息時間,這塊雕刻好的玄鐵便融成一團,報廢了。

秦浩軒也不灰心喪氣,靜靜低下頭思考了許久,很快又從玄鐵堆中拿起一塊開始雕刻……

*************************************************

掌教這一次召見徐羽並不是在自己的住所,而是在太初寶殿的一個偏殿中。

儘管是偏殿,但奢華得比之凡人皇宮也絲毫不遜色,古樸氣派又不失奢華。

徐羽走進去時,掌教已經端坐上位,她恭恭敬敬行禮,道:「弟子徐羽,拜見掌教真人。」

黃龍真人一臉和煦笑容,伸手虛虛一托,道:「徐羽,坐。」

徐羽在黃龍真人的虛手一托下,身子直接起來,順勢就坐在距離她不遠的一張椅子上,在掌教要開口說話時,忽然門外接引道人詢問道:「掌教,百花堂蘇堂主求見,不知您見不見?」

掌教望了望徐羽,又朝門外看了一眼,古井無波道:「傳。」

百花堂堂主蘇百花走進來后,深深凝望了徐羽一眼,面露喜色,然後對掌教行禮道:「蘇百花拜見掌教師叔。」

掌教微微一笑,道:「坐。」說罷,不再看蘇百花,那雙溫和中不乏威嚴的目光落在徐羽身上。

「徐羽,你知道本座今天召你來有何事嗎?」黃龍真人微微一笑,和藹的問道。

徐羽並沒有因為黃龍真人的笑容而放鬆,她恭敬的說道:「弟子不知。」

「你煉製的行氣散,本座早有耳聞,尤其在你開始賣行氣散之後,本教弟子突破的弟子猶如雨後春筍般,因為你賣的行氣散的關係,宗門實力整體提升,有大興的跡象!本座很是高興。」黃龍真人說罷,又凝望了蘇百花一眼,道:「為此,本座決定對你進行獎勵,以資鼓勵。」

黃龍真人手指一鉤,他身邊的一名道童立刻會意,將一張紅紙遞到蘇百花面前,道:「正好蘇堂主也在這裡,你將本座草擬的這些獎勵過目一遍,看看是否到位了。」

蘇百花恭敬的應下,接過這張獎勵清單,只是掃了一眼便面色大變,心中腹誹:掌教真人對教中弟子雖然一直很大方,但今天這個已經不是大方能形容的了,掌教不會把棺材本的一部分都拿出來了吧?這是要幹什麼?不過了嗎?

當然,蘇百花的疑惑歸疑惑,她可不敢表示出來,她將這份獎勵清單遞給徐羽道:「徐羽,這是掌教真人給你的獎勵,快快謝恩吧。」

徐羽毫不猶豫的起身拜下,卻被黃龍真人虛手一托,沒能拜下去。

「先別急著謝,看看這些獎勵你是否喜歡。」黃龍真人聲音和藹,臉上笑意盈盈。

看到黃龍真人的笑臉,徐羽心中反而更加坎坷了,她目光落到這張獎勵清單上時,也露出和蘇百花一般驚訝的神色。

「一級靈地一百畝,下三品靈石一萬兩,行氣草五百株,換骨丹十瓶……」

徐羽看完,將這份獎勵清單放在桌上,再度拜倒在地:「徐羽謝謝掌教真人厚愛,這份獎勵太過貴重,徐羽受之有愧。」

在太初教,賺靈石雖然不易,但只要勤奮工作,總能賺到靈石,行氣草和換骨丹的獎勵也不算過分,但那一百畝一級靈地卻很嚇人了。

入紅塵之後,將會對弟子進行實力考核和評估,再根據各人的成績分發數量不等的靈地,而不出意外的話,這些靈地就是該弟子在太初教賴以生存的根本,如果沒有突出貢獻獲得門派獎勵,或者花費海量靈石購買靈地的話,那麼一輩子也就靠這些靈地生存了。

靈地雖然耕種不易,卻是太初教弟子們生存的根本,靈地的多少和每年的收入直接掛鉤,而收入和修為又是直接掛鉤的。

只要有靈石購買各種修仙資源,哪怕弱種也能進步迅速。

黃龍真人再次托起徐羽,道:「以你煉製行氣散的功績,這些獎勵完全受之無愧1

徐羽再次坐下后,對黃龍真人道:「掌教,您對我給我如此多的獎勵,是否對我有什麼要求?」

徐羽的話剛剛說完,蘇百花同樣狐疑的目光也落在黃龍真人臉上,饒是黃龍真人貴為一教之尊,在這兩人的眼神注視下,臉皮還是微微紅了起來,尷尬的清了清嗓子,讚歎道:「你果然聰慧過人,今天我叫你來除了獎勵你外,還有一件事想告知你。」

「掌教真人請說。」

黃龍真人用愈加和藹的語氣說道:「在這半個月內,本座與長老院眾位長老對張狂進行反覆檢查,發現他體內並無所謂妖魔附體,他能取得目前的修為,也全是他自己資質悟性好的緣故。」

黃龍真人娓娓道來,徐羽卻不答話,她知道黃龍真人肯定不是跟自己說張狂沒有異常這麼簡單。

氣氛一度凝滯,黃龍真人率先打破尷尬道:「本座聽說過一件事,也不知是真是假,今天正好向你求證。」

徐羽知道,重頭戲來了,她道:「請掌教明示。」

「本座聽說你曾宣稱過,若是誰敢將行氣散轉手賣或讓給張狂,你就再也不賣行氣散,可有這回事?」

「是。」徐羽毫不避諱的承認了:「確有其事。」

黃龍真人眉頭微微皺了一下,徐羽說不許有半包行氣散流落到張狂手上,不管是誰買行氣散給張狂,她就斷絕出售行氣散,那些嘗過徐羽煉製的行氣散好處的弟子,為了能長久用到她煉製的行氣散,果然不敢將行氣散賣給張狂。

因為如果賣給張狂,那麼徐羽斷絕了行氣散的供應,幾乎會引起門派絕大部分弟子的公憤,這可比得罪一個紫種張狂要可怕多了,就算徐羽不收拾自己,也會被那些因為買不到行氣散,導致修鍊變慢的同門弟子懷恨在心,甚至被報復。

所謂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就是這個道理,以至於現在都沒有行氣散流落到張狂手上。

不但是其他人不敢買行氣散給張狂,就算黃龍真人自己也不敢買行氣散送給張狂,這樣做的話,一來會令徐羽斷絕行氣散的供應,導致整個門派的修鍊速度再度變慢,二來會得罪紫種徐羽,讓她心生怨恨,若是一個紫種對門派生出怨恨,那可不是一件小事。

黃龍真人沉吟片刻后,對徐羽道:「你與張狂有些嫌隙的事,本座也有過耳聞,為此我也多次開導過張狂,張狂也表示日後絕不為難你,若是你們能和睦共處,對本教來說也是大幸。」

徐羽還是不出聲,不表態。

黃龍真人繼續道:「張狂也是紫種之一,若是他能得到你煉製的行氣散,想必修鍊速度會更快,這對你,對本教都是一件好事,本座想與你商量,是否可以賣些行氣散給張狂?」

當黃龍真人提到要賣行氣散給張狂時,徐羽斷然搖頭,一臉決絕:「行氣散絕不賣給張狂1

徐羽那張貌似柔弱的臉上,閃爍著如此堅定的光芒,讓黃龍真人大是意外,原本他以為自己作為掌教之尊,親自召見徐羽,又給了如此豐厚的獎勵,再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徐羽肯定會答應自己賣行氣散給張狂,卻沒想到她仍舊拒絕得如此堅決!

坐在徐羽身旁的蘇百花臉色暗暗焦急,但卻又無可奈何,畢竟徐羽還不是她的弟子,就算是她的弟子,連掌教之尊都無法讓徐羽答應的事,自己肯定也做不到了。

蘇百花剛想開口說幾句話,以免徐羽將掌教得罪了,對她日後影響不好,她還沒張開嘴,卻被黃龍真人眼神一掃,剛蹦到嘴裡的話又生生咽回去。

「既然張狂已經答應不與你為敵,你還在擔心什麼呢?」黃龍真人依舊和顏悅色,眼神沒有剛才瞪蘇百花時的絲毫凌厲。

徐羽道:「弟子拒絕賣行氣散給張狂,並不是因為他與我為敵,而是他與我的好友秦浩軒為敵,他曾多次要致浩軒哥哥於死地,所以行氣散,我堅決不賣給他1

徐羽的回答讓黃龍真人有些愕然,他以前也聽說過張狂為難一個和徐羽交好的弱種弟子,當時他並未在意,一個弱種弟子而已,哪個紫種還沒有交好幾個弱種弟子?只是沒想到徐羽竟然如此維護那個弱種,竟然導致她不賣行氣散給張狂。